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五章旧伤

第二百三十五章旧伤

  哦,原来如此,是暮婷的奶母亲自下厨做饭。

  没想到这丫头从小的待遇就比常人厉害,一个奶母都可以是米其林厨师。

  当然,饭菜味道的确不错,就是量对于叶南来说还是有些不够了。

  说完,上官和颜悦色地看向自己的孙女说道,“你待会儿吃完饭去见见,跟奶母也许久没见了吧?”

  “嗯,知道。”

  即便是面对上官,暮婷也依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叶南注意到,这个女人现在看起来昨夜要顺眼了一点儿。

  纵然说话的语气依旧是懒懒的,可是眼皮不再是半合着了,如此那一对眸子简直是,美的不可方物,深邃且迷人。

  真是,有如此相貌,就算不会武道又怎么样?有的时候美貌也能算是一大杀器。

  修仙界有一个杀手组织叫做胭脂坊,坊内皆是一些容貌艳丽的女子,非要说这些女子实力如何,也就只能说是一般。

  可是任务成功率,堪比修仙界最厉害的杀手组织。

  甚至于,有些顶级杀手不能完成的任务,交给胭脂坊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叶南也有遇到过一次,好在对于美色没有那般沉迷躲过一劫。

  可是也因为掉以轻心差点儿吃了大亏,从那儿以后就再也不敢小看相貌美丽的女子了。

  据说胭脂坊的坊主就是一个完全没有修炼基础的女人,只是专注于对容貌的修养,加上冷静果断的智慧,出手无往不利,从无败绩。

  叶南是没遇到过那个女人,不过心里也多少是有点儿忌惮。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上官暮婷竟然会让自己想起那个人来。

  直觉告诉叶南这二人应该就是一个类型的人,只是暮婷生错了时代,美貌除了笼络男人,什么都做不了。

  一顿饭,就在大家都不怎么说话的情况下结束了。

  吃完饭后,暮婷直接告辞,说要去找奶母聊聊天,顺便把自己带回来的礼物送给奶母。

  叶南本来也想早点儿回去收拾东西,结果被上官给留了下来。

  这一次没有去书房,而是去了外面的花园,找了一处凉棚乘凉喝茶。

  上官惬意地坐在靠椅上,一边儿端着茶小口品,一边望着自家的花园。

  另外一旁的叶南,也学着师傅的样子品茶看风景,坐等着上官震主动开口说话。

  话说回来,上官震可不是那种没事喊自己聊天喝茶拉家常的人。

  现在把自己喊到这里来,那必定是有话要跟自己交待。

  暂时叶南也猜不出来是因为什么事,就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喝茶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上官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婷婷的性格是那样的,你就不要放在心上。”

  哦?原来是为了上官暮婷的事……

  看来上官也知道自己这个孙女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了,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说。

  只是叶南还真是没怎么当回事,毕竟不住在一起了,什么都没关系。

  大家平时没有什么交集,自然也就不怕闹矛盾,那还有什么需不需要放在心上的呢。

  对此,叶南表现的十分坦然,“我没有放在心上。”

  “欸,这一切都怪我这个做爷爷的。”

  上官点点头,突然长叹一口气,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受伤,似乎是回忆到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

  眉头微微簇起,沉声说道,“婷婷的父母是被仇家暗害早逝,怪我当初心软才留下了祸害,最后连累了自己的孩子。”

  说到这里,抬头看了叶南一眼,然后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大段话,“这么多年,我一直对婷婷心存愧疚,所以对这个孩子的疼爱多了一点儿,惯出了这么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个性,不过咱们丑话就都先说在前面,不管婷婷多不懂事也是我上官震的孙女,你可别逾越了规矩替老夫教训,有什么看不惯的就都憋在心里面忍着。”

  额,没想到上官老头还有这么重的心事。

  看得出来,上官对这个大孙女的疼爱的确更甚,要不也没必要单独把叶南约出来提点这些。

  要知道别的子孙可都没有这个待遇……

  对于上官的这番话,纵然向着自家人多一些,可是叶南也没有丝毫生气。

  叶南欣赏上官,就是因为这份护犊子的霸气。

  说到底,叶南本身也是这样的人,也很能理解这种人的心里。

  至于暮婷,如果不是因为上官家,二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那现在为了上官家对自己的那份恩情,只要暮婷不做出太过分的事,叶南都可以装作没发生一样。

