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五章练功

第二百二十五章练功

  记得刚认主的时候,这个器灵在神魂中只有一丝生命之气。

  在宽广的神魂之海中犹如一个无根的浮萍,绝对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了。

  现在,却是发展为了一片无法扑灭的火焰,并且还是用自己神魂中的力量作为养分。

  如此看来,这个东西认主之后还是会有一定的副作用。

  只是感情上有点儿失落,就能被这个东西抓住弱点,差点儿就要沦为这支箭的傀儡了。

  那往后要是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刻,有了心魔……

  想到此,叶南莫名感觉后背有些发冷,再看这团火焰竟然有了誓要扑灭的决心。

  “你记得上次么?”

  叶南眼底透出杀意,不冷不热地问道,“认主之前你也是以为自己能翻的过来,可是差一点儿就被毁掉了。”

  话说到这里,叶南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也一样,我的力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动。”

  下一秒,不等器灵反应过来,神魂之海犹如龙卷风一般,朝着海面上的黑色火焰席卷而来,瞬间火焰就被狂躁的龙卷风给带走了。

  “我可以不扑灭这团火,可是吸收掉却是没有一点儿问题。”

  叶南控制之龙卷风快速转动,眼底闪过一丝冷漠,“不愿意听话的话,那不如就变成我吧。”

  神魂之海的这场龙卷风转动了许久,才渐渐趋于平静。

  之前氤氲在海面上的黑色火焰如同被飓风吞噬一般,没有再能聚集起来。

  连摄灵箭那抹黑色的生命之气也显示不见了……

  反观神魂之海,颜色竟然变的有一些幽暗了起来。

  很快一个少女的形态渐渐在海面凝聚,再也没有了黑气遮挡。

  是一个肌肤苍白到几乎透明,五官绝美的少女。

  少女如同叶南一般,眼睛看起来明明是在笑,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寒凉。

  及踝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乌黑美丽。

  少女看着叶南许久,最后淡粉色的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句,“主人。”

  声音不高不低,刚好让人听见,语气冷冷淡淡的……

  “主人?这会儿又懂得服软了。”

  经过了刚才那一出,叶南可不敢再小瞧这个器灵了,心里面始终都无法相信这个器灵会是真的臣服于自己,“我不会相信的。”

  “你不需要相信,只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看。”

  少女对此没有过份辩驳,只是眼皮微微抬了下,看着幽暗的神魂之海表面,“我们已经彻底融合在了一起,从今往后的联系就更密切了。”

  这话里明显有着另外一重意思,什么叫更亲密了?

  叶南有些不太明白,疑惑地问出声,“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少女嘴角微微勾了勾,有种奸计得逞的狡猾意思,“以前的认主,器灵是随时都有可能放弃的,你拿捏着生命之气随时都能毁灭摄灵箭,可是现在器灵可以说是完全融入主人的神魂。”

  听到这里,叶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好,中计了。”

  果然,下一秒少女继续说道,“往后如果器灵被毁灭,那主人的神魂也将发生重创,同样主人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也会影响到器灵,现在这样的契约听起来才会公平不是吗?”

  所以,老子就是上了当?

  器灵根本就是故意反的,为的就是逼着我把它给吞了,达成一个真正的安危并行的状态。

  事已至此,叶南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说,“你倒是挺聪明的。”

  此时,契约已经达成,再想反悔也没什么用了。

  唯有往后用摄灵箭的时候慎重一些,别不小心把箭给弄坏了。

  当然,达成目前的状态,至少可以保证一件事。

  就是这个器灵再也不会反水了,毕竟伤到了主子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多谢主人夸奖。”

  少女对于这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的称赞还不在意,反而还恭敬地鞠躬表示感谢,因为勾起唇角一笑,漏出两颗虎牙来。

  很难想象,这把箭的器灵形态竟然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少女。

  就是性子有点儿冷了……

  叶南突然想起之前这个器灵面对自己的时候,永远都是氤氲在一团黑色的雾气之中。

  怎么在融合之后就漏出了真面目?难道是只有关系亲密了才能看……

  不太理解什么原因的叶南,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之前为什么从不以真面示人?”

  闻言,少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看表情似乎是对这个身体还算满意。

  拍了拍黑色长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后,一脸傲娇地解释道,“我之前力量太小,无法凝聚自己的真容,跟主人的神魂融合后,从中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也就可以冲破障碍以真面目见人了。”

  “当然,也是因为主人的神魂实在强大,所以往后灵儿就算是脱离神魂到外界凝聚实体也是可以做到的。”

  说着,又看了叶南一眼,“这些多亏了主人。”

  这样的话,倒是能够理解。

  毕竟叶南的肉身实力虽然不是特别突出,神魂却是尊者境的,半步神境了。

  这样的功力在修仙界也已经算是很高了,在地球自然不用说了。

  也是这个家伙机灵,设计融入了神魂之中,从中共享到一部分非常强大的实力。

  说起来,算是一步登天了吧。

  好在这件事除了叶南跟器灵的安危牵扯在了一起,倒是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副作用,并且神魂之力还强大了一点。

  叶南也就不去计较了器灵对自己使用计谋,从另外一个层面上也算是长了经验,往后必然要防着这些器灵,也都太鸡贼了吧。

  也许是此次吃的亏太大,叶南心里总是不太放心,就算已经解释清楚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知道的,这种事不会再有一次。”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低沉的要命。

  少女嘴角微微张开,漏出两颗虎牙笑着说道,“当然不会了,现在灵儿跟主人是一条心了。”

  只不过,明明是一副可爱的长相,却莫名的让人感觉特别狡猾。

  就好像……就好像是一只狐狸一般……

  真不知道其余几支箭的器灵会是什么样子,在看到这个少女的独特气质后,叶南心里突然有些好奇。

  好奇归好奇,却是不会真的去体验。

  万一是比摄灵箭更奇葩的家伙呢?自己现在连搞定一个摄灵都如此吃力,还差点儿着了这个小丫头片子的道儿。

  再来几个可真的会招架不住……

  再说了,这小丫头骗子是失败了才那么说。

  如果自己当时没能醒过来,就不存在什么安危一体了,自己的这具身子肯定会被支配的。

  叶南也只是看破不说破,跟器灵说完话后,又重新回了去。

  睁开眼睛就看到刘承祖放大数倍的脸就在眼前,差点儿没恶心吐了。

  刘承祖也精,在睁眼的那一瞬间就朝后跳了。

  否则迎接丫的将会是一脚!

