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八章暮婷被劫

第二百三十八章暮婷被劫

  闻着餐厅传来的早餐香味儿,叶南冲笑笑撇撇嘴,起身说道,“得,咱们还是先去吃点儿早饭的好。”

  谁知道,才刚站起身,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

  自己第一天搬过来,知道这个事的也就是上官震上官暮婷上官暮云三个人。

  甚至连叶家的人都还没有通知过,这会儿能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难道是上官暮云的朋友?

  叶南无奈地接起了电话,问道,“喂,是谁?”

  很快,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地声音,“你已经搬过去了,那太好了。”

  上官暮云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开心地说道,“从今往后咱们不打拳了,到领零用钱那天我带着租赁合同过来哈。”

  不是说要每天都打的么?怎么又突然不打了……

  对于上官这个临时的决定,叶南也不是很明白。

  纵然心里面有所疑惑,不过跟上官暮云一样,还是觉着不打拳更轻松一些,“好。”

  电话那头的上官暮云顿了顿,明显是还有话想要说。

  回答完的叶南,也就识趣儿的没有挂电话。

  果然,没一会儿,上官暮云突然为为难难地出声问道,“对了,你没告诉爷爷,这房子是我租给你的吧?”

  呵呵,这个丫头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叶南本来想戏耍一下这家伙的,可想了想还是老实回答了,“我要是说了,你还能好好的给我打这个电话嘛。”

  听到这个回答,上官暮云才松了一大口气,然后又非常大方地表示,“也是也是,够仗义的,下次请你吃饭。”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嘟”的挂线声,叶南不禁失笑摇头。

  还请吃饭?也就是说的好听,这个抠门的家伙恐怕是再也不会请自己吃饭了。

  不过,叶南也没非惦记这饭,只是觉着这个样子的暮云有点儿可爱。

  挂了电话,叶南便一个人去了餐厅吃饭。

  至于刘承祖半天都没有动静,指不定捧着那灵气珠干什么,估计是想在吃之前好好瞻仰一样此物的风貌吧。

  叶南风平浪静地把早餐吃完,然后抽了张纸不紧不慢地把嘴擦了下。

  并没有离开餐厅的打算,而是回头看向了厨房的推拉门平声静气地说道,“出来吧,躲着有什么意思?”

  早在进餐厅的那一刻,叶南就注意到有人蹲在厨房里了。

  能在如此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潜入别墅,甚至瞒住刘承祖的家伙想来也不是什么没有水准的人。

  如果一般人,恐怕从进别墅的那一刻叶南就察觉出来了。

  可是这个人却是叶南在一定的距离内才能察觉出来,说明此人实力强悍。

  当然,从另外一方面可以看出,此人似乎对自己实力也很有信心。

  在这么近的距离,也能不慌不乱地观察自己。

  所以叶南并没有一进来就拆穿此人,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吃饭。

  想看看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现在,饭也吃完了,这人也没有什么行动,总不好留着人继续观察自己吧?

  还是说出来,把事情挑到明处的好。

  话一说完,蹲在厨房的那位倒是也没有继续藏着掖着,而是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坐到了叶南的对面。

  并且,还语带调侃地打了声招呼,“你的胃口还真是不错,看来没受到什么影响嘛。”

  看到来人的那一刻,叶南也微微惊了一下。

  于素,她怎么会来这里?还莫名其妙的说受什么影响……

  看来知微那件事,这家伙知道了。

  “你说的是哪件事?”

  叶南经过短暂的思忖之后,装作听不懂一样,漫不经心道,“我最近可好的很,没看到都搬到帝都来了么。”

  于素一听,脸色立马变得铁青。

  似是有些气愤,还拍了一下桌子,“明知故问,小微的那件事……”

  不过,力道却是有意控制住了,敲打桌面时候只有轻微响声,要不然这张桌子也就玩完了。

  果然,是为了知微的事情来的。

  对于这件事情,叶南现在的态度是不想回忆更不想谈及。

  就当作什么事没有发生过,也没有这个人存在过一样过去了就行了。

  毕竟好过一场,真的要让叶南去报这个仇……

  叶南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下不去手。

  不管发生了什么,知微是否背叛了自己,当初那些感情还是真的。

  就算他有多么的锱铢必较,也做不到去寻前女友的仇,何况知微动手的动机是什么还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不明动机,叶南才能安慰自己,不去找事。

  现在,于素突然跑出来说这件事。

  叶南是不想听的,直接了当的就打断了其的话语,“我觉着咱们还是不要谈这件事了,免得伤感情。”

  有的事不知道比知道好,既然事实已经发生了,大家都模糊一点儿。

  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

  不管是有什么样的苦衷,要伤自己性命的人就都不值得原谅。

  然而,于素并不甘心,还是硬着头皮想要解释,“你还有没有点儿良心,那件事是小微不对,可那也是她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四个字让叶南彻底变了脸色。