  至少是不会把事情闹的太难看……

  更何况,马上叶南就要搬离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到一个没有暮婷居住的房子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俗话说的好,眼不见心不乱,往后这个暮婷不管怎么作也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这个倒没什么,相处不愉快,不见面就是。”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惹不起,还是躲得起。”

  情况的确就是这么个情况,不过上官听在眼里还是觉着有些尴尬的,“咳咳,哪里说的那么严重,什么叫惹不起躲得起。”

  自己好好的一个孙女,论相貌可以说是国色天香了,怎么感觉在叶南眼里完全就是个扫帚星了。

  顿时,也忍不住替自己的孙女稍微辩驳了几句,“其实,婷婷人心还是挺好的,多相处几次就能了解了,那丫头完全是属于面冷心热的一类。”

  说完,又觉着可能这些话说服力不够,又特地拿家里小一些的孙子辈儿举例子,“家里那些小的都敬畏这个大姐,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对于上官这番话,叶南感觉没有什么好说的。

  暮婷好不好关自己什么事?就算真的是一个好姑娘,那又怎么样了呢。

  何况,上官家里,暮婷的那些弟弟妹妹已经不能用敬畏来形容了。

  准确一点儿说,应该说是害怕了,看暮云见到大姐时那副怂样子就知道。

  当然,这些事跟叶南无关,是上官家自己的私事。

  叶南很清楚自己在上官家的位置,对这种事保持中立态度,完全不发表评论。

  最终,只是点了点头,非常老实地说道,“嗯,这是师傅的家事,我不好发表什么评论。”

  上官本来是想给自己的大孙女卖个好,可是现在却完全被叶南的话给堵了回去。

  端着茶杯又喝了两口水,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你觉着婷婷怎么样?”

  这个问题,就有些过于直接了。

  叶南就是再笨,也能察觉到其中的一点儿意思了。

  从把自己叫到这里,上官就一直在说暮婷的事情,并且还都是说一些好的方面。

  起初,叶南只是以为上官不想让别人误会自己的孙女。

  可是这句话问出来,意图就太明显了。

  叶南恍然大悟,看来上官是想给自己介绍媳妇了?

  这……如果是别人还凑活……可要是暮婷就实在是有点儿难以接受了……

  “不知道师傅说的是哪方面?”

  叶南心中清楚,却还是表现出一副不太懂的样子问了一句。

  问完以后,不等上官回答,又自己自问自答地嘟囔了一句,“长相的话的确算的上是数一数二了,至于个性师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话等于把问题重新抛给了上官,意思就是脾气好不好师傅不知道嘛……

  上官心里当然是知道的,可是面子上是绝对不会那么说的。

  当即“憨憨”地笑了一下,然后又重新找话给自己的孙女辩驳,“呵呵,脾气是不那么好,不过看人不能看表象……”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叶南抢过话茬子,先是非常认真的将人夸了一顿,“师傅说的对,看上官暮婷的长相,怎么着如此好看的人,性格也应当是温柔如水那一款的。”

  而后,话音一转,立马就冲着缺点“咔咔”一顿贬,“可是真正相处之后,发现简直就是冷若冰霜,还真是不能用表象看人。”

  既然都知道上官的意思了,肯定是要把自己的态度放到最明确。

  免得这些长辈没事就给人乱点鸳鸯谱,到时候受累的还是自己。

  上官暮婷这种女人,除了长得漂亮外,真没什么优点。

  叶南不喜欢这一票的,也不一样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就算是面对上官也是如此的强硬。

  如果长辈能做了自己的主,当初被摆正位置的就不是知微,而是柳家那个早就定了娃娃亲的柳蕴仪了。

  总之,还是轮不到上官家来摘桃子。

  “额……啊……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

  上官本来就有点儿心虚,被人这么一说更虚了,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愣了愣,还是把话题带到了跟暮婷无关的话题上面,“对了,你是要搬到小云那里住对吗?”

