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一章骄傲

第二百三十一章骄傲

  女人说话,至始至终都是那样一副懒懒的模样。

  甚至,到最后连看都不看叶南。

  这一度让叶南很是烦躁,所以这家伙是怎么样?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么。

  不过,这房子是上官家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女人说自己是房东,那直接给上官震打一个电话就可以知道是是真是假了。

  叶南想到此,没有再看这个女人。

  转过身,拿起自己的手机就给上官打了过去。

  “喂。”

  很快,电话那头的上官接起了电话,并且好像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似的莫名开口问道,,“想必人已经见到了吧?”

  叶南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等意识过来,问道,“我现在住的房子还真有个女房东?”

  “啊?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上官表现的也是十分意外,“她说自己是这幢别墅的房东?”

  不过,很快就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严格上来说也算是吧,这是我的大孙女上官暮婷,房子本来是分给这丫头住的,不过因为学业这丫头出国留学了些日子,最近在学校里待着有些无聊就回来住一段时间。”

  还真是上官家的人,这房子也是人家的。

  叶南听到这里,心里也就明白了。

  既然如此,也不敢再在人家家里纠缠下去了。

  跟一个不太熟悉的女人共住一个屋檐下,怎么样都还是有点儿奇怪的。

  再说了,自己还带着刘承祖笑笑,恐怕一起住下去后面得闹出来一点儿乱子了。

  叶家也不是没钱,纵然生意在帝都不是很大,可是想在帝都买一套房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后面叶家母女也会搬过来住的,本以为这幢房子是只有自己居住,所以可以让家里人先暂时住过来再慢慢找房子的。

  现在人房子原来的主人都回来了,自己再住下去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总不好让家里人到时候住过来,还要时时刻刻看人家脸色行事吧?

  这个上官暮婷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万一是个难相处的人怎么办?

  到时候出了事再搬,大家的脸上岂不是都不好看。

  想了想,叶南坦然说道,“那我还是搬出去住好了,这样不太方便。”

  不过,这可不是上官的本意。

  上官把自己的大孙女叫回来自然有其中的用意,家里也不是没有房子住了,不至于非让婷婷住过来了。

  可是,把人安排过来,自然也不是白派过来的。

  本以为婷婷这样的女生,一般男人应该都拒绝不了的,现在看起来倒也不是那么个情况。

  如果叶南搬出去了,自己不是白把人叫回来了么?

  “你住着就行了,现在往哪里搬?”

  上官佯装失笑地应了一句,说道,“婷婷回来就住几天而已,到时间了就回国外了,一个女孩子又会吃人,有什么不方便的。”

  说着,也担心叶会怀疑自己,又特意补充了一句解释,“本来可以让婷婷回来住的,只是这丫头性格有点儿古怪,非要说自己认床,要回来住的。”

  总之,把一切原因都推到婷婷的古怪性格上面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反正婷婷的性格本来是有点儿古怪的,这个叶南后面自己去感受就可以知道了。

  叶南当然是有怀疑过其中的用心,毕竟自己跟知微才刚刚分手。

  上官家一直以来留住优秀外姓子弟的方式就是用联姻的,自然不能排除上官老头在知道自己感情出问题后又起了什么别的心思。

  要不自己才住进来多久,就有个大孙女搬进去了?

  上官家的房子那么多,住哪个不是住的?

  怎么就那么巧,把自己跟上官暮婷给安排到了同一幢房子里。

  要是说没有什么用意,才是惹人奇怪的呢。

  不过叶南在听到这个解释后,也勉强觉着好像是自己想多了。

  这个上官暮婷的确古怪,按理来说上官家的人都是能修武道的。

  可是这个上官暮婷身上一点儿功力都没有,根本不像是一个武道大家族的人。

  所以,叶南一开始也没有把婷婷往上官家的人身上想。

  并且此女行为举止也很奇怪,从进门开始就是那样一副该死的慵懒模样。

  明明是个普通人,却能给人一种遇到高手了的感觉……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叶南也不好再拒绝了,可是也没有说要长期住在这里了,“如此,那就先这样吧,我先在这里住着,一边儿也找合适的房子,毕竟后面我母亲姐姐要过来,家里一些事情总有外人进进出出也不方便。”

  “嗯,房子可以慢慢找。”

  上官沉稳地应了一声,交待道,“好好跟婷婷相处,不要吵架哈。”

  说罢,根本不给叶南反应的机会,直接了当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叶南还在纳闷为什么突然安顿这么一句?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跟上官家子弟打招呼了。

  似乎以往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嘱咐啊,现在这个暮婷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的叶南,下意识看向依旧坐在沙发上的暮婷,这个女人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过,现在叶南看过去,才发现这女人也在看自己。

  眸子懒懒地半闭着,嘴角挂着一抹不明意味地笑,突然抬起拇指食指相捏的手不冷不热地说道,“我不是很喜欢养宠物,不过既然是师兄的宠物,也不好杀了就给丢出去,让那个小畜生平时可藏好了,被我逮到可就死罪能饶活罪难免了。”

  这话一说完,蹲在暗处的笑笑就非常躁动地“喵”了一声。

  上官暮婷循着声音的来处看过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呵,还是个聪明的畜生,能听得懂点儿人话呢。”

  说完,就自顾自地起身,朝着刚才发出声音地卧室门走去。

  叶南哪儿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刚才笑笑的叫声已经很不耐烦了,要是这二人打了照面,不得出点儿啥事。

  何况,这个暮婷也是有点儿过了,什么叫死罪能免活罪难饶?

