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四十五章死因

第二百四十五章死因

  不过,叶北不明白,有人是明白的。

  上官暮婷闻言,说道,“也是,我们上官家在帝都的房产也不少,招待各位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说罢,朝着车子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如果叶南现在住的房子有点儿挤的话,女眷可以住进我的房子,就在隔壁。”

  与此同时,叶淑仪也牵着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

  看到叶南等人的位置,立马笑着走过来。

  一到叶南跟前,就是一些非常直接地拥抱,“最近在帝都又吃胖了,看来上官家把你这个臭小子养的挺好。”

  俗话说的好,母亲看自己的儿子,怎么看都会觉着顺眼。

  就算叶南体型又变大了,可在叶淑仪眼里还是自己的儿子,还是能够一眼就分辨出来那是自己的孩子。

  叶北听着这话,颇有些无奈地摇头叹道,“妈,养的是挺好,可不觉着太胖了吗?”

  “胖就胖,只要身体健康又没什么。”

  叶淑仪无所谓地应了一声,而后才松开自己的怀抱,“我儿子,不管怎么看都是优秀的。”

  听到这话,叶南心里还是暖暖的,总算是有一个有眼光的人了。

  下一秒,子珍也跟着附和道,“我也觉得,哥不管怎么样都是最厉害的。”

  小家伙满脸堆笑,一脸的谄媚样儿,看着倒有点儿像刘承祖。

  好像是自从上次的绑架事件之后,叶淑仪对这个丫头就好多了,平时也会多关心一些。

  说到底,叶淑仪骨子里就是个善良的人,一开始可能因为那个人对这丫头有所迁怒。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还是没办法去恨一个小丫头。

  再看子珍,最近也变得活泼一些了,想来在叶家过的还算是比较开心吧。

  暮婷通过对话,也判断出来人的身份了。

  等几个人打完招呼完,自己也主动上前,笑着说道,“伯母好,我是上官暮婷,很高兴见到您。”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漂亮的女生,叶淑仪也是愣了一下后,才记起打招呼,“你好。”

  看到人都到齐了,叶南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我们先上车,别在机场打招呼了。”

  “好,先回去说。”

  叶淑仪点点头,说道,“你开的哪辆?咱们一家人坐一起正好路上可以聊聊天。”

  还聊天?鬼知道又是聊什么没营养的话题……

  “我那个……跟……”

  叶南犹豫着回答道,本想推拒跟这娘两坐一辆车的请求。

  可谁承想话说了一半,就被上官暮婷打断,“我们两开城市越野来的,咱们就坐那辆车了。”

  说话间,暮婷就已经带着人朝着自己开过来的车走去。

  得,一车四个女人?如果不是家里人,别人肯定都认为自己很有福气的。

  果然,一上车后,叶淑仪叶北两母女就开始了追过夺命问。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简直让叶南回答的有些头疼欲裂。

  “你最近在帝都过的怎么样啊?”

  “吃的还习惯吗?过几天王妈也要下来了。”

  ……

  “对了,知微人呢?怎么没有一起跟过来……”

  问到最后,那个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来了。

  关于知微,当时叶南回家,然后再到帝都,不过就是休息了一晚的时间。

  根本没有机会跟家里人详细说明这个问题,现在既然问起来了。

  叶南脸色微沉,闷声应道,“待会儿到家就能见到了。”

  是了,毕竟相识一场,最好给知微上柱香。

  “你们先歇一会儿,舟车劳顿也都累了,厨房应该也没什么吃的。”

  回到家,上官暮婷俨然一个女主人般,热情地招呼着大家歇息吃饭,“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找人带东西过来煮点儿夜宵。”

  叶淑仪见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不用客气,咱们出去随便吃点儿就好了。”

  毕竟,跟暮婷才刚认识,还不是很熟悉的关系,并不是很喜欢太麻烦别人。

  再一个就是暮婷上官家的身份,多少还是给了叶淑仪一点儿压力。

  总觉着让上官家的人如此招待自己,有点儿心里不太安稳。

  暮婷对此也只是笑了笑,表示没有什么关系,“没事,很方便的,我就住在隔壁的,佣人一个电话就能过来。”

  招呼大家坐好后,就离开出去打电话了。

  叶淑仪这才抽到空,有时间询问这一路上都想见的人,“你不是说来了就能看到知微了么?那丫头呢。”

  对于叶淑仪来说,现在儿媳妇才是最重要的。

  说起来,自从叶南失踪,再到叶南回来,还真是没怎么见过知微。

  只是上次叶南回来的时候不让问,完了第二天就离开去了帝都。

  以至于叶淑仪也不是很清楚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度认为就是小情侣之间吵架了,这么多天过去应该好了吧。

  就算不好,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也有义务劝说自己的孩子多包容一点儿女生。

  毕竟,知微对叶家来说很不一样。

  在叶家最低谷的时候,在叶南最无助的时候,这个人是一直陪着的。

  也就是这样一个让叶家本来就有特殊感情的人,最后竟然也跟家里的人谈了恋爱。

  最终,有两家人变一家人的可能,对于叶淑仪来说真的是大好事一件了。

  如何还能由着二人闹矛盾?

  子珍向来就很喜欢知微,听到叶淑仪问,也渐渐附和道,“是啊,知微姐姐呢?”

