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三十九章死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死了

  暮婷被劫走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上官。

  本来上官整个人还是充满焦急的,不过奶母把叶南的话转述给了上官后,上官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许多。

  暮婷,因为那小子被劫。

  以那小子的性格,既然保证能把人救回来,就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自己现在不去插手这件事的话,或许两个年轻人能从中获得一些缘分呢?

  抱着这样的心态,上官愣是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

  叶南在出门后也直接包了一辆车朝着七棱山的方向去,也许车开的快一点儿还能在半道儿把人给劫住。

  毕竟,于素是劫人的,肯定不能从明年上走,那就只能开车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检查到。

  综合考虑,走公路是比较靠谱的……

  然而,想象通常是美好的,车子开了一路也没有撞上于素。

  差不多到晚上九点多,叶南的车才开到了七棱山脚下。

  司机对山路不熟悉,也是因为车子开不上去,就停在山脚下面等候了。

  最后,只有叶南一个人朝着之前对付过巨蛇的山洞方向走去。

  叶南的记性很好,走过一次的路通常都不会忘。

  七棱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于素只说是来这里见,却没说具体的位置。

  不过,如果真的是要约叶南,那就一定是收拾掉巨蛇的洞里。

  那个地方比较隐蔽,并且二人都在山洞里待过。

  本来也就是一个猜想,不过叶南进入山洞的时候的确看到了人。

  本来幽暗的山洞,因为四面都放了探照手电筒的缘故被照的犹如白昼。

  于素暮婷坐在一起,互相没有什么神色交流。

  简单看过去,暮婷也没有被绑着,整个人还是相对比较自由的,那张绝美的脸蛋依旧冷冷的。

  于素本来是低着头,起先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

  “看吧,还是来了。”

  直到看见地上渐渐靠近拉长的影子,才面色有些发苦地说道,“说明你在这小子心里面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坐在旁边的暮婷听到声音,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是吗?那可真的太好了。”

  嘴上说着好,可是语气却是平淡的异常,根本看不出来一点儿高兴。

  来了又能代表什么?只能说上官家的面子大,而不是她暮婷的脸面值钱。

  何况,对于生死,暮婷本身就已经看的很淡。

  于是在看到叶南的那一刻,情绪也没有很大的波动,不因为得救而开心。

  反而是看着叶南的眼底有些微微的探究……

  她有点儿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能让这个女人疯了一样的劫走自己引叶南出来。

  不过,同样的,在叶南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叶南同样是一个隐藏情绪隐藏的极好的人,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下,也是面无表情的。

  只是,淡淡扫了暮婷一眼问道,“你没事吧?”

  那语气平淡的就好像在问,你今天吃饭了没有。

  暮婷低头看看自己,摸着空空的肚子撇嘴说道,“我?好像也没什么事,除了赶了一路的车,没有吃到肚子饿以外。”

  一路上于素并没有怎么折磨自己,甚至在进了山洞后把捆束的绳子也给拆了。

  与其说自己被人劫走了,倒不如说是跟一个很无聊的人进行了一场没有意思的旅行。

  现在,除了肚子饿,什么都感觉不到。

  看到暮婷还能如此轻松地对话,叶南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一时改观了不少。

  之前,还总是认为暮婷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姐,一路上都在担心这个女人会不会出什么事。

  没想到来了之后,发现人好好的,情绪也不错。

  叶南愣了愣,很快便恢复正常,点点头说了句,“那就好……”

  “你到底想干什么?是觉着自己活的太久了么。”

  说罢,直接看向于素,周身的气场渐渐外放,如刀的杀气也毫无保留的外放出去,“上次救你,还有人的面子可看,现在没了那份面子,该对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了吧。”

  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了!

  以往能容忍于素,都是因为知微的面子。

  否则不管这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天才,在自己的眼里都是蝼蚁。

  现在,知微都背叛自己了,也着实没有什么必要太把这个女人当回事。

  敢在本尊面前放肆,今天敢劫人明天就敢杀人。

  这种不正的风气必须一次性就给治理干净,免得给自己留了后患无穷。

  于素当然也感知到这股杀意了,顾不得太多直接大喊出声,“知微死了!”

  随着这一声喊出来,空气突然变的安静。

  前一秒还在蒸腾的杀气,下一秒就萎靡的消失不见。

  死了?怎么可能……

  叶南没想到自己再一次听到知微的消息,竟然已经成了死讯?

  纵然之前他也犹豫过要不要去报仇,可最终还是放下了这件事,假装没发生过。

  可现在,人竟然死了?

  沉溺在震惊中许久,叶南才渐渐回过神,疑声确认道,“你说什么……谁死了……”

  对此,于素也是一脸悲伤,“知微死了……是真的……死了……”

  这个师妹是她最疼爱的,懂事聪明。

  师妹的死,她比谁都难过,也用了好几天才接受这个事实。

  再次从于素口中确认了关于知微的死讯……

  叶南没有说话,慢慢地低下了头,声音陡然变得有些沙哑,“怎么回事?说清楚!”