  “老大,醒了哈?”

  跳到后面的刘承祖稳住身形,笑着问道,“刚才的事搞清楚了?到底是什么妖孽在作祟啊。”

  对于这个能跑出来吸叶南的妖孽,刘承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除魔卫道是自己的己任。

  可是对付一个连叶南都会中招的妖孽,自己也许会死吧?

  所以,他现在很想知道,那个妖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甚至是,叶南到底有没有把这个家伙收拾掉。

  正常来说,按照以往的情况,叶南对于害自己的东西从来都是不手软的。

  刘承祖自然希望这次也是,那就不用自己这个糟老头子出手了。

  叶南没好气地瞪了丫一眼,然后靠在沙发上,长吐一口气,说道,“是之前认主的魔兵器灵,现在已经被神魂吞噬了,从此往后不会在那样了。”

  哦,不管是什么鬼,已经被处理了就没事了。

  刘承祖也跟着长吐一口气,“那就好,解决了就没事了。”

  说罢,开始向叶南汇报自己第二天的行程,“我已经找过上官家了,说是帮忙订早上的机票,当天下午拿到东西可以返回帝都,老大有没有什么别的要交待一下?比如给家里的两位安顿一些什么事,或者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

  家里的两位,说的自然就是叶淑仪叶北二人了。

  该说的叶南已经在电话上都说了,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柳家需要担心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自己现在活着回来了,想必也没人找麻烦,安顿什么的倒是没有了。

  如果说想吃什么,叶南还真是有,“上次柳蕴行请咱们吃的荷叶鸡,回来的时候带个十几二十只,多的估计也放不下了。”

  好不容易身边没有人打搅,正是吃吃吃的大好时机。

  “好嘞,那就买荷叶鸡。”

  刘承祖一拍手应了声,说到荷叶鸡也是忍不住的吞起了口水。

  第二天,一大早刘承祖就被上官家的车接走了。

  叶南本以为自己能够睡个好觉,等老东西回来刚好吃晚饭,荷叶鸡的。

  可是前脚刘承祖一早,后脚就有人来喊自己起床。

  来的人是上官暮云!

  活泼可爱的少女穿着干净利落的练功服连门都没敲,直接就开门进了叶南的卧室。

  似乎不懂什么是男女有别一般,二话不说拉开了叶南的被子,叫道,“师兄,起来练功了。”

  声音中气十足,远不如平时听起来可爱。

  得亏叶南睡觉的时候穿了衣服,不然此时不是特别尴尬。

  叶南无语地坐了起来,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问道,“练什么功?可以晚一点儿么,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太累了。”

  说累,真不是在吹牛。

  在中阴之地的十几天,叶南可是一直都没有睡过觉。

  当时在那个地方可能不会觉着有多么的累,可是离开中阴之地到阳间后,一瞬间所有的疲劳涌上来。

  也是家里面的事情太多,否则叶南应该是要好好的睡个几天几夜的。

  硬是撑着把这些事办完,现在真的是只想好好躺在被窝里睡觉。

  “爷爷交待的,从今天开始每日早晨都要练功。”

  上官暮云撇撇嘴,无奈说道,“你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给爷爷打个电话说,如果爷爷说不用练功的话就睡吧。”

  额,因为这种事再打个电话?

  如果不是上官震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叶南还真会打这个电话。

  可是人家那么多事都做了,自己实在不好用这些小事再打扰人家了。

  想了想,叶南还是强撑着起来,架不住肚子实在是空空如也。

  穿好衣服后,摸着空荡荡地肚子问道,“有早饭吃吗?”

  提到早餐,暮云眼里也透出一丝向往,“练完功就有,咱们去公园晨练,那边儿有一家非常好吃的早餐铺子。”

  看样子是也没有吃早饭……

  叶南本来想说自己是想在练功前吃饭的,现在倒是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只有跟着暮云一起出了门,一路散步到离小区十公里远的公园。

  二人到了公园,暮云在前面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凉亭说道,“咱们就在这里打会儿拳,打完就吃饭。”

  嗯?跑步,打拳……

  这特码算哪门子的练功?

  叶南还以为上官是要给自己教点儿什么特别的功法,没想到所有内容竟然只有来公园打拳?如果跑步也算的话……

  看着已经在凉亭中起式的暮云,叶南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你们说的练功,不是单指跑步打拳吧?”

  “你以为是什么?”

  暮云瞪着眼睛,疑惑地问道,“不会以为我能给你教什么吧。”

  说完,又自顾自地解释道,“你要学习的东西肯定是要爷爷亲自教的,至于练功就是早晨的时间做一些基础的运动,唤醒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对于后面的练习有好处,这套拳法是上官家独有的,不信你打了就知道,很好的。”

  好……好……好……

  一大早把老子喊出来跑步打拳,还说什么练功?

  叶南只感觉胸口憋着一口气,实在是不吐不快。

  可是看到暮云打拳打的那么认真,又没好意思说出来打击这个丫头。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