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四十一章两种丹

第二百四十一章两种丹

  叶南无奈摇头,如果不了解暮婷的人可能都会如此想吧。

  觉着这个女人高傲娇气,并且不尊重别人,自私无礼……

  总之,缺点还挺多的,起初见到的时候叶南也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相处过短暂的时间之后,叶南还是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之所以会流露出那样的情绪态度,不过是给自己的保护壳。

  其实,暮婷本质上也算是很有韧性,也不愿意太麻烦别人的性格了。

  那天可能真的就是把刘承祖当作家里的佣人了,所以才会那么无所顾忌的使唤。

  对于家里的佣人,已经付了一定的价值,自然拥有使用的权利,所以暮婷当时也不算有什么错。

  毕竟,她自己也是的确提不动那些行李的。

  不过看在这老东西今日心情不是很好的份儿上,叶南也没有说什么。

  不去理会刘承祖说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知微的事都准备好了么?”

  听到问知微的事,刘承祖也很快回过神来回答道,“已经准备好了,摆在我师傅牌位的下面,咱们每日香火供奉就行了。”

  叶南点点头,整个人感觉有点儿疲惫,“那就行了,早点儿休息吧。”

  今天的事太多了,饶是叶南也有点儿撑不住。

  近几千年来他在修仙界也算是过的顺风顺水,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早就忘了烦心是什么感觉。

  现在可好,到了地球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就连许多生活上的事似乎也多了起来。

  回到卧室的叶南还是跟刚才一样,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

  不过没有像白天一样总做梦,而是睡的非常安稳。

  好像有个人陪着自己,隐约中感觉到身旁就有个人睡在旁边,并且是一个非常熟悉非常让人安心的感觉。

  只是,这种感觉在天一亮的时候就消失。

  也导致叶南,天一亮就有点儿睡不下去了。

  迷迷糊糊中起了床,揭开被子触碰到自己身旁的位置时发现床铺表面异常冰冷。

  脑子里不由回想昨晚睡觉时候的感觉,可总也想不出个什么来。

  最终,摇了摇头,起床朝楼下走去。

  结果,一下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上官暮婷。

  瞬间想到了昨晚的事,缓缓走过去,问道,“你这么早就到了?”

  “说好一起去爷爷家的,就早点儿起了。”

  上官暮婷笑了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指着厨房的位置说道,“对了,我带了点儿早餐,咱们吃了再过去。”

  啧,都快成送饭小妹了。

  典型的想让自己吃了这饭嘴软一些吗?叶南也拒绝不了。

  最后,多个刘承祖,三个人一起用了一顿早饭。

  好在暮婷带的东西够多,最后还稍微剩了一点儿,三个人吃也没有不够的情况出现。

  吃完饭,叶南暮婷就一起去了上官震家里。

  显然,上官震也是早早就等着了。

  叶南暮婷二人才进大门,就直接被管家带到了书房。

  上官震依旧是坐在书桌后面,不过书桌上的烟灰缸里全都是抽剩下的烟把儿。

  再看上官震一脸疲惫,并且整个书房都充斥着烟味儿,就知道上官震这一个晚上也没怎么睡好。

  看来,暮婷能不能恢复,对上官震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叶南就知道自己今天非得交待出个结果了。

  果然,屁股一挨椅子,就听到上官震迫不及待地声音,“昨天暮婷打电话说,你那里有帮其恢复的方法?”

  “是的,今天来就是说这个事的。”

  叶南点点头,从容不迫地应道,“不知道师傅有没有听说过两种丹,一种是可解百毒的七品百草丹,还有一种可令骨肉重生的八品紫玉续元丹。”

  这两种丹在修仙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世家根本用不起这两种丹。

  只是,叶南在修仙界的位置不一样,所以看待这些丹药的眼光也不一样。

  在叶南的眼里,就算是九品丹药对自己而言也都是很容易得到的东西。

  可是在地球上就不太清楚能不能够拥有炼化这些丹药的材料了……

  本来上官暮婷的腕口创伤用不上八品丹的,如果在刚受伤的时候就用的话,五品丹足矣让伤口长好。

  可是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并且上官暮婷的伤口已经用另外一种方式修复了。

  只是这个修复的结果并不是很理想,所以才需要八品丹药来重塑创伤口。

  如此,治愈的难度就又加大了一些。

  “没有听说过。”

  听到叶南如此问,上官也只有目露难色地摇摇头,“不瞒你说,现如今七八品的丹药很少出世,就算有也都是作用很少见的,五六品都可以当作传家宝放宝库了,我们如何能对这七八品的丹药有了解呢。”

  现在的形势就如其所说,丹药大多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何况是这种高级治疗型的丹药呢?

  不过,上官心里也清楚,这丹对他们而言或许难,可是对一个能炼九品丹的丹师来说肯定很容易。

  叶南背后就有这样一个丹师,或许事情会有转机的。

  “不了解也没关系,只要找到炼丹材料,这些丹药就可以炼化出来。”

  果然,叶南听到这话并没有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反而非常沉稳的表示只要有材料就可以搞定丹药,“我今天来把材料交待一下,如果能找到,或者有线索,都可以。”

  有这句保证在,上官震知道自己孙女的事就成了一半儿。

  当即,激动地保证道,“好,好,好,为师一定尽力办到。”

  可是保证归保证,这些东西寻找的难度叶南是知道的。

  通常情况下,治愈系的丹药材料都会比较难找一些。

  “这些药材并不好找,要想能有作用必须都得有千年的生长周期才行。”

  叶南心理清楚,可别人不太清楚,唯有在事前给二人先打了个预防针,顺便交代了一些遇到药材的时候应该如何做,“所以,有的可能就算找到了,也不是那么容易采集的,遇到这类的还请师傅通知一声。”

  上官很快便反应过来其中的意思,诧异道,“你要亲自去?”