  低头是因为眼睛里有水在涌动,不想让别人看到而已。

  有些人纵然不喜欢了,可还是会不由自主为她感到难过。

  更何况,联系于素之前说的话,叶南也算是隐约明白了一点儿。

  知微的死,怕是跟那天西山坟场的事有关系……

  “那天把你丢在西山坟场之后,她回来向师傅复命,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见人……”

  果然,事情从于素的口里得到了应证,“她在弥留之际说要赎罪,对不起你,把命赔给你,希望你不要走的太快,希望还能追上你的脚步说一声对不起。”

  所以,最后是把命赔给我了吗?

  这番话让叶南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傻女人肯定以为自己死定了,所以才会这么决绝的要了自己的命。

  可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什么让她舍弃了自己跟自己爱的人。

  这个,于素没有说,可却是整件事情里最重要的。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叶南从刚才的话里渐渐回过味儿来,继续沉声问道,“她好端端的,西山坟场那天之后为什么要离开?”

  语气充满了压迫,还有那正在极力隐忍的杀意。

  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种东西就像杀意一样,越是铺天盖地越是没什么,可越是隐忍就越可怕。

  毕竟一个人想动手,不会大喊着我要出手了,然后才在别人有所防备的情况下出手吧?

  一般都是慢慢的酝酿压制,然后在最后一刻爆发,

  可是关于这个问题于素真的不想说也不能说,能做的也就只有沉默。

  说什么?能指使知微的人还能是谁。

  能让知微放弃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的人,又能是谁……

  这个答案呼之欲出,可是于素却不能说。

  “是谁在背后使了手段?”

  面对于素的沉默,叶南终是忍不了了,迈着沉重地步伐一步一步走近。

  每一步落地,都能让这山洞跟着微微颤动。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靠近于素。

  这每一步对于素来说都是折磨是压迫,可是她只能忍受。

  直到叶南走到她的面前,突然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你的师傅?她的爷爷么……”

  于素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何时何刻这个小子的眼睛已经爬满血丝。

  看得出来,整个人已经在暴怒的边缘徘徊了。

  这样下去不行,迟早要把整个凤家搭进去。

  意识到情况不对,于素连忙劝说道,“叶南,如果师妹想要的是这种结果,就不会赔上自己的性命来做这件事了。”

  这句话说完叶南的表情有细微的停顿,明显是开始有些犹豫了。

  是这样,这小子心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师妹的。

  于素心里多少有些欣慰,只要这小子心里有师妹,那么自己今天冒的这个险就值得。

  师妹的死,自己本来可以瞒着的,那样谁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南或许也不会太过于迁怒凤家……

  可是于素做不到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师妹死之前交待了很多东西。

  甚至都想好了自己的骨灰该放在哪里,虽然那些交待都没有用了,叶南都没有死。

  可是,如果师妹在天有灵,知道叶南还活着的话心里也会高兴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于素来了这里。

  可于素也不想因为自己,让凤家遭受什么麻烦,让师妹的死变成笑话。

  “我本来不应该说这件事的,可是……”

  想到这里,于素自嘲一笑,一脸失神地说道,“我不想师妹被自己喜欢的人误解一辈子,如果因为说了这件事,导致凤家有什么,那师妹一定,死不安宁。”

  死不安宁四个字登时将叶南从仇恨中叫醒……

  固然,凤家该死,可是知微心里一定不想这样吧。

  人都已经死了,叶南真的不想再让那个女人死的不安心。

  可要说咽下这口气,又是一件很难的事。

  “该死的!”

  最终,叶南选择了把自己的愤怒先压下去,两个拳头陡然捏紧低声怒吼了一句。

  然后,才有气无力地问道,“她葬在了哪里?”

  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有些苍白,叶南竟是头一次不知道自己该去怎么面对这样一件事。

  本以为是知微背叛了自己,可现在算什么呢?

  如果说是背叛了自己,那个女人已经用命去偿还了啊。

  可如果说这不算背叛的话,那自己也却是是被遗弃在中阴之地任由生死了。

  矛盾,情绪无法梳理。

  就算是如此,叶南还是忍不住想知道那个女人最后葬在了哪里。

  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去上柱香。

  好像,除了上香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了。

  帮她报仇吗?毁掉她为之牺牲性命的家族,或者是那个她心里充满敬意的爷爷。

  这些事都不能做,真特么让人觉着憋屈。

  听到叶南问师妹葬在哪里,于素并没有急着回答。

  而是转身朝着西角的探照灯走去,在灯后面摸出一个墨色的坛子。

  抱着坛子用手轻轻拂去坛子上细小的尘埃,才渐渐走到叶南面前,“她说想跟你在一起,我抱着她的骨灰先去了西河,知道你没死后又赶到了帝都。”

  说罢,把骨灰坛子朝叶南的怀里推了推,“事情既然已经这个样子,这个骨灰我还是要交给你的。”

  看着被怼到怀里的坛子,叶南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接过来。

  坛子触手冰凉,里面装着知微的骨灰。

  于素说,那个女人临时的愿望是跟自己在一起。

  就是因为想跟自己在一起,就让自己成了一坛骨灰。

  呵呵,这算什么?命运弄人嘛。

  连一具全尸都看不到,最后一面也瞧不见,就只是一个坛子。

  叶南这一刻感觉心揪着有些痛,就算是确定知微背叛自己时,也没有这么难受。

  抚摸着怀里的坛子,叶南心情平静了许多,抬头看了眼这个熟悉的山洞问道,“为什么选在这里见面?”