  一对漆黑的眸子闪闪发亮,似乎很是期待知微的出现。

  叶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于叶家其余人来说,知微跟家里人已然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照实说,肯定会让家里这些人失望的,也有可能让这些人对知微产生误解。

  叶南并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看向刘承祖求救,“你来说吧。”

  刘承祖闻言,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们过来……”

  说完,就独自走在前面带路,把不知情的叶家母女三人引向自己的卧室。

  三人就算纳闷儿,也还是乖乖去了。

  柳蕴行彭修等人这种场合也不适合去,干脆就装着跟自己没事一样,三人堆在一起不知道聊什么。

  刚进刘承祖卧室的时候,大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毕竟,刘承祖的卧室相当简单,最为引人注目的也不过就是那张天价香案。

  案上除了刘承祖师傅的牌位,还多了一个骨灰坛子,和新的牌位。

  叶淑仪刚开始没有很明白,还在问,“这房间一览无余,哪里有知微啊?”

  还是叶北先意识到的不对,目光锁定在那个小骨灰坛子,然后目光渐渐移动到骨灰坛子前面的牌位上面。

  凤知微三个字,在看清楚的一瞬间。

  叶北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一阵刺痛,激动地确认道,“什么意思?这个骨灰坛子前的牌位怎么写着知微的名字。”

  没有人会用这种事开玩笑,也许这是真的。

  果真,下一刻叶南沉声说道,“她死了……”

  一瞬间,叶淑仪叶北子珍都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中。

  叶北到底是遇到过大挫折的人,最快调整好心态,颤声问道,“什么?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问完,下一秒整个人突然爆发大吼道,“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至于叶淑仪子珍已经是哭的泣不成声,无法面对知微已死的这个噩耗。

  叶南明白,对于她们来说,知微相当于家人。

  面对家人的突然离世,恐怕大多数人都不能非常坦然的面对吧。

  尤其是叶北,骨子里的那股倔强一下子爆发出来,似乎不把害死知微的人揪出来就誓不罢休一般。

  叶南知道死因是什么,可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知微的死,自己到底该不该负一定的责任?

  至今为止,叶南也没有考虑清楚,如何又能清楚的回答别人。

  再加上叶淑仪子珍的哭声,实在叫人觉着有些心慌意乱,莫名的悲伤氛围就开始席卷了整间屋子。

  “这话说来比较复杂,不太好解释。”

  叶南一时脑子有点儿乱,摇头无奈地说道,“不过就是人死了,不过魂魄还在的,你们没事可以来多跟知微聊聊天。”

  说罢,就一个人转身默默离开了这间卧室。

  刘承祖见状,也叹气说道,“上柱香吧!”

  这一句插的,算是帮叶南解围了。

  不然,恐怕再继续问下去,叶南的心情就该不好了。

  之后叶淑仪等人依次给牌位上了香,心情也一度变得很差劲。

  导致后面上官暮婷安排的夜宵,大家也都是草草吃了一点,就各自回了各自的屋子。

  上官暮婷不明白,自己就去打了个电话,怎么回来一下子氛围就变得这么沉重。

  明明打电话前,大家还都沉浸在相见的喜悦中……

  她至始至终没有想到,这顿饭是因为什么,变得这么沉重。

  知微,在资料里显示不过就是个女保镖而已。

  就算叶南喜欢,二人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也不至于影响到所有人的心情啊。

  当然,如果暮婷知道了真实的原因,就该埋怨收集资料的人不靠谱了。

  最后好端端的一顿饭,大家还是不欢而散了。

  叶南回了自己的卧室没多久,就有人直接开门进来了。

  对于叶南来说,都不用去看一看,都知道来人会是谁了。

  除了叶北,还有谁会这般莽莽撞撞进自己的房间。

  果然,就是叶北,一进屋子就急冲冲地出声问道,“你要不要好感解释一下,知微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罢,还非常难以置信地补充了一句,“我不相信,一个好端端的人说死就死了。”

  叶南知道,之前叶北还能顾虑别人的感受而不问。

  眼下,既然已经追到房间里了,那一定是要问出个所以然了。

  否则,今天肯定不可能就此善了。

  “是自杀,因为没办法面对我。”

  叶南心中清楚,也就没有再隐瞒什么,非常坦然地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她被迫做了一些事情,所以心里觉着愧疚,干脆就谁也不见,自寻短见了。”

  至于是因为什么事,叶南没有说。

  他知道,如果说出知微是因为害自己性命,然后才无法面对自己寻短见的话……

  叶北必定也不能原谅知微了!

  因为,在叶北眼里,知微只是被当作了亲人,而自己才是真正的亲人。

  没有什么会比自己更重要……

  可也正是因为叶南没有说清楚,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叶北的疑惑根本得不到满足,依旧不甘心地追问道,“什么事?她怎么可能!”

  对于这个问题,叶南不是很想回答。

  但是,如果不回答的话,恐怕叶北不会太容易放过自己。

  想了想,叶南最后用了比较含蓄地措辞将这件事整理了一下,

  “我失踪那么多天,很有可能短时间回不来,这事的手笔就是知微的。”

  “不过,她也是被逼无奈,没有什么好怨恨的。”

  话到最后,还在提醒叶北不要因此怨恨谁。

  毕竟,知微已经赔上了自己的一条命,已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如果知微真的有哪里做错了,就是没有在最后的关头站在自己这一方。

  可是选择自己的家人又有什么错?

  都没有错……

  最重要的是,知微最后还选择了把命赔给自己。

  如此,当真就是互不相欠了。

  听到这番话,叶北纵然不知道事情完整的灵魂,心里也算是能稍微明白一点儿其中的缘由了。

  看来,这次叶南失踪的事并不是偶然。

  应该是别人有意而为之,并且知微还在里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

  她就该死!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就让叶北的心态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了转换。

  在这几句话之前,叶北是同情知微的,甚至会因为知微的死而感觉到愤怒。

  可是现在,叶北眼里更重要的人是自己的弟弟。

  如果在叶南知微里面做选择,那肯定是要选择前者。

  这一秒,叶北只是庆幸,幸亏叶南没有事,那种焦急愤怒的心情已然变成了后怕。

  要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更凶险的事情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