  以免叶南再上演一出憋死人不偿命的戏码……

  叶南看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心里暗暗开心着说道,“是的,就是想问问师傅小云住在哪一幢,话说回来钥匙也没有交到我的手里。”

  现在就指望着能早点儿搬家,早点脱离那个变态女的眼皮子底下。

  “我待会儿派人送过来。”

  上官震听到这话,非常热心地表示自己会送钥匙,然后一点儿预兆都没有的就开始下逐客令了,“你先回去收拾东西,很快就能见到钥匙了。”

  刚才可真是丢人,给人推了半天的媒,结果愣是被人不着痕迹的全推了回来。

  上官现在是恨不得叶南赶紧走,免得自己老脸没地方放。

  “多谢师傅。”

  叶南也非常懂得见好就收,道了一声谢后就开开心心地走了。

  只剩上官震一个人还坐在花园里,捧着茶杯暗暗伤神。

  是啊,谁愿意娶一个天天耷拉着脸像债主一样的媳妇?

  这事要搁在自己身上,怕是也不能愿意。

  自己只想着叶南条件好,适合自己的大孙女托付一生,可是却没想到人家也是有基本要求的。

  并不是说长得好看就可以!

  看来,暮婷的性格一日不改,往后能嫁出去的可能性就少很多。

  就算错过了叶南这个天才没事,那遇到下一个天才要还是这性格也白搭。

  越是想这件事,上官就越是觉着头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个清冷地声音,“你们聊完了?”

  上官回过头,才看到自己的大孙女正颦婷地朝着自己走过来。

  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叶南的那句话,看着如此漂亮的一个人性格应当是温柔如水……

  是啊,如果这丫头的性格能有长相的一半儿优秀也就可以了。

  一想到这里,上官就莫名有些焦躁地说了一声,“你那个脾气到底像了谁,就不能改一改吗?懂事谦让一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暮婷却丝毫不在意,自顾自地坐在了空着的椅子上,熟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

  喝完,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那小子不喜欢,那我还是订最近一般的机票回国外了。”

  反正,对于暮婷来说,国外待起来要比在家里舒服。

  那里没有那么多的武道高手,自己真正的融入到了正常人的社会,反倒是得到了那么几年短暂的安慰。

  如果不是上官的电话喊自己回来,暮婷可能会一直待在国外。

  可是,对上官来说,这句话简直就如同用刀在割自己的心一般。

  暮婷的父母如果还在,如果暮婷还能够修炼武道,那这丫头就不会一个人背井离乡到国外去居住了。

  暮婷走了的这些年,上官没有一日不在想,甚至没有一日不在自责。

  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心软放掉那个人……

  “什么叫回国外?你的家在哪里都忘了。”

  上官越想越觉着焦躁,有些不太愉快地说了声,“你就好好在家待一段时间,剩下的事情都不用管,交给爷爷来处理。”

  家里人都在这里,暮婷也得在家里人的身边。

  这次把暮婷喊回来,上官就没有想着再让这丫头离开过。

  可是,很快暮婷的一句话立马将上官打回现实,“怎么?爷爷难道能做那小子的主。”

  是啊,自己能做的了暮婷的主,是因为暮婷是上官家的一员,心里面的家族意识让其无法拒绝自己。

  可是叶南却不是真正的上官家人……

  如果自己这个徒弟真的听话,也就不会当时为了保护女友,死活不愿意把那个女保镖带到帝都见自己了。

  至少,叶南在感情上是不会受自己支配的。

  然而让暮婷留下,并不是只有嫁人一条路可以走。

  上官心里也已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沉声说道,“就算不能让叶南娶了上官家的女儿,可是你不能修武的问题,爷爷就算是拉了老脸,也要解决了。”

  是的,如果叶南没有办法娶了自己的孙女,就想办法让自己的孙女可以重修武道。

  上官有种直觉,自己穷其一生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可能这个徒弟可以帮忙处理的了。

  “我自己都不介意,都想开了。”

  上官暮婷笑了笑,按着自己的手腕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爷爷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重修武道,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梦了。

