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三章无所适从

第二百五十三章无所适从

  叶南之所以要找有庙神的地方炼丹,也是为了借助庙神造声势。

  这样可以给上官造成自己背后的确是有个威力巨大的丹师在帮忙,其次自己也可以收获一波灵力。

  可现如今黑龙庙那里不行,这个小山神也……

  不过,刚好有一个张瞎子,这些年也的确是过的穷困潦倒,但是追溯以往也还有阴阳先生这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

  当年这里发大水,只活下来这一个人也算是一个比较令人吃惊的经历。

  到时候,张瞎子在此处结束,到时候自己也可以给上官家一个交代。

  说是在炼丹的时候元气大受损,也就此结束了。

  刚巧,还可以让上官家作为感谢,为村里的人做最后一点儿事情。

  以上官家的财力,应该是没问题的。

  当然,最好的一点,还是可以彻底断了上官家对于丹师的觊觎。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更何况在得了九品丹药那样的好处下。

  若是到时候上官见到了这东西的好,有点儿把控不住自己的欲望,那岂不是把自己坑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不过,唯一一点,就是上官暮婷的丹,材料一时半会儿肯定收集不齐。

  就算收集到了,叶南也没办法再立马为其炼了。

  毕竟,好不容易说谎隐瞒了自己会炼丹的事,实在没有必要再把自己往那条路上逼。

  只能,对不起暮婷了。

  可如果上官震愿意,这颗九品益元丹也是可以弥补暮婷身体的缺陷。

  九品益元丹原本的功效不说,恢复身体创伤这种小事自然是在其中的。

  但是,好像不太可能……

  九品益元丹可遇不可求,就算真的有丹师能炼,可有谁愿意损耗自身的元气去给人家炼这种丹药呢?

  叶南如果不是不想欠人家的情,如果不是不知道如何快速修复,也不会炼这丹。

  更何况地球上的丹师,因为环境的问题,很难炼出上等丹药。

  上官震应该不会放弃强大自己的机会,把丹给暮婷的吧……

  这种事,大家更多想的会是自己,何况上官震还是一门的家主。

  算了,这些都已经上官家内部的事情了。

  自己实在没有什么操心的必要,到时候只需要把自己该提醒的提醒一下就行了。

  “不用担心,是好事来着。”

  叶南摇摇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事情,然后才出声把自己的打算说出去了一些,“到时候说不定能让上官家出钱,把这里的尸体都挖出来,好好安葬供奉。”

  “真的假的?如果有这种好事,那张瞎子肯定愿意的。”

  听到还有这样的便宜买卖做,刘承祖自然不会拒绝,直接了当的回道,“我也愿意配合。”

  他其实也想为村里的人做一点儿事情,不过除了做法超度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如果能用上官家的力量,好好安顿村里的人那自然很好。

  “咱们先回家,明天就搬着药材来这里居住。”

  叶南一点儿也不意外是这样的回答,点点头沉吟说道,“至于在这里住几天,就看张瞎子能活几天了。”

  因为最后,是要把张瞎子作为功臣交出去的。

  丹成的时间肯定是控制在张瞎子死后不久的时间最好了,来这里住目前是最好的选择。

  “老大要在这里炼丹?”

  刘承祖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什么,登时有些犹豫地确认道,“那九道天雷不是就要落在村子里面了,小庙神……”

  如果叶南炼丹,那一定就有九道天雷,村里的亡魂会不会受到影响,甚至是小庙神已经这个样子了……

  刘承祖没办法不去担心这些,这个村子于他而言有很深的意义。

  从另外一种程度上可以说,这里就是他除了师门外的第二个家。

  “我说了是配合做戏而已,自然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叶南也明白这老东西在顾虑什么,如果是别的事情估计会刻意调侃一下,可就是知道这村子对刘承祖可能有很特别的意义。

  当时,也就没再作怪,非常真诚地保证道,“放心,不会伤到村子里的任何一个人。”

  “老大说话肯定不会有假。”

  如此,刘承祖也就相信了,并且还一脸坚定的表示拥护,“老夫相信,就这么办。”

