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八章劫丹

第二百五十八章劫丹

  纵然叶南看起来变化很大,可是五官还是之前的样子。

  上官暮云还不至于把人认错,只是笑了笑,直接说道,“爷爷说了,如果看到你出来,就让你赶紧去见他。”

  说罢,挑了挑下巴,朝着不远处的帐篷看了一眼。

  叶南顺着那个帐篷看过去,纳闷地确认道,“师傅也来了?”

  如果没想错的话,叶南记得自己来之前提醒过上官,炼丹的师傅是不愿意接触外人的。

  当然,叶南不认为上官能真正的做到,可也最多就是派个人过来看看。

  没想到,上官震本尊竟然也到了,一时间还是有点儿震惊的……

  “何止是来了,这两天一直在外面守着呢。”

  上官暮云撇撇嘴,似乎也是有点儿不太明白。

  不过还是走在前面带路,顺便催促道,“快点儿过来,正等着呢。”

  结果,也只是把叶南带到帐篷口打了声招呼就走了,“爷爷说这个帐篷不许任何人进来的,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聊。”

  说罢,努着嘴不开心的找了一个离帐篷相对安全的距离站着。

  看得出来,上官震应该是没有把九品丹的事告诉小云。

  叶南揭开帐篷的帘子,一眼就看到上官坐在一张躺椅上满脸疲惫地抽着烟。

  此时,也注意到有人进来了,登时激动地站了起来。

  “你……小南……”

  看到来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下子缩水了很多的感觉。”

  对于缩水这个说法,叶南内心还是充满感激的。

  最起码没有像小云一样说他是去整容了,算是留了点儿面子的。

  “是,师傅。”

  关于这个问题叶南早就考虑过了,不卑不亢地先确认自己的身份,然后把早就编造好的理由顺其自然地说出去,“帮大师扛了几道雷劫,然后身体就产生变化了。”

  说罢,看着上官那副一脸纠结的模样,又怕上官会太担心补充了一句,“大师说是好事,天雷淬炼过的身体会更结实一一些。”

  “人没事吧?承受了天雷应当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吧。”

  然而,上官还是一脸后怕,有些埋怨地出声嘟囔道,“这也太,怎么能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去担天雷呢……”

  这倒是让叶南有点儿感动,毕竟上官不是先关心丹药,而是先把关心留给自己。

  看来,自己这个恩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也是没白报。

  叶南笑了笑,摆手没所谓地说道,“没事的,大师说我天赋异禀,扛两下天雷还是好事说不定。”

  “嗯,没事就好了。”

  对此,上官也不是很明白,不过叶南天赋异禀这件事是真的。

  或许真的是因为天赋异禀才会不怕天雷的……

  考虑到此,上官也就不再纠结,开始直入主题的确认道,“丹炼的怎么样了?我们在外面老早就察觉到天雷,把村子周边都围死了怕有人打扰里面的大师炼丹。”

  能想象到,如果不是上官家,否则在最后一道天雷后就会莫名跳出来一堆抢丹的人。

  就算叶南认为自己的实力不错,可也不敢保证这丹不会出意外。

  这都是上官家的功劳了……

  不过,叶南也说过,不许上官家的人跟着。

  现在看起来,好像人家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您本来不该来的,不过也没什么了。”

  叶南眉头微微皱起,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过很快又假装释然,把张瞎子快要离世的事情吐漏出去,“炼完这枚丹,在扛最后一道天雷的时候大师撑不住已经快不行了。”

  “什么?!怎么能不行呢。”

  上官震听到这话,当时就震惊了,并且一脸紧张的表示上官家愿意出力救人,“需要怎么救,上官家一定竭尽全力……”

  得,你想救,我还不乐意让你救呢。

  这要是救活了,往后才不是可以明目张胆的跟人家要丹。

  叶南本来就怕这个,自然不会傻到接受上官家的帮助。

  再说了,张瞎子本来就到时候了,万一救下来漏了馅岂不是更麻烦。

  “不用了,本身炼这枚丹消耗太多元气,加上最后一道雷劫来的太猛,已经没有救治回来的希望了。”

  叶南摆摆手,直接否定了可以救治的这个方案,从怀里摸出一个装着九品益元丹药的瓶子丢出去,“这是已经炼好的丹,估计是大师这辈子的绝笔了。”

  “这是刚才引起九道天雷的丹?”

