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四十六章好事

第二百四十六章好事

  不过,知微反水这件事,饶是叶北也有点儿想不通。

  按理来说,知微对自己的弟弟,已然算的上是百依百顺了。

  在外人看来,是可以把自己的命交给叶南的程度……

  可是现在,没想到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害叶南的性命。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知微做出了如此可怕的决定。

  叶北不知道,也不想再去纠结了。

  毕竟,人已经死了,也就算是对自己做过的错事赎罪了,再纠结反而显得叶家人太冷漠了。

  说到底,知微对叶家是有恩情的。

  不管后面有没有发生反水这件事,在以前的几年里如果知微想,自己这个弟弟恐怕早没命了。

  眼下出了这档子事,恐怕叶南的心里才是最不好受的。

  “过去的事就不要想了,我也不会再问了。”

  叶北顿时对自己莽撞的提问,感觉有点儿愧疚。

  短暂的消沉后,突然一脸兴致昂扬地凑近叶南问道,“对了,上官家的姑娘都长的不错,尤其是今天见到的这一个,同为女人都会让人有点儿移不开眼睛。”

  叶南心里清楚,这个家伙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想让大家沉浸在这么难受的气氛里。

  对此,叶南还是很感激的。

  “你几个意思?不会是又想乱点鸳鸯谱吧。”

  当即,笑了笑,顺着其意思接过话茬,一脸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我这里才出了这事,能不能晚一段时间再说。”

  上官家把暮婷叫回来,不出意外的话的确是有这个意思。

  暮婷很漂亮,这个毋庸置疑。

  如果在修仙界,自己肯定就抱着多一个不多的心态收了。

  修仙界说到底没有那么多规矩,大家通常就是喜欢了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

  也不会要求谁必须一生一世只跟自己在一起,大多就是一个比较自由的伴侣状态。

  当然,肯定也有那种真感情,对自己的爱人忠贞不渝的人,可在修仙界话还是比较少见的。

  在漫长的岁月里,对着同一个人多少会感觉麻木。

  地球不一样,短短几十载的生命,两个人在一起最多也就四五十年的陪伴,所以这里的人思想各方面跟修仙界有很大的区别。

  上官家对自己有恩,如果不是能够一辈子对暮婷负责的话。

  叶南是不会接受的!

  当然,要让他对一个女人产生此志不渝的感情恐怕还得看缘分。

  缘分到了,还得考虑回修仙界该怎么跟那个老东西交待。

  那老东西已然把自己那个未见面的女儿许配给了自己,别的人可以负,那家伙不能负。

  好在老东西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从不过问,只要不是跟人家私定终身了,就啥事都没有。

  当初,跟知微在一起的时候,叶南也没想过一生一世就这一个人。

  考虑的不过是,等到了修仙界该如何转变知微的思想。

  可上官家的人,叶南是不能如此做的。

  “那……行吧……呵呵……”

  听到这话,叶北也意识到自己现在开这个玩笑的确是有点儿不合适。

  尴尬地笑了一声后,才记得提醒叶南,“对了,知微的事,不要跟妈说,不然到时候又得担心了。”

  叶南点点头,说道,“我心里有数,不会说的。”

  这件事自然不能让叶淑仪知道,不然是要出大事情的。

  叶淑仪本身就经历过亲人的背叛,对于这方面比较敏感。

  如果再知道知微是因为这种事死的,恐怕心里会害怕死。

  毕竟,连知微都反水了,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的?

  到时候叶南不管去哪里,这个老母亲心里都不会觉着安定的。

  就这样,二人又聊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说完之后叶北就离开了卧室回自己的房间了。

  叶南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可谁承想,叶北前脚先走,后脚就又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你姐姐刚来过了?”

  柳蕴行打开门先是把头探进来,然后缩了缩鼻子闻着味儿一路走了进来。

  最后视线停在叶北刚刚坐过的位置,指了指笑着问道,“这味道绝对不会有错,刚刚是不是坐这里的。”

  还真神了?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连叶北身上的味道都那么熟悉。

  该不会是个死变态的?

  “你属狗的吗?用鼻子闻就知道了。”

  叶南看到这一幕,身上一阵恶寒,摆手说道,“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快走。”

  “嘿嘿,是这样的。”

  听到这话,柳蕴行坐到了之前叶北坐着的位置上,典着一脸贼兮兮地笑出声说道,“彭修的天赋的确是不错,要不然爷爷也不会亲自教授了,后面可能还准备培养一下蕴仪跟这小子的感情。”

  说罢,稍微顿了顿,指了指楼下的位置尴尬地笑道,“今天在楼下的时候不是听到说,那个知微不在了,那这两人已经……”

  不用听完,叶南就知道接下来是要说什么了。

  大家族向来喜欢用联姻的方式留下人才,上官家是这样,何况柳家?

  这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什么好说的。

  柳蕴行之所以这般尴尬,还要腆着脸上来说一声,无非是因为柳叶两家是有过婚约的。

  可能是觉着这么快就给蕴仪找人家,觉着不好意思吧。

  不过,叶南听到这话却觉着很高兴。

  他对蕴仪的确没有男女之情,之前还担心会不会因为婚约的事影响到人家一辈子的姻缘。

  现在有彭修这个家伙,倒是解决了自己心里的一个担忧。

  并且彭修这个人比较单纯,看得出来不会是那种能干坏事的人。

  再加上天赋的确是很好,有合适的功法加持的话,未必不能在这中原武道占有一席之地。

  蕴仪跟着这家伙,应该也是不会受气的。

  于是,不等柳蕴行说完,叶南直接抬起手制止柳蕴行继续说下去,一脸真诚地点头出声表示道,“这不是挺好的么?彭修是个人才,成为自己人,是好事。”

  “你不介意?”