  毕竟叶南平时也不是那种没事就骗人玩儿的性格,真的答应别人做什么的时候,向来都是能履行承诺的。

  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回了家。

  回到家的时候,那些出去逛街的人已经回来了,一起吃了夜宵之后就在愉快的氛围中散了。

  离开饭桌后,叶南特意叮嘱了刘承祖第二天早点儿走。

  免得到时候家里这群人又问东问西的,特别麻烦。

  然后,第二天早晨五点不到,二人就在客厅见面了。

  叶南抱着自己装药材的大箱子,刘承祖则挎着平时经常在肩上的包,不过看起来比平时要鼓囊很多。

  像是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的往外走,生怕惊动家里的人。

  然而,打开门……

  叶南就傻了,门口坐着一个人,还是自己这个时候最不想见到的一个。

  上官暮婷因为昨天九品丹药材的事一晚上没睡,总有种直觉拿到药材的叶南估计会很快炼丹了。

  上官家能不能接触到这个丹师的机会就要来了,所以干脆就坐在叶南的屋子门口等着。

  没想到,真的……

  之前暮婷只是怀疑,所以并没有想到二人见面的时候该如何应对。

  听到门开的时候,下意识地回头,问道,“你们要去哪儿?这一大早的,还……”

  可是当视线触及到装药材的箱子时,也就毫不掩饰地说道,“是要去炼丹了吗?”

  语气中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激动,毕竟这枚丹药是给上官家炼的。

  “你还是别问了,估计这几天咱们都见不上了。”

  叶南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件事,但是接下来说的话却直接将暮婷剩余的话都堵在了嘴里,“还请帮忙好好照顾一下我家里的人。”

  别问了……连问都不让问……

  也是,叶南早就说了,那名丹师并不想要见外人。

  自己这样等在别人门口已经算是很唐突了……

  上官暮婷脸上一红,尴尬地点点头,“没问题,辛苦!”

  说完,还是觉着有些不甘心,又小心翼翼地追问了一句,“我可以一起去看看吗?或许……”

  不过话没说完,就被叶南一个凉凉的眼神给打断了。

  叶南眉头微皱,沉声提醒道,“你知道的,这事有点儿冒险,到时候或许耽误了这颗九品丹药的炼制。”

  是这样的,如果惹到了那位炼丹的大师,也许连这颗九品丹药都保不住了。

  这颗丹药对上官家意味着什么,上官暮婷心里不是不知道。

  上官震也挺提醒过了,在九品丹药没拿到手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只是,暮婷心里总有种直觉,这次炼丹如果不把握住,上官往后想要再接触这位大师应该就不可能了。

  到时候自己的事先不考虑,小六的婚事……

  算了,家族的事为重吧。

  “我……好的……不打扰了……”

  最终,上官暮婷还是妥协了,纵然心里面有万般不愿意,还是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你家里人不用担心,上官家会照顾好的。”

  “多谢。”

  叶南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抱着药箱绕开了眼前的人走了。

  后面跟着同样表情不怎么好的刘承祖……

  刘承祖是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女人,师傅说过太漂亮的女人是祸水。

  那这个女人漂亮的程度,就足以达到祸水的地步了。

  更何况,此人的态度还非常恶劣,跟自己的徒弟知微差的远了。

  可能,刘承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不喜欢暮婷的原因跟性格无关,只是替自己那个女徒弟感到危机而已。

  就算知微已经死了,可是叶南在其心里还是徒弟的男人。

  徒弟的男人,自然不能被别的女人抢走。

  所以,在刘承祖心里,暮婷是跟自己徒弟抢男人的人。

  这样的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起来的。

  叶南还是开暮婷的suv,反正钥匙都在自己手里,不用白不用。

  别的车空间还是小,不如这个车舒服。

  二人坐上了车,才离开小区的大门,刘承祖就谨慎地回头观望着问道,“你说上官家的人真的不会跟过来?”

