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六十一章好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好了

  然而,上官暮婷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记掌刀突然给砍晕了过去。

  叶南扶住软软倒地的暮婷。

  这一幕把上官震给看懵了,刚刚自己没看错吧“你这是在干什么?”

  叶南把暮婷给打晕了……

  “生死人肉白骨,要得到的越多,付出的就越多,伤口好的过程是很痛苦的。”

  叶南打横将人抱到床上,出声解释道,“所以,还是先晕一会儿的好,免得待会儿动静太大引起别人的注意。”

  本来九品益元丹是强力滋补的丹,吸收的过程可能会有点奇怪,但是也不至于太痛苦。

  可是暮婷的情况有点儿不一样……

  四肢的伤口到时候复原的时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好,还是挺疼的。

  如果能一直晕着就好了,就怕到时候再疼起来。

  叶南将人安置到床上,还是有点儿不太放心地确认道,“有没有带家庭医生来?打针镇定剂或许要好一点儿。”

  “有,有带过来。”

  上官震连连点头,然后赶紧拿起电话找家庭医生过来,并特地嘱咐了一定要带镇定剂过来。

  很快,柳一丁就带着家庭医生进了帐篷。

  进来的时候,目光在上官暮婷身上稍微做了些许停留。

  不过,很快就被上官震打发出去了,“没什么事,你就先在外面看着吧。”

  可以看得出来,上官震还是挺器重信任这个孙女婿的。

  从西河市回来后,叶南在上官家总是能遇到这个人。

  现在来这里,上官都带着这个孙女婿,足以可见有多看重柳一丁了。

  只是,说不上为什么,叶南总觉着这个人有点儿古怪,具体是哪里古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刚才家庭医生进来的时候,下意识看了柳一丁一眼。

  刚好就看到柳一丁目光若有似无地朝着暮婷扫了一眼,那种目光无关男女,倒像是有点儿探究。

  说起来,挺奇怪的,男人看暮婷的眼神除了惊艳,还能有另外一种也算是少数。

  叶南暗暗记住了这个眼神,却没有当场戳破。

  等家庭医生帮暮婷打好镇定剂后,跟着一起出了帐篷。

  恰巧看到了守在外面的柳一丁,顺势打了一声招呼,“你一直守在外面?还挺辛苦的。”

  “我在上官家就是负责近身听家主的,都习惯了。”

  柳一丁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倒是谈不上辛苦不辛苦的。”

  “如此也是了……”

  叶南点点头,想到在帐篷里看到的那个眼神,“对了,暮婷之前一直在国外,你们之前有相处过吗?”

  听到这个问题,柳一丁眉头稍微动了动,不过依旧是一脸平静地回答道,“我是从小进的上官家,倒是相处过几个月,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这么问。”

  哦,相处过的,那这个反应就还好了。

  毕竟暮婷是躺在床上的,还请了家庭医生过来治疗,一起相处过的人稍微关心一下也很正常。

  “没什么,就说暮婷脾气这么差,刚刚对你还不错,有点儿好奇而已。”

  纵然心里还有疑惑,叶南却还是把这抹疑惑压了下去说道,“所以才问问的。”

  “大小姐的脾气是不好,可是心底很不错。”

  柳一丁点点头,说道,“大师兄多相处相处就知道了。”

  语气很是平常自然,倒是不像有什么心虚的样子。

  回到帐篷,暮婷还在沉睡,不过四肢腕口的地方已经开始产生了变化。

  由于筋脉重生,引起皮下肉眼可见的扭动。

  细小的筋脉普通植物的根系一样渐渐拉长,成长着。

  暮婷浑身出了一层密密的汗,因为益元丹附加的洗髓效果,这身汗看起来令人感觉极其的脏臭。

  再看脸上,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似乎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还好已经打过镇定剂了,否则现在估计疼的罩不住了。

  “这是正常的吧?”

  上官震全程守在床边,一脸担心地盯着床上的情况,“怎么感觉小婷好像很疼的样子。”

  叶南走近看了一眼,确认没什么问题,回答道,“正常的,肯定会有些疼,不过打了镇定剂能好点儿。”

  “师傅,丹被暮婷吃了,那些人来了咱们怎么应付?”

  说罢,有些担心地问道,“直接说已经服了,恐怕那些武道家族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自然是不会……”

  听到这个话,上官震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愁容,皱着眉头想了想后出声说道,“虽然说这东西本来就是咱们的,可是武道一圈的关系错综复杂,大家往后还是要相处的,需要拿点儿东西来交代。”

  拿东西出来?有什么东西能平息外面这群人的怒火。

  这可是九品丹药,如果真有能让这群人平息怒火的东西,上官家就这么交出去会不会太赔本。

  叶南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东西,纳闷地问道,“拿什么东西?”

  “能引起九品雷劫的东西上官家没有,可是七品丹药还是收藏了几颗。”

  上官看了叶南一眼,眼底带着别有深意地笑意说,“届时就说是为了给暮婷治疗专门请大师炼的丹,也不让大家空来,放几粒丹做彩头,做个比武大赛。”

  说罢,又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正好,可以看看各武道家族的后辈们现如今都如何了。”

  如此说来,这个方法倒是可行。

  丹已经被暮婷吃掉了,外面的人再气也没啥用。

  更何况,这丹本来就是上官震收集材料找人炼化的东西。

  就算外面这群人再不愿意相信,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借口巧取豪夺也无用。

  上官震没办法让炼丹的人说话,可是前段时间大肆收集草药的动静大家都是知道的。

  现在,就算拿不到九品丹,还能有七品丹填牙缝也算是不错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上官最后说的那句看似没有什么用的话。

  看看别的武道家族传人的实力水平,这个才是最主要的。

  为了七品丹,其余的武道家族势必会不遗余力,到时候就是测试对手水平最好的时机。

  如此一石三鸟之计,也就是上官震这种老狐狸能想到。

  叶南觉着,如果是自己的话,估计只能想到打出去这一个办法。

  因为,没人能打的过自己,就不用太麻烦的去动脑子。

  现在这一刻,叶南才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活了将近上万年都活到狗肚子里了。

  明明有又不辛苦又有感触的办法,自己却是怎么都想不到。

  上官震啊,上官震!

