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九章九品益元丹

第二百二十九章九品益元丹

  对于这个问题,叶南早就料到了。

  自己能拿出开脉丹的事,上官家不是不知道。

  能忍住这么久都不问一句,已经算是对自己的秘密很尊重了。

  现在请人家给自己找药材,如果还端着不说是做什么就显得自己很不地道了。

  可是,叶南绝对不会承认这丹是自己炼的。

  这事有多重要?叶南心里面再清楚不过了。

  在修仙界,一个顶级的丹师可以引起怎么样的轰动叶南也不是没见过。

  如果自己会炼丹的事被上官家知道了,那可能到时候就不会被放走了吧……

  也许这辈子都无法接触到上官背后那个古武家族的秘密了。

  毕竟,丹师的存在相比起来更重要一些。

  现在只有柳家知道自己会炼丹的秘密,可柳家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

  叶南心里敢肯定,只要自己不主动承认,上官是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的。

  顶多就是会觉着自己背后可能还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却绝不会想到这丹是自己这个年纪轻轻的徒弟搞出来的。

  毕竟,现在丹师越来越少,能炼出好丹来的也都上了些年龄。

  像叶南如此年纪的,能炼出好丹的似乎也只有一个人了。

  欧家那个不世的天才,在炼丹上面的天赋真是无人能比。

  然而,在地球上炼丹其实跟经脉强大与否关系不大。

  叶南已经在武道一方有了如此的天赋,不可能炼丹也能如此厉害吧?

  再说了,炼丹可实实在在是一门技术活,绝对不是靠本能天赋就能够摸索出来的。

  欧家那位是从小就被养在家里培养,才会有如此的成绩。

  可是叶南,绝对不可能。

  至少在不久之前,叶南自己都还是一个病秧子。

  叶南坚信,自己是很安全的。

  当然,这件事不能说,还有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就是叶南却是也欠了上官家不少的情,如果因为这事搞得太难看了也不好。

  于是,当初在请求上官找药材的时候就想好了怎么处理。

  “这药是想用来给师傅炼个丹用的。”

  对于这个丹的用处,叶南没有一丝隐瞒,老老实实说了,“受了上官家这么多的好处,总想着自己是否能回馈些什么,可是师傅显然是什么都不缺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送一颗有用的丹药为好。”

  这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后面这丹是要送给上官的,到时候还不是什么都瞒不住。

  所以对于这一点上叶南表现的很坦然。

  “哦?你会炼丹……”

  倒是上官,惊讶了一下,而后颇有意味地说道,“这个可不是天赋能决定的东西啊。”

  其实,上官早就想问问叶南关于炼丹方面的事。

  可是又怕叶南觉着自己是惦记丹药的事,才对他那么好的。

  说到底,一枚开脉丹固然珍贵,可也比不上叶南对于上官的价值。

  现在叶南主动提起来,上官才能有机会顺其自然的开口问。

  “当然不是我……”

  叶南撇撇嘴,说道,“我年纪轻轻的,能炼出什么东西来,自然是请人来炼了。”

  自然而然的就把炼丹这件事甩的干干净净……

  听到此,上官稍微顿了一下,而后才笑着问了一句,“那是要送师傅什么丹呢?”

  请人来炼丹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地球上还是有丹师存在,只要花钱也能请到。

  叶南没有说别的东西,上官自然不好非往开脉丹上说,但是有点儿显得自己这个做师傅的心怀不轨一样。

  干脆就顺着叶南的话问了一句,如果是一般的丹药这事就过去了,可要是非常珍贵的丹药自己就得问一问是哪位炼丹师傅了。

  叶南坦然答道,“九品益元丹!”

  “九品丹!”

  听到这话上官当时就震惊了,九品益元丹到底是起什么作用他可能不知道,可是这丹前面挂个九品二字就不容小觑了。

  当时上官就联想到了叶南送给柳家的开脉丹,整个人都有些激动,声音微微发颤问道,“这可是当初那个炼开脉丹的大师?”

  这可是一个能炼九品丹的大师,要知道在地球上别说九品丹了。

  近几年就是七八品也不见人拿出来卖,或许谁家家里会有那么一半颗,恐怕也是作为珍藏放着的。

  现在一个能炼九品丹的大师就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这简直是比中彩票还要难的事了。

  “嗯,只有他能炼了。”

  叶南点点头,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片真诚,丝毫看不出来有骗人的痕迹在里面,“我前段时间一直在琢磨这件事,这次办完事回来之前去找过大师一次,这些药材都是大师写了单子需要的东西。”

  说罢,又看了眼书桌后面的上官,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我就只管收集东西,其余的就要麻烦人家了。”

  上官此时整个人的神态都处于震惊的状况中,如此不掩饰自己情绪的上官,叶南还是第一次见到。

  足以可见,一个有能力的丹师能引起什么样的震动。

  开脉丹,益元丹都是叶南自己炼的,这一点没有丁丁作假的意思。

  至于那个大师,就全靠叶南自己杜撰了……

  上官愣了片刻,抬头看了叶南一眼,咬了咬牙根最终还是出声问了,“不知道能不能给为师引荐一下这位大师?”