  “爱跟不跟,跟过来就最好了,这场戏也就不算白做了。”

  叶南也下意识看了后视镜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就算现在不跟过来,后面也肯定会来的,毕竟这丹对上官家太重要了。”

  讲道理,其实上官家的人跟过来这场戏才会完美一点儿。

  毕竟,上官家是观众,如果能亲眼见证张瞎子的死,才能对自己的说辞更加深信不疑。

  不过上官家也很在意这颗九品丹药,也许不会这么早就跟过来。

  可是,一旦因为炼丹产生异像,上官家就肯定坐不住了。

  当然,上官家如果现在就跟过来也没关系,反正做这场戏的演员也早就就为了。

  这场戏,无论什么时候演都有观众,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就不用去想了。

  到时候好好演戏就成了,让上官家彻底收走从这个渠道求取丹药的路子。

  刘承祖是不知道那么多的考量,反正跟着老大的步伐走总没错。

  听完叶南的话,不管懂不懂跟着点头就对了。

  车子开出小区好一会儿后,刘承祖突然指着前面的路口说道,“前面有个超市,咱们去超市买点儿东西再过去。”

  话是顺口一说的,不过说完之后就后悔了。

  因为叶南此时眼角的冷光正落在他的身上,几乎要把他给冻住了一般。

  刘承祖这次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使唤这个小祖宗了?

  “咳咳,那个……”

  差点儿没一口唾沫把自己给呛死,连忙改口笑嘻嘻地说道,“我去超市买点儿东西,毕竟要过去住几天呢,不好把张瞎子的干粮都吃完。”

  叶南撇撇嘴,顺嘴一说,“我可以不吃的。”

  对于叶南来说,几天不吃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饿还是会饿,可是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总之不至于把人家张瞎子的干粮给吃完就是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就慌了,这下是不知道该不该去超市了,“那……老夫……”

  纵然嘴上说不吃,可车子开到超市门前叶南还是把车给停了下来,“去吧,顺便买几瓶酒。”

  刘承祖一听,立马就乐了,“好嘞,马上就回来,多谢老大体谅。”

  答应了一声就开了车门一路小跑进了超市,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的光景才提着两大袋子足以把后备箱塞满的东西出来了。

  叶南见状,无奈把后备箱打开。

  等刘承祖把东西放好后,还提着几个明显精致的纸袋子上了副驾驶座。

  整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女人们逛完街后的那种满足感。

  “你是想把超市都搬过去是吗?”

  叶南瞥了眼袋子,发现都是刘承祖平时不太用的东西,“你不是买点儿干粮吗?怎么还拿这么些没用的东西。”

  “给村里的人都带了点儿礼物,一不小心就买多的。”

  刘承祖闻言,“嘿嘿”笑着一袋一袋介绍自己的战利品,“二花喜欢吃糖,成功是个老烟筒,还给村尾的寡妇买了件红衣服,那婆娘没事最喜欢打扮自己了……”

  都是村里人的喜好,这家人竟然能如数家珍一般的记着。

  可见跟那个村子的感情该有多深了……

  之前叶南就想问,不过因为时机不太对,就把这些疑惑压在了心里。

  现在似乎正好,也就装作闲聊一般问道,“你跟那个村子的感情似乎挺深的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提到这个村子,刘承祖查看东西的手微微停顿了下。

  然后,笑了笑,把袋子收拾好,小心地都抱在怀里,眼底顿时被回忆填满,

  “是,那时候师傅刚去世,老夫也没有什么去处,更没有心思降妖除魔,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的生活。”

  “后来游历到这个村子,当时村里正发生了张瞎子解决不了的事,我帮着解决了这事后就住在村子里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承祖的眼神明显要温暖很多,跟平时那种洒脱不羁很不一样,“村里的人大多都很纯朴善良,于是老夫在村子里吃百家饭,也算是过了人生中比较安详的几年了。”

  看得出来,刘承祖在那个村子里过的不错。

  一个百年漂泊的人,在一个陌生的村子突然有了归属感。

  好不容易得到的安稳,按理说应该要好好珍惜,怎么后面就又离开村子了呢?