  要给骨灰坛子的话,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可以给。

  可是于素却把自己喊来了这里,甚至不惜劫走了暮婷,一定有别的用意。

  这话问完,于素抹了把眼角,然后倔强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来,“我在这里找到的,里面有你们一些日常的照片。”

  说罢,把手机递给叶南。

  叶南一手抱着骨灰坛子,一手接过手机直接翻相机。

  里面有几百张相片,都是自己跟知微的合影。

  不过大多都是自己睡着的时候,知微自己在一旁偷偷拍的。

  还有一些自己吃饭时候的照片,坐车时候闭着眼睛休息的照片,等等……

  知微在一旁搞怪,或嘟嘴或眨眼或抬起拳头作势要打人。

  跟平时生活中完全是两个样子,不过掩饰不了的是眼里那藏不住的爱意。

  趁着叶南翻照片的档口,于素在一旁说着,

  “师妹说在这里留了东西,从西山坟场走之后,先来了这里把东西都安置好才回去的。”

  “她说,也想不到什么可去的地方,这个地方有着你们两个人的回忆,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过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她也想过或许你能活着回来,毕竟你那么的厉害,可是她说她不能活。”

  “她把你丢在那个地方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不能活。”

  “你死了,她活不下去,你如果活着,必然不能原谅她,她也没办法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以这个傻子就做了如此愚蠢的决定。”

  “这手机里的照片是她留给你的,她说如果你活着把这里的东西交给你,如果你不在了,就把这里的东西跟你们埋在一起。”

  ……

  于素说了很多,每一字都让叶南更加难过。

  最懂自己的人还是知微……

  的确是这样,如果不是因为知微死了,自己恐怕无法原谅这件事。

  可是,知微死了,他该怎么原谅自己?

  “你回去告诉那个凤家的老东西,下次再见的时候最好想好如何交待这件事。”

  翻了几十张照片后,叶南再也看不下去,将手机关了塞进口袋里咬牙说道,“否则,就算不死,也要全残!”

  是的,一切都是凤家那个老头造成的。

  如果他不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就罢了,看在知微的面子上。

  可要是那老东西还敢来觊觎自己的东西,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这件事,已经让他很不爽了。

  说完这句话,叶南转身就朝暮婷走去,单手将暮婷夹在腋下,看也不看于素一眼就朝外走去。

  “他又何尝不知自己的结局,要不也不会在知道事情失败之后躲的老远。”

  看着叶南离开的背影,于素也是不禁哭笑,暗自嘟囔道,“恐怕,你们不会有机会见面了。”

  当她把叶南没死的消息告诉师傅后,那个人就已经人间消失似的,再也联系不上了。

  恐怕也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害怕了吧……

  离开七棱山,车就在山底下等着。

  叶南暮婷坐在车上一路没有说话……

  暮婷是不会安慰别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才山洞里的事就算傻子估计也能听个明白了,何况暮婷。

  至于叶南,则是捧着骨灰坛子整个人的魂如同丢了一般。

  就是这样一整夜,车子开回小区门口已然是第二天早上了。

  叶南暮婷在小区门口下的车,二人谁都没有说话默契地往里走。

  等走到暮婷住的房子前时,暮婷终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句,“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意识到已经走到家门口的叶南也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二人的声音重合,都愣了一下后,一起尴尬笑着。

  叶南摇摇头,坦然说道,“没事,不至于痛不欲生就是了。”

  难过肯定是会难过,但是不至于难过到走不出来。

  人死了,活着的人总要过下去的。

  何况,因为背叛的那件事,叶南对知微的情感已然消磨了许久。

  现在最多的也是愧疚……

  暮婷也跟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我也没什么事,那人一路上很尊重,并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

  如此说,还是想让叶南不要太担心而已。

  经过这次的事,其实让暮婷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叶南。

  又或者是面对已经很难过的人,就算是暮婷这样的人也没有办法再装作油盐不进了。

  “没事就最好了,回去吧。”

  叶南点点头,难得的用如此平和的语气跟暮婷说话,“这次的事连累你了。”

  话刚说完,就听到大门内传来一个焦急地呼叫声,“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奶母从暮婷被劫走之后,就一直守在窗口盯着看,可以说是一直都没闭眼。

  所以,当暮婷叶南出现在楼下的第一时间就被奶母看到了。

  可能是因为眼睛花,没有立马认出来。

  盯着认了几眼才确定是自己家的小姐回来了,急的连忙就往楼下跑。

  叶南注意到,奶母的衣服都没换,还是沾染着泥土的样子。

  可见的确是因为此事伤神了……

  跑下来的奶母第一时间抓着暮婷上下左右好好检查了一遍,一边检查还一边问,“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身体还好着没。”

  暮婷无奈地摇摇头,“我没……”

  可惜,话没说完,整个人突然倒地不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