  其实,自己这么问会显得有点儿不地道。

  不管是什么人,认识这样一位大师,想必都不会喜欢跟别人分享。

  就算是师门又如何?为了这种事兄弟相残的都太多了。

  上官为人向来很正直,从来不会做这种不地道的事情。

  可是这个能炼出九品丹的师傅实在太重要了,诱惑力之大可以让上官打破自己的处事原则。

  要知道,有了这个大师的支持,上官可以对背后的家族依赖少一点儿。

  像叶南这种人才,就可以留在门中,不用送走了。

  然而,看着上官一脸期待的表情,叶南最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是太爱见外人……”

  这话说完,上官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种叫做失望的神色。

  “您也知道,现在有点本事的人,脾气都有那么一点儿古怪。”

  叶南担心上官想歪了,又主动解释了几句,“这人性格比较偏冷淡,喜欢冷清一点儿的生活,不然如此本事早就可以扬名武道一行了。”

  反正这个大师是自己杜撰的,怎么描述性格都由自己说了算。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有本事的人性格通常比较孤僻,尤其是那种已经现在某个领域顶端的人,甚至会在某一段时间内感觉到相当的孤独。

  叶南经历过那样的时候,所以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作为中原武道第一家的上官也或多或少能理解,知道叶南应该是没有骗自己。

  如果这位大师不是孤僻的话,也不会在地球上如此之久也没有一丁点儿有人能炼出九品丹药的消息。

  “嗯,能理解,那就后续再说吧。”

  对此,上官唯有点点头,把注意力转到那颗叫做九品益元丹的东西上面,“这位大师收的药材,炼的九品益元丹到底是何作用呢?”

  适才,叶南好像说的是要把这个丹送给自己?

  九品丹药,那该是有什么样的奇效啊。

  就是背后支撑上官的古武家族也没有如此大手笔的给过一枚九品丹,最多就是有一次上官震练功走火入魔,差点儿支撑不住的时候给那个家族派了消息,最终也就是送了一枚六品丹来调节身体。

  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九品丹药。

  叶南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想了想才慢吞吞的说道,“据大师说,寿命增益一年,功力能够立番一倍,并且青春也可以回流……”

  这种时候回答的太快,反而容易引人怀疑。

  上官本来听的很认真,然而听完第一句脑袋就空白了。

  后面什么功力翻倍,青春回流都没有听进去。

  可是就算只听到第一个,已经足矣让上官震惊了,登时失神地嗫喏道,“这……这种丹竟然真的存在……”

  这个反应是在叶南意想之中的!

  光寿命增加一千年这一点,对地球人来说就是一个无法触及的线。

  这个地方不适合修仙,人们的寿命达多都在百年以内,像上官震这样的武道高手也很难摆脱如此命运。

  最多,活个一百多岁已经是奇迹了。

  更何况,这丹药在修仙界也足矣引起震动,何况是在灵气稀薄的地球上面呢。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通常容易产生贪念。

  叶南深知这点,担心上官对此丹药有什么想法。

  便有等上官表情恢复一些后,提醒道,“存在是存在的,不过大师说脸此丹太过耗费丹师的本源,这辈子也只炼过一颗而已,这颗是第二颗,也是此生炼的最后一颗,本源一旦受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无法炼丹了。”

  这丹的确难炼,如果不是上官帮了那么多次忙,叶南也不会想到送这个丹。

  可是送归送,因为这事把自己摊上就划不来了。

  有些事还需要说清楚,这丹的炼化难度如何,绝对不是可以量产的东西,甚至往后……

  都不能再打用这位炼丹师傅的主意!

  现在把话说清楚,到时候如果上官提出要求,叶南自然就有理由拒绝了。

  “药效如此强大,那自然是……”

  上官自然是相信这个说辞的,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是跟付出成正比的。

  这丹药功效如此强大,想必付出的努力也是极大的。

  可是上官有一点不是很明白,这丹炼起来损耗那么大,大师为什么要同意。

  叶南跟这个大师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调查出来……

  等等,一系列的疑问充斥着上官的大脑!

  最后,上官挑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说出来,“可是这伤害如此大,那丹师又是如何答应炼这丹的呢?”

  “说起来也是一场机缘,就是在我还病怏怏的时候遇见的,也是好心解决了这位师傅的一顿饭钱,当时这位师傅就帮我解决了身体里的蛊。”

  叶南既然敢说,自然是想好怎么回答的,当时连一个结巴都没打,相当自然地就回答了上官的问题,“我看他没有地方可去,就又给了一些钱足够给此人安个家。”

  甚至,还在回答后,怕上官听不懂,又特意补充了一些细节,“之后就找这位师傅炼过几次丹,还都很痛快的答应了,说是孤家寡人一个,就希望有个地方终老,现在我帮他完成了这临终前最后一件事,愿意给他养老,他会报答我,就这样。但是提了要求,不能给别人透露他的去向,否则他转头就走,再不想见。”

  说完,一脸慎重地对上官说道,

  “您可千万别去查,查到了人一跑,就啥都没了。”

  “我知道骗是骗不了您的,就只能老老实实把这事交代了。”

  “这也算是你的一个机缘,为师自然不会破坏的。”

  对于这段说辞上官只能说是半信半疑,却也还是应了下来,说道,“为师心里明白,就是这丹太珍贵了,你可以问问那位大师需要什么,为师会尽力去找来回馈这位大师的。”

  信,是因为这样的事的确有。

  叶南说的也很流畅,前因后果看起来都能连的起来没什么问题。

  不信,是因为这些都是耳闻,并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的。

  不过这位师傅给自己炼丹,还是要感谢一些人家的,现在能讨好就讨好,往后也许能用上。

  上官是抱着这个心态想要给大师一些回馈的。

  “师傅,这个就不用了。”

  只不过叶南摇了摇头,有些为难地说道,“他早就是看透世事的人了,本来连丹都不炼了,都是因为我才如此,如果知道了师傅有这个意思,恐怕会觉着有负担。”

  如此,确实也是。

  人家都隐匿了,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本来有个叶南知道已经算是很不安全了,现在却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人,恐怕心里会不安的。

  当然,按照叶南的说法是如此。

  可也不排除是叶南不想让这位师傅见人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