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六章安神丹

第二百三十六章安神丹

  与此同时,叶南刘承祖两个人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正双双坐在沙发上守着一堆行李等上官家的人来送钥匙。

  门口突然传来的“扑通”声惊醒了二人。

  叶南本来闭着眼睛小休,听到声音后猛的睁大眼睛。

  这不是敲门的声音,跪地声听过太多次,一听就能知道是什么。

  “门外面有人?”

  刘承祖也听到了,下意识站起身来指着门口的方向小声说道,“我们要去看一眼嘛……”

  叶南点点头,起身朝门口走去。

  见状,刘承祖也跟在后面,待走到门口的时候先一步打开门。

  一个人就顺着门开的弧度跌了进来,手腕脚腕处隐隐散发着青色,并且都在微微颤抖着。

  叶南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登时愣了愣。

  中午在上官家吃饭的时候,暮婷穿的就是这身衣服,哪怕看不清来人的脸蛋,从身体上也可以区分,此人就是暮婷。

  纵然叶南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可好歹也是上官家的人。

  叶南想了想,还是弯腰将人抱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温度,让暮婷浑身一抖,强撑着抬起头来。

  待看到抱着自己的人是叶南后,那张苍白的脸蛋上出现了一些怒意。

  皱了皱眉头,几乎是咬着牙根说道,“我没事,别管!”

  话说的是足够硬气,只不过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却在很诚实的表明暮婷此时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

  叶南没有听话把人放下来,而是依旧抱着人朝二楼走着。

  面不改色地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好像不是特别好啊。”

  刘承祖本来也不喜欢暮婷,看也没有自己可以帮上忙的地方,心里面正乐得可以两手空空不用管这破事。

  干脆直接坐会沙发上看行李,嘴里还嘟囔着,“出来混的迟早要还,早上还颐指气使的欺负人,现在报应来了挡也挡不住了。”

  这话自然是冲着上官暮婷去的。

  叶南也是如此认为的,可是看怀里这人情况不行,也就没有跟着老东西落井下石。

  倒是上官暮婷,本来就是一个特别傲娇的人,有什么痛有什么苦都尽量往自己肚子里咽。

  连最亲近的人都更少能看到其脆弱的一面,更何况是叶南这个外人了。

  此时,被叶南撞上已经觉着够难为情了。

  现在听到刘承祖的吐槽,心里面一时间就更气了,甚至挣扎着想要下来,“我一点儿事都没有,不用管。”

  叶南对于这无力的挣扎是充耳不闻,继续抱着人往卧室走。

  本来上官暮婷就是憋着一口气在惹身上的疼痒,挣扎一下之后是彻底憋不住,整个人骤然蜷缩在一起,咬着牙根痛呼一声,“啊……”

  这情况的确是不太妙!

  叶南感受着怀中人的变化,脸色也变得有些沉重,脚步不由快了起来。

  赶紧将人抱进卧室放平,然后出手捏住上官暮婷的手腕检查身体。

  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大力钳制,已经痛到极点的上官暮婷艰难地睁开眼睛问道,“你现在……是……是在……干什么……”

  这身上的旧伤一直是上官暮婷的逆鳞,家里的人除了爷爷陈伯以外,恐怕都认为她是先天不能修炼。

  可是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暮婷不能修炼武道是另有原因。

  一个上官暮婷不想面对,也不想别人知道的原因。

  现在可倒好了,自己的脉搏已经被人捏在了手里,不出意外的话那藏了多年的秘密也要穿帮了。

  叶南在修仙界的一个特殊身份就是丹师,给人把脉也不算是多难的事。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叶南,上官暮婷的体内残留着剧毒,并且四肢腕口有着无法修复的损伤。

  难怪不能修炼武道,看来跟先天不足没有关系。

  不知道上官家为什么要说是因为暮婷先天不足才无法修炼的……

  今日会有如此情况,必定是受到天气的影响,导致腕口的硬伤复发,加上剧毒的作用全身必定是疼痒如万千蚂蚁在噬咬一般。

  叶南只是摸了一下脉,不仅摸出了伤因,也看出了痛果。

  心中突然也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一个没有任何武道基础的人在如此疼痛下竟然能忍的住。

  这得是有何等坚毅的心性才能如此啊!

  看着极力忍住伤痛不肯发出声音的暮婷,叶南突然想到了自己初练功时,突破净身境的这一次,那般筋骨重塑的痛苦,自己也是如此忍着的。

  突然,心里某一处柔软就如此被触碰到了。

  平时看上官暮婷是挺不爽的,可是此时叶南却又觉着此人有点儿可怜。

  每一个受到巨大疼痛,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去忍着的人心里面必定是背负着很大的东西。

  或许,这个上官暮婷本人,跟看上去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不是先天不足,导致的无法修炼武道。”

  叶南再次抓住上官暮婷的手腕,闭着眼睛牵动着神识去帮暮婷检查身体。

  同时,还带着一股精纯的灵气去抵挡那些毒气在腕口的旧伤处肆虐。

  “不用你管!”