  叶南听完这些,还是觉着有些不能理解,“后面怎么想起要走了?一辈子待在那里岂不是也很好。”

  “是很好啊……只是……”

  刘承祖突然笑了,眼底有些自嘲,抓着礼物的手紧了紧,

  “老夫毕竟是茅山所剩的唯一传人了,如若一直蜷缩在此处,岂不是对不起师门。”

  “安稳的日子过了没几年,就总是梦到师傅在梦里面,指着鼻子骂老夫是个逆徒。”

  话说到这里,抹了抹鼻子,苦笑着说道,

  “嘿嘿,可能就是心理作用吧。”

  “可每次看到师傅的牌位心里就怪怪的,最终还是决定要走了,去外面降妖除魔。”

  “事实证明,人们的日子过的安稳了,就没有那么多妖魔可降了,老夫离开村子的这么多年也没见到很多妖魔。”

  “生意越来越少,最后竟然活成了乞丐,还不如待在村子里有面子。”

  叶南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这个老东西时候的情景,的确活得像一个乞丐。

  如果不是自己,恐怕还在过着那般日子。

  倒是跟张瞎子有点儿像,唯一不同的是刘承祖是有真本事没地方使唤的人。

  门派的宗旨立在那里,让其降妖除魔。

  可是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妖魔可除?一时间生活连唯一的追求都消失了,只能浑浑噩噩地有一天过一天。

  这样的日子,的确不如就待在村子里面。

  叶南突然也有些同情这个老东西,“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再出来了。”

  当然,如果刘承祖当年不走的话,村子里的人可能也不会全部死于山洪了吧。

  “嘿嘿,可你不是老夫。”

  刘承祖似乎是已经调节好心情,整个人脸上已然再看不到嘲讽,表现出来的是完全轻松的神情,“老大永远是老大,做事跟常人不一样,能把庙神当陪练玩的人,自然不可能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住。”

  叶南没有接话。

  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不遵循规则的人,要不也不会在修仙界被人称作大魔头了。

  当然,叶南也深深的明白,自己不去遵循的那些规则,无非就是一些可以用绝对力量打破的东西。

  只要自己有最后的力量,就可以不用听那些正道的话。

  可是有些规则是在人心里的,那才是真正难以逾越的。

  刘承祖现在就是无法逾越自己心里的那道线,才会大半辈子在外面漂泊度日。

  对于叶南来说,也有自己心中无法逾越的东西,比如修仙界那个老东西就是自己的底线。

  他可以不听任何人的话,可是那个老东西……

  所以,他不发表意见,每个人都自己的故事。

  之后二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沟通,再说话也大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叶南是本来就话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自然就没什么可说了。

  至于刘承祖,则完全是心不在焉。

  直到二人把车开到了昨天那条索桥入口处,发现那里堆了好些米面油盐等生活用品。

  把车停在粮食后面,二人才下了车。

  “这是……”

  刘承祖死活提着自己的小礼物,回头看了一眼堆在桥头的东西说道,“车过不了桥,那些人就把东西卸在外面了吧。”

  这个也能理解了,要把这些东西都搬过桥并不容易。

  现在干什么都要钱,张瞎子并没有什么钱,可见就没办法请人把东西运过去。

  最终,也只能停在桥头了。

  叶南微微颔首,摸了摸额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嗯,看来咱们还要充当一下劳力了。”

  都已经决定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就算自己不吃饭,张瞎子肯定得吃。

  纵然看这张瞎子应该活不了几天了,可东西放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此时的刘承祖已经从后备箱拿了自己东西,没有手拿别的东西了。

  “辛苦老大帮忙背点儿东西过来了,老夫拿不了那么多东西了。”

  一个人先两手提的满满当当上了桥,往村里的方向走去,“就先走前面看看,老大后面慢慢来啊。”

  叶南无语,回头看了一眼满地的日用品。

  先把自己的箱子放到地上,然后取了必要的米面等能扛的东西,全部堆在一起摞在左边的肩膀上。

  摞到左边胳膊快要够不到的高度才作罢,右手又提了点儿东西,才单手捧起药材箱。

  把自己装的满满当当的朝着村子里走去……

  之间,路过小庙神的位置时还顺便看了一眼。

  发现贡品已经上了新的,周围的杂草也都清除了,牌位什么的都被清扫干净了。

  半人高的小庙,在一天不到的时间内已经氤氲起了一层淡淡的金气。

  足以可见,张瞎子这个人的信仰之力该是如何的强烈。

  竟然生生能让一个趋于消散的小庙神有了新的生机,还真是匪夷所思了。

  也只是看了一眼,叶南就继续扛着东西往前走。

  没走几分钟就进了村子了,隐约能看到一些隐藏在绿色中的建筑。

  其中最前面的一幢小院子里坐着两个人,周边堆满了东西。

  二人竟是一样的背对着村口,打量着房子在感慨什么。

  在叶南走近的时候才算是听到动静,二人齐齐回头看过来。

  刘承祖见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他什么时候见过叶南给人家干苦力活儿了?这算是第一次吧……

  还是张瞎子最先反应过来,摇晃着迎过来,“辛苦您了,真是一下背这么多东西,这下一定累坏了吧?”

