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被围

第二百五十九章被围

  把刘承祖安顿好后,二人就一起出了村子。

  上官家的人已经完全把村子给包围住了,至于外面的人进不来也不敢进来。

  可是上官家的人想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上官震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带人回了自己的帐篷。

  然后,好像给什么人打了个电话叫进来。

  没一会儿,一个熟悉的面孔就紧跟着进了上官震的帐篷。

  柳一丁!

  柳一丁进来后目不斜视,开门见山的汇报自己知道的情况,“中原的武道家族不用说,咱们应该都能解决。”

  然而,话说到一半,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明显变得有些犹豫了,“可是……”

  上官震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接着话茬子说道,“怎么?来了外边的武道高手么。”

  哦?除了中原,还有一些别的武道高手。

  叶南从穿越过来就没有去过几个地方,还真是不太清楚别的地方有什么武道高手。

  也许,这些外来的武道高手才是上官震想让自己见识的吧。

  “西北边界,东北那边的,还有一些西南的高手应该都来了吧。”

  柳一丁点点头,一脸慎重地回答道,“熟悉的面孔就有不下十个,其中西北狼之称的秦召,东北顺城的梵修武,苗疆那边的高手卜秋铃都在,应该还有别的也在赶来的过程中。”

  “哦,还都是老朋友,看来这次不能顺利的出去了。”

  闻言,上官震的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想了一会儿拍了下桌子起身说道,“去看看。”

  是的,迟早都要对上的,不如早一点儿对上把话说清楚的好。

  不过叶南也知道,这次的事情自己要付很大的责任。

  当时也是没考虑到九品丹药出世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本来以为上官家中原武道第一的声势应该可以压下去的。

  看来还是想的有点儿少了,光想着怎么隐藏自己了,却没想着上官家该如何应对这场危机。

  “这炼丹的地方是不是选的不好?所以才有这么多的人来。”

  叶南跟在上官后面,突然为自己的考虑不周全感到自责,“如果在上官家附近炼丹,应该就没这么多麻烦了吧。”

  就说自己的实力现在已经算是不错,可是要面对这些家族还是差的有点儿远。

  去过上官家今天不能顺利把丹带出去,那自己也算做了无用功。

  本来是想报恩的,结果给人白白惹了一身麻烦。

  “你还不知道吧?”

  上官震听到这话顿了顿,随后摇头解释道,“如果是正儿八经的丹师家中成丹,大家就不会这样争抢,还有一种情况,在自己的地盘……”

  “这种倒也不能说是完全没事,如果是小家族的话等于给自己招惹祸端,可上官家这种大家族就没人敢找麻烦了。”

  说到自己的地盘时稍微停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收住了,爽快地表示道,“就好比现在,就算是在无人的地盘,大家也会给上官一个面子,没有直接冲进来抢东西。”

  这倒也是,真的没人进来抢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只是,大家都围在外面也不是个事。

  “可是,这是九品丹药,诱惑力太大了,恐怕没有人愿意就这么放弃。”

  想到外面的人,叶南就有些矛盾,内心是又期待又排斥。

  叹了一声后,迟疑地问道,“我们说明这丹是上官家所有的也不行?”

  “别人可不知道是不是,也不会信这种事。”

  上官震摇摇头,貌似也有点儿纠结,“只会觉着上官家仗着自己威信高,就想独吞丹药。”

  听到这话,叶南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算了,也没那么容易被人抢去。”

  不过上官也是怕自己这个小徒儿多心,还特意多说了两句。

  主要是为了宽慰叶南,让这小子能放心一些,“这丹是大师为上官家炼的,自然是有主的东西,放心好了。”

  最后,还不忘感谢叶南在这件事上的功劳,“也多亏你小子,咱们才能有这个丹,能得到这枚丹已经算不错了,为了这颗丹大师人都不在了。”

  叶南自然能听的出好赖话,知道师傅是让自己宽心。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现在这个情形让叶南心里特别不爽。

  在修仙界,都是他抢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在自己头上抢东西了。

  想了好一会儿,叶南才算是想出一个办法来,

  “要不,现在就把这丹吃了?”

  “没有了丹,外面的人可不就失去了围在这里的目标。”

  听到这话,本来跟在最后面全程无什么明显表情的柳一丁身子突然僵硬了一下。

  这一举动前面两个人都没有看到,也没有注意到。

  在上官震眼里柳一丁已经是自己人了,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更何况这九道雷劫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至于叶南,能跟在上官身边的人肯定是值得信任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想那么多。

  不过,上官震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是给柳一丁递了个眼色,示意其退后不要再跟着二人。

  柳一丁这个时候已经恢复正常,顺从的退后。

  “谁吃?”

  只剩两个人后,上官震才笑着说道,“我活了一辈子也够了,这东西留给年轻人吧。”

  叶南愣了一下,“留给年青人?”

  这个丹药功力翻倍,寿命加成。

  按理说是武道功底越深厚的人吃了会更有价值一些,年轻人的可能性还很多,不适合吃这个丹药的话,

  可是,不等叶南问出口,上官震自己非常豁达地出声解释道,“我活了千秋万载又有什么用?看着子子孙孙比自己先走,然后白发人送黑发人么……”

  这话也说的没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的时候叶南脑子里突然想过一个身影,“那师傅不是已经想好了这丹最后给谁吃啊。”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

  对此上官震并没有说的那么明显,只是回头看了叶南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谁最需要,就给谁吃了。”

  看我?总不会给我吃吧。

  不会不会,这么好的东西没必要给一个外姓人吃。

  更何况叶南知道自己的天赋如何,吃这个东西也就是锦上添花而已,自己并不是最需要的那个人。

  啊,最需要的人?那不就是上官暮婷。

  上官暮婷武道被废,现在只有这枚丹能救了。

  这个人影,立马跟叶南刚刚脑海中闪过的人影重合。

  叶南没想到,上官真的能舍得,能把这么重要的丹给暮婷吃。

  顿时,忍不住对其竖起一个大拇指赞道,“师傅,您这个!”

