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二章做场戏

第二百五十二章做场戏

  因为天雷对黑龙没有什么作用的原因,所以炼丹的事就不能再去黑龙庙了。

  离开黑龙庙,二人又直接打车去了刘承祖之前说的那个小庙。

  不过,没有什么泥塑,也没有所谓的庙建筑。

  叶南到了那里才发现这就是立在村口的一个半人高的小庙,里面供奉着一个有了些年头的牌位,周边杂草长的快要比土庙高了,庙身也有些破旧,多年未修缮了。

  香炉是用石头做的,里面积满了灰尘,看的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供奉了。

  并且刚才来这里的时候,要进村子需要经过一条很湍急的河,河面上只有一道看起来很简陋的索链木板桥。

  车子都没办法进来,二人只好在桥头下车进村。

  走在桥上也是发现这也是很久没打理的建筑了,链子生锈的厉害,木板上都长了蘑菇。

  当时,二人心里就没有什么期待了。

  毕竟现在条件这么好,像如此偏僻的村子估计没有什么人居住了。

  据刘承祖说,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村子。

  经过这么多年可能村里人早就迁徙了,那不可能把庙神带走的。

  现在看这小土庙,真的是一点儿生机都没有,更不要提里面能有什么有灵气的庙神了。

  就在叶南心中暗暗否决了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感叹,“这不是什么有功德积累的人,就是当地人的一种信念想要保护村子而存在的庙神。”

  刘承祖看着小土庙,蹲下身子扒拉了一下前面的杂草,表情有些暗淡地看着里面的牌位,似乎是对这个村子还有点儿感情的样子。

  “这个庙神是虚无,且没有真身的。”

  看着,语气有些伤神地嘟囔了起来,“我上次来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就已经不太行了,现在……”

  然后,苦笑着说道,“你看村子里都没啥人了,看来也是消散了吧。”

  叶南并不否认有这种情况,毕竟现在这个小土庙上是一点灵气都没有。

  不过,对刘承祖跟这个村子的故事倒是有点儿好奇了。

  平时刘承祖这个家伙从来不提起自己过去的事情,好像对什么都看的很淡,对这个世间了无牵挂。

  现在却能对一个久未回来了村子做出这般表情,必然是有故事的。

  就在叶南刚想问问的时候,进村的地方突然有了些许动静。

  显然,刘承祖也听到了,二人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默契的躲进了土庙旁边的草丛里暗中观察外面的动静。

  明明刚才动静已经不小了,感觉分分钟就能出现的人,差不多拖了五分钟才慢吞吞的走到村口。

  来人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脸上已经完全爬满了皱纹,头发也都脱完了,只剩下一些白色的细绒毛,穿的有点旧,不过还算整洁,洗的有些发白的粉色t恤,还有打了补丁的破洞牛仔裤,一双不太合脚的帆布鞋,头的部分还破了一块,背着一个鼓囊囊的旧书包。

  仔细看,老人的一只眼睛只有眼白,应该是个独眼瞎子。

  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步一挪的走到了小土庙前,对着小庙直挺挺的跪下,然后退下书包开始找东西,打火机,黄纸,香……

  刘承祖似乎认出了这个人,暗暗惊呼了一声,“咦?怎么可能……”

  不过,也只是叫了一下,并没有真的出去确认,依旧躲在暗处悄悄的观察着。

  “那事过后,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吧,老头子也快活到日子了,这是最后一次过来看您老人家了。”

  独眼老人帮着小庙拔了草,然后才上了些贡品,小饼干小面包之类,点燃了香插进炉内,磕完头后,才一边烧着黄纸一边像跟老朋友聊天一般,对着小土庙说话,“村子里,就辛苦您多多庇护一下了。”

  这一番话说完,刘承祖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跑出去冲着那人大叫一声,“张瞎子?”

  “嗯?”

  那人听到声音也连忙转过了头,看到刘承祖是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诧异地确认道,“你……你是……刘道长?!”

