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二章戏弄

第二百三十二章戏弄

  正在暮婷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啪嗒”的开门声从背后传来。

  暮婷闻声,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

  只见叶南一脸疑惑地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似乎对于自己出现在这个卧室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不过,很快叶南一拍自己的脑袋,有些后知后觉地嘟囔了一声,“人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似乎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嘟囔完,也不等暮婷说话,自顾自地又往门外退去,“我再去找个别的卧室睡,打扰了。”

  “等等,我的行李怎么还没拿上来?”

  可是没退出去,就又被暮婷喊住,“出去的时候喊一下刚才那个老头儿,把东西提到楼上来。”

  这个女人如果不提此事还好,提起来就不能怪别人态度不好了。

  叶南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你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不提上来?那老头可不是谁都能使唤的阿猫阿狗,如果不明白的话明天可以去问问你爷爷。”

  说罢,就径自离开了卧室,反手就把门给重重的闭上了。

  搞得暮婷一脸懵·逼,所以那个老头不是可以使唤的人?那为什么自己进门的时候听到那人喊叶南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老大。

  怎么看都觉着这个老头儿像一个管家样的人啊……

  至于提行李上来?也不是自己不愿意提,是真的没什么力气能提的动那玩意儿啊。

  算了,暮婷也懒得计较,明天回本家问问什么情况,顺便再请两个人过来帮忙干干杂活儿好了。

  不过这个叶南有点儿意思,难道不喜欢女人?

  上官暮婷对自己的长相有很大的信心,毕竟从自己十五六岁开始,但凡是异性没有不友好的。

  人们总是会向往美好的事物,男人也都是会追求美丽的女人。

  对于这一点,上官暮婷无往不利,还真是第一次碰壁。

  可是叶南可不是地球上的人,生存在修仙界那种地方,俊美的仙子,妖艳的精怪,什么没见过?

  纵然上官暮婷的相貌是很惊艳,甚至比自己见过的绝大多数修仙界的女子要好看。

  但是对于叶南这种已经过了近万年的老东西来说,力量才是最大的追求,女色并不是唯一。

  男女之间的情感,早就不是最重要的了。

  如果没有这份儿心性,那面对知微的突然背叛,叶南也不会如此快的就能调整好自己了。

  不过,还是有一点,能让叶南感受到这个上官暮婷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不管是在修仙界,还是穿越到地球后,叶南还真是没有遇到能对自己如此趾高气昂的女人。

  就算有,也是在不了解自己之前。

  可这个上官暮婷不至于不了解自己,身在武道世家自然能明白自己的价值,可却依旧能我行我素地表现出那副模样。

  说起来,也真是很让人诧异了。

  当然这里不会出现那种偶像剧中,男主多金帅气有才华,偏喜欢对自己冷脸的女主。

  叶南自认为不会成为那种舔狗,喜欢的向来也都是懂事乖巧那一型的。

  如果上官暮婷继续作下去,恐怕会被列入讨厌的人黑名单之中。

  就比如,此时离开上官暮婷卧室的叶南简直气的想打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丫头姓上官,早就给丢出去了。

  又找了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空卧室,躺在床上怎么想都觉着心里不舒服,盘算着第二天一早就赶紧出去找房子。

  跟这个自大的臭女人住在一起,真是没几天就要出事情了。

  就在这极度烦躁的状态下,叶南渐渐进入了睡眠。

  可能还是收到了上官暮婷的影响,平时如果没人叫的情况下,能睡到自然醒的叶南,竟然天不亮就醒了。

  一起床习惯性地下楼想要摸点儿吃的,却见客厅的灯已经开了。

  刘承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沉着个脸气吼吼地盯着地面。

  “你怎么了?”

  叶南不由纳闷,这老东西平时完全一个乐天派,倒是很少见有如此生气的时候。

  “老大,起床了。”

  听到动静,刘承祖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回答为什么生气,只是招呼了一声指着餐厅说道,“我在附近买了点儿早餐,要不要吃一点儿。”

  都出去买早餐如此勤快了,还有什么可气的?

  按照常理来说,不是正该在餐厅吃的昏天暗地么……

  叶南回头看了餐厅的方向一眼,脑子里快速闪过那个慵懒性感地身影。

  然后,皱着眉头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果然是那个女人……

  只见上官暮婷穿着吊带睡衣裙,正坐在餐桌旁优雅地吃着早餐。

  不过用刀叉吃卤蛋油条,高脚杯喝豆浆的老子还真是头一次见。

  再看厨房台面上堆着大包小包,整整一台面的早餐袋子,叶南就知道怎么了。

  肯定是上官暮婷这家伙又使唤老东西准备早餐,还不让其余的东西在餐桌上放。

  看那副样子就知道……

  可是,这早餐也不是给丫准备的,要不要吃的那么理所当然啊?

  “她怎么也在这里?”

