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四十章创伤

第二百四十章创伤

  其实,七棱山的山洞很潮湿,从进洞开始暮婷的身体就很不舒服。

  可是面对一个不知原因劫走自己的人,她硬撑着不让自己表现的很柔弱。

  到后面,知道了原因之后,在面对已经受尽内心折磨的叶南,也不好意思表现出一副疼痛的模样让别人担心。

  这一路上暮婷都是靠硬撑,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从进入山洞开始,那入侵四肢百骸的疼痛越来越深。

  撑到现在已经是极大的不容易了,没想到还是没有撑到回家。

  在倒下的那一刻,暮婷跑在嘴边的最后两个字都是,“别叫……”

  只是,声音太小,奶母没有听见而已。

  叶南却听到了,回头看见已经昏死过去的暮婷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等上官暮婷再醒过来,身体的疼痛已经褪去了不少,反而还觉着全身上下都轻松异常。

  坐起身环顾四周的时候,看到窗户那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叶南听到动静转过身,怀里还抱着从山洞处拿来的骨灰,“你没事了吧?疼就不用忍着。”

  “我没事了,谢谢。”

  不用想,暮婷都知道自己又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上官暮婷这个人也算是很有韧性了,明明一路上都疼的要死,却愣是没表现出分毫,连自己都没发现。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争气,如此韧性必定是能成大事的性格。

  可是,这两次帮忙的过程中,叶南也算是彻底弄清楚了暮婷身体如此的原因。

  并不是像别人说的那种,天生无法修炼武道。

  叶南不清楚暮婷对自己身体的问题是不是很了解,当即坦白地说道,“你的四肢筋骨曾被人挑断过,所以并不是天生不能修炼,对吧?”

  不过,显然暮婷是知道自己身体问题的,“你自己还应顾不瑕,有机会管别人。”

  从其说话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她对这件事是充满了逃避的态度。

  可是说的话就……

  “我?呵呵……”

  叶南指了指自己,有些失笑地摇头叹道,“有什么自顾不暇的,人已经死了,就都没了。”

  说罢,一只手抚摸着坛子,语气格外放松地说道,“说起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比起之前心情倒是轻松了许多。”

  是这样的,没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算叶南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心里对这件事还是有所介怀的。

  如果不是有介怀,也不会在于素出现的时候赶人。

  不想听到任何解释,也不想去面对关于知微有关的事。

  毕竟,知微背叛了自己,可自己却没法真的下杀手,在这一点上叶南是充满了矛盾的。

  可是现在,所有的事情说清楚后,知道了知微并没有彻底的背叛自己。

  叶南反倒是释然很多了,就算人不在了,芥蒂也不在了。

  误会不在,也没有那种不自然在二人之间了。

  现在,叶南可以很坦然的抱着这坛骨灰了。

  看叶南的释然地样子,似乎不是装出来。

  暮婷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儿羡慕这个人,再回想起自己的身体。

  终是摇头,叹道,“那……对我来说……有的事发生就是发生了……再面对一次也没有什么必要……”

  当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的确如同一场噩梦。

  暮婷不想再做一次,也不想回忆。

  这么多年来,有那么多的奇人异士看过自己的伤。

  每一次都是充满希望的去对待,可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无法治愈的结果。

  上官暮婷早就麻木了,也放弃了。

  从放弃的那一刻,就决定彻底离开这里,于是才会在国外躲了好一阵子。

  如果不是上官震的电话,恐怕这一辈子暮婷都不会回来。

  因为走之前,暮婷答应过上官有还能需要自己的地方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

  上官震当时同意暮婷离开,一是心疼这个孩子,二也是因为此。

  家族中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迎合的人了,这个孩子已然如此了,不如还她一场自由。

  当时,上官的确是如此考虑的。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叶南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上官最终还是把暮婷叫了回来。

  有的时候武道并不是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女人的美丽也是最好的武器。

  纵然这把武器不是想致人性命……

  暮婷的脸上有无奈也有悲伤,更有一种已经放弃一切的决绝。

  “你身上的毒有几种,导致脉络堵塞,气血不足,身体虚弱。”

  叶南摇摇头,沉声说道,“并且,还有一部分作用于创伤处,让伤口没有能够完全修复的可能,甚至在特定环境下还会疼痛难忍。”

  这种伤痛并不只是不能修炼武道,还在于折磨受到伤害的这个人。

  足以可见当年对暮婷下手的这个人,心是有多么的狠。

  不过,作为修仙界顶级丹师序列,在条件可以的情况下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更何况于暮婷这样的伤痛。

  叶南说到这里顿了顿,最终沉声说了一句,“这能治好的……”

  本来听到叶南能够准确无误说出自己身体的症结,暮婷已经非常震惊了。

  可现在,叶南说这能治好?