  他身边的人,还真轮不着别人来做主。

  难怪上官震刚才电话末尾的时候特意交代了不要吵架,这么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跟谁两都得吵架。

  叶南心中长叹一声,一个闪身就已经堵在了暮婷的面前。

  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沉声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就是看看喽。”

  见状,暮婷也不再继续往前走,而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朝着二楼楼梯口走去,“不让看就算了,那个老头儿,把行李拉上来。”

  老头儿?刘承祖本来因为这个女人要去找笑笑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跳了下。

  差点儿没从嗓子眼儿跳出去……

  看着女人渐行渐远地背影,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叶南,“老大,这是让老头子去给个小丫头片子当手下么。”

  叶南冷笑了一下,摆手说道,“不用管,安置自己的东西去吧。”

  这个女人有点儿意思,出现才没一会儿就已经让自己不爽好几次了。

  纵然刘承祖这个人,自己平时也都是对其吆五喝六的,可是还没轮到一个不相干的人来使唤。

  还有笑笑,说什么活罪难免的话……

  叶南可以保证,如果不是因为这丫头是上官的大孙女。

  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刘承祖平时就只听一个人的话,此时也是不例外。

  如果叶南让自己去扫大街,恐怕他都会埋怨两句然后乖乖去扫。

  可这不代表随便一个人都可以使唤自己,就算是上官家的嫡系孙女又如何?

  怕是这丫头还不知道,那个上官家主在自己面前都不能太过造次了。

  本来也是顾及叶南的面子,如果不是按照自己性格也早就要批这丫头一顿了。

  不过,现在得到了叶南的允诺也就没什么了。

  老子可以不用管,行李什么的爱谁拉谁拉!

  还喊老子老头儿?又不是什么实力卓群的人,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不尊老。

  当即,恨恨地瞪了楼上一眼,然后抱着师傅的牌位往门外走了,“那老夫先去忙了。”

  只剩下叶南一个人,回头看了下笑笑隐匿的卧室。

  然后,缓步走过去,推开门进去,反手把门关起来。

  “喵……喵……笑笑不是畜生……”

  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行动异常矫捷地跳进了叶南的怀里,委屈地控诉着,“臭女人,笑笑一点儿都不喜欢。”

  笑笑的身形还是有一个正常女人那么大,此时却如同一只猫似的盘踞在叶南怀里,怎么看都会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可是叶南却还是像安抚一只猫咪一般,轻柔着猫耳间柔软地发顶,“不要生气了,咱们很快就搬走,这段时间你藏好自己,千万不要被发现了,也不要想着去报复那个女人。”

  这就是叶南为什么临时决定进来的原因……

  上官暮婷自身似乎没有什么武道功底,可笑笑却是怪力一身。

  那个女人嘴那么毒,到时候激到了笑笑,再一个不小心伤到了暮婷就不好跟上官家交代了。

  怎么说都是上官家的人,只要不是做的很过分,叶南也不至于伤人。

  当然,好脸色肯定是没有。

  不过笑笑似乎对这个话表示非常不认同,委屈地嘟囔道,“如果她欺负笑笑?笑笑也不能还手么……”

  因为猫异的原因,所以笑笑的行为越来越像猫。

  并且心态也在渐渐的往一个不像成年人的方向发展,以至于用理智的对话来教什么,这家伙好像听不太懂。

  叶南是真怕到时候出个什么事,只能好声好气地乖哄道,“她欺负不到你的,你那么厉害,一下就躲过去了。”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只要笑笑愿意躲,还真没几个人能伤到这家伙。

  果然,一哄之后,笑笑的情绪就好多了,“喵,笑笑厉害,别人打不到。”

  叶南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心把笑笑放在地上,说道,“嗯,那你乖乖躲着,我还有点儿事要处理。”

  说罢,就转身回了客厅。

  看了眼放在沙发旁边的行李,最终没有理会。

  而是径自朝着楼梯口走去……

  呵,就算是上官家的人,自己不能随便伤害,可也不能太惯着这种垃圾性格。

  与此同时,上官暮婷正站在自己卧室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泳池发呆……

  刚才那副样子,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常事。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的保护色而已。

  父母早逝,她上官暮婷得到了可以让家主亲自抚养的待遇,按理说本来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武道高手的。

  可偏偏生了一个不能修武的身子……

  在一个武道家族,没有父母的爱护,得到最强高手的抚养,却发现自己不能够修炼武道。

  从婷婷懂事以来就一直觉着自己的一生是个天大的笑话。

  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一个个在武道上越走越远,自己就好像被孤立了一般的那种感觉,简直是不好受……

  爷爷怕自己孤单,也送了宠物给自己。

  不过全家上下没人养这种东西,大家都没有时间去陪伴一个宠物。

  现在只有自己,上官暮婷认为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长期的压抑,最终还是爆发了。

  暮婷失手把宠物给摔死了,然后人生中再也见不得宠物,甚至也见不得自己的弟弟妹妹。

  最终,出了国,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或许是越没有什么,就越要伪造出自己有什么的这种心态作祟吧。

  上官暮婷后面在外人面前,总是要表现出一副自己天下无敌的感觉。

  这样的性格让很多人讨厌自己,暮婷知道……

  可是如果不这样,她就会很讨厌自己。

  好在,没有武道天赋,自己的皮囊是真的争气。

  不管多厉害的高手,在自己这副皮囊下依旧要死心塌地的俯首称臣。

  自己最终换了一个方式来完成了那份想要强大的心,美貌成为了自己最大的武器……

  这也是上官震为什么第一个想到了暮婷,而不是自己其余的孙女。

  一个是暮婷真的漂亮,二一个是心疼这孩子的遭遇,想要给自己这个大孙女一个找到良婿的机会。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