  上官震顺势接起这个瓶子,小心翼翼地凑近鼻子闻了下鼻塞处。

  顿时,一股浓重的药香扑鼻而来,只是闻一闻就最后让人精神抖擞了。

  上官震没舍得打开瓶塞,有些激动地确认道,“这就是九品益元丹!”

  如假包换,叶南不敢说没人能炼出这个品质的九品益元丹,可是敢保证在地球亦或是修仙界自己炼的丹一定是最好的。

  这点儿信心叶南还是有的……

  “嗯,是的。”

  叶南点点头,然后好声提醒了一句,“外面应该有不少人冲着这枚丹而来,剩下的就要师傅自己去处理了。”

  “那是自然……”

  上官震到底是过了多年的老狐狸,三两句话就能摸清楚别人怎么想,也尽量能照顾到每一个人的心思。

  说完丹药的事,上官震心里固然是有数的。

  只是这个能炼出九品益元丹的师傅,上官震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见到。

  叶南说这个人不行了,会不会是障眼法,这个谁也不知道。

  考虑至此,上官震还是主动开口要求道,“既然大师已经不行了,为表谢意为师傅是不是去见一面比较好。”

  其实,如果张瞎子还康健,叶南是绝对不会带人进家门的。

  张瞎子毕竟什么都不懂,别人问一两句就能套出话来。

  这样谁炼的这丹岂不是成了公开的秘密了吗?

  可是现在是张瞎子不行了,刚才叶南有看到这家伙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估计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办法说出来……

  这种时候如果能让上官家的人亲眼看到,才会在以后不找自己要丹了。

  所以,见不见都可以。

  “见不见的事吧。”

  叶南也是十分坦率的表示见不见都可以,说完才转身准备离开帐篷,“如果十分想见的话,一起进村就可以了。”

  事实证明,上官震才不想放弃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见这个炼丹的单师。

  就算这个丹师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上官震还是会抓紧每一个机会去跟这些有潜力的家伙玩儿……

  “这个村子是大师的老家,不过之前因为一场山洪全村人都死了。”

  叶南走在前面,一边儿走一边儿还主动向上官讲述这个村子的故事,“只逃出来大师一个人,然后就心灰意冷到处乞讨度日了,最近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才回了村子。”

  “这个为师可以理解。”

  对此,上官震除了一脸沉重点头外,还非常感同身受地说了一句话,“落叶归根,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之所以面色沉重,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厉害的丹师,现在竟然还没有真正建立关系就已经失去了一切可能。

  至于落叶归根,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都是如此。

  可能是越上了年纪,越是怀念自己的家乡吧。

  “我们已经把村里人的尸骨都找出来了。”

  二人走到中途,叶南突然想起来村子里还有村名的尸首。

  就算刘承祖已经将这些人的灵魂超度,可是尸体也还是要安置好的。

  这个工作叶南早就是划分给了上官家去做,毕竟今天的事上官家是最大的赢家,自然也要做最多的事。

  考虑到此,叶南也就毫无顾虑地安排道,“后面就要辛苦师傅看能不能帮忙把村里人好好安葬一下,以平大师最后的心愿。”

  “那是自然,这一点事上官家还是能做到的。”

  上官震还比较好说话,点头附和表示道,“权当是为了这颗丹药,也值得这么做。”

  这点儿钱对上官家的确不是什么,只是如果这位丹师死了,那暮婷……

  “可是上官暮婷的丹恐怕没有办法了,大师一走没人能炼此丹了。”