  “别把为师说的那么伟大,为师也是有私心的。”

  面对叶南的称赞,上官淡淡摇头,语气有些遗憾,“这孩子从小受为师连累,父母双亲惨死,自己也残废,废了武道……”

  说到一半儿,长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地说道,“就当是为师欠这孩子的吧,总是要还的。”

  受上官震连累,父母双亲才惨死……

  这个说法叶南之前也听到过,生在如此大的家族之中,暮婷也算是比较不幸了。

  看看别的兄弟姐妹都好好的成年长大,却只有暮婷一个在幼年遇到这样的意外,说起来的确是一件很让人难受的事情。

  上官这么大的家族,按理来说不会有太多人敢触这个霉头。

  可是,偏偏这个霉头就被暮婷给撞上了。

  也难怪上官震这些年来心心念念这个孙女,恐怕这么多年来也是一直很介怀这个事情吧。

  不过,能把九品丹药给出去想来不止是愧疚。

  上官震心里应该是真正的在疼爱这个孙女,跟愧疚没有关系。

  可能上官震自己也不知道吧……

  二人又接着走了没多久,突然两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堵在眼前。

  其中一个女的,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皮肤有些黑,不过并不影响此人的美丽,巴掌大的脸上,五官也算是好看,很有灵气。

  另外一个是男的,年龄看起来就要大很多了。

  看年龄就是四十往上走了,身材就比较粗短的类型,看起来非常的壮实。

  并且这个人五官看起来很凶,左边耳朵往下拉一道十厘米左右长的刀疤。

  这一道疤看起来相当凶险,估计稍有不慎就半条命没有了。

  “诶?上官家主就想这么轻松的走,说起来那可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这个女人最先出声,眉头微挑说道,“这九道雷劫到底是带出来什么样的宝物,总得跟大家交待一声的吧。”

  男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喜欢说话,只是站在另外一边,时刻警惕着。

  似乎是在担心叶南上官震逃走的样子……

  “你们卜家家教看起来不怎么好,一点儿也不知道尊重前辈嘛。”

  上官也不能跟一个小辈计较,可是被小辈如此说面子上也过不去,最后只有冷哼一声把罪责迁在卜家长辈的身上,“不知道卜三香是怎么教小辈的。”

  姓卜,皮肤还有点儿黑……

  叶南突然想起来,刚才柳一丁提到的一个苗疆高手卜秋玲的。

  应该就是这个女生没错了,年纪轻轻,还挺猖狂。

  面对上官震这样的前辈一点儿都不怯场,要不是家族背景最后强大,要不就是自身实力不错。

  总之,不管是哪一个,都应该说是天之骄女了吧。

  “不喜欢跟小辈说话啊?”

  卜秋玲并没有因为这话而生气,反而一改刚才的状态,对上官客气地鞠躬,说道,“我们师尊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那就请上官家主先回去,等各位的师尊到了再讨论这宝贝的归属。”

  这种时候,上官自然不好再去接话。

  应了,就说明接受了跟别人讨论丹药归属的事。

  还不是不应的好一些,毕竟大家族还是得有点儿大家族的格调。

  可叶南却是听不下去了……

  这种时候上官作为长辈没办法跟小的计较,在说话上还是比较吃亏的。

  再加上这女的说话厉害,根本是前后堵人,不留一丝后路。

  叫人面子上不好过,可也不能发泄出来。

  这事上官能忍的住,叶南可忍不住。

  “这东西本来就是上官家的,用得着跟别人讨论归属?”

  当即就出声反驳道,“有本事就出手抢啊,没本事跟别人讨论什么归属权。”

  听到这话,卜秋玲的视线才微微移动了一下。

  视线在将叶南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

  “听说上官家主前段时间收了一个高徒,秋玲早就想请教一下了。”

  最后,微微一笑,语气中明显透露着一丝狡黠地意味,“都是同一个辈分的,切磋一下不丢人吧?”

  这话是在征求上官的同意,可是根本不等上官回答,就在说完话的同时,出手了。

  “就怕待会儿某人会觉着丢人……”

  叶南看着眼前突然消失地身影,紧跟着右手探出,看似虚空一抓。

  可是下一秒,手里却扎扎实实多出一个人。

  “你……怎么会……”

  卜秋玲的的脖子被禁锢在叶南手里,眼里充斥着难以置信,“怎么能够看的清我的步伐……”

  本来以为叶南才刚拜师,就算是天赋异禀又怎么样?也不可能比的过自己从小到大接受古武训练的水平。

  可是,没想到第一招就被人制住了。

  这怎么能让人不惊?

  不仅是卜秋玲惊了,连同站在另外一边的刀疤男,还有位于叶南身后的上官也都惊了。

  卜秋玲在武道新人一辈中也算是金字塔顶尖的人物,并且逐渐了一门古武步伐,虚步。

  因为深的这门古武的要髓,修炼的算是极好。

  许多比其高辈分的长辈都在其手底下吃过亏,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卜秋玲嘴擅长的就是速度!

  现在可好,被叶南一招制住,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这也太……

  最关键的是,叶南接下来还非常淡定地说了一句,“怎么?看破你的步伐很难么,你这么慢不会有人看不透的吧。”

  说罢,还非常认真的回头看了看上官震,“对不对,师傅。”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