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四十二章还骗人

第二百四十二章还骗人

  又是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

  柳一丁上官暮云二人,面对这强大的气场始终低着头不敢言语。

  而上官暮婷,凌厉的目光在二人身上停留许久后,终于渐渐的恢复了素日的平和慵懒。

  眼眸微转,落在暮云身上说道,“我刚回国,有些东西需要置办一下,一起去商场看看东西吧。”

  “是,大姐。”

  上官暮婷纵然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可还是点头跟着离开了。

  至始至终,暮婷没有给柳一丁一个眼色,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一下。

  暮云知道不妙,通常大姐不会如此对待家里的人,现在这样显然是心情有点儿不爽快。

  可是,到底因为什么不爽快,暮云心里也没有个数。

  跟着上官暮婷走了一段后,才发现还等在原地的叶南,登时就傻眼了,“你也在啊?”

  回过神后,直接给了叶南一个白眼,有些无语地埋怨出声,“怎么不知道打个暗号?真是……”

  话未说完,就被上官暮婷一个眼神给吓的把剩下几句话都憋了回去。

  上官暮婷瞪了这丫头一眼,确认安静下来后。

  才看向叶南,有些疏离地说道,“我们要去趟商场,咱们就此别过吧。”

  叶南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问错了话,所以才导致现在的冷眼,也就没说什么,点头应道,“好。”

  唯有在心里替上官暮云默哀了……

  毕竟,这丫头可是说了谎的,恐怕上官暮婷不能轻易放过丫。

  上官暮婷上官暮云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家,也的确是坐车去了当地最繁华的一个大商场。

  中间在车上,二人都没有说话。

  上官暮婷全程闭着眼睛休息,根本不理会被自己拽出来的妹妹。

  可是上官暮云却是紧张的不行,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大姐的性格,越是不说话的时候,越是让人心惊。

  果然,到了商场上官暮婷没有按计划先去置办东西,而是带着暮云一起去了家高档的西餐厅。

  二人找了一个包厢,还像模像样的点了菜。

  这之间看着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正常的吃饭一样。

  直到菜上齐,暮婷吩咐服务员不要进来打扰,等人出去后先自顾自地喝了口红酒。

  “刚才有外人在,我不方便拆穿,现在……”

  刀叉连动都没有动,直接看向暮云,平静地问道,“你还不老实说刚才自己在做什么?”

  那双清亮的眸子放佛能看到人内心深处一般,让人有种内心的秘密无所遁形之感。

  上官暮婷被盯的愣了一下,心里莫名有些发虚,稍微改了下口,“姐姐做了点儿吃的给柳大哥,就让我过来跑腿送个饭。”

  当时看到叶南的那一刻,暮云就知道自己真实的来意可能瞒不住了。

  暮婷不修武道可能听不见的声音,可叶南……

  所以,也就识相的临时改了口。

  “你还骗人?”

  然而,暮婷听完,只是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拆穿,“暮星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暮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刚想找个别的借口编过去。

  比如说是暮星在这几年才喜欢上给自己的心上人做饭这件事……

  可都没来得及开口,这个借口就被上官暮婷给堵的死死的,“是觉着我人在国外,所以对家里的事都不知道了吗?那丫头能是给别人洗手作羹汤的性格么。”

  暮云没再说话了,这一刻是真的有点儿害怕了。

  这个大姐纵然不是同一个父母亲生的,可是对弟弟妹妹却是相当关心的。

  当然,关心的表现方式就是对待他们这些弟妹非常的严格。

  作为上官家的长孙女,暮婷从来都很有那种作为长姐的威严。

  就算上官暮婷没有修炼武道,可是在长姐这一块把气质拿捏的死死的。

  导致这群弟妹就算个人能力有所提升,也是完全不太敢在其面前造次的。

  因为大多数情况下长姐也都是很为他们考虑的……

  就像现在,即便出国几年,可还是可以清楚的分出来自己跟暮星的区别。

  并且,能很准确的说出他们几个人的喜好。

  可是就算如此,暮云也不敢说出真实的情况,因为这真正的原因实在是让人难以气质。

  沉默片刻后,还是咬着牙说道,“我……我……姐姐最近学……”

  “啪!”

  刀叉被拍在桌子上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上官暮婷两手按在刀叉上,冷声说道,“那咱们去找暮星问问,今天的便当到底是谁做的。”

  这话一说,上官暮云知道自己再也隐瞒不了,长姐早就看出了自己这点儿小九九。

  也明白了,适才路上长姐的沉默是在给自己脸面。

  想到此,就干脆的承认了,“东西是我做的!”

  承认归承认,可还是不敢抬头,脸也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总算承认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上官暮婷纵然心里早有一个准确的猜想,可是听到这话时,还是忍不住生气,质问道,“那是暮星的未婚夫。”

  从叶南复述那句话的时候,她就猜出来什么情况了,所以才会故意上前,带走这个不争气的。

  暮星是很聪明,可也就是在遇事上,在感情上完全没有那么细心,却绝不是给人洗手作羹汤的性格。

  倒是暮云,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非常的细腻,倒是会对喜欢的人做这种事的性格。

  只是,这份细腻用错了人。

  柳一丁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宿,并且那个人的身份还……

  上官暮婷不敢想,如果自己不是早点儿发现,这件事到最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

  至于为什么不理会柳一丁,也不是迁怒,是真怒。

  看得出来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柳一丁却没有发现问题?

