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四章真相

第二百五十四章真相

  趁着二人去给村里人烧礼物的档口,叶南也一个人在村里开始溜达了起来。

  这样一个村子,被山洪一夜之间泯灭,不可能不存在一点儿怨气。

  就算村口的小山神有帮忙镇压,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痕迹。

  刘承祖说过,一般有庙神在的地方,鬼差都是不会来干扰的。

  小山神就算将要陨落,可是周围的鬼差应当也知道此处不是无人管的地方。

  没有鬼差过来,村里人的魂魄去了哪里?

  如果说魂魄就是灵气的话,对叶南而言,这种气息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村里的灵气却是很薄弱,比起叶南在西河市的家都差的远。

  这也是个很大的疑点……

  就在叶南走着的过程中,突然一阵不大不小的风迎面出来。

  周边的树叶因为这阵小风都开始沙沙作响……

  突然,一个东西似乎是被风吹动了,竟然直直的掉在了叶南的眼前。

  叶南下意识地后腿,定睛看向掉在地上的东西。

  竟然是一具森白的骷髅,穿着满是泥污的灰布衣服,四肢大张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适才从树上掉下来,竟然让其没有分毫的损伤。

  “嗯?这是……”

  叶南愣了愣,顺着尸体掉下来的方向抬头一看。

  瞬间,就觉着头皮有些发麻,“看来,村里的人都在树上……”

  这并不是叶南瞎猜,是那些尸骨真的都在树上,村里的每一颗树上都安置着一具森白的骷髅。

  并且,这些骷髅跟掉下来这个一样,都是保持着四肢张开的动作。

  之前张瞎子说的是村里人都死于山洪……

  可死于山洪的人不至于都用同一个动作淹死吧?更何况这些人的尸体此时都被摆放在了村里的树木上。

  叶南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当即,也没有想太多,而是将这些安置在树上的家伙们一个个搬了下来放回村口那间院子里。

  那会儿还答应张瞎子要把村里人掘出来好好安置,这下可好,不用安置了。

  叶南把村子转悠了个遍,也没有碰见那二人。

  最后,所有的尸体都是他一个人搬回去的。

  总共78具骷髅,有大有小,死状一样。

  叶南围着这些尸体打量良久,也没有想到个所以然。

  毕竟,可用的信息太少了,他还有些疑问需要知道这些事的人来回答。

  好在尸体搬回来不久,那二人也互相搀扶着缓慢地走了回来。

  叶南听到动静,心道,“这两人也真是有福气,刚才搬尸体的时候不见人,现在都搬完了人家就刚刚好回来了。”

  说到底还是一个村里的人……

  “这……这是……村里的人……”

  张瞎子别看瞎了一只眼睛,进院子第一眼看到满地的尸体就知道了这些尸体是谁的了,“竟然没有被山洪掩埋掉吗?还都好好的尸骨。”

  说罢,又开始认真的数院子里的尸骨数量,没一会儿惊喜地出声大叫道,“78口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可能是太高兴了,上了年纪的人也控制不太住自己,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难过,头一倒就栽了下去晕过去了。

  如果不是刘承祖及时扶了一下,就这个身板估计就要立马去见阎王了。

  刘承祖将已经晕过去的张瞎子平放在地上,确认没有问题后,才去看这些骷髅。

  叶南随口问道,“你看看这些尸首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怎么都是保持一样的姿势,看起来更像是被捆绑起来的样子……”

  刘承祖只是一眼就发现了这些尸体的蹊跷,大惊失色,“难道说不是因为山洪?”