  说完,可能又觉着不可能,连忙摇了摇头想把这地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刘道长当时就已经……”

  却不料刘承祖非常直接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你别激动,就是老夫。”

  话说回来,这个张瞎子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也是正常。

  毕竟刘承祖现在的寿命,在普通人眼里已然是奇迹。

  按刘承祖自己说的是很多年前来的这里,这个张瞎子势必是老了很多的。

  现在还能看到刘承祖老当益壮的站在自己面前,吃点儿惊也是必然的。

  “啊?真的是您。”

  听到刘承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后,这个张瞎子脸上诧异的神情更甚了,“您怎么一点儿都没变啊?还跟当年一样老当益壮。”

  说完,颤颤巍巍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刘承祖见状,连忙过去将人扶起来,“你小子慢点儿,别急。”

  在旁人看来一个六十来岁的人,喊一个七八十岁的人那小子可能有点儿诡异。

  可真实情况就是,刘承祖的年龄的确是要大很多。

  被喊小子的张瞎子听到这话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眼自己,苦笑着摇头说道,“看看我,已经就剩一口气了。”

  “村里人都走完了,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回来拜庙神呢。”

  刘承祖搀着张瞎子,无奈地摇头笑道,“还指望能庇护你在地府不吃亏不成?”

  当年这个张瞎子是村里的阴阳先生,周围几个村的名声还是比较响亮的。

  纵然水平一般,也就是能简单帮人看个葬,不过心是真的很诚的。

  那个时候已经很少有人拜小山神了,几乎都是张瞎子一个人在处理,平时还帮小山神拉点香火。

  如果有谁不小心魔障了,就都带着人来拜小山神,这个小庙的香火也就勉强还凑活。

  别人都觉着是张瞎子灵验,其实是小山神有本事。

  可惜没人能分清楚这个,就让小山神渐渐走向了消散的地步。

  不过,刘承祖却是知道的。

  张瞎子本身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水平,如果不是小山神的庇佑,也不会有如此名声。

  于是看到张瞎子这么大年龄了,还特意跑回来给小山神上供也是忍不住调侃了一下。

  没想到一句调侃,让张瞎子整个人又是一怔,那只还能见物的眼睛也开始渐渐蓄起泪水,“村子里的人不是……不是走完的……”

  话说到后面,实在是说不下去了,犹豫了半天才一拍大腿痛苦地说道,“诶,是都死了!”

  都死了?怎么可能……

  听到这个回答后不止是刘承祖,就连叶南也跟着惊了一下。

  “都死了?”

  刘承祖听到这话,表情一滞。

  可是很快也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确认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话说到后面,整个人的声音都在跟着颤抖。

  “是山洪……天要人亡……人不得不亡啊……”

  张瞎子摇摇头,捂着脸痛哭出声,言辞间透露着一股深入骨髓地绝望,“当时是半夜突然下的暴雨,不到两个小时山洪就来了,根本没有人能反应的过来,全村人没有一个能逃出去的,没有一个梦逃出去的。”

  那个年代信息比较闭塞,却是自然灾害的影响会比较大。

  尤其这么偏僻的村子,就算是出了事也很难及时得到营救。

  再加上这个村子的位置……的确是不太好……

  进村前的那条河是毕竟之路,村子就在河下游的边上,村子处于山间的洼地中,出了事都不好跑。

  再加上,半夜下的暴雨,雨水来的太急,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所以,村里的人都被困也是必然的。

  那个年代,就是看天吃饭,一场意外灾害,足以给人们造成灭顶之灾。

  还是现在好,随着科技的发展,这种事情也越来越少。

  只是,不是一个人都没逃出去嘛?那这个张瞎子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刘承祖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疑惑地出声确认道,“那你……”

  “得多亏了这位小山神了,我到底是干这一行的,每天都会给村里的小山神送点贡品。”

  不用说完,这个张瞎子就知道对方是要问什么了,回头有些忘神地看向了小山神的牌位,“山洪的那天早上,我也去给小山神送过贡品了,正巧遇到一个外来的大爷路过村子说是要去看出嫁在附近村子的女儿,老大爷担着不少东西,找不到路,我就帮忙去送了一程,结果有了两座山,在一片荒地上迷了路,折腾了一天,在外面露宿了一夜,醒来就发现老大爷不见了,地上留着我那天早上给小山神上供的馒头,梨子。”

  说到这里,张瞎子顿了顿,舒缓了下情绪继续说道,“我当时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连忙赶回来后,村子已经没了……”

  这个时候,情绪已经稳定多了,除了整个人气压有点沉重外,也算是非常清楚的把这件事叙述清楚了。

  这种事,没有人愿意发生的。

  可是一旦发生,再难过也得接受了。

  刘承祖也肯定是哭了,只是不那么明显而已。

  从叶南的角度几乎都看到了这个老东西偷偷抹眼泪的动作。

  不过,刘承祖抹完泪儿,就还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地把话题从这件事上转移,“这些年过的如何?”

