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章黑龙

第二百五十章黑龙

  将黑龙庙的情况大致给叶南介绍一遍之后,二人就出门坐车往槐树乡去了。

  一般庙神没落的原因在于无人相信,在繁华的都市中尤其可见这一点儿。

  科技的发展使人类拥有了更加大的潜能,越来越多的疾病可以被治愈,甚至连天气如何也能控制。

  人们没有必要再去求神拜佛,越来越相信真理的存在。

  于是,庙神就没落了……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人口迁徙,带不走停留在原地的庙神,失去了供奉的庙神也就渐渐的走向了没落。

  槐树乡的情况就有点儿特殊了,导致黑龙庙在此地还是享有一定的声望。

  一个是这个地方的人口没有迁徙,反而依靠着天然条件发展起了新农业。

  还有就是此地依旧处于偏僻的位置,人们普遍受教育的程度不算太高,对于知识的掌握度并不高,还保留着供奉庙神的习惯。

  叶南到此处时,看到黑龙庙的第一眼,就被笼罩在庙身建筑上的祥瑞之气给震撼到了。

  也算是见识了几个庙神了,这个庙看起来算是相对比较完整干净的一个。

  一看就是有人打扫管理的……

  就在二人准备进去的时候,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白发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人脸上沟壑纵横,皱纹看起来让整个人的面相有点狰狞。

  面对着二人,却是异常平静地问道,“二位是来上香的?”

  听起来,有点儿像是这里的庙祝。

  叶南没有说话,上香这种事自己可不会干。

  下意识地看了刘承祖一眼……

  刘承祖立马get到其中的深意,连连点头笑着说道,“是的,听朋友说,这里特别灵验。”

  老人古井一般的眸子从叶南身上扫过,然后才冲着二人点头,说道,“心诚则灵,二位进来吧。”

  说罢,转身先一步进了庙中。

  叶南刘承祖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庙祝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隐隐让人心里有点儿不安定。

  二人进了庙内,入眼可见的是一尊高大的泥塑立于正殿之上。

  被供奉的泥塑身着黑色的道袍,怀中捧着一柄有着金色龙纹手柄的拂尘。

  面上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严肃,给人一种威迫之感。

  老人熟练地走到香案前,打了三柱香插进香炉中,问道,“有什么想要祈求的?不过这个一般都是农民求风调雨顺的,再多也就是求个阖家平安这样的愿望,如果是一些别的可能就没有那么灵验了。”

  刘承祖又不种地,又没有什么家人,面对黑龙道长真没啥可求的,抓耳挠腮想了一会儿才说了句,“就求个阖家平安吧。”

  阖家平安,这家伙都没什么家人,求个屁的阖家平安呢。

  听到这个诉求,叶南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只是,这个诉求在庙祝眼里却是很平常的。

  庙祝点点头,伸出手指了指殿前的毯子示意刘承祖跪下。

  有诉求自然要跪拜,刘承祖对人间这个规矩可以说是很熟悉了。

  当即,什么都没说直接跪下。

  庙祝的视线紧跟着移动到了叶南的身上,迟疑地问道,“你……”

  其实,庙祝是想问你没有诉求吗?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叶南直截了当地打断了,“我是陪着过来的,没有什么可求的。”

  说罢,还笑着对庙祝摆了摆手说,“你们尽管忙自己的,不用管我。”

  让他跪?这辈子都没这个可能了。

  在修仙界叶南只跪过一个人,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人。

  那个人给了自己性命,教会自己立身之法,值得自己这一跪。

  可是别人?就算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是叶南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给区区一个庙神下跪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诉求?他不会有什么诉求的。

  只要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拦得住自己,那自己就永远不会有诉求。

  好在庙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沉声提醒道,“好,那劳烦不要站在庙身正前方,这样对您可能没什么好处。”

  听到这话,叶南才注意到自己此时正是站在大殿正中。

  抬头就能看到泥塑正盯着自己看,大有迎头压下之势,威严十足。

  想来,这就是庙祝所说的不要站在庙身正前方,因为一般人根本抵不住这般威压。

  叶南也没有这般执拗,非要站在正中间,当即侧身移了下。

  “在这里写上自己的姓名,愿望。”

  庙祝提醒完叶南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专心致志地从香案上拿起一条红色的绸带,并且取了一只黑色的碳素笔一同交给刘承祖,“后面的功德部分就写今日上的香火钱,至于上多少香火就看香主的心意了,这个并不强求,心诚就好了。”

  这个还算是比较良心的庙祝了,香火自愿。

  整个人态度就很佛系,说话的时候相当平静。

  感觉就算刘承祖一毛不上也不能撼动此人的情绪分毫……

  不过,刘承祖还好,接过绸带趴在地上写了一会儿后,从身上不知道哪里掏出一百块连同绸带一起交给庙祝,“老头子也没什么钱,这一百就给庙里添点儿香火。”

  庙祝面无表情地接过东西,顺势把钱塞进功德箱中。

  然后,从香案下面的抽屉中,找出一盏长明灯点亮,放在其余长明灯的一旁,把写了愿望的绸带绑在了灯身上。

  从叶南的角度来看,这盏灯似乎在绑上绸带后闪过一簇金色的光芒。

  庙祝做完这一切,又点了三张黄纸放进殿前的火盆中说道,“磕三个头就好了。”

  整个过程看起来非常简单,行云流水。

  庙祝就好像做过无数次同样的行动一般,中间连个结都没打,就结束了。

  如果是寻常人可能也就觉着那样了,有没有用不知道,尽个心意了。

  可是,叶南却看到了长明灯上闪过的金色光芒。

  就在叶南怔愣的时间,刘承祖已经磕完头站起来了。

  下意识地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两步走到叶南身前说道,“老大,完了,咱们回家吧。”

