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章房东

第二百三十章房东

  最终,关于丹药是谁炼的这件事上官没有再追究。

  而是在表示了感谢之后,又多给了叶南一部叫做斩龙诀的刀法秘籍。

  据说是古武系列的秘籍,本来是准备在后面的时候给,现在提前给他熟悉一下古武的修炼方式。

  叶南心里清楚上官为什么会突然多给自己一本秘籍,让自己如此早的去接触真正的古武类型。

  说到底,还是那枚九品益元丹的作用。

  上官是想找个方式来感谢自己,就提前给了自己这本秘籍。

  说起来,也许在后面一点,上官会给自己古武的功法,如果不是这枚九品益元丹,却不是会给的这么早了。

  这枚丹让上官对自己信任了不少,就凭借此丹的功效。

  叶南完全可以留给自己服用,却如此耿直的表示要送给上官。

  若是这样还不信任的话,那只能说明上官的眼界太浅了。

  事实证明,这个老家伙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一本古武的价值跟丹药比起来简直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古武家族纵然已经达多都隐匿了,可是秘籍却是保留了许多下来。

  叶南如此天赋的人,想要拜入一个古武家族也是很容易的事,只能说是上官家的名气运气都要好一点,才吸引到了这只凤凰栖息在自家的屋顶上。

  也要庆幸叶南当时名声才起来,还没有很多人知道,上官才有机会。

  这古武功法如果不出意外,后面肯定是会给叶南的。

  当然,也不是随便就会给的,肯定是要等时机成熟才行,最起码也要确认叶南跟上官家真正是一条心的时候。

  现在有了九品益元丹,自然就不需要确认了。

  这颗丹已经是叶南最好的表示了,那上官家自然也要做出自己的回应。

  不管这古武功法叶南能不能看的懂,反正已经给到这小子的手里面,就说明了上官家的态度。

  叶南拿了斩龙诀就回了自己家。

  说起来还真是第一次接触古武功法的内容,他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想看看,这古武跟普通的武道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区别。

  与此同时,上官震已经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

  同样的药材大面积的收购,剩下的最后一味药材也加派了人手去找。

  总之,不管怎么样,只要找齐了药材,就能早点儿见到那枚九品益元丹了。

  九品丹,增寿一千年,怕不是仙丹吧?

  且不说功力可以翻倍,就说有这一千年的时间,自己能修炼到什么地步?说不定可以把现在的武道修到顶级水平。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上官家千年昌盛有了保证。

  毕竟,有一个千年老怪坐镇,也没有什么人敢打上官家的主意了吧?

  想想,都有点儿期待了……

  怕是在找齐药材之前,上官震都要失眠好一阵子了。

  至于叶南,可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回家之后直接把虎啸拳丢在一边,全神贯注地开始研究斩龙诀这本古武刀法。

  基本上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就把这本秘籍看完了,对古武也有了个大概的理解。

  如果是一般的武道刀法,更注重的肯定是招式速度两个元素,其余的全部都是看修炼者自身的素质如何了。

  而古武的刀法却是很不一样,在修习的过程中会有相对应的心法一起配合使用。

  至于这个心法,看起来有点像修仙界的低级修炼秘籍。

  说起来,古武应该算是修仙界的范畴,只是要多一个形的修炼方式。

  就比如斩龙诀,不止要修炼心法,还要在此基础上配合刀法,每一招的出刀方式都配有一个运用内力的方式。

  应该是招式速度,结合修炼者本身实力的一种修炼方式。

  也难怪古武家族会没落了,因为地球灵气稀薄的原因,心法的作用几乎已经失效。

  只有个别天赋可以的人,也许能多吸收到一些灵气,才有了还遗留在地球上的个别古武人士。

  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些特殊方式,能够稍微促进心法的修炼。

  不然柳蕴行那个家伙也不可能修炼成古武了,必然是有了什么特殊的方法。

  那个家伙的天赋,只能说是比普通人更强一点点而已。

  所以,古武也不像修仙界的功法,更注重人本身素质的修炼,是一种内在兼修相对比较完善的修炼方式。

  修仙界纵然也有武技,可那是跟功法相独立的东西。

  功法是功法,武技是武技,二者是完全独立的。

  只能说功法是提高个人素质的东西,武技是让个人素质得到更强大施展的东西。

  不过,有些武技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必须搭配适合武技发挥的功法才行。

  古武似乎就没有了这样的问题,因为整个都是系统的。

  搭配的心法就是最适合这个武技,能把这个武技的力量发挥到最大的支撑。

  眼下这本斩龙诀只能说是一般,如果有更好的的古武秘籍,那……

  叶南突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或许在某个位面有些比修仙界更完善的修炼体系。

  就比如这个古武功法,如果还有更高级别的……

  叶南不敢再想了,也许拜入上官家会是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个契机。

  想到这里,又重新去看这本斩龙诀,最近这段时间把这本低级古武修炼完看看效果。

  正看着,门那里传来响动。

  紧跟着“喵”的一声,一个黑影就已经窜到了门口,四肢撑在地面上如同一只猫般抬着脑袋望着被打开一条缝隙的门。

  刘承祖提着大包小包挤进来,一眼看到了坐在门口等着自己的韩笑笑。

  先是惊了一下,而后快速退了一步,回头看了眼门外抱歉地说道,“诶呀,今天辛苦各位,把香案东西都放到门口不用管了,家里有点儿乱也不好请各位进来,明天一定请各位找个好饭馆咱们搓一顿啊。”

  然后,门外就传来一阵杂七杂八的声音。

  “哪里哪里,搬点儿小东西,还说什么请客的话。”

  “那就不打扰了,东西放在门口了。”

  “刘叔后面再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联系,咱们随叫随到。”