  有了这般操作,上官暮婷力量才回来一些,可是第一时间并不是感谢帮了自己的人。

  而是,怒火冲天的冲叶南大吼道,“出去!”

  叶南笑了笑,没有计较。

  毕竟是自己戳破了人家的弱点,被人吼个一两句算是勉强能够接受的事情。

  “呵呵……”

  当即,笑着摇了摇头,用神识控制暮婷的精神进入睡眠状态,“你有这股力气,还是攒着等会儿发吧。”

  “不要告诉……别人……”

  暮婷根本抗拒不了精神深处的那股疲劳之感,眼皮渐渐耷拉下去的档口,竟然用最后一批清明,请求了一声,“求你!”

  话说完,整个人便沉沉地睡去。

  睡去的上官暮婷,跟平时见到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整个人平静美丽,如同一个完美的雕塑一般,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色又平添了一丝柔弱。

  比起平时那副尖酸刻薄的样子,现在倒是更能得到一些叶南的好感。

  叶南继续查探其身体内部的情况,发现其中的还不止是一种毒。

  并且这种毒并不致命,却又渗透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看起来就像是故意想要中毒的人痛苦所制造的。

  并且,暮婷四肢腕口的筋脉都是被人生生给挑断过的。

  纵然用了比较专业的手法给接了起来,可还是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提重物,更别说是修炼武道了。

  叶南突然想起,昨晚暮婷让刘承祖帮自己把行李提上来。

  现在想来应该不是作,而是真的提不动……

  又帮上官暮婷安抚了一会儿体内躁动的毒素,确认那种疼痒的感觉不会再出现。

  叶南才收手,替其盖好被子走了出来。

  恰巧遇到了刘承祖带着一个年脉的老头上了楼,“老大,上官家派人来了,说是见一下那个女人。”

  被带上来的老头背着医药箱,再联系一下刚才暮婷的反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了。

  叶南看到老头肩膀上的药箱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平静地说道,“她没事,已经睡着了。”

  可是老头儿对此还是有点儿怀疑,非要亲自去看一眼才行,“老夫能进去看一眼吗?家主派老夫过来的,确认没有问题,老夫也好交差。”

  叶南一想,也有道理。

  上官震肯定是最了解自己孙女健康状况的人,从此时送大夫过来就能看得出来。

  所以说,最关心暮婷的也就只有那个爷爷。

  叶南可不想阻止人家爷爷获悉自己孙女身体情况的机会,免得那老头儿睡不着觉。

  便就答应了让陈伯进去看看人,并且还小声嘱咐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千万小声一些,不要把人吵醒了。”

  陈伯点点头,进屋检查过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确实已经稳定住了,看来如家主所说在国外的几年小姐的身子已经养的差不多了。”

  养的差不多?恐怕是更甚了吧……

  如果适才不是叶南在,恐怕这女人已经疼的昏死过去了。

  让一个如此能忍的女人疼昏死过去,那种疼痛感自然是不用想都可以理解的了。

  上官震之所以有这样的误解,可能还是暮婷自己不想说。

  一想到暮婷昏睡过去前那一声无力的请求,叶南也干脆多管一把闲事,故意开玩笑帮其圆谎,“嗯,脾气还挺大的,睡觉前还不让人吵吵。”

  听到暮婷脾气大,陈伯不由笑出了声,“哈哈哈,如此甚好。”

  暮婷从出过事之后,就一直都是陈伯这里在帮着照应身体。

  因为一直在身边,所以陈伯也很懂这个孩子的苦,心里早就把暮婷当作亲孙女一样对待。

  那个时候只恨自己本事不够大,没有办法取消暮婷的痛苦。

  现在听到暮婷身体好转的消息,也是由衷的为其感到开心,听着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完,才记起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任务。

  连忙从随身的小木箱里取出一把钥匙来,交给叶南,说道,“对了,这是家主让老夫交给你的钥匙,说是云小姐平时住12号楼。”

  “嗯,多谢您辛苦跑一趟。”

  叶南接过钥匙,笑着点了点头,“下次有机会一定请您老喝酒。”

  “好说好说,这些都是后话了,咱们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也不会少。。”

  陈伯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摆摆手说道,“那老夫事情办完了,就先回去找家主复命去了。”

  见状,叶南也就不再挽留了。

  冲刘承祖使了个眼色,轻声安排道,“送一下。”

  刘承祖点点头,就自动带入角色,爽快地走在前头给人家带路,“走走走,今儿真是辛苦了。”

  看着二人离开后,叶南又重新回到了卧室。

  看着窗外七沥沥的雨,知道自己今晚估计睡不成了。

  这个暮婷的身体已经糟透了,必须有个人随时在身边陪着,万一再次疼痛难痒了,自己也好帮忙了。

  没过多久,送走陈伯的刘承祖回来了。

  手里面拿着一串钥匙,别提多开心了,“我们拿到钥匙了,现在就可以搬家了吗?”

