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三章责之切

第二百二十三章责之切

  不管怎么说,这个刘承祖的实力都算是不错。

  上官心里有数,比起自己可是一点儿都不差啊,要不然也不会赖在上官家这么久也没人拿这家伙没办法了。

  可是现在就这么一个高手,竟然喊叶南老大。

  并且看叶南的态度,好像是早就习以为常了,这事一下子就有了古怪了。

  之前上官还怀疑这老头子怕不是叶南的师傅,现在看来简直是……

  “是啊,我老大。”

  刘承祖这个人性格直,还没有意识到其中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拍着胸脯一脸骄傲地抬着头看着上官说道,“我谁也不服,就服……”

  然而,叶南已经是一脸的黑线,这老东西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刘承祖的实力摆在那里,两百多年的功力啊,上官又不是蠢货。

  就这么大喇喇的喊自己老大,上官震该怎么想?

  不管怎么说上官震现在都是自己名义上的师傅,面子上需要维护的东西自然要做好。

  如果徒弟都比师傅强了,那还要师傅做什么?

  当时也不等刘承祖把话说完,直接截过话茬子说道,“这老家伙认识我之前无依无靠,一直在外面是要饭乞讨,后来做了知微的师傅,被接到叶家后才有了依靠,吃我叶家的喝我叶家的,倒是也很会做事,就干脆喊我老大了,我也习惯了。”

  这番话倒是也没有那么难理解,上官听完后松了一口气。

  之前上官也调查过刘承祖的过去,纵然早些年的事差不清楚,近几年的还是知道的。

  这刘承祖的确一直是在外面乞讨过日子的,也是最近几个月才跟了叶家。

  如此解释,那叶家算是这老头的衣食父母。

  平时喊声少爷也是正常,喊老大纵然是有些别扭,可也是有的。

  可是刘承祖却是不太清楚什么情况,被这一通话给说蒙了。

  自己怎么是因为叶家给饭吃才喊老大了?明明是叶南实力恐怖好么。

  这么说显得自己这个老头子很没有格调一样……

  刚想出声给自己辩驳两句的,却又被叶南一个眼神把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你说是不是啊?”

  都这么问了,刘承祖就算再不会来事也知道怎么回答了。

  当即点了点头,懵懵地应道,“是这么个道理,叶家给饭吃,就是老大。”

  反正不管怎么的,顺着叶南的话来说准没有差错。

  上官听到这话,也就信了,点头说道,“这位先生到底是个前辈,没有必要喊老大自降身价,如果说是因为吃了叶家的饭,那就按照正常的情况喊声少爷。”

  说罢,又瞪了叶南一眼,“简直是没点儿规矩了,武道之上要尊重前辈,一口一个老东西叫着,也不考虑这位老先生是谁的师傅吗?”

  谁的师傅?知微的师傅么……

  叶南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淡漠地笑意,“如果是看那人的面子,恐怕我要把这老东西赶出家门了。”

  这话上官听不懂,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刘承祖却很明白什么意思,当即脸色就白了。

  知微叛了,这事最早知道的恐怕就是刘承祖了。

  当时叶南一脚踩入中阴之地,自己跟韩笑笑在外围逛了许久却死活也进不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要特殊的体质才能进去。

  找了许久没找到后,眼看天就要快亮了。

  刘承祖不敢在耽误时间,想要去大门口找知微来叫魂的。

  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知人已经不在了,地上丢着三团揉成块的黄纸。

  当时刘承祖就意识到自己这个徒弟恐怕是已经有了别的想法……

  然后,刘承祖用了自己叫魂的法子,不知道是不是关系不够亲密的原因,就是死活没有办法跟中阴之地有一点儿联系。

  最终丢了纸人,开始在漫山遍野的找入口。

  入口没找到,却被上官家的人给带到了帝都去。

  刘承祖也是因为找了许久没找到,知道上官家是什么地方。

  因为叶南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的师门,也就没有什么顾忌的跟着上官家去了。

  想着总有一日叶南回来,还是得到上官家报道。

  要是让自己回到叶家,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家母女两。

  在听到上官家已经派人保护的信息后,干脆就赖在上官家一边儿等叶南,一边儿养老了。

  反正上官家的人不够自己打,加上叶南这层关系也不可能真的对自己做什么。

  当然,所有都还是基于叶南的面子在那里。

  如果没有叶南的话,给这老东西十个胆子也不敢在上官家找麻烦。

  毕竟人家背后是一个家族,不认识的家伙就算集中家族力量分分钟也能弄死自己。

  托叶南的福,最近在上官家过的不错。

  可是关于知微的事情,刘承祖却是想不到该怎么跟叶南解释这事。

  毕竟,在刘承祖看来,这二人的感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从来都是爱之深,责之切。

  叶南对知微的感情越深,恨意也就会越来越大。

  对于刘承祖这个活了这么久的人来说,这一点儿也是看的很通透的。

  如果叶南知道自己被爱人给背叛了,以这小子的性格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了。

  这也是刘承祖最害怕的,所以不知道怎么解释。

  果然,听到刚刚叶南说的话,好像真的是挺生气的了。

  毕竟以往叶南从来没有用这种带着冷意的语气来说知微……

  好在听话音,叶南不是真的要追究,也没有想要牵连自己的意思。

  可就算是这样,也足以上刘承祖出一身冷汗了。

  刘承祖不敢发声,不敢主动问。

  可是上官就没有那么大的包袱了,怎么说叶南都是自己名义上的徒弟。

  并且叶南对自己的态度向来也都是比较恭敬的,当时也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东西,直接出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如果自己记得不错,当初自己这个徒弟可是很护着那个叫知微的女保镖。

  怎么才消失了十几天的时间,这两人的关系听话音就好像是已经有变化了?