  对于重修武道,暮婷心里是充满了渴望的。

  可是经历过那么多次的失败,已经不敢再去想这件事情。

  有的时候不抱有希望,反而能更痛快一些。

  看着孙女如此模样,上官震心如刀割,愧疚再次上涌,“当初如果不是因为……”

  “不要说了,命里有时当需有,命里无时不强求。”

  只是,话没说完,就再次被暮婷打断,“我如果像爷爷一样的话,这辈子恐怕要陷入不甘心中永远无法走出来了。”

  这件事,暮婷不想再去回忆。

  因为每每提及这件事,自己就要再去回忆一遍父母的死亡。

  与其如此,倒不如忘了,永远不去提。

  就当作自己是天生无法修武道,一切都是命,反倒好一点。

  “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保护壳太重了。”

  上官震点点头,不再说那些过去,可还是忍不住劝说道,“其实,试着露出一点真我,好好把握一些叶南这个小子也是不错的。”

  叶南这个小子,上官是真的很看好。

  如果能把暮婷交给这个小子,自己百年之后也会觉着很欣慰。

  “我现在就是真的自己,不用露不露的。”

  奈何,暮婷根本不在意这些,依旧是坚持于自己的想法,“好的我,是我,不好的我,也是我,看他能否接受全部的我了。”

  在她看来,哪怕是情绪上的保护壳,那也应该算是自己的一部分。

  如果那人没有办法透过自己的保护壳,看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部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她这一生过得够不顺了,没有必要再上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

  万一遇到个人渣,岂不是得不偿失。

  话说回来,就算叶南不是人渣,那自己上赶着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交给人家。

  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到时候再被抛弃,也是活该。

  所以,纵使暮婷听话回来了,可却也不会上赶着去追求这个爷爷格外看好的男人。

  “欸,真是说不听。”

  面对如此的暮婷,上官也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也只能从侧面上再夸夸叶南了,“爷爷把话说在前头,这小子往后真的是前途无量。”

  小小年纪,有如此武道天赋自然是前途无量。

  就算是暮婷已经许久没有修炼武道,也知道叶南的这个天赋代表着什么。

  只是,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人家叶南没有意思,做再多都是徒劳。

  “如果爷爷没有别的事,今天就这样吧。”

  暮婷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四肢已经开始有些隐隐作痛了。

  说罢,放下茶杯起身准备要走,“我也有点儿累了,想回去睡觉了。”

  上官对自己这个孙女的身体状况还算是比较了解,一般下雨天的时候暮婷的旧伤就会疼痛难耐。

  以至于就算出国,也是找了个平时降水不多的国家。

  现在看到天气发生的变化,也意识到了暮婷的不对劲,立马关心地问道,“是不是最近身体又不舒服了?要不要喊陈伯跟过去看一眼。”

  “老毛病,就不用麻烦陈伯跑来跑去了,最近几年在国外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

  暮婷摆摆手,尽量让自己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说道,“倒是新家里缺两个干活的人,爷爷安排两个阿姨过来一下吧。”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但凡天阴下雨旧伤肯定会痛。

  以前小不懂事,连点儿疼痛都忍不了,才会惹的全家人跟着着急。

  其实,这旧伤不管找谁看都没用,就算是陈伯也只是稍微能压制一些这个伤带来的疼痛。

  却也不是完全消除,实在没必要因为这种无意义的事再让老人家跑一趟。

  并且,自己疼还会惹的爷爷难过内疚。

  倒不如就装作没有事的样子,说在国外的几年都调理好了,大家都能好过一点。

  看着上官暮婷的样子,好像的确也不是有问题。

  上官震才放下心来,点头应道,“嗯,待会儿就送两个人过去。”

  之前陈伯就说过,这个旧伤没有根治的办法,唯有换个生活环境去避免疼痛。

  也许慢慢调理个几年就会好了……

  现在看来,可能是在国外待的几年有了效果吧……

  上官震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却还是在暮婷走后安排了陈伯过去。

  上官暮婷回家到一半儿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下起了雨,旧伤处也是如同万千蚂蚁啃噬一般疼痒难忍。

  可由于是在上官震派来的司机车上,也只能咬牙强忍。

  直到下车走到自家门前,终是忍不住在开门的时候跪倒在地。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