  “不打紧。”

  叶南找了处平地把东西放好,拍了拍肩膀没所谓地说道,“累倒是不至于,最多就是脏点儿。”

  是的,相比起累来,叶南最讨厌把自己弄的脏兮兮。

  这也是叶南为什么一直以来都不太愿意干杂活的原因,甚至不愿意出去跟暮云打拳,怕出汗怕脏。

  不过,今天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吧。

  权当是给刘承祖这个家伙一个面子了……

  “不好意思,村里的房子几乎没有可以住的了。”

  听到这话,张瞎子更加不好意思了,表情有些为难地说道,“甚至连井都被泥堵了,都没办法让您洗漱一下,还耽误二位的时间来这里,是我这个老头子想的太好了,这种环境根本不适合邀请别人来住,唐突了,我们就说会儿话,等刘道长把村里的亡魂安顿好了,就不留二位了,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额,这个张瞎子想的还真多。

  现在这种时候了再叫他回去,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这场戏台子都已经搭好了,肯定得演完才行。

  “没事,洗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叶南摇摇头,平声静气地说道,“刘承祖有没有把别的跟你说一说,我们来这里住的目的。”

  “说了说了,刘道长说是配合演一场戏。”

  听到这话,张瞎子连连点头,剩余那只好的眼睛流转着不一样的神彩,“刘道长还说,如果愿意配合演戏,到时候可以找人挖出大家的尸骨,并且都好好安葬村里的大家。”

  “是的。”

  这一点本来就在叶南的计划内,只要戏能演圆满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这戏该怎么演……

  叶南想了想,继续说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照你自己想的那样,来村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不要走出我们两的眼皮子就行了。”

  按照自己想的那样,来村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需要不离开二人的眼皮子……

  张瞎子知道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惦记的东西,对于不离开二人眼皮子这一点也就没有太在意。

  更何况,村子就这么大,村头喊一声村尾都能听的见,就算自己想离开二人的眼皮子怕也是不能的。

  那还演什么戏啊?

  张瞎子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就这么简单?”

  往往,越简单的事越容易出错。

  张瞎子觉着简单,是因为其想不到背后的那些事。

  可是,这事对叶南来说可是好好计划了很久的。

  对于这个提问,叶南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是的,本来就不太难,最重要的还是千万不要离开我两的眼皮子。”

  可能是担心张瞎子会继续多问,刘承祖快步走过来,附和一声,“哎呀,别问了,就这么简单。”

  也算是宽了宽张瞎子的心……

  张瞎子不信别人,可不至于不信这个老朋友。

  当时,也就没有了顾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照做的。

  然后目光落在刚才叶南搬过来的东西上,有些后知后觉,诧异地问道,“你一个人搬了这些东西过来?也实在是太大力了吧。”

  诧异归诧异,可这一幕算是张瞎子亲眼所见的。

  倒是没有产生任何一点儿怀疑,说完自己又嘟囔了一句,“还真是,刘道长身边的人都是些奇人异士。”

  面对这样的人,叶南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如果是一个纯陌生人的话,叶南估计就直接无视了。

  当然,是朋友的话,叶南也有一千句话可以回怼过去让对方不要再问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了。

  可是,遇到的是朋友的朋友……

  对方又没有什么大错,这种时候就算是叶南也不太知道该用如何的态度对待。

  还好刘承祖识相……

  知道叶南不喜欢别人话多,连忙出声说道,“张瞎子,老夫给村里人都带了礼物,咱们找个地方把东西烧给大家吧。”

  这才算是成功转移了张瞎子的注意力,“好,刘道长又破费了。”

  就这样,二人大包小包的离开了叶南的视线。

  只剩下叶南一个人对着一幢灌了很多泥的房子,站在原地明显有点儿无所适从。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