  估计是不想太让张瞎子难过,又或者是自己也有点儿接受不了这个结局。

  “也就那样,浑浑噩噩的,能吃口饱饭就不错了。”

  张瞎子闻言,摆了摆手说着,莫名给人一种已经看破这个世事的感觉,“琢磨着快到时间了,一路要饭回来了,就为了看看小山神。”

  老有所依,现在对张瞎子来说小山神恐怕就是自己生命最后几天的依靠了吧。

  其实,叶南能看出来,刘承祖肯定也能看出来。

  这个张瞎子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估计也没几天好活了,能坚持到这里,已是不错了。

  当然,想要回到家乡再死,这件事大家也都还算表示理解。

  张瞎子说完,看着小山神的土庙一脸祥和地又说了一句,“也让小山神保佑村里的亡魂能得到安息吧……”

  小山神没有了,早就消散了。

  刘承祖是知道的,只是面对张瞎子的美好愿望,实在是不忍心戳破让其难过。

  最终,刘承祖还是点点头附和道,“会的。”

  “哦,对了,您老还没说,怎么这么多年了一点儿都没变呢。”

  说了半天了,这个张瞎子才又回过味儿来,一脸惊奇地盯着刘承祖看了半天感叹道,“真是,神人啊。”

  刘承祖也知道自己这种情况在普通人眼里太匪夷所思。

  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解释,反而是顺着张瞎子的话说自己也是快要走的人了,“怎么没变?都快要入土了,估计日子也快到喽。”

  如此说,至少能让人家知道自己并不是长生不死。

  如此也不会觉着太奇怪,把他当怪物看待。

  “哈哈,那也比我这个老头子活的久。”

  果然,张瞎子听到这话也就信了,没有再过多问刘承祖的事情,回头看向村子的方向说道,“我这回回来,就哪里也不去了,就待在村子里面,人老了总要落叶归根的,顺便还能帮村里的老朋友们收收尸。”

  毕竟,刘承祖的年纪也到了,说自己也快要没日子活这种话任由谁都会信的。

  现年头百岁以上的老人也还是有的,只是可能没有刘承祖这个康健。

  不过,同为修道的人,张瞎子就算学艺不精,也还是懂这里面的道理。

  修道之人普遍保养的会好一点,基本上看不出年岁来。

  知道这些,自然也就不去纠结刘承祖为什么没有变化的事情了。

  只是,听张瞎子的意思,是准备在村子里面住下去。

  这村里没有一个活人,又交通不是很方便。

  很难想象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该如何在这里生活,就算张瞎子也没几天活头了,可感觉一个人待在村里,就是找死了。

  刘承祖听到这话,眉头一皱,问道,“你吃什么,喝什么?”

  当然,是他没有自己的家,现在也是住在别人家里。

  如果他又自己的家话,一定会把张瞎子接到自己的家里面度过晚年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能做的也就只有确认张瞎子的生活,别的还不能自己决定。

  “我都带了的,在外面讨饭也攒了点儿钱,不多,回来的时候雇了个拖拉机,给自己拉了五袋米,五袋面,还有些油盐什么的生活日用品,估计再过会儿就到了。”

  张瞎子却是早就做好打算的样子,一摆手大方地说道,“您就放心好了,绝对不能让自己最后变成饿死鬼呢。”

  说罢,才注意到了叶南的存在,上下打量了一遍疑惑地问道,“这位,是您的?”