  看村子的情况,当年的山洪绝对是真的。

  按照那个时候的条件,还有这个村子的地理位置,如此猛烈的山洪肯定也没人能逃走。

  不过,现在这些人不是死于山洪,并且都用同一种死状出现在这里。

  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当初的山洪可能不是个意外……

  到底是谁做的,这个刘承祖却是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

  不过,目光却下意识地看向了已经晕过去的张瞎子。

  并不是怀疑张瞎子如何,而是知道山洪还活着的人只有一个了。

  当年的情况是什么,还需要继续问问才行。

  叶南突然出声,说道,“这些尸体都在村里的树上,好好找过的话,不可能看不见。”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

  当年张瞎子肯定是回村找过大家的,可看样子是一具尸体都没找到。

  就算当初没找到,那昨天已经在这里过了一夜的张瞎子也没找到尸体。

  只能是有人特意把骷髅都放在树上,专门让叶南发现。

  想起适才交给树上骷髅吹下来的妖风,叶南眉头又是一皱。

  刘承祖自然知道这话的意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二人齐齐沉默,直到张瞎子醒过来。

  醒来的张瞎子先是懵懵的看了看周围,视线从一具具骷髅身上扫过。

  然后,痴呆一般似的捏了捏自己的脸,似乎是在确定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嘶,真的,真的,都回来了。”

  脸颊传来的真实触感,让张瞎子顿时狂喜的大叫,叫过之后又开始大哭,“都死了……死了……”

  一边哭一边爬向其中一具穿着碎花布衣服的小骷髅身边,小心翼翼地将这具小骷髅抱在怀里,泪如瀑布一般,“花啊,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爹?那看来这是张瞎子的女儿了。

  刘承祖看着二人相聚的画面,突然泪目。

  全程低着头不让人看见,可是那微微颤抖的肩膀还是瞒不过叶南。

  这种场合,叶南自然不方便说话。

  对二人只能是情感上同情,却无法真的感同身受。

  哭了许久,张瞎子才渐渐平静下来。

  经历了如此一场大喜大悲过后,才渐渐恢复了神志,小心翼翼放下骷髅。

  转过身,也顾不得什么年纪之差,朝着叶南的方向就开始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感谢这位小哥,帮老头子找回了全村的人。”

  “先不用急着谢。”

  刘承祖见状直接将人拽起来,紧张地问道,“山洪过后,你有没有回过村子里?”

  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确认这些尸体是不是如叶南所说,是有人今日才故意放到树上让其故意发现的。

  “嗯……”

  张瞎子点点头,一脸迷惘地回忆着过去的事回答道,“回来看过,本来还想能不能有个活口,可是村里已经完全被黄泥掩埋了,我有试着挖了几户人家的房子,也没有找到一个人,想着可能是山洪来的时候都跑乱了,不知道被黄泥埋到哪里了。”

  刘承祖继续追问道,“那你有没有注意过这里的树木?也许人都躲在了树上呢。”

  “山洪过后,村里狼藉一片,树木都被推倒了,哪里还有树木呢。”

  张瞎子摆摆手,抬头看了看村里的树木纳闷道,“这些都是新长起来的吧。”

  说罢,又皱了皱眉头,疑惑地出声嘟囔道,“奇怪,就算是无人打理,也不至于长这么多树啊……”

  这话,别人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刘承祖却很清楚。

  顿时看这些树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沉声对叶南解释道,“因为村里的人都种地,除了个别家里种几棵果树外,村子里面倒是不太见树的,加上又被山洪推了个干干净净的,也不可能在这么些时间内长出如此多的树,所以村里的这些树应该也是有古怪的。”

  说罢,看向叶南问道,“老大,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这事太匪夷所思,就是刘承祖自己也没有遇到过。

  刚才他还跟张瞎子一起去烧东西,周边树木上这么多具骷髅竟然没有发现。

  一般来说有尸体在的地方,就一定有尸气。

  可是刚才真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再看叶南,似乎是比自己要知道的多一点,所以本来对这种事比较擅长的刘承祖也忍不住发了问。

  叶南摇摇头,说道,“晚上再说,现在有什么想法也说不来呢。”