  上官震本来还指望这个大师能帮暮婷调理好身体的,可是事情变化的太快了。

  最终,上官震唯有抱着轻微的希望问道,“我们婷婷的伤还有别的办法么……”

  “有时有,不过……”

  听到这话,叶南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最终把目光落在上官震手里的白玉瓶子上,“算是白给了她一丝希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到,不过大师说这枚九品益元丹也可以治好暮婷身上的伤。”

  这白玉瓶子里放的就是叶南刚炼好的丹,一切就看上官震舍不舍得把东西给自己最爱的孙女儿了。

  “这个,为师还要考虑考虑。”

  上官震没有说给,也没有说不给,只说考虑考虑。

  不过,任由谁去想,应该也不太可能的,这到底是九品益元丹,寿命加成一千年啊……

  这样效果的丹药在地球上绝对是空前绝后的那种了……

  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回到了叶南之前炼丹的院子里,此时刘承祖正跪坐在地上,对着老乡的尸首磕头。

  叶南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最醒目么那一具就是张瞎子的身体。

  登时,心就突突跳了一下。

  快步走向张瞎子,紧张地确认道,“人怎么样了?”

  “已经去了……”

  刘承祖摇摇头,一脸的死寂,“就在五分钟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咽气前说要先去找乡亲们聊天了,希望时间还能赶得上。”

  孤独乞讨了一辈子,心里还是念着家乡的土地。

  张瞎子这个人也是很重感情啊……

  应该可以赶得上,毕竟乡亲们的魂魄也才刚走,这张瞎子稍微跑快两步应该就可以和乡亲们结伴而行了。

  “这么快么。”

  至于上官震,则是一脸悲恸,还夹杂着些许遗憾的申请,“看来,为师还是来晚了一步。”

  “这位就是张瞎子,九品益元丹就是此人炼的。”

  叶南也颇遗憾,看了眼平躺在地上的张瞎子摇头叹道,“师傅如果要谢,就只能谢这具尸体了。”

  现在,也算是死无对证,怎么说都没关系。

  并且张瞎子也不知道这事,往后也没人来麻烦丫的,当然随便怎么说了。

  “还是要谢的,不管此人活着与否,丹药却是真正在手里的。”

  没想到上官震在这种时候还是挺老实的,竟然真的朝着张瞎子的尸体鞠躬谢道,

  “这丹也许会是改变上官家命运的一个转折点了。”

  “多谢大师赠丹,这村里的乡亲父老,后事上官在这里保证一定办妥当。”

  “您老人家就可以安心上路了。”

  看着上官震如此虔诚的模样,叶南莫名有点儿心虚,不知接下来如何。

  最后,脑子一转,决定跟上官震分开走。

  待上官震道完谢,立马出声说道,“我们还准备在这里住几天,师傅如果着急就先回去吧。”

  “我们怕是急也急不来的,没用。”

  上官震却是摇了摇头,一脸高深莫测地问道,“你不想去外面看看?”

  去外面看看?刚才叶南是出去了的,可是除了上官家的帐篷就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叶南一时间也没有想到别的,纳闷儿地问道,“看什么?”

  “还能是看什么?九品丹药出事,武道一行不得大乱啊。”

  上官震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出去自然是看看有没有那种不要命的来抢丹,到时候也许能见识到不少圈中高手,,”

  哦?这样啊……

  这种事在修仙界也是常见的,不过在地球还真是没怎么见过。

  叶南承认,这一刻自己的好奇心被完全调动了起来。

  还真挺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那种不要命的,敢于向中原武道第一家进行挑战。

  从上官家嘴里抢东西吃,那一定是非常刺激了。

  “看,当然要看。”

  想了想,叶南觉着如此重要的场合,自己还是不适合缺席的说,“还真是挺好奇会不会有人出来劫丹。”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