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一章婚约

第二百二十一章婚约

  “入赘?呵呵……”

  柳蕴行倒是没有一丁点儿的不高兴,反而不以为意地说道,“只要小北愿意,别说是入赘了,我明天搬进叶家都可以。”

  这一点柳蕴行并没有说假,柳家在对待这件事的态度上一直很宽松的。

  女儿嫁不进去,嫁儿子也不是不可以。

  看着眼前那张极度认真的脸,叶南一脸愕然。

  所以说,这家伙已经修炼到了舔狗的最高境界了么……

  愣完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那些想法,非常爽快地给了柳蕴行一脚,“你想的倒是挺美,还是赶紧回自己家去吧。”

  踢完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柳蕴行没有跟着进去,在叶家耽搁的时间也不少了,再待下去别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再说了,家族刚收了一个天纵奇才。

  这会儿柳蕴行也没什么心情在外边摸鱼,得早点儿回家去了解一下家族内部对这个少年天才的安排吧。

  当时,也就自己跟叶家熟悉的保安打了声招呼,让帮忙叫了一辆车之后就回自己家去了。

  考虑到山水居可能没有什么人在,叶南干脆就住在了自己家。

  第二天起来,在家里吃完早饭后直接跟柳一丁踏上了去帝都的路。

  柳一丁的年龄也不过三十岁出头,正是武道修炼的黄金时期。

  看修为,应该比知微弱不了太多,加上实战经验或许能够碾压知微也说不一定。

  可是知微是古武家族的人,从小受的是古武训练,并且天赋也不错。

  柳一丁不过是上官家的一个外门弟子,却能有如此修为……

  足以可见,天赋不差的同时,也很受到上官家人的看重。

  一直到上飞机,柳一丁就没怎么说过话,看起来倒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叶南就对这种人有好感,谨言慎行的人都是聪明的。

  以至于在飞机上的时候主动搭了句话,“你不是上官家的人,那平时都负责些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柳一丁先是愣了一下。

  因为在来之前就有人提醒过自己,叶南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说话的,让自己尽量能够不要太多嘴惹人心烦。

  当然,也有一部分是跟自己的性格也有关。

  这一路来自己不说话,叶南也不会主动说话,倒是应证了那个说法。

  以至于,叶南突然开口问自己问题还真是有点儿不太适应……

  愣了片刻后,柳一丁很快恢复正常,点了点头轻声回应道,“我也算半个上官家的人,早已经跟暮星订了婚,只是现在暮星年纪小,准备过两年再完婚的,现在集团内部工作。”

  虽然叶南没怎么跟这个男人说过话,不过从最开始的接触来看说话是个很硬朗的男人。

  此时提到未婚妻语气不由变轻,甚至脸颊看起来都有点儿微微泛红,显然不是那种僵硬的家族联姻。

  暮星叶南上次去帝都的时候,是见过的。

  上官震特地让自己的双胞胎孙女来机场接人,其中那个稳重点儿的姐姐就是暮星。

  叶南对这两姐妹的印象还挺深刻的,可能也是跟妹妹暮云主动招呼了小北有关系。

  姐妹俩性格差异比较大,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岁左右,长相都属于那种甜美系的,就是姐姐暮星身上有种少年老成的气质。

  虽说年龄是有点儿小,不过配这个大块头,气质上很符合。

  上次上官家的人叶南也是见了个遍,不过没有遇到这个家伙,敢情只是订了婚,还不算真女婿。

  倒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认识……

  “那还真的是挺凑巧的,上次去上官家的时候见过暮星,还真的是个漂亮稳重的姑娘。”

  叶南也不由感慨命运中的巧合,顺便表达了一下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你们两个看起来挺合适的。”

  柳一丁话不多,对于这样的祝福也只是红着脸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继续板着脸不说话。

  叶南也懒得再去找什么话题了,木头的确是有木头的好处,可在这种时候就真……

  因为出发前柳一丁给上官打过招呼,所以下飞机的时候上官家又派人来接。

  接两个人而已,十几辆车……

  叶南其实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上官是想借机会告诉那些暗中蠢蠢欲动的人。

  自己没有事,并且已经安全的回来了。

  上次,暮云暮星来接自己,叶南还总觉着是上官对自己的抬举。

  可是当这次再看到暮云熟悉的脸在出口外面对自己笑的时候,叶南开始怀疑上官家接人的活儿是不是就一直是这两姐妹负责。

  “又见面啦?”