  上官暮婷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怎么可能?

  多年以来不知道找过多少人,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的伤能够治愈的。

  现在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已然是种奇迹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上官暮婷甚至没有想过,在自己还活着的年岁里,竟然能听到自己伤能被治愈的消息。

  叶南站起身来,非常笃定地说道,“我说这是可以治好的。”

  说罢,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治好后,武道也不是不可以再修炼,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

  听到这确定的回答,暮婷直接傻眼了,久久不能回过神。

  爷爷好像说过,叶南跟一位可以炼出九品丹药的大师有关系。

  如果是真的,那叶南说的话还是可以相信的。

  自己身上的伤或许真的是有治的,那自己还可以重新修炼武道。

  暮婷的心瞬间沸腾了起来,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叶南已经不在房间了。

  叶南走出暮婷的房子之后,狠松了一口气。

  当时他的确是说了这伤能够治好,可是需要的东西在地球上未必会有。

  就算有,那也不是能轻易拿到的东西。

  刚才还是有点儿鲁莽了,又给了上官暮婷希望,到时候万一拿不出东西这家伙肯定又要失望的。

  叶南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就是见不得上官暮婷那副样子。

  不过,就算不能全治好,让其在阴雨绵绵的天气伤口不再疼痛难忍这一点叶南还是可以做到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南才在反应过来地球的条件下自己未必能做到的时候赶紧离开了暮婷的房子。

  回到自己的住所,一开门就听见有人大喊,“老大,你回来了!”

  跟声音一起的是从沙发上窜起来的熟悉身影……

  刘承祖昨天服完灵气珠后突破了,再出来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人。

  激动的心情不知道该跟谁来分享,干脆就一直待在客厅等叶南回来。

  结果,等了个晚上又一个白天,中间就算肚子饿也没有敢离开房子,生怕自己走了后叶南回来了不能第一时间汇报好消息。

  最后,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整个人就算疲劳的不行也还是强撑着等叶南回家。

  总算,听到了门那里的动静。

  刘承祖压抑了一天一夜的激动心情陡然爆发,差点没把沙发给跳破,激动地窜出来,交换道,“我突破了,都是因为那颗灵气珠,竟然直接让老夫的修为涨了……”

  话说到一半,被一股熟悉的气味儿所感染。

  目光有些犹豫地落在了叶南怀里的骨灰坛子上面,问道,“欸?这是什么,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叶南早在看到沙发上窜起的人影时,就看出了这老家伙突破了。

  现在的实力,比起之前要强了,至少一倍以上吧。

  如此大的实力涨幅,必定是从一个境界跳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现在的刘承祖,因为功法的问题,寿命再延长个五六十年没有一点儿问题。

  只是,叶南没想到,这老东西会那么快察觉到骨灰。

  登时,愣了愣,祝贺地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还是先把骨灰坛子主人的身份先说了出去,“这是知微的骨灰……”

  “什么?!”

  听到这话,刘承祖本来还一脸兴奋的表情完全僵在脸上。

  片刻之后,眼底猩红一片,整个人有些暴躁地叫道,“怎么死的?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不管知微干了什么,可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对于刘承祖而言,这个徒弟没有一点可挑剔的,乖巧懂事处处尊敬自己这个师傅。

  就算是背叛了叶南,可是没有背叛自己……

  就事论事,刘承祖从来都没有怪过自己这个徒弟。

  哪怕是不在叶南面前提及,他在心里面还是认可这个徒弟的,也认为自己此生应该不会再收新的徒弟了。

  只是,谁成想就十几天不见的时间,再听到消息竟然已经是死讯了。

  这让刘承祖如何接受?根本接受不了!

  叶南一路上有想过知微倒地为什么会死,想来想去觉着是跟自己有关。

  “自杀?也不算是,说起来是因为我吧。”

  在面对刘承祖的暴怒时,也表现的十分坦然,“西山坟场的事,让她有很大的压力,她以为我死了,就……”

  坦然归坦然,可是说的时候内心还是不好受。

  在听到这个死因的时候,刘承祖也是一愣。

  所有即将爆发的怒火,一下子好像被人泼了盆凉水,就这么给哑了下去没办法发作。

  最终,也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嘟囔了声,“哦,知道了。”

  说完话,左手突然掐诀,按在了骨灰坛盖子上。

  坛子一下子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叶南跟着浑身一抖,纳闷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他也不觉着刘承祖会对知微做什么,不过刘承祖突然出手肯定是有理由的。

  “她的魂魄还在这骨灰坛子里,自杀之人是没办法入地狱的。”

  刘承祖摇摇头,另外一把手一边比划一边解释道,“不过,魂魄很弱很弱……”

  魂魄还在骨灰坛中?这个消息对叶南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他没有修道,对这种精怪之气不是特别敏感。

  当然,除了一些实力强大,气息没有办法隐藏的家伙外。

  可是像知微这种刚死的新魂,气息又那么弱,就感知不了了。

  并且,修仙界是不存在魂魄的。

  以至于叶南刚拿到骨灰坛子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还有魂魄这么一回事。

  听到刘承祖如此说,登时激动地叫道,“叫她出来!”

