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二章老大

第二百二十二章老大

  上官震当然是不信,不过用柚子叶却不是为了整人。

  怎么说叶南这次都算是遇到了一场麻烦,上官家有遇到不好的事情用柚子叶去晦气的习惯。

  可总不好让叶南一上门来就洗澡吧?人家愿不愿意喜不喜欢还是一说。

  想来想去,就只有用柚子叶泡茶水喝了……

  上官震挑眉,看了一眼坐在手下一脸苦相的徒弟沉吟道,“自然是不信的,不过喝点儿这个去去霉运也是好的。”

  说罢,又长叹一口气,“你们年轻人行事就是如此不考虑后果,此次为师可以不计较,也不去过问这件事,人回来一切都好说,可若有下次,一定打招呼。”

  果然,老年人都是比较通透的,知道就算问了也不会得到正确的回应。

  于是干脆就不问,可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反而会让人更加心生好感。

  “多谢师傅。”

  叶南起身上前一步,微微低下头感谢道,“这次叶家能安然无恙,多亏了上官家的保护。”

  其实,叶南还想问问这个位居一族之长的老人有没有什么想要的,自己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其达成一个小心愿作为报答。

  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或许在现在上官震的武力已经不如自己,可是若是想要什么应该比自己得到的容易。

  怎么说都是中原武道第一家的一族之长,就算叶南修仙界的眼光看此人,缺的东西应该还是很多的。

  可是对于上官震本人来说,恐怕也不会觉着自己缺什么东西了。

  尤其是面对叶南,更不会想出来什么了。

  因为在这段师徒关系中,目前一直都是上官在施予,或许这些施予都跟叶南本人没有关系。

  或是对叶家的扶持,或是对柳家的帮助……

  可这些都不能妨碍对比起自己来,上官家是有优越感的。

  这种优越感就会造成上官震想不到自己这个小地方来的徒弟,除了一身怪异的天赋外,还能送给自己什么。

  叶南没有问,是知道问了也没什么用。

  有些东西上官震不知道,自己心里面却是很清楚的。

  直接拿给上官用就好,这应该才是诚心送一个人礼物的样子吧。

  在地球上,兵器库的武器,又或者是一枚上好的极品丹药,甚至是一本从未出现过的修仙功法应该都算是好的礼物。

  兵器库的东西,叶南现在有一套,不过是留给自己用的。

  至于修仙界的功法,在地球这种环境中显然不是很适用,如果没有足够的灵力辅助恐怕还不如低武这种东西更为适合。

  那丹药貌似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一枚极品的九品益元丹,可增加寿命千年,功法翻一倍,青春回流……

  在叶南看来,好像是只有这样的礼物才够的上自己的诚意。

  九品益元丹材料很稀缺,可是并不是很难寻找,只要机缘巧合就能收集到,炼法也相当的繁琐。

  在修仙界能炼出此丹的人只有两人,一个是创造出这丹方的人,另外一个恐怕就是叶南。

  不过叶南并没有炼过很多次,炼了几十也就只成功了一炉,在最后一关注入灵气的时候特别容易失败。

  耗费了不少的功力……

  要知道这丹药能增加服用者一半的功法,必然不是凭空增长的。

  这丹最后的一步需要注入精纯的灵力来固丹,丹药的品级越高需要耗费的灵气就越多,服用者的效果就很好。

  叶南放出炼了一炉,送给了自己的师傅。

  之后就再也没有炼过,自己吃的话就有点儿得不偿失。

  现在面对上官震,倒是突然萌生出了炼这丹药的想法了。

  就是药材这块……

  叶南想了想,决定先不告诉上官自己要送丹药的事,只是正常询问上官可以不可以帮忙自己找些药材,“我有点儿东西,师傅这里能不能找的到?”

  平时上官都没怎么见过自己这个徒弟主动寻求帮助的,现在突然这么说还是有点儿讶异的。

  不过,上官的性格就是习惯性的保护手底下的人。

  尤其自己这一辈子,除了教导自己的子女学武道外,也并没有真正的收过一个徒弟。

  叶南算是头一个,所以也算得上辈分很高的大师兄了。

  对于这唯一一个徒弟,上官打心眼里就是喜欢的,所以只要这个徒弟有要求,自己能办到的,就肯定会答应。

  可是上官也清楚,平时不开口的人,突然开口也必然是比较棘手的东西。

  想了想,还是比较保守地问道,“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为师如果能找的到,必定是会帮忙的。”

  “就是一些药材而已,可能名字在这里叫法不一样。”

  叶南考虑到这几种药材在地球的叫法也许不同,也没有太过于突兀的就说出药材名字,免得到时候出什么意外惹人怀疑,“到时候我把药材的样子画下来,师傅拿着图纸帮忙去找就行,也不是什么特别难拿到的东西,主要是看机缘巧合的,一般人应该不会用。”

  听这话也有点儿道理,上官点点头,应道,“那就这样吧。”

  说完,又继续说道,“你消失后,我在西山坟场逮到一个老人,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语气明显有点儿探究,不过问关系……

  叶南很快反应过来,上官莫不是认为那个老东西是教导自己的师傅?