  刘承祖当年来村子的时候,就已经是个老年人了。

  并且孤家寡人的,就算后面找了再生了一个,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儿子吧……

  或许张瞎子看到之前的叶南,可能还会往儿子那里想。

  现在的叶南壮的跟座小山一样,看起来年龄也要大一点儿,并不像是儿子。

  张瞎子是往徒弟那块想的……

  可是,没想到刘承祖非常含糊的给了两个字,“朋友。”

  朋友?这二人的年龄差距怎么做朋友的。

  难不成世间还真有忘年交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要知道刘承祖当年来村里可是解决了一件大事的,当时在村里威望高的不得了。

  如此一个高深莫测的人,竟然跟一个小伙子做朋友?难不成这个小伙子也有什么过人之处。

  张瞎子探究的目光,不由往叶南身上瞥,“哦哦哦,真是个壮小伙,下地干活绝对是一把好手。”

  最后,也只能看出这么浅显的东西……

  就是叶南下地是一把好手,仅此而已。

  别的什么优秀之处可是一点儿都没有看出来。

  “我这次回来也是看看大家,只是没想到村里人都没了。”

  刘承祖估计又是担心这个张瞎子想的多了,再次主动开口转移注意力,“不过,好歹看到了你,也不算是白来了。”

  此行的真正目的肯定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用这个理由的话要好很多。

  一方面安抚了张瞎子的情感,再一个方面也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动机。

  就是叶南,都觉着这个回答简直是天衣无缝。

  “我也没什么很招待的,要不回去看看?住几天也好。”

  听到刘承祖对自己的态度,张瞎子也很高兴,当时就抓着刘承祖的手不放,开心的说道,“我也很久没有熟人跟着聊天了,咱们老朋友两个好好说说话也好。”

  说罢,也不忘记为村里的人求一个福利,“对了,刘道长不知道方不方便,帮村里的亡魂们好好超度一下?我老早就想做这件事了,可是也知道自己本事不行,别人又信不过,信的过的也没钱请。”

  不得不说,现在像张瞎子这样单纯的人真的很少见了。

  明明蹉跎一生,已经活得很悲惨了,却在临终之前还想着村里的人。

  也难怪,刘承祖能对其印象这么深,就算是过了真么多年也能轻松认出这个人来。

  足以可见,此人应该是有很让刘承祖欣赏的优点。

  对于张瞎子的请求,平时看起来很在意钱的刘承祖倒突然豁达了许多。

  当时,也没有问报酬多少,非常直接了当的就答应了下来,“当然可以了,只是我们还有点儿事,等忙完手里的事就过来怎么样?”

  “那就不太好了,真是谢谢刘道长了。”

  张瞎子闻言,先是一阵的高兴,可是很快又非常不好意思地表示道,“我可能掏不出太多的报酬,不过会有多少都……”

  话没说完,刘承祖直接打断了其后面的话,“咱们之间不谈钱,跟村里的人相处一场,也就当是老夫送大家最后一程吧。”

  听到不要钱,张瞎子简直喜极而泣,几乎要跪下表示感谢了,“那就真的多谢刘道长了,多谢了,我替村里人谢谢您了……”

  还好被刘承祖及时给拉了起来,“行了行了,这都什么年头了,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咱们之间可不兴动不动下跪了啊。”

  说罢,便直接向这个张瞎子告辞,“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最晚后天老夫就回村里来找你。”

  其实刘承祖还有很多话要说,只是在知道村里人都已经不在之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他的情绪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却因为张瞎子还要极力去克制自己的情绪。

  叶南看的很清楚,所以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切都让刘承祖自己去定,是走是留。

  又或者是怎么样,只要刘承祖说什么,自己就跟着做什么的。

  叶南已经是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可是没想到会走的这么快。

  “好好好,道长慢走,真的多谢刘道长啊。”

  最后,在张瞎子的连连道谢中,二人一前一后沉默着离开了村子。

  过了离开村子的简陋小桥,刘承祖终于忍不住了,突然抱头蹲在地上,无言痛哭。

  这种时候需要发泄,哭一哭也许还好点儿。

  叶南想的很开,也没有阻止其哭的意思,中途也没有说话转移老东西的注意力。

  就任由其哭了十几分钟……

  刘承祖哭的差不多了,情绪也差不多发泄完了,才慢慢站起身来背对着人抹脸。

  等抹的差不多了,转身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刚才,见笑了。”

  只是,那哭红的双眼却是骗不了人。

  这件事更加让叶南确信了,刘承祖对这个村子的感情很深。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问并不是个好的机会。

  叶南点点头,表示没关系,“没事,能理解。”

  “诶,多谢老大…”