  有些事,他还想方面说一下。

  如果知微能听得见就好了,这些话说了自己就没有遗憾了。

  “老夫醒的,马上就……”

  刘承祖表情严肃的点点头,而后嘴里念了一串的咒语。

  可是,半响之后,整个人又颓累地把手垂了下来,无奈地朝着叶南摇了摇头说道,“她拒绝出来,拒绝见人。”

  她不想说来,是觉着没办法面对自己吧?

  这个丫头觉着背叛了自己,心里面估计还是充满了内疚。

  叶南怕的就是这个,最担心的也是这个。

  可是,她不出来,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最后,也只有无奈地笑了笑问道,“我说的话,她能听到吗?”

  刘承祖点点头,看表情估计也是觉着很疲累吧。

  不过,叶南显然松了一口气,“能听到就好,能听到最起码可以沟通了。”

  “知微,你听好。”

  说完,一边摸着骨灰坛,一边柔声对着里面的知微说道,“上次的事我已经不怪你了,你不用再自责了,那也没有什么,人总会遇到需要选择的时候,虽然你没选择让我活,可是你选择了跟我一起死,那不算背叛,不算,知道吗?”

  一番话说完,坛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叶南也不想再逼知微一定要回应什么,紧跟着说道,“你不想出来没关系,等你什么时候想了,再出来就行了。”

  说罢,把骨灰坛递给刘承祖安排道,“过世的人应该如何供奉,安排一下吧。”

  “是的,老大。”

  刘承祖一脸慎重地接过骨灰坛子,看着怀中的坛子眼底终是溢出些许泪水,“你如何能想不开?不管怎么样还有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也不知道想想师傅会多难过。”

  之后的事叶南都没有管,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折腾这么久的时间也还挺累的,如果只是身体的疲惫就罢了。

  因为知微的事情,现在简直是身心俱疲。

  地球上如何供养生魂这件事叶南也不是很清楚,交给那个老东西会好很多。

  怎么说,刘承祖对待自己的徒弟肯定是会尽力尽力的。

  这一点儿用不着怀疑……

  回到卧室后的叶南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知微一直在哭,自己想去安慰一下,却始终碰不到人……

  睡了不知道多久,被一阵推搡给叫了起来,“老大,醒醒,来人了。”

  叶南郁闷地睁开眼,因为没有休息好,刚想训人。

  却看到站在床边的不止刘承祖一个人……

  暮婷也还是一脸平静地站在旁边看着,见人起来后,平静的说道,“你做噩梦了,一直在喊别哭别哭……”

  额?做噩梦了,这算是什么噩梦?顶多就是个心结吧。

  叶南的火气一下被压了回去,可还是有些郁闷,无耐坐了起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话,自然是在问上官暮婷了。

  上官暮婷却是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你折腾一天也该饿了,家里又没有做饭的保姆,为了表示感谢就让奶母做了很多好吃的送过来,想说吃点儿夜宵填填肚子可以舒服点儿。”

  说罢,又补充了一句,“我跟爷爷打过电话了,爷爷说你吃的特别多,所以我让奶母做的也很多,放心,是能够吃饱的。”

  呵,这么有良心?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如果自己不能治疗这家伙身上的创伤,还送个屁的宵夜。

  已经跟上官震打过电话了,看来爷两也已经沟通过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上官暮婷这么傲娇的角色都上门送吃的来了,自己肯定是不好拒绝了。

  想了想,叶南揭开被子下了床,“走吧,去吃宵夜。”

  刘承祖对暮婷的印象不是很好,再加上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开门的时候见到是暮婷,本来是想把人赶出去的。

  可是这丫头突然跟变了似的,态度和蔼的不行。

  搞得刘承祖就算是想把人赶出去,也找不到话头。

  住的又是人上官的房子,也只能把人给放进来了……

  本来想着叶南才睡着肯定不喜欢别人打扰,把人带上去一个起床气估计可以打发掉了。

  谁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眼看叶南也没什么脾气的下去吃夜宵,自己也只有跟了下去。

  上官暮婷没有说谎,的确是准备了很多吃的。

  看数量远远超过了叶南的食量,恐怕还是把刘承祖的给算进去了。

  并且,每一道菜都很精致。

  米其林星级厨师做的饭,果然是色香味都很好的,就算叶刘二人没有什么心情,可也是被这满桌子的饭勾的食指大动。

  二人一言不发的围着桌子开始吃了起来,过程中却是没有什么话。

  上官暮婷坐在一旁,看着二人也没有打扰。

  直到看二人把饭都吃的差不多了,才不紧不慢地问跟自己相关的事,“你今天白天说的是真的吗?”