  就如此一个人,还好意思说喜欢暮星?连暮星什么性格都摸不透,那喜欢的份量有多重就不知道了。

  “我……我……我没有什么恶意……送东西也是用姐姐的名义……”

  暮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此时此刻被拆穿也是感觉特别难堪。

  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又觉着似乎没有什么可辩解的……

  这件事自己就是做错了,大姐说过错了就是错了,及时改正就好。

  想到此,暮云冷静了下来,没有再慌乱的给自己辩解,而是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大姐,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听到这话,上官暮婷微微蹙起的眉头才平复了一些。

  “据我所知,柳一丁很满意自己现在的未婚妻。”

  看着满脸愁云的暮云,平静地劝慰了几句,“暮星也很喜欢自己现在的归宿,这样双方都满意的结局已然很好,你就不要再横插进去惹一些无端的是非了。”

  不管怎么说,上官暮星柳一丁现在也算是相互喜欢。

  就算柳一丁没能发现其中的不对,可至少还是喜欢暮星的。

  在大家族中,这样的联姻已然很难得了。

  不是上官暮婷更偏爱暮星才这样说,而是目前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能幸福一个是一个。

  总会要有人为了家族做牺牲的,连她自己都要。

  暮云其实也能理解这番话,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也想过很多次自己如此做到底对不对。

  答案是,不对的。

  她也非常努力的想要让自己把这份感情给压在心底,可有的时候心就是不听话。

  这些年总以为自己隐藏的比较好,反正也没有什么人知道,就稍微放肆了一些。

  直到今天被上官暮婷发现,才惊觉自己已经陷的这么深了么……

  纵然要完全不去想这段感情有点儿难,可上官暮婷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知道了……”

  只是语气里透露出深深的疲惫,还有对前方些许的绝望。

  上官暮婷看着这一幕终究是有些不忍心,为了安慰这丫头,主动说道,“你不喜欢欧家那个废物,大姐会想办法。”

  说罢,又赶紧补充了一个附加条件,“可是绝对不准再打柳一丁的主意,早点儿把这个想法给掐死在摇篮里。”

  听到这话,上官暮云的眼底才出现些许喜色。

  甚至,有些激动地确认道,“大姐,真的吗?欧家的事真的可以解决嘛。”

  大家族的孩子通常都比较早熟,对自己往后的命运会有一个准确的认知。

  上官暮云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往后十有八九是要嫁进欧家的。

  两个家族的关系,需要有这样的联姻作为巩固,自己就是巩固两家关系最好的纽带。

  所以,就算欧晨每天都来打扰,暮云也不会把事做的太难看。

  明明可以打一顿了结的事,愣是要忍气吞声的面对。

  现在,上官暮婷竟然说可以搞定这件事?

  那就算自己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至少也不用跟讨厌的人相伴余生了。

  上官暮婷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大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这件事如果放在早几天,她也不敢如此肯定的答应。

  因为欧家能提供的东西是丹药,这种根本无法用武道衡量的关系。

  上官家需要这种资源,就算不是为了在地球上更强大,也得为了应付背后家族的考核而努力。

  可现在,有了叶南……

  如果叶南背后的那位大师真的能炼化如此多种类的丹药,那欧家根本不值得一提。

  到时候,拒婚都是小事,直接让欧晨这个人消失都是可能。

  而暮云,也因为这句话彻底放心了。

  如上官暮婷所说,她的确是没有骗过这些弟弟妹妹,每一次答应的事情到最后都能完美的办好。

  所以暮云相信,只要大姐答应了,那自己的确可以缓一阵子了。

  不过,赏是赏,罚是罚。

  “欧家的事可以解决,可是该罚的还是要罚。”

  上官暮婷前脚答应了帮忙解决欧家的事,下一秒重新拿起刀叉,悠闲自在地切着牛排,说道,“今天的事,回去该怎么做?自己心里可还清楚。”

  对于上官暮云来说,只要能解决欧家的事,什么样的惩罚都可以接受。

  不过,因为大姐不练武道,所以惩罚的方式都比较文气。

  最多就是罚他们这些弟弟妹妹面壁思过,也就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而已。

  其中,最重的好像也就是一个月。

  当时,就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定了一个最重的罚期,“知道了,面壁一个月可还行?”

  因为心情大好,说完就开始切牛排准备吃了。

  “你倒是给自己罚的挺重。”

  听到这话,上官暮婷不由笑了,抬头看了对面的丫头一眼说道,“那现在就回去吧。”

  正高高兴兴切牛排的上官暮云顿时就愣了,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盘里的牛排,“我能不能吃了再走啊?”

  “不让吃,也是惩罚。”

  上官暮婷则摇摇头,说道,“现在,立刻回家,然后一个月面壁时间。”

  “好吧……”

  面对好吃的,看得见吃不着,上官暮云心里也是委屈。

  可是大姐的话也不能不听,最后也只有苦哈哈地离开了西餐厅。

  直到人离开包厢,上官暮婷突然放下刀叉,脸色有些沉重地盯着盘子中的牛排。

  答应归答应,可这欧家的事具体该怎么解决还需要好好规划一下。

  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叶南。

  爷爷已经说了,那个被背后的丹师似乎不愿意面世。

  现在只有叶南能有机会接近那个高手,并且索要到丹药。

  该如何将这个丹师为上官家所用,这一点爷爷也一直在想,可是暂时没有好办法。

  不过,爷爷应该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那欧家的事短时间内就可以不用担心,稍微拖一下。

  毕竟,上官家的女儿很珍贵,绝对不会轻易嫁给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家族。

  如果能顺利啃下叶南背后的那个丹事,那暮云就可以不用嫁给欧晨那个废物了。

  那,该怎么啃下这个丹师呢?

  对于此事,上官暮婷也没有一个好的主意。

  或许,可以换个方向来考虑问题?先放弃直接啃下这个丹师的想法,看能不能让其收一个徒弟学习炼丹。

  通过叶南,介绍一个上官家的人过去最好了。

  如果上官家有自己可靠的丹药来源,就不需要受欧家牵制。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