  叶南故意问了一句,声音纵然不大不小,却足以让餐厅的人听到。

  明摆着就是给上官暮婷听的,让她知道早餐并不是给丫准备的。

  然而,上官暮婷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自顾自地切了一小块油条放进嘴里。

  细嚼慢咽地吞了下去,才出声说道,“我不太喜欢吃中式早餐,明天可以准备炒蛋,牛奶面包之类的。”

  哦吼,还真是脸皮厚?谁给你准备该死的牛奶面包。

  叶南简直要气的七窍生烟,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在,早就上去打翻了桌上的食物。

  连油条豆浆都不给你丫吃!

  刘承祖听到动静委屈巴巴地走过来,小声嘟囔了一句,“可以不给吃吗?老夫也觉着这个丫头甚是讨厌。”

  还给她吃个屁,吃空气吧。

  叶南瞪了坐在餐桌前的人一眼,愤怒转身,“我们出去吃,顺便去找新房子,住在别人家里多少是不太方便的。”

  找房子找房子,跟这种变态真的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刘承祖也跟在后面连连点头附和道,“好好好,搬出去要方便一点儿。”

  其实,对于刘承祖自己来说,并不是很排斥跟别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也不是没有跟别人住过,比如叶家母女两人就很好很随和。

  相处起来舒服一定是最重要的……

  可是上官家的这个丫头简直是目中无人,把所有人都当自己的仆人。

  这个刘承祖是忍不了的!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叶南,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没道理活了这么久,还要受一个丫头片子的气。

  好在,叶南要换房子了,不用继续跟这个讨厌的家伙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刘承祖简直是举双手赞成此事!

  二人一前一后就这样,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餐厅。

  刚打开大门,一张放大的笑脸就印在了眼前。

  上官暮云脸上带着诧异地笑容挤进了门,问道,“诶?这么自觉,知道今天要去打拳啊。”

  “还打?我不是都打过了么……”

  听到还要去打拳,叶南当时就愣了。

  所以上官震的意思不是让自己每天都要练一遍这个拳吧?那也太浪费时间了。

  并且,每天都打的话,自己要去个哪里也不方便啊。

  “你可别想着偷懒。”

  暮云撇撇嘴,一脸认真地强调道,“爷爷可是说了,每天都得打一遍,赶紧收拾收拾走。”

  “诶?闻着好香,你们已经开始吃早餐了啊。”

  说完,缩了缩鼻子,就闻着味道往餐厅跑,叶南真的是拦都没来得及拦。

  等反应过来,人已经钻进了餐厅。

  并且,与此同时,餐厅传来丫瑟瑟发抖的声音,“大……大……大姐……”

  诶?怎么听起来暮云似乎还挺怕这个大姐的。

  叶南好奇地跟了过去,往里瞅了一眼。

  却看到暮云站的笔直,整个人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低着头不敢说话。

  有点儿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在面对大人的训斥。

  倒是上官暮婷整个人显得十分从容自在,似乎没看到门口的人一般。

  喝了一口豆浆,才懒懒地应了一声,“嗯。”

  这之间,竟然连看都没看门口一眼,“嗯”完了也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空气顿时凝固了起来,气氛一时间也变得有点儿紧张,叶南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上官暮云站在原地,得不到指令也不敢走。

  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后,才满头大汗地说道,“爷爷让我来带师兄去打拳,不耽误大姐吃早饭了。”

  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小心。

  叶南倒是没想到,平时八面玲珑的暮云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这个上官暮婷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又是一个漫不经心地“嗯”,上官暮云放下刀叉,慢慢地扭头看过来。

  那懒懒的目光在叶南暮云身上扫了个来回,嘴角突然勾了一下,说道,“你这位师兄说是想找个新住处,练完帮忙去看看房子吧。”

  “是,大姐。”

  暮云闻言重重地点了个头,而后小心翼翼地确认道,“那……那我们先走了啊……”

  “嗯……”

  直到上官暮婷点头,才小心翼翼地退出餐厅,然后拽着叶南的手头也不回地逃出了这幢别墅。

  那模样,就好像别墅里有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

  刘承祖见状,也赶紧跟上。

  三人跑了一小段,跑出小区后,暮云才松手。

  “我靠,简直吓死人了,大姐回家了的事怎么不告诉一声?”

  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区,埋怨地说道,“我要知道大姐在家里,肯定连进来都不会进来的。”

  暮云从小练武,肯定不至于跑这么几步就气喘吁吁。

  必然是因为见到了暮婷,心里紧张害怕才会那样……

  可是叶南就不明白了,有什么好怕的?

  按理说武道家族,都是强者为尊的。

  上官家必然也是不例外的,要不然自己这个外姓人怎么可能当上大师兄?