  说完,又怕叶南没听懂一般,又特别补充了几句问道,“我的伤可以治好,并且可以重拾武道多吗?”

  叶南顿了顿,点点头,“嗯,可以的,就是有些药材比较难找,如果有东西的话难度并不是很大。”

  他没有把这事的难度夸的那么大,既然已经说出去了,还是想给暮婷留点儿念想。

  就算是现在没有什么办法,如果往后自己能回修仙界也是有希望的。

  纵然已经心里有数了,可是听到这话上官暮婷还是忍不住地激动。

  当即,迫不及待地问道,“需要些什么东西?”

  今天叶南离开后,暮婷就给自己的爷爷打了电话。

  连同上官震,听到这个消息内心都是充满震惊的。

  可是震惊归震惊,却是没有一点儿不相信。

  能拿出开脉丹的人,说这种话他还是相信的。

  二人在短暂的沟通过后,还是决定立马跟叶南敲定这件事。

  毕竟,暮婷身上的创伤能早好一天就是一天的说法……

  这些药材叶南都是烂熟于心的,可是知道现在说了些没用。

  平静地舀了一碗参汤,才镇定自若地说道,“我明天去师傅那里的时候再说这件事吧。”

  “好,明天一起过去。”

  暮婷就算再着急,也只能点头答应。

  这件事,毕竟是叶南占有主导权,自己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

  说罢,看了一眼跟在身旁的佣人。

  佣人很识眼色的立马走向刘承祖,把手中提着的礼品袋恭敬地递出去。

  搞得刘承祖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

  “这位前辈,上次的事真的抱歉,是暮婷不知礼数了一些。”

  暮婷伸手指着那个礼品袋,一脸歉意地说道,“这一点儿薄礼,不成敬意。”

  看来,上官震在这件事上也有做交代了。

  叶南平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

  要想让刘承祖原谅,恐怕没那么容易。

  这老东西看起来挺随和的,可是有的时候又很执拗,绝对不是点礼物能打动的。

  果然,刘承祖摆摆手,没有去接佣人递过来的酒。

  而是继续脸平静地吃着盘子里的东西,语气疏离地说道,“老夫没有那么小心眼,不至于跟一个晚辈计较这些东西。”

  暮婷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是钱家窖藏的百年药酒,很适合老人家补身体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当是跟这顿饭一起,讨老前辈一个开心。”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意思是饭都吃了,还差个酒吗?

  也是,正好送的东西是酒,如果是别的还真说不上。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刘承祖再不接这酒就有点儿打自己的脸了。

  最终,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酒接了,“太客气了。”

  只是看样子,似乎还是有点儿不太开心。

  叶南是不知道这个钱家窖藏的酒有什么好,可也明白上官家拿出来送人的东西肯定不差。

  估计是看刘承祖收礼收的一脸勉强,上官暮婷的角色也不大好看。

  “应该的……”

  应了一声后,疑惑地看向了叶南,显然是在询问怎么回事。

  叶南看了刘承祖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不用放在心上。”

  这老东西,现在怕是收到一座金山都不能开心起来的。

  “哦?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上官暮婷闻言,热情地表示道,“我上官家能帮到忙的,尽管说。”

  额,这种事该怎么帮忙?上官家再厉害还能让死人复活了……

  不得不说,暮婷这话也算是马屁拍到马腿上的那一种。

  说这种话的时候,最好还是稍微了解一下情况的好啊。

  叶南摇摇头,无语地说道,“知微是这老东西的徒弟,这会儿正难过着呢。”

  听到这话,上官暮婷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顿时,表情明显变得有些难看,“对不起,我……”

  “没事,这种事能怪的了谁呢?”

  叶南摇摇头,一脸坦然地说道,“就算要怪,也是该怪那个幕后操纵一切的人……”

  对于知微的事,上官暮婷在山洞里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叶南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这件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凤家那个老东西的锅。

  当年,把知微送过来的时候就目的不纯。

  现在又临时闹这种事,最后害了知微一条性命。

  上官暮婷此时也有点儿后悔,自己太着急了。

  听到创伤可以治疗,就迫不及待的往这里跑。

  却没有想过叶南此时也是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偶然提起这事,暮婷才意识到,自己不该来。

  当时,也的确待不下去了,起身跟叶南刘承祖告辞道,“太晚了,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二位了。”

  “好,明天见。”

  叶南点点头,起身送人出去。

  待回来,看到刘承祖一脸不爽地看着桌上的酒嘟囔着,“这丫头片子身体不好,现在用的上人了,又来舔着脸求药。”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