  药材不容易采集,找到药材通知他一声,不就是要亲自来处理的意思吗?

  当然,如果叶南愿意亲自帮忙就最好了,好过那些不懂药材的人伤到了材料的本身。

  “我尽量帮忙吧。”

  叶南点点头,坦然说道,“师傅待叶家恩重如山,我自然是要将暮婷的事放在心上一些。”

  听到这话,上官突然很庆幸自己的性格并不是那种落井下石之辈。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得到叶南的回报。

  一颗九品丹药,两颗七品丹药以上的承诺,这些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情谊,那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东西了。

  同时,上官也很欣慰,自己收的这个徒弟也没有恃才傲物也没有不感恩情。

  一时间看叶南的眼神中的喜欢是越来越多了,“如此甚好,为师没白疼你!”

  剩下的时间,叶南把需要的药材都整理在了一张纸上。

  同样,为了防止叫法不一样,还专门画上了药材的图案。

  为了防止丹方泄漏,也多写了几味药材,就当是收了炼丹的工钱了,自己也可以拿多出来的药材去做一些需要的丹药。

  之后,几人又聊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叶南上官暮婷两人才离开了书房。

  下楼的时候叶南明显感觉到,身旁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儿不一样了。

  至少不再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了,身上开始出现些许生机了。

  叶南笑了笑,问道,“你心情似乎不错?”

  “那是自然。”

  上官暮婷闻言重重点了点头,语气中都透漏着说不出的轻快,“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可以再修武道,哪怕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可能,但是也比那些人说无法医治要来的好啊。”

  听得出来,上官暮婷对武道修炼也是充满了渴望的。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把上官暮婷害的这么惨?

  按道理来说,上官家的声望如此之高,应该没有人敢挑战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才对。

  想到此,叶南忍不住问道,“你身上的伤到底是何人所为?”

  “那个……不重要了……”

  然而,听到这个问题的上官暮婷先是愣了愣,而后又恢复了往常那副冷面沉声说道,“反正那些人都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自己也早就不在意了。”

  是真的不在意了吗?如果不在意为什么情绪还会受到波动。

  叶南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别人不想说也不好再勉强。

  也只能顺着上官暮婷的意思,点点头附和道,“嗯,能放得下就最好了。”

  就这样,本来还交谈甚欢的二人,因为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又冷了场。

  二人一言不发的保持一定距离并排走着,下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提着一盒东西偷偷摸摸地绕过客厅,去了后花园。

  叶南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谁,下意识地嘟囔了一句,“欸?这丫头偷偷摸摸在干什么呢。”

  只是,叶南没想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上官暮婷也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暮云?”

  叶南当时还小小吃惊了一下,自己能认出暮云是因为修炼武道,能清楚的看到暮云眼底的痣。

  可暮婷视力不可能那么好,又多年没有回国了,按理说两姐妹不熟,如何认出来的?

  就算是从身形上认出来的吧,暮云暮星除了那颗痣外,身形几乎一模一样。

  上官暮婷是怎么做到如此准确的分辨出来人是暮云的?

  就在叶南愣神的时候,上官暮婷已然抬脚跟了上去。

  等叶南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到楼下了。

  叶南快步跟上,不管怎么说这小妮子行动可疑,到自己家怎么还一副偷偷摸摸怕被人看见的样子。

  如果只是被自己抓住就算了,现在可是被上官暮婷看见了。

  到时候万一是在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岂不是要玩儿完?

  怎么说二人的关系还算不错,现在跟上去关键时候还能帮忙提醒一下,别被这个冷面大姐上官暮婷给抓住小尾巴才行。

  二人一路尾随,最终到了后花园的练武场。

  暮云缩在一个小角落里,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过了没几分钟,另外一个人熟门熟路的走到了暮云躲着的地方。

  上官暮婷又是最先把人给认了出来,并且还准确说出此人是暮星的未婚夫,“这个人,不是暮星的未婚夫吗?”

  搞得叶南一度有点儿懵,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出国了啊?怎么对国内这些弟弟妹妹的事那么熟悉。

  难怪上官暮云看到这个冷面大姐会那么害怕……

  暮云看到来人,惊喜地跳了一下,而后把手里打包好的盒子递了过去小声说道,“姐夫,这是姐姐做的,一定要好好享用。”

  这回上官暮婷的耳朵不好使唤了,皱了皱眉问道,“她说的什么?”

  叶南能听见,觉着这话没啥问题,就给暮婷复述了一遍,还失笑地摇头叹了声,“又是帮暮星跑小腿儿的,看来没什么小辫子揪了。”

  话才说完,身边的暮婷就已经冷着一张脸大步朝着角落里的二人走过去。

  暮云本来还在低头交待着什么,听到脚步声猛地抬头看过来。

  待看到来人是暮婷后,整个脸都吓白了,缩着脖子招呼道,“大……大姐……”

  柳一丁见状,也赶紧跟着招呼道,“大姐好。”

  不过,比起暮云来,能稍微正常一些,但是也能听出语气里的紧张。

  暮云的视线淡淡扫过二人,还有那盒打包好的饭。

  最后,目光直接落在了暮婷的身上,“你在这儿干什么?”

  语气清冷,却让人感到异常压抑。

  “我来找姐……”

  暮云急忙出声解释,本来是想喊姐夫的,可是喊了一半儿感觉到一道慑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连忙又改了口,随便编了个瞎话,“哦,不是,找柳大哥问一些关于武道方面的问题。”

  叶南也听到了这话,心里不由味这丫头默哀。

  好端端的送饭就送饭,编什么瞎话……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