  这个上官暮婷是真的没有什么武道基础,这一点叶南看的很清楚。

  可是为毛暮云会这么怕呢?也太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平时暮云只有对自己的爷爷也不至于如此,至少还是有一份儿小女孩撒娇的可爱在的。

  在暮婷面前,完全就是怕。

  叶南有些不太能理解地问道,“她有那么可怕么,看着也没什么功力……”

  “诶,你不懂。”

  上官暮云只是摆了摆手,长叹一口气说道,“大姐就是大姐,与生俱来的气质都足以上我辈瑟瑟发抖。”

  说罢,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一边儿走一边出声问道,“对了,你要换新住处啊?”

  叶南撇撇嘴,有些无奈地笑道,“不然你觉着,我跟你那让人瑟瑟发抖的大姐能住到一起么?”

  “也是,也是,大姐的性格很容易给人产生压力感的。”

  对此,上官暮云也是连连点头,最后眼珠子转提了一个主意,“要不住我那里?我可以回家住,反正平时就我一个人,也不是很经常回去住的。”

  倒也真不是上官暮云所说的,平时不常回去住。

  只是想到令人敬畏的大姐回来了,跟自己同住在一个小区就瑟瑟发抖。

  至少大姐在的这段时间,自己应该是不会回家住了。

  不如,把房子借给叶南好了,也有个正当理由可以回家了。

  而且有一点上官暮云看的比较透彻……

  大姐平时一直是在国外居住的,因为不能修炼武道的原因,也不喜欢跟家人住。

  现在突然回来了,还跟叶南安排到了一起。

  叶南不了解上官家的情况,可能会被自己的师傅忽悠过去了。

  可是暮云却是上官家的女儿,自然知道里面的那点儿猫腻,很快就想到了是因为什么。

  爷爷必然是想撮合这两个人,毕竟大姐美满如斯。

  所以,肯定不能让叶南就这么搬出去了,如果叶南是一心要离开现在的房子,那就退而求其次把人留在同一个小区的好。

  就是因为此,暮云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借出去。

  然而,叶南已经打定主意要自己买一个新的房子了“我还是想自己买一个房子,也不是缺钱买不起。”

  不管是住谁的,都是别人的房子,肯定不方便。

  只是,这话听在暮云耳朵里就又是一阵阵的心痛。

  有钱真好,为什么自己那么缺钱。

  “买房子可不是随口说说的事,一时半会儿哪儿能那么好就看到合适的?”

  当时,灵机一动,干脆换了一种说法哄骗叶南搬到自己那里住,“不如就先租一个住进去,正好我那里空着,租给你大家知根知底也放心,你也不差钱嘛。”

  本来,听到租这个字,叶南还有那么一点儿动心。

  可是暮云接下来的话瞬间将叶南打回现实,果然这丫头就是个小财迷,别指望能使唤的上。

  话说回来,买房子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买新的,还需要装修添置东西,也得有一段时间才行。

  买旧的话,需要做的功课还很多。

  以前身边还有个知微能帮忙干点儿杂事,现在都靠自己的话,有点儿麻烦了。

  而且,自己买的可能母亲姐姐会不太喜欢。

  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其实,上官家安排的别墅挺不错的,各方面叶南心里也是很满意的。

  如果不是上官暮婷的话,自己住的还挺舒服。

  既然如此,租暮云的房子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好好,那今晚就搬过去了。”

  叶南想了想,最终答应了下来,“不过,一切按照正常的租赁合同来,免得到时候你像你姐一样来一出我是房东听我的,随时随地进了家门,想睡哪儿睡哪儿,还把我朋友当佣人使唤,那我可不答应。”

  “哈哈哈哈,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暮云一个没忍住大笑出声,“所以我大姐这么做了是吗?哈哈哈哈哈……”

  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揉着肚子地说道,“我肯定不会那样做,可以写合同的,没问题。”

  刘承祖一直跟在后面,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存在感。

  听二人如此痛快的敲定了搬家的事,一脸激动地凑上去问道,“那咱们今晚就搬家,是吗?老大!”

  叶南点点头,说道,“今晚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就搬。”

  这时,暮云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跟在后面。

  不着痕迹地凑到叶南身边,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问道,“等等,这位老前辈,就是你失踪后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那位?”

  额?乌烟瘴气,刘承祖搞得?

  叶南闻言,整个人都是诧异地,“啊?他!把上官家搞得乌烟瘴气。”

  这件事上官并没有给自己说,搞得他还一直认为自失踪的时间刘承祖是被囚禁了起来呢。

  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就在叶南抱有如此疑问的时候,暮云又神秘兮兮地开头说了起来,“我也就是听说你失踪后爷爷带了一个老前辈回家问话,问完就想把人送回去来着,可是那人不回去,闹了一下,家里不少人被打了,天天赖在我们家吃饭,那一顿能吃不少东西,搞得大家真的是很郁闷……”

  声音依旧很小,似乎是怕刘承祖听到一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