  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毕竟就算是天赋好的人,也很难在实战中发挥那么稳定。

  之前上官只是怀疑,可是因为早之前叶南久病的经历也很难查出什么疑点,就把这件事搁置下来没有再考虑是什么原因了。

  直到遇见刘承祖,这老头儿实力很不错,恐怕是能跟自己打个不相上下。

  这几天与其说是上官家扣押了这老头,倒不如说是人家自己赖在上官家不走。

  外边的人不知道情况,上官也怕说出去丢人,就干脆认了扣押的名,怎么听也比被人家赖上了要好一点儿。

  其实,上官家完全没必要扣押人家,当时也就叫回来问个话而已,谁知道这老家伙什么都不肯说,还打伤了几个上官家实力不错的小子。

  上官震看也能看出其实力不匪,为保住自己的格调就没有出手。

  可是想把人送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老东西赖在上官家不走了,说等什么时候叶南回来了再走。

  最后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把人收留至今。

  后面当上官收到叶南回来的消息后也没通知刘承祖,他必须要问清楚叶南跟这老头的关系是什么。

  如果这两人是师徒关系,那还拜入上官家,其心就有待考量……

  可如果不是,那自己也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什么关系,就是有缘分,捡到的一个老头儿。”

  叶南坦坦荡荡地说道,“没有您想的那种事,他孤家寡人一个,看着厉害而已,没有家族背景,也就是纸老虎,比不上上官家底蕴深厚,再说他自己也有徒弟,就是我之前的那个女保镖知微。”

  此时说起知微,叶南的心里已经平静了很多。

  对于一个过活了快上万年的人来说,这点儿感情伤也的确算不了什么,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点儿涟漪而已。

  何况二人也只是才开始的感情,并没有深入到无法自拨,现在收手也没损失。

  知微都能收的住,何况叶南了?

  而且,刚才说的关于刘承祖的这番话也没假。

  要说单人实力的话,刘承祖是真的不亚于上官的。

  可是这老东西有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绝对不会出手伤害无辜。

  更何况,刘承祖单枪匹马,也没有庞大的家族作为支撑,在外面的名气也不够震慑到旁人。

  这也是为什么叶南在当时两家人遭遇危机的时候,想到的是家大业大的家族,而不是实力强悍的刘承祖。

  只有家族才会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去跟别人拼命。

  刘承祖只有一个人,也不愿意去主动伤人,根本不适合应对那场危机。

  说白了,单个实力再强大又怎样?

  叶南也有实力啊?神魂可是有几千年功力的尊者境界。

  可那又怎么样?能护的了自己一个没问题,可是要保护两家人就很困难了。

  这种时候只有上官这样的大家族才有用,并且事实证明的确是有用的。

  叶南之所以现在能对上官充满尊敬,也是因为上官做到了保护叶家这件事,并且上官自身的很多行事风格很符合自己的胃口。

  至于刘承祖,就算了吧。

  叶南是真的没把这个家伙看在眼里,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小辈而已,并且行事风格还那么,总之就是不对味。

  除了在主动保护了叶家人这一点上让叶南充满感激时,就是找粮草时能起到点儿作用,为人善良讲义气。

  别的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关于这种看不起,叶南的脸上可谓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这个解释勉强也能说的通,应该没人会叫自己的师傅老东西吧?

  在上官这样的大家族中,这简直是没办法想象的一件事。

  如果那老头儿是叶南保镖师傅的身份,那住在叶家倒是也可以解释的通。

  并且,看叶南的语气,似乎对那个老头儿很不屑。

  至少比起对自己而言就差多了,好歹叶南能恭恭敬敬地喊自己一声师傅。

  “如此,便甚好。”

  上官选择了相信,抬手接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通知那个人来书房一趟,就说叶南回来了。”

  叶南听着对话,心里也知道是叫刘承祖来书房一趟。

  纵然是对刘承祖平时都是冷眼,可是心里还多少会有点儿惦记。

  等上官电话挂了,才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这老头儿人还好吗?平时饭量挺大的,不知道给够饭没……”

  不说饭就算了,说到饭上官就又一股无名火,“待会儿自己问他吧。”

  上官活了这么久,在武道里混的时间也不算少了,什么样的奇怪人没有见到过。

  可像刘承祖这种真正的饭桶是真没遇见过……

  因为吃饭的事,刘承祖在上官家闹了不少事。

  起先没吃饱,就半夜溜到厨房去偷吃,给一个保姆吓的住了院。

  后面加大了饭量,可还总是出来偷吃。

  这段期间上官也没有摸清楚这个老人的饭量到底有多少……

  也不是不给吃,更不是供不起。

  是上官担心给的东西多,到时候把人吃出毛病来,不知道该怎么给叶南交代。

  毕竟,事到如今也不知道这老头跟叶南的关系到底是如何的。

  所以,上官叫厨房加饭都是非常谨慎的。

  结果就是这老头儿到处胡说八道,上官家欺负他人老没本事,连口饱饭都不给……

  说起来,这老东西现在每天都能吃二十个汉子的饭了。

  也就是上官家,搁别人早丢出去不管了。

  听到上官这个语气,叶南也知道是生气了,可是具体生什么气也不好判断的出来。

  不是说刘承祖是被上官扣押的吗?那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不过叶南也没有问,反正人没事就行了。

  刘承祖那老东西吃点儿苦头也没什么,这次的事要不是这老头也出不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不到,二人又聊了些别的。

  正说着呢,门突然就开了……

  当时,叶南都愕然了,上官家规矩重,怎么还有人不敲门就进来的。

  可下一秒听到来人的声音,叶南就明白了上官为什么要生气。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

  刘承祖开了门,一下子就窜了进来,确定好叶南的方向后直接冲了过来,“我被人抓到这里,最近都没吃饱过饭。”

  说的好像特别委屈一样……

  可是上官听到这话,嘴角竟忍不住抽了抽,额头简直是爬满了黑线。

  被人抓过来?还没吃饱过饭?进门就告黑状,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明明是自己赖着不肯走的,每天吃特么二十几个人饭……

  诶?不对!

  “等等,你……你……叫他什么!”

  还正在郁闷中的上官都忍不住想要骂人,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向刘承祖,不确定地问道,“老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