  柳蕴行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毕竟,现在外面都知道蕴仪的未婚夫是……”

  不管怎么说外面的人都知道叶柳两家的事,现在柳家急着给蕴仪找了夫家,外面的人可能会有流言蜚语。

  到时候叶南的面子上也许会不好看,这才是柳家最担心的。

  所以,这次来是想征询一下叶南的意见,看什么时候曝光蕴仪的事情比较合适。

  五年,十年都可以,只要叶南说一个时间。

  柳家都会同意,让这二人在阴影处过一段时间。

  可是,看起来叶南一点儿都不介意?

  这倒是让本来担心满满的柳蕴行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本想好好把事情说清楚的,可是依旧没把话说完。

  “有什么好介意的?”

  叶南非常干脆摆手,说道,“外面怎么看还不是咱们放出去的消息,咱们自己心里清楚就是了,这样也挺好的,蕴仪也有个归宿。”

  这件事如果换一个人家,叶南肯定是在意的。

  毕竟,人的脸面也是很重要的。

  不过,这事出在柳家身上,柳家怎么说都是自家人,自家人就没什么好计较的。

  不管怎么说,蕴仪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外面怎么说,叶南也都不会放在心上了。

  柳蕴行听到这话,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你小子就是活的明白,通透。”

  没想到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反正当事人都不介意了,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当即,就开始毫不客气地说此行地第二件事,“那没什么意见的话,之前答应给的功法赶紧交出来,最近爷爷惦记着可能有好的功法,都不敢轻易给彭修教柳家的秘籍了。”

  叶南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确是答应过这事。

  只是,后面去一趟中阴之地回来后就都忘干净了……

  柳蕴行提起来,才恍若大悟,“你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功法啊?”

  “也不全是吧,我这次来事情可多着呢,我们家也准备进帝都了,所以我先来看看买个合适的房子吧。”

  柳蕴行摆摆手,扬着下巴一脸骄傲地说道,“离你们家近一点就最好,买好了家里人就都接过来了。”

  欸?柳家也要搬过来了呢。

  叶南突然有些吃惊,“这么快的吗?”

  这么快搬家,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帝都的生意已经开始步入正轨了。

  叶南本来以为怎么都得有点儿时间,没想到这么快。

  看来,上官家在这件事上出了不少力。

  “生意上的事差不多了?现在只要人先过来而已,要把家业都折腾过来估计得年底才行。”

  柳蕴行点点头,轻松地说道,“你们家也就是人少,所以搬动比较方便,估计一个月时间就能搞定了。”

  对于叶南来说,人全部都过来,跟家业过来没什么区别吧?

  刚过了几天的好日子,看来后面又得一大堆事情要忙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南直接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无奈地感慨出声,“我一个人的生活还没过够呢,就都要过来了。”

  最近一个人过,除了去上官家报道一下,自己去哪里都不用给人汇报。

  想干啥就干啥,也不用怕家里人担心自己,总体看起来自由程度还是很高的。

  可是,如果家里人都来了,肯定就没有那么多一个人的时间了。

  跑完上官家,还得回家看望老母亲……

  再夸张一点,可能会被老母亲留在家里不让外宿。

  毕竟,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就没有了搬出去住的正当理由了。

  柳蕴行“嘿嘿”一笑,也很能理解叶南此时的心情。

  他是从小就在外面历练的人,在外面野惯了,回家也不习惯。

  可是,偏偏还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现在谈了女朋友也是不敢在外面待太久。

  不然一回家,要面对的就是全家人的热情追问。

  更不要说叶淑仪只剩下这一双子女了,平时必然盯的比较紧了。

  不过,笑归笑,正事还是要说的。

  柳蕴行笑罢,往叶南身边凑了凑,悄声问道,“对了,那个魏然,看着也不错,要不一起弄到柳……”

  狗屁!

  又打上魏然的主意了?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彭修?没点儿家族背景任由人家挖了。”

  叶南无语,没好气地说道,“魏然本家就是帝都的,也是有一定根基的家族,估计这次来也是因为天赋不错被挖掘过来的。”

  如果魏然没有家族根基的话,被招揽进柳家也没什么问题。

  叶南,反而会觉着要放心很多。

  毕竟,柳家肯定会好好对待自己交托的人。

  只是魏然是有本家的……

  叶南在给教东西的时候就考虑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先是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很不一般了,魏然有这样的朋友势必会引起本家的注意。

  现在,又突然爆发出优秀的武道天赋。

  魏然本家又不傻,如此优质人才放着不用还等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魏然有能力,在自己的本家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的。

  当初教魏然东西,也是希望其有一点儿自保之力。

  这个才是最终的目的,别的叶南可没有想过……

  “哦,那可不一定。”

  柳蕴行显然也是做过工作的,当即一针见血指出其中最关键的点,“说不定是因为想报某位的大腿,专门把人挖过来的。”

  看得出来,柳蕴行是调查过了。

  知道魏然应该是有本家的,现在提出来可能是有点儿别的想法?

  叶南不解,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对此,柳蕴行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

  “魏家这么多年也没有给那小子一点儿好处,全家都被送到西河这种小地方,替本家守着最次的生意,有什么好在意的?”

  “如此本家,不要也罢了。”

  说着看了叶南一眼,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观察过这小子现在修习的功法,看样子也不是魏家的手笔,并且这小子天赋不错,却一直没被本家注意,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那就是后期改了体质,这个体是谁改的,不用说了吧?”

  说完,笑了笑,“人家这么明目张胆的摘桃子,咱们真的不要管管吗。”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