  说罢,明显心情很不错的又补充了一句,“上官家还派了个车过来帮忙,想的倒是挺周到的。”

  周到,上官震何时不周到了?

  如果真是那种不周到的人,恐怕自己消失的这段时间,叶家早就被那些躲在暗处的人给处理了。

  至于搬家,搬家还是要搬的,这件事目前是最大最刻不容缓的事。

  只不过,现在暮婷也离不开人。

  “你先把东西搬过去好了,搬好了带笑笑过去。”

  叶南想了想,摆手说道,“我再在这里看一会儿。”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反正都已经帮了这丫头一次,再多一次也不是个什么难事。

  就权当是报答了上官家对自己的那些好啊……

  最后,还是刘承祖去搬家。

  叶南又在这幢房子里待了整整一晚上。

  这一晚上一直都在下雨,暮婷被毒素给折磨起来三次,不过都没怎么疼的时候就被叶南给压制下去了。

  好在后面雨停了,这种疼痛也没有再继续。

  暮婷睡在床上,叶南则靠在椅子上,二人倒是相当和谐的过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上官暮婷才起来。

  在看到窗外的大太阳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嘴张的老大。

  已经多年没有睡过这么饱的觉了,自从受伤后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被身体的疼痛给折腾醒了。

  如今,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这放佛只是在受伤之前才有过的感受……

  叶南察觉到床那边儿的动静,也渐渐睁开了眼睛,说道,“你可总算是醒了。”

  本来还沉浸在身体格外舒服状态中的上官暮婷听到声音,猛然回过头来,“你还在这里?”

  这个家伙昨天晚上把她抱了回来,还不顾她的反对诊什么脉……

  暮婷依惜还记得一点儿,好像在自己昏倒之前,这小子已经诊出来了。

  叶南对于如此不礼貌的回应,也只能用一句自作自受来安慰自己。

  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我不在这里的话,某人可没那么好的命能睡到现在。”

  听到这里,上官暮婷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怕是瞒不住了。

  干脆就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自己身体的缺陷,“你都知道了吧?昨晚诊脉的时候肯定看出来了。”

  话说到最后,已经不是疑问句,而是彻彻底底的肯定句了。

  叶南也不藏着掖着,换了种比较含蓄的方式来承认自己知道其身体的缺陷,“每逢天阴下雨身体都挺难受的吧?忍着也挺辛苦的。”

  听到这话,上官暮婷苦笑摇头,唯有无奈地说明自己的苦处,“我……不想叫爷爷担心……更不想回忆自己受伤的经过……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笑话自己……”

  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再抬起头看叶南的时候已然是泪流满面,“我很可笑吧?”

  可笑,倒是不可笑。

  这些事叶南都或多或少的经历过,也还是能表示一点理解的。

  事实上,在修仙界只要身体的伤害不是特别重,叶南都不会麻烦别人来帮自己医治。

  这个跟修仙界那老东西带徒弟的理念有关系……

  任何时候,只有靠自己是最靠谱的,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以至于叶南一直很独立,不管练功有多痛多苦,都极力的忍着。

  “没有什么好笑话的。”

  在这个时候,叶南突然觉着自己跟这个女人有那么一点儿心心相依。

  竟然,还主动安慰暮婷,“那些觉着好笑的人,是认为自己有多优秀吗?再说我也不会给别人说的。”

  “呵呵,那就多谢了……”

  听到这话,暮婷总算是笑了,语气有点儿轻微嘲讽地意思,“也是,是有多闲,才能去笑话别人。”

  确定了叶南不会跟别人说自己的身体状况,暮婷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感受着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状态,有些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多年来每逢阴天下雨,我的身体都跟被万千蚂蚁啃食一样痛苦,不要说阴天下雨,就算平时一早一晚也是会疼,被你守了一夜后,却感觉身体十分轻松。”

  叶南自然不会说,这份轻松是自己用多少灵气换来的。

  如果在自己全盛时期,哪怕天天给暮婷提供灵气都没关系。

  只是,现在叶南本身也跟缺乏灵气,能拿出那么多去帮助暮婷安抚体内的毒素已然是做出很大的牺牲了。

  可不管怎么说,也得找个合理的解释。

  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在丹药上做手脚。

  故意哄骗暮婷说道,“也没有做什么,之前有位朋友送了一枚安神丹,刚好给昨天情况不太明朗的你用了。”

  丹药,的确是有这方面的作用。

  可因为地球丹师药材的缺少,就算是很低级的丹也无法实现量产。

  现在叶南将原因归咎在丹上面。

  这上官暮婷总不好意思开口,跟我再要安神丹当糖豆子吃吧。

  显然,这个解释不是那么容易让人信服的。

  “如此,多谢你们了。”

  暮婷一边表示感谢,一边道歉,“刚才的事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是太过紧张了一些。”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