  这话说完,本来面无表情的庙祝突然闻声看了过来……

  充满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来回走动了几个来回,看的叶南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刘承祖喊自己老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之前觉着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看起来,似乎的确是比较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了。

  这在有的时候,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叶南尴尬地点了点头,赶紧转身离开了这坐庙。

  与其说是离开这座黑龙庙,倒不如说是在躲避庙祝的视线,就这么被盯的心里还真是有点儿发毛。

  二人走出去一段距离,直到黑龙庙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庙里的香火感觉还不错,你看亮着不少绑着缎带的长明灯。”

  叶南才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黑龙庙所在的方向,“并且,这个泥塑的确给我一股威压感。”

  之前是直接坐车到庙门口的,并没有注意到什么特别的。

  现在隔远一看,黑龙庙所在的方位上空似乎是有淡淡的金气弥漫。

  看来,灵气真的很充裕啊……

  “老夫也感觉到了,这个庙神的实力绝对不弱,咱们还是不要触这个霉头了吧?”

  刘承祖闻言之教,连连点头附和着。

  说罢,摸着自己的口袋心痛地嘟囔了一句,“今天都损失一百块了,老夫浑身上下就这一百块啊。”

  一百块,对刘承祖来说也算是巨款了。

  这个家伙命里拿不住钱,就算身上有点儿钱也会以各种奇葩的方式流失掉。

  今天的一百块,就算是不上香火,也会以别的方式丢掉。

  说起来,丢掉就是丢了,上了香火就算是花了,好歹还许了一个愿望不是?

  所以,应该不算亏……

  “怎么就损失了?你不是许愿了么。”

  叶南笑了笑,摇头宽慰道,“庙神会保佑你阖家平安的……”

  不过,说起阖家平安的时候,叶南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这要是许个别的愿望就也还好了,许个阖家平安这一百块可就算是丢了。

  刘承祖孤身一人,不拖家带口,早没家人了。

  求阖家平安,可不就是白花了一百块。

  “老夫一把年纪,早就没有家人在世了,还求个什么阖家平安?”

  显然,刘承祖也是如此想的,完全苦着一张脸没好气地嘟囔着,“你说这一百不是赔了,是什么?”

  赔,的确是赔了,可现在这种情况就不好再火上浇油了。

  毕竟,晚上还能用的上刘承祖这个老家伙。

  “就当给自己求个平安好了,不算赔钱。”

  叶南破天荒地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好声好气的劝慰了几句。

  就在刘承祖感觉到奇怪的时候,下一秒听到了另外一句安排,“咱们回去收拾一下,今晚上再过来一趟。”

  所以是怎么样?还是要来找庙神当陪练是么。

  “今天晚上还来?”

  刘承祖整个人都震惊了,有些不太情愿地皱着眉头叨叨着,“你不是真的吧?又要找人家庙神的事。”

  “放心,没有问题的。”

  可是,显然这些叨叨没有用,叶南做好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

  反正就是,就算安排刘承祖守在外面也行,绝对不会说今晚上用不着“你”这句话,“不然到时候,你就在外面守着别进来好了。”

  说罢,似是又想起了什么,一脸严肃地对刘承祖交代道,“等九道天雷打过再进来,否则雷打下来保不齐会伤到自己人。”

  “伤到自己人?”

  本来刘承祖心里就已经很没有数了,听到这句话更慌张了。

  这雷都能伤到自己人,别是那什么七伤拳一个性质吧?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是闲着没事干了才玩儿的东西吧。

  刘承祖顿时就傻了,瞪大眼睛认真地提醒道,“那这雷不长眼睛的,万一把老大伤着可就得不偿失了。”

  能不能伤到自己,叶南心里还没有数吗?

  也许他可以损耗自己的一点点利益去报答别人的大恩,可要是牵扯到损耗自己的本源这事上,那啥恩都别报了。

  之所以叶南愿意去炼这九品丹药,也是想借这天雷淬炼一下自己的肉身。

  让上官家去收集这些药材,一方面省了自己的时间,一方面办法了上官家的恩情,还有一方面可以淬炼自己的肉身。

  怎么看都是一石多鸟的好计策,叶南如何能放过这个机会。

  “真能伤到我的话,我还召个屁的雷啊?”

  面对刘承祖的紧张,叶南是又感动又好笑,唯有一脸无奈地解释道,“总不会是嫌自己命不够长吧,你什么时候看我做过这样的蠢事……”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儿道理。

  叶南平时的确是喜欢冒险了一些,可真要说是做了什么让自己吃亏的事情。

  好像还真没有吃过什么亏,这小子算过的就没有赔的。

  想到此,刘承祖的心里平衡多了,只是一想到自己又要被牵扯到庙神的事情里就头大。

  不管亏不亏,惹庙神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刘承祖还是不想去,可一时又想不到什么好的劝说理由。

  就在这时,突然有本手札从叶南的口袋里飞出来,凭空自己翻动几页固定在一句话上面,“没做过蠢事,这并不能掩饰你的无知。”

  这是啥意思?

  叶南自从拿到这个手札,这玩意儿有时候会迫于压力回答一些问题。

  可却是很少主动出来说一些事情,除非是跟它那个前主人有关的东西。

  现在,突然跑出来劝说自己,这倒是让叶南有些意外了。

  叶南瞥了一眼立在自己正前方的手札,挑眉问道,“我怎么无知了。”

  多次的经历证明,这手札跟刘承祖不同,每次出来说都是有根有据的。

  或许,这家伙真的能说出一些关于黑龙庙不可侵犯的原因来。

  在问出这句话后,手札又自动翻了一页。

  空白的纸页上渐渐显示出一句话来,“黑龙庙金气加身,是将要功德圆满的象征,此种情形下就算是天雷也不会落在这人身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