  刘承祖感激地点了个头,然后忍不住感慨出声,“当年这个小山神估计就是用自己最后的一丝气力,救了张瞎子吧。”

  “或者说,因为已经快要消散,没有力量再护着全村人,也就只能救这个叫张瞎子的人。”

  没承想,叶南却摇了摇头,明显对这件事有自己另外的看法,“这个小山神并没有消散。”

  最后这句话说的非常肯定,小山神没有消散。

  “什么?那怎么可能。”

  刘承祖知道叶南从来不说没有根据的话,不过还是有点儿诧异,可是刚才那个小土庙明明是没有任何灵气的。

  一个早就没有人的村子,庙神肯定是已经消散了啊。

  “你有没有注意,这个村子很祥和。”

  叶南慢慢转身,回头看向村子的方向,表情有些复杂地说道,“如果真的是一场山洪淹没了全村人,那肯定是会有怨气的,可这个村子没有。”

  说罢,看向刘承祖说道,“你不是也以为是村子里的人走了吗?”

  这话,问的刘承祖也是一愣。

  按理来说是这样的,全村的人一夜之间死于灾害,那肯定是会有怨气产生的。

  再不济,也该有点儿尸气,可是村里完全没有这两样邪祟之气。

  只是,就算这样也不能说明小山神还在。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明小山神没消散啊。”

  刘承祖还是不愿意相信,却也不敢太肯定,唯有不确定道,“刚刚咱们明明感知过了,的确是一点儿灵力都没有的了。”

  “你没注意到一点,刚才张瞎子供奉点香的时候,点香升起的烟不是朝风吹的方向去的。”

  叶南笑了笑,异常平静地说了一件事,“而是朝着庙门进的,所以……”

  后面的话,叶南没有继续再说,可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刘承祖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张瞎子身上,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可是叶南没有,二人说话的档口,打量周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幕。

  这也让其确定了小山神还没有消散这件事……

  叶南不可能撒谎!

  刘承祖听到这事之后也是愣了,不过很快也跟着附和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小山神的确可能还在。”

  “不过……这个小山神真的……”

  说着,表情渐渐变得有些为难,犹豫着看向叶南劝说道,“能不能不找这个小山神的麻烦?这种因为人们的愿望形成的庙神本来就很难修成功德之身,通常只要人们不是恶念,对人们的需求也都很是用心,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最后只能落到个消散的下场,就让它跟张瞎子的这点念想一起走不好吗。”

  叶南找山神通常是做什么,别人不知道,刘承祖可是很清楚的。

  在知道村里发生的事情之后,刘承祖突然有些后悔了。

  自己就不该带叶南来这里,当初是以为小山神肯定不在了才敢说的。

  没想到……

  叶南并没有回答。

  小山神的事的确很让人感动,可是炼丹的事迫在眉睫。

  叶南本身跟这个小山神是没有什么感情的,自然也没那么多好顾虑。

  现在知道小山神还没消散,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

  然而,刘承祖却……

  要不要考虑一下刘承祖的心情,其实也蛮也有点儿犹豫。

  “老大,当我求你一次。”

  这边刘承祖看叶南半天不回答,情急之下对着叶南特别认真的鞠了个躬,说了一连串话来劝说叶南高抬贵手,

  “我从来没有求你过什么,不过如果小山神真的存在,那也显然是张瞎子的那点儿信念在支撑着它。”

  “张瞎子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一死小山神就会消散。”

  “更何况,这么一点儿威力的庙神对你没有一点儿作用。”

  “我们真的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啊……”

  就算没有天雷,小山神也会消散,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唯一不一样的是刘承祖对这个村子有感情,对这个小山神也有一些别样的情感在里面。

  叶南可以不顾及小山神……

  可是,对于刘承祖真的还是不忍心拒绝。

  “好,按你说的来。”

  叶南最终还是答应了,不过是有条件的,“当然,还需要张瞎子帮忙做个戏,这场戏如果做的好自然可以保住小山神。”

  刘承祖知道要炼丹,可是不知道这丹背后的事情。

  听到叶南说要做场戏,顿时就懵了,“什么戏?”

  让张瞎子帮忙做戏,太复杂的也不知道这老货能不能做的出来,到时候再耽误了叶南的大事反而得不偿失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