  瞬间,尊者境的神魂气场渐渐发散开来,看着于素的双眸已经有了淡淡的杀意,“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他不想听,也不愿意听。

  看到这一幕,于素瞪大了双眼。

  她有想过叶南会对这件事充满排斥,可是没想到气氛会如此紧张。

  但是,为了师妹,于素一咬牙,周身气场也开始变得狂躁起来,“今天就是非要打一场,老娘也要把话说完。”

  然而,下一秒,于素都来不及反应。

  脖颈间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外力给钳制住,呼吸开始有些困难。

  低头一看,脖子上空空如也。

  再扭头看向叶南,手握在虚空之中,好似捏着什么东西似的。

  明明是握着空气,指却因为用力节节分明……

  于素突然从心底升起一种无力感来,师傅经常说,她是战神,愈战愈勇。

  她也一直如此认为,可是现在还没有交手,自己就已经败的彻彻底底。

  原来,叶南已经强大如斯了,甚至不用动手就可以做到如此了。

  “知道吗?不去寻仇已经是我最大的宽容了。”

  双方就如此僵持了许久,叶南终是没有下狠手,而是一个用力将人丢出了窗下外面,“不管是你,还是那个人,最好不要再出现,否则到时候场面太难看就怪不了人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身后只传来于素咬牙切齿地声音,“好,好,好,果然是个能干大事的人。”

  “对了,凤家,我迟早会去一趟。”

  背对着于素,叶南没有回头,声音冰冷如冰一般地提醒道,“帮忙给你那个师傅转达一下,我还有些事想要请教。”

  被丢出窗子的于素听到这话,终是变了脸色。

  看来,事情最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

  当即也没有再在院子里停留,而是一个闪身跳出了别墅,消失不见。

  期间,笑笑因为厨房的动静也跑了过来,正巧撞上了刚好从餐厅走出来的叶南。

  叶南顺势将笑笑捞起来,抱在怀里,失神道,“你觉着那个人值得原谅吗?”

  其实,对于知微,叶南也一直很矛盾。

  说是不原谅吧,自己竟然第一次在被人害了之后没有寻仇的打算。

  说是原谅,可对知微的那些喜欢也已经因为这些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现在的叶南,只想跟知微桥归桥路归路,往后不要再有见面的机会就好。

  本来是如此打算的,可谁能想到于素会在这个档口跳出来。

  笑笑没有看到刚才的场景,自然也是不明白那个人是谁。

  可就算不明白,也能感知到叶南现在的情绪并不是很高。

  唯有一头栽进叶南怀里,脑袋使劲在叶南怀里蹭蹭作为安抚,“喵~”

  叶南笑了笑,摇头叹道,“你倒是好,现在连人话都不说了。”

  就这样,抱着笑笑重新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按照平时的生活习惯,叶南应该是回卧室的。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全部都是刚才于素说的话。

  什么迫不得已,什么没良心……

  迫不得已也就罢了,说我没良心?

  叶南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话到底哪里说的对了。

  敢情这事,别人把我害了,我现在倒是成了没良心的那个了。

  坐在沙发上想了许久,突然有人按门铃。

  一声接一声,按铃的人似乎特别着急。

  叶南眉头微蹙,将笑笑朝着角落轻轻一抛,眼看着笑笑落地后找了角落钻进去不见了身影,才不紧不慢地去开门。

  可是,打开门看到来人,脑子顿时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

  门口按铃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暮婷那里见到过的奶母,此时已然没有了早上那副优雅的样子。

  头发乱蓬蓬的,好像是摔跤了,身上也是粘了不少尘土。

  “救……救命……”

  奶母看到叶南的一瞬间,就连忙扑上去,抓着叶南的衣服,语无伦次地说着,“小姐被人劫走了,被人,被……”

  话说到一半儿,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手忙脚乱的在口袋里摸了一会儿。

  最终,摸出一张揉成团的纸给了叶南。

  暮婷被劫走了?在中原这个地界上有谁敢招惹上官家的人。

  叶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可看奶母的反应,必定不是作假!

  连忙接过纸团打开,待看到上面的话之后,才发现上官暮婷是被自己连累了啊。

  纸条上面写着,要想救上官暮婷,就让叶南独身来七棱山。

  七棱山,是叶南当初第一次见于素的地方。

  对方又是如此直白的要求自己过去,足以可见留下纸条的人是谁了。

  这个女人,早上才在自己家里放肆,转头就跑去抓了上官暮婷。

  还真是挺有本事,挺有魄力的……

  这家伙怕不是被凤家养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连上官家的人都敢得罪。

  看完纸条,叶南直接重新将其揉成团在手心粉碎成灰。

  因为太过生气,竟然冷笑出声,“呵呵,于素!”