  ……

  直到外面安静下来,刘承祖才又重新钻进门,反手就把大门给带了上来。

  看着蹲在门口的笑笑长吐一口气,拍着胸脯叹气说道,“小祖宗,堵在门口干什么?怕人家看不到你么,辛亏老夫先一步进门,不然肯定要出大事情的。”

  笑笑被说了,委屈地耷拉着脑袋,撒娇一般地嘟囔了一句,“喵~吃鸡~”

  “哦,对对对,吃荷叶鸡荷叶鸡。”

  听到这话,刘承祖一拍脑袋,又回头把门打开,钻出去没一会儿提着两大摞东西走了进来。

  冲笑笑喊道,“来来来,咱们去客厅跟老大一起吃。”

  叶南早在听到门口的声音时就把秘籍收了起来,等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坐在那里了。

  “老大,荷叶鸡带回来了,小姐一下买了五十只。”

  刘承祖见到沙发上坐着的人,立马舔着脸笑道,“说是老大什么时候想吃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行了,直接找人送过来。”

  一边说着,一边拆开盒子,取了一只递给笑笑,“吃吧,馋猫。”

  叶南因为早上吃了,也没有练什么功,倒是没有特别饿,吃起来文雅不少。

  拎起一只鸡不紧不慢地咬了一口,问道,“东西都拿过来了?”

  “带过来了,带过来了,上官家还派了人来帮忙。”

  刘承祖自己也拿了一只啃,一边注重着笑笑,一边回道,“师傅的香案骨灰全都拿过来了,待会儿吃完饭再安置。”

  叶南点点头,说道,“对了,最近我想找个庙神练手。”

  上官准备的药材就剩一味了,现在又知道了益元丹的药效,肯定是会加派人手找全最后一味药材的。

  炼九品丹会出现异像的,如果在家里面炼肯定是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更何况,就算上官震答应了不会调查。

  叶南却不能都信,毕竟这是一个能炼九品丹药的丹师。

  谁知道上官是不是能扛得住如此大的诱惑?所以找个庙神来作为掩饰,在吞噬的过程中,将丹炼了。

  到时候如果上官没有查就算了,有查的话就想办法让其看不到是谁炼的丹,又或者借用庙神的手除掉那些出来探查的眼睛。

  回来直接给上官说,被大师发现了,往后再无可能。

  这样也算给自己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麻烦,顺便还能吞噬一个庙神,那感觉真的是很好啊。

  只是,叶南觉着好,有的人可觉着不好。

  “祖宗诶,又要去哪里找庙神?”

  听到“庙神”两个字刘承祖就觉着头皮发麻,顿时苦着张脸委屈巴巴地说道,“是荷叶鸡不好吃,还是堕落的日子不好过,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找那么大的麻烦呢。”

  “我自然有打算,先找吧。”

  叶南没有给其解释的必要,不由分说地安排道,“明天就去找,需要人手就找上官家借。”

  反正上官是不会不管刘承祖的……

  一来刘承祖的实力摆在那里,是一个需要笼络不能得罪的人才,二一个这老头子跟叶南的关系也是上官家需要考虑的。

  听话音,刘承祖就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了,很恨地咬了一口鸡肉又闷闷地应道,“哦……”

  心里,却是早已经嘀咕起来了。

  这个叶南真不知道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上一次庙神的亏还没吃够?现在还想着要找,吞个恶鬼不行嘛……

  自己也是倒霉,本以为可以有个好的晚年,却因为认错了老大还要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友好点儿?自己活了这么大一直除魔卫道,怎么临了临了还不能过几天安生日子了。

  天啊,老子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孽?今生今生才要如此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二人一猫,很快吃光了五十只荷叶鸡,正准备收拾残局的时候门口传来“哐裆”一声。

  紧跟着,一个充满磁性,略带沙哑的女人声音从门口传来,“是谁,还摆个牌位在门口放着?”

  声音自带一股慵懒的味道,有点儿放荡不羁的感觉。

  很奇怪,一个女生,仅仅是从声音就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正在收拾东西的刘承祖听到声音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蹭”就跳了起来朝着门口狂奔而去,“完了完了,师傅的牌位在门口。”

  叶南给笑笑使了个眼色,笑笑会意,“喵”的一声就窜到了二楼消失不见。

  “老……老大……”

  与此同时,刘承祖抱着个牌位一脸紧张地跑了回来,“家里来来来……来了一个女人……”

  肯定是女人啊,刚才门口说话的不就是个女人的声音吗?

  这老东西怕不是太紧张牌位,有点儿傻眼了吧。

  不过,很快叶南就明白了这老东西为什么要结巴了。

  刘承祖的身后,一个女人的身影渐渐走近。

  女人穿着丝绸质地的吊带黑色长裙,裸露出来的皮肤洁白如雪。

  瀑布一般的乌发垂至于腰间,发质好到随着脚步的摆动发尾也跟着有节奏的摆动。

  齐刘海下是一双如同女人语气一般慵懒的眸子,半睁着懒懒地打量着屋子里面的摆设,“嗯,什么都没变,保持的还不错。”

  说罢,目光才渐渐移动到叶南的身上,右眼地眉毛微微向上挑了一下,“你就是叶南?”

  这该死的语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叶南压住心中地好奇,反问道,“你是谁?”

  “呵呵……”

  女人闻言,突然笑了,只是那半闭的眼睛里依旧是懒懒的,“我是这幢房子的主人啊,竟然没人说么。”

  说罢,女人绕过刘承祖,自顾自地走向叶南。

  待走到叶南面前,微微抬头看了叶南一眼,“不过,没关系,爷爷告诉我,让你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是不会赶你走的。”

  话说完,绕过叶南,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嗯,还吃夜宵,今天就算了,后面再吃的时候可要想想我这个房东哦。”

  房东什么鬼?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