  看到叶南出来,暮星主动迎上去,一脸调皮地笑道,“我这次可不是来接你的,是跟着我姐来接姐夫的。”

  因为暮云的眼睛下面是有痣的,所以还是比较好认出来的。

  暮云说罢,脑袋一歪,看向走在叶南身后那个西装笔挺的身影,“是吧,姐夫?”

  听到这话,柳一丁倒没怎么害羞,像是习惯了一般含蓄地笑了笑,“还没有结婚,不能乱叫姐夫,被家主知道又得说了。”

  这幅态度倒像是对自己的妹妹一样,能看出来是不掺杂太多东西的,单纯的关怀情谊……

  真的很好奇,这姐妹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柳一丁是如何确定自己对暮星是爱情,对暮云又是那种兄长对妹妹的关怀之情呢?

  这人倒也是个人才了……

  “爷爷知道又没事,反正都已经订婚了,还不能让别人喊了吗?”

  对此暮云倒是一点儿都不害怕,然后偷偷朝着准姐夫使了个眼色,动动嘴说道,“姐姐在第三辆车,回头记得给我送礼物啊。”

  听到这话,柳一丁连忙抬起头来朝着外面第三辆车看过去。

  然后,冲叶南抱了抱拳头,“不好意思,我就先走……”

  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暮星推着朝第三辆车走去,“走吧走吧,叶师兄有人管的,姐姐都多久没见你了,你还有空在这儿墨迹。”

  将柳一丁塞进车里后,暮云亲自关上车门,冲里面打了个ok。

  紧跟着,这辆车就脱离车队独自驶了出去。

  目送着车子开走后,暮云才腾出时间回来。

  二话不说抓着叶南的胳膊就往第一辆车的位置走去,嘴里还嘟囔着,“姐夫被派去西河的时候爷爷就说,师兄一日不回来,姐夫就不能回来,姐姐都急哭了,可是也没办法。幸亏你完好的回来了,要不然姐夫在西河待一辈子,后面跟姐姐的婚事也得黄了,我爸妈可不想让女儿嫁给一辈子都没办法有出息的人,让他们两个好好聊聊,我接你回去,没有什么意见吧?”

  总之说了一堆就还是为自己的姐姐开脱?所以这两姐妹还是来接我的……

  那这丫头刚才说什么是特意来接姐夫什么的话,就是故意拍柳一丁马屁喽?

  “我能有什么意见?”

  叶南撇撇嘴,没所谓地说道,“你本来就是接自己姐夫的,能捎带着把我接回去已经算不错了,我还敢有什么意见。”

  对于叶南来说,你拍马屁没什么关系,拍马屁的时候连累到了我就肯定不行。

  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封老子的口,还不哄着点儿?

  “哎呀,那个说了姐夫不是会高兴吗?”

  暮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声解释道,“他本来大好前途的一个人突然被放到西河那种地方去,连老婆都差点儿没有了,心里肯定憋闷的不行,说说好话能舒缓些。”

  说罢,又特地补充了一句,“再说了,我的确是来接你的,我姐姐可真的是来接我姐夫的,爷爷没有叫她一起来接人哦。”

  叶南也是不知道中间还有这么多事发生。

  总以为上官家派柳一丁过来,是想找个在家族有些地位实力的人震住那些暗处想要对叶家人动手的人。

  毕竟,如果实力地位不够的派过来,别人会觉着上官家是在敷衍,叶家估计已经是被上官家放弃的人了。

  到时候,依旧对叶家起不到任何的帮助作用。

  所以,必须得派像柳一丁这样的人才能引起重视,才能镇的住那些暗处的人不敢动手。

  叶南想到这里,却没有想到中间还有个婚约。

  甚至在飞机上柳一丁提起自己的未婚妻也是一脸甜蜜,似乎根本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这家伙还真是沉得住气,估计暮星这段时间应该都快急疯了吧……