  有一件事,叶南刚刚没有说。

  刚才搬这些骷髅的时候,他顺便把村里的树也数了一下,跟尸体一样78颗,一颗不多一颗不少。

  叶南猜测,或许一颗树就代表一个人?可是至于是如何代表的并不知道。

  只是在搬骷髅的过程中感知到一点,现在已经过了正午十二点,时间越是往后,这些树就给人感觉越是邪性。

  也许等到晚上,一切事情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刘承祖点点头,应道,“好,那就等晚上再说吧。”

  对叶南,他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如果真的有什么邪祟的话,晚上的确是更加容易感知到的,因为这些东西一入夜就会活跃些。

  “二位,是不是村子里有什么邪祟作乱?当初的山洪并不是什么天灾。”

  张瞎子好歹也是在此道中混了有些日子,当时有些明白过来这二人说的什么,整个人突然有些激动,“是不是?是不是!”

  如果村里人是死于天灾也就罢了,这种事谁也不一样的。

  纵然也会恨苍天不公,可没谁会去找老天报仇,就算想找,也找不到。

  可是,大半辈子过去,突然知道了村里的人并不是死于天灾。

  这一切有可能是邪祟做怪,张瞎子整个人突然变得急躁起来。

  村子不大,统共就住着七八十个人,所以家家户户相处的跟亲人一样,大家感情都很好。

  任由谁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被人害死的,应该都无法淡定的。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张瞎子真的亲人……

  “我们现在也说不来,如果想早点儿知道,或许可以去问问村口的小山神。”

  叶南非常同情张瞎子的遭遇,可暂时也没有办法,无奈地说道,“它一直在村里,应该是知道的。”

  小山神还在村里,那方年发生的事肯定是瞒不过它的。

  如今,能问小山神,事情自然会更快一些知道。

  “如何问?小山神如何能回答人。”

  听到这个回答,张瞎子的表情一下就暗了下来,打心眼里就认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事,“神怎么可能随便显露自己的真身。”

  问神这种事,张瞎子不认为自己一个半吊子的阴阳先生有能力做到。

  “你可快拉倒吧,那算什么神。”

  可是,刘承祖却似乎洞悉了什么,对之前很有好感的小山神似乎有点儿变化,“不过就是一缕因人而生的念想而已,自然有的办法是让其显露真身。”

  叶南注意到这一点,心底快速的转动。

  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恰好张瞎子紧紧逼问道,“什么办法?”

  叶南轻轻笑了一下,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或许,需要张先生牺牲一下自己了,这样小庙神可能会出现的快一点。”

  然后,右手握爪,带着凌厉的杀气就冲向了张瞎子。

  叶南的动作极快,出手也狠。

  任由谁看都是真的想要张瞎子的性命,看到这一幕刘承祖都惊了,“老大!”

  只有一声大喊,却已经来不及阻止。

  就在叶南的爪快要抓住张瞎子的脖子时,突然一缕金色的气体快速缠向叶南的右手,将其的动作紧紧锁在张瞎子的眼前。

  “看,这不是来了吗?”

  叶南唇角一勾,脸上却是一片淡漠的神色。

  不着痕迹地抖了抖自己的右手,将这缕金气给抖散,收回自己的手,说道,“这能让小庙神存在的最后一缕信念就在这里,它如何能亲眼看这缕信念烟消云散?总是要出来见见的了。

  是了,正是因为张瞎子的这抹信念小山神才得以存在。

  如果这缕信念消失的话,小山神也会消散。

  那,它怎么能让这缕信念被人杀死呢。

  这抹金气在被叶南抖散后,很快重新凝聚成一个小孩子的形态立在张瞎子身前。

  看到这个形态的张瞎子,顿时愣了。

  连同刘承祖抖瞪大了眼睛,二人似乎对这个形态非常的熟悉。

  沉默良久,直到张瞎子嘴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喊,“我的花儿啊……”

  紧接着,就跪下来扑在这个小女孩的形态身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