  听到这个问题,叶南倒是也没藏着,非常坦然地承认道,“我往后怕是没有未婚妻了。”

  是没有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在那么紧张的时间放弃自己的人就不值得喜欢了。

  可能是在修仙界一直以来都是被人捧着的原因,一直以来叶南都很在乎别人对自己是否忠心。

  这也就很直接的影响到了感情上的价值观,自己的爱人对自己是否无所保留。

  叶南之所以前面能喜欢上知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可从西山坟场的事情之后,知微就不再是那个对自己无所保留的人了。

  叶南想的很开,这个人就如此从生活中剔除出去的好。

  没有未婚妻了……

  这句话上官震听明白了,可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小年轻们之间弹琴说爱就是一个你追我赶的过程,对于上官来说自己这个徒弟还小,估计也就是情侣之间正常吵闹,也没再说什么。

  何况,现在说什么也不合适。

  只是适当地说了两句万精油的话,“你们年轻人之间就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罢,目光不着痕迹地掠过刘承祖,“你呢,应该还有许多想问的,跟这位老先生下去好好沟通一下当时的情况。”

  刘承祖却是听出了点儿味道,脸上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他很明白,自己的徒弟这一步棋走错,往后要是再想圆回来恐怕是不可能了。

  “多谢师傅。”

  叶南抱拳谢了一声,自己现在的确是有很多事情想要问问这个老东西。

  谢过之后,就领着刘承祖离开了书房。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直到门被反手关上,上官才拿起电话,打了一个号码。

  半晌之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事情有变动,先回来吧。”

  然后,就挂了电话,心情显然不错,嘴角带笑的转身看着落地窗外面的景色。

  叶南二人离开书房后,也没有继续待在上官家别墅里,而是一起下了楼去的上官家花园里。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面对面坐在一起。

  叶南之所以愿意跟过来,是因为老东西说笑笑跟过来了,最近一直也躲在上官家的别墅里。

  这会儿估计也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了,就建议去花园说话,也好让笑笑放心。

  二人坐好后,刘承祖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什么人还有摄像头后才把手盖在嘴上打了个口哨。

  几乎在哨响的那一刻开始,一个道黑影就快速的从角落里窜了出来。

  一下子落去了叶南的怀里……

  笑笑宛如一只猫咪般,蜷缩在叶南的怀里面,长着猫耳的脑袋还亲昵的在人身上蹭着,“喵,你总算是回来了。”

  可能是受到猫性的影响,行为举动越来越像一只猫了。

  叶南本身也就是把笑笑当宠物养的,倒是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对。

  竟然也习惯性地伸出手,如同抚摸猫咪的脑袋一样,手轻轻抚过笑笑的头发说道,“回来了,一点儿事也没有。”

  说起来,这么多人,或许是因为打心眼里把笑笑当宠物看,所以好像是跟笑笑相处起来最自然一些。

  安抚罢了笑笑,叶南才缓缓抬起头。

  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刘承祖,沉声询问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态度比起对笑了笑来,简直可以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在刘承祖也习惯了,倒是也没觉着不妥,老老实实把当天晚上,甚至是后面十几天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叶南皱着眉头听完,算是彻底确定了自己被背叛这件事。

  凤家,本来叶南是有安排在近期要去一次打听打听黑盒子的事情。

  现在知微人都消失了,谁知道那个凤家到底在哪里。

  这个事情怕是只能搁置了吧……

  “老大,后面……”

  看着叶南半天皱着眉头不说话,刘承祖心里一个劲儿打鼓,事关自己的徒弟,咬着牙试探道,“后面打算怎么办呢?”

  这话问完,叶南猛地抬起头来直勾勾看着他,就是看着却不说一句话。

  看的刘承祖心里发毛,自己撑不住摆了摆手认怂地说道,“算了算了,我不问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为自己这个刚收不久的徒弟感到遗憾。

  一辈子没有收个像样的徒弟,好不容易遇到了知微。

  不管是人品天赋,还是孝心都是让人无话可说的……

  可是现在却惹出了这档子事,自己这个做师傅的也是爱莫能助啊。

  如果说知微是有理的,自己这个当师傅的就算拼了命也要给自己这个唯一的徒弟主持公道啊。

  可是,自己这个徒弟干出来的却是没理的事。

  自己这个做师傅的就算是有心想帮,却也说不出口了。

  纵然叶南平时对自己冷言冷语的,可是真正到用上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含糊过。

  说起来叶南知微这两个人在自己心里孰轻孰重?

  刘承祖是有一杆秤的!

  叶南先认识的自己,慧眼识英雄给了自己生存的一席之地。

  就算能收到知微这个徒弟,说起来也是叶南的因缘下才有的机遇。

  当然是叶南的分量更重一些了……

  所以,在这种事上刘承祖不愿意多说,两边的人都相熟的情况下也的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感觉不管说什么,帮谁都不对……

  尤其,刚才被叶南那么一盯,就算有什么想说的也不敢说了。

  叶南何尝不知道这个老东西的心思,可是无论如何却是不愿意听的。

  自己现在已经够心烦了,难道还要考虑别人的心情?

  刘承祖想什么?无非就是希望自己能放知微一条生路。

  可是到底放还是不放……

  叶南自己心里都不知道,在这一天没有到来的时候根本不想考虑。

  一切东西都交给时间去解决自然是最好的。

  这种时候刘承祖最好什么都不说的好……

  看到刘承祖这个反应,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你心里知道该怎么做就好,别的就不要考虑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