  不管怎么说,看在柳一丁帮了叶家一个大忙的份儿上。

  叶南最终还是妥协了,说道,“好,我保证不跟师傅说今天的事就成了。”

  说罢,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话说上官家也不是没人了,怎么把有婚约的人送过来,万一到时候我真回不来,不是折损一个人才么。”

  “还不是爷爷太重视你了。”

  对此,暮星倒像也是有些怨言,当即撅着嘴一脸闷闷地说道,“我们家有可以用上的人,可是实力不够位置不够的爷爷看不上,满足这些条件的要不是本家人,要不就是已经结了婚上年纪,看来看去也就只有姐夫最合适,这不就忍痛割了这块肉了么。”

  嗯,的确算是忍痛割肉了……

  柳一丁这个条件在上官家的外姓子弟中应该是属于非常优秀的,要不然也娶不到上官震嫡系的孙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影响力。

  这跟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可是有很大不同的,越是年轻有为往后就会有越大的可能性。

  足以可见,上官震对自己是真的用了心。

  叶南心底感激,领了这份儿情,自然也不会亏待上官。

  尤其是柳一丁这个人,差点儿连媳妇都没了,却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在脸上让叶家人觉着难堪有负担。

  叶南这个人速来不喜欢欠人的,在来帝都的路上心里面已经想好了要送给柳一丁一场能改变其武道生涯的机缘。

  暮云性格比较活泼,在车上说了一路。

  不过这丫头聪明极了,也不会说什么让人不快的话,一路上倒是没有引起叶南的一点儿反感。

  反而,还觉着跟这个丫头说话挺有意思,都没什么感觉车子就已经开进了上官家。

  这一次,就没有上一次的阵仗了。

  怎么说上官家族这么大,也没几个人真的闲着待在家里。

  上次算是一个进入师门的需要过的必走流程,上官才把家里人都聚集起来认个脸面。

  现在,都已经认识了,就没有必要搞得那么隆重。

  每一次都搞那么大的阵仗迎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本来就很大的上官家,看起来就有点儿冷清的感觉了。

  暮云走在前边带路,一道儿把人领到了书房门口。

  敲了敲门,冲里面说道,“爷爷,师兄人已经到了。”

  说罢,还冲叶南使了个眼色,对着嘴形不出声提醒道,“千万别说姐姐的事哈,爷爷不喜欢家里的女孩子太主动。”

  还是个老顽固,女孩子主动一点怎么了?

  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后,叶南不由失笑地点了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

  与此同时,门内传来上官震沉稳有力地声音,“嗯,让小南进来吧。”

  听到声音,叶南整了整衣服,不紧不慢地推门进去。

  上官震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捧着一本只是看封面就有些古朴的书籍。

  听到有人进来,头都没抬一下直接说道,“放着热茶的那个位置,先坐吧。”

  叶南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其中比较近的一个客座旁放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看的出来,上官震早就算好自己到的时间,连茶水的时间都算好了在等自己。

  朝着旁边当茶水的位置走去,叶南坐下来喝了口水,感觉跟平时喝的不一样,没有茶叶的味道,回味有点儿苦。

  顿时对这茶有些好奇,低头看了一眼里面的茶叶,倒是有点儿像剪碎的树叶子。

  “不用看了,是柚子叶。”

  上官震放下手里的书,看到这一幕说道,“你不是掉进古墓里了吗?别沾染到什么脏东西,喝点儿柚子水,去去晦气。”

  还给我喝柚子叶水去晦气,不会是真的相信了吧?

  不过,很快叶南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骗谁都有可能信,可是骗上官震估计是不行的,这显然就是故意整自己的一个小动作。

  叶南有些无语地放下手里的茶杯,坦然说道,“您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那是骗人的说辞。”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