  七棱山是吗?我在那里救了你一命,看来最后你还要在那里把命还给老子的。

  叶南平生最恨被人威胁,也最烦别人找事不找自己,而是拿自己身边的人下菜。

  此事,于素算是触碰了他的敏感之处。

  “不用担心,上官暮婷不会有事的。”

  丢了手里的纸粉,叶南反手将门带上,心平气和地对奶母保证道,“我很快就把人带回来,告诉师傅不要紧张。”

  说完,便独身一人往别墅外面走。

  与此同时,于素开着车,旁边坐着被禁锢的暮婷,二人正在往七棱上的方向走。

  上官暮婷从被劫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上车之后,也没有太过恐慌,而是就好像坐自家的车一般,还在平心静气地打量着车窗外的风景。

  这反倒让于素有点儿想不通,忍不住先开了口,“你不害怕?”

  对此,上官暮婷只是冷哼了一声,目光依旧看着车窗外地景色,“有什么好怕的,我连活着都怕,难道还怕死么。”

  这些年来她过的生不如死,早就看透了。

  死于她而言,或许还算是一种解脱……

  至于为什么还能在这人世间强撑着生存,也不过是因为心里还存着那么点儿希望。

  年幼的时候,上官暮婷就被绑过一次了。

  那一次,父母双亡,她几乎成了一个废人。

  现在还能更糟糕吗?被劫这种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暮婷还是有些疑惑的,经过那次的事情之后爷爷已经肃清了上官家的所有仇人。

  手段之凌厉,这些年来再也没有人敢找上官的麻烦。

  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了?自己还这么倒霉的第二次成了人家的靶子。

  “你想要什么?”

  想到这里,上官暮婷回过头来,看着于素的脸认真地问道,“钱,又或者是跟上官家有仇……”

  “都不是,想要一个人过来而已。”

  被这样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于素感觉有些不太自然,竟然下意识地放软语气,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想让一个人过来?绑了自己能吸引过来的人除了上官震还能有谁。

  可是,竟然有人敢找上官震的麻烦么?

  那似乎不是很可能吧……

  那如果不是上官震,会是什么人呢……

  对此,上官暮婷有些不确定地试探道,“我不明白,那个人是谁?”

  于素被这个问题给搞蒙了。

  说实话,这两人的关系,作为局外人的于素也不是很能分的清楚。

  想了想,最终也只给出了两个可能的猜想,“你们……或许算是朋友……或许算是情人……”

  朋友?情人?那就是真的不是爷爷喽。

  可是自己除了家人,真的就没什么亲密的人。

  朋友不可能,情人更不可能有!

  这一刻上官暮婷才意识到,对方或许是抓错了人。

  “呵呵,你可能抓错人了。”

  顿时,有些失笑地解释道,“我,上官暮婷,从来不跟人交朋友,更不可能什么情人。”

  听上官暮婷的语气,好像真的是这样一般。

  于素也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抓错人了,可是昨晚看到的那些画面又都是真实存在的……

  明明昨晚二人是在一个卧室度过的!

  于素本来就是个情感白痴,如何能想通其中的意思,疑惑地问道,“哦?那他为什么彻夜在床边守着你,还用自身灵气帮你压制体内的毒。”

  按照叶南这货的尿性,如果不是朋友应该不会浪费力气去帮人家压制毒性吧?

  “叶南啊……”

  听到这话,上官暮婷先是愣住了,随后竟然控制不住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或许,叶南的确做过这些事情。

  可是上官暮婷却不认为二人是朋友关系。

  相反,叶南估计对她的印象相当不好,要不然也不会一天都等不及要搬走了。

  至于为什么帮自己压制毒性,恐怕也是因为上官家。

  这事上官暮婷心里清楚,可于素却不明白。

  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好一跳,纳闷儿地问道,“你笑什么?”

  “你是想用我来,吸引过来的吗?”

  上官暮婷摇摇头,说话的时候语气中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那你可真是打错算盘了,他讨厌我都讨厌不及,帮我只是看在上官家的面子上而已。”

  那笑,在于素听来是如此的讽刺。

  所以自己真的是抓错人了吗?那小子还没有移情别恋呢……

  就在于素一脸懵的时候,上官暮婷随身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听到声音,于素顿时清醒过来,摸走上官身上的手机顺手挂掉。

  然后,自言自语地梳理着事情的条理,“他能为了上官家帮你压制毒性,应该也会为了上官家来救你吧?”

  这话说完,上官暮婷彻底哑口无言了。

  倒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个家伙到底跟叶南什么仇,真是干嘛那么执着的想要把人给引出来。

  上官暮婷不再说话,无奈地看着窗外。

  真是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第二次被绑,竟然是因为叶南。

  还真是一段孽缘呢……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