  真不亏是一个老狐狸,随便动动脑子就能让外面的那群家伙好好的喝一壶了。

  不过,七品丹也分种类。

  有的是消耗类,这一类最有用的就是保命的丹,其余暂时增加实力或者什么的就都那样了。

  好是好,可是一次用过就没了。

  还有一种就是类似游戏中,大家加属性的那种丹药,永久起作用的。

  如果是这类丹药,绝对能让外面那群人疯了。

  想想当初的开脉丹就知道了,永久属性类丹药是有多受欢迎。

  “七品丹,拿几粒也够这些人争抢一翻了。”

  在听到上官说要拿七品丹做彩头的时候,叶南就开始想到底是哪一种丹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丹?”

  “洗髓!”

  上官只是说了两个字,平静地解释道,“这丹并不是咱们这里的东西,是上官家背后的家族送的,一直都被收藏在库房里面。”

  洗髓,这个字面意思就很好理解了,应该是永久加属性的丹药了。

  跟开脉应该差不多的作用,不过开脉没有品级,这个七品……

  按道理说要比开脉丹厉害一些!

  可是上官震说这些丹不是地球上的东西,是来自那个神秘的古武家族。

  在别的位面,那就要好好想想了。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丹药其实就是体现一个位面修炼体系很直观的东西。

  就譬如叶南所在的修仙界,大部分人是用灵气修炼,就比较看重脉络。

  可也有一些不用灵气修炼的家伙,专门走的别的路子,就看中别的。

  比如拳宗那一脉,更看重根骨!

  类似于地球人说的横功,丹药在开发天赋的时候就会侧重于根骨的部分。

  总而言之,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叶南稍做研究就知道那个地方的修炼侧重于什么。

  也好早点儿有个心里准备……

  也许是看叶南半天没有说话,上官以为是在想这些丹药,便又主动解释了几句,

  “你是用不着的,再说有大师帮忙,一早估计已经开过脉了。”

  “可是,对于外面那些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叶南自然是用不上这些东西的,从修炼冥神诀开始就没有服过丹。

  因为冥神诀打出来的基础更加扎实牢固,比吃丹药要好。

  叶南也没想要服用这个丹,只是研究一下而已。

  不管怎么说,一次性送出去几粒也太亏了一些。

  对此,叶南表现出极大的不满,“那送几粒出去也太亏了吧?”

  “谁说都给外人了?”

  没想到上官却是一脸坦然,这种时候还笑的出来。

  面露笑意地看向叶南,出声问道,“咱们上官家也得参赛啊,你就没把握赢几枚回来?”

  诶?我也可以参赛!

  对了,参赛就好了,把第一名的丹药都赢回来,就算到时候自己用不了也可以送人啊。

  可面对上官震,也不好把话说的太满。

  就算是心里很有信心,叶南也含蓄地表达道,“我就尽力吧。”

  “为师到时候全部都拿出来,一等三粒洗髓,二等两粒,三等一粒,其余的就弄点儿别的丹药糊弄一下。”

  上官震点点头,很满意这个回答,转头就说让叶南拿三粒回来见人,“你争取拿三粒回来见为师。”

  这么说的话,那肯定是明摆着要让叶南拿一等了。

  说起来,倒是很少见上官如此不谦让的模样。

  不过,叶南很喜欢,当即表示道,“那肯定是拿定了。”

  反正上官都放话了,就没有什么好谦虚的,到时候上去干就完了。

  就这样,二人又商量了一些关于比武细节方面的问题。

  单是说这个,时间就过的很快了。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才把这件事大体定下来。

  上官震长出一口气,下意识去检查暮婷的胳膊腿腕口的筋脉。

  等都检查完,整个人都愣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释的事情……

  “小婷差不多什么时候能醒?感觉手脚的筋脉都已经长好了。”

  愣了片刻后,又重新摸了一遍,有些不确定地冲叶南招手喊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小子再过来摸一下。”

  已经过了一个来小时了,九品益元的药效也发挥了差不多十几分之一。

  不过,这十几分之一却是足够让伤口复原的。

  这丹是叶南自己炼的,自然是他最清楚。

  可就算这样,叶南还是上手检查了暮婷的脉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才说道,

  “是好了,现在不醒应该是因为镇定剂的原因。”

  “身体没有问题,并且现在健康的很呢。”

  是了,自己觉着没什么问题,可是上官震心里不踏实。

  如果自己不检查就回答,恐怕上官震还是会不相信,到时候反复确定更叫人麻烦。

  “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叶南肯定的回答,上官算是长出一口气,“这丫头没事,为师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能落地了。”

  就在这时,帐篷外响起暮星小心翼翼地声音,“爷爷,在里面吗?”

  上官迅速回过神,应道,“什么事?”

  平时暮云在上官面前还好,倒是没有这么拘谨。

  想来是因为暮婷的原因才会表现的如此小心翼翼……

  “我刚才看家庭医生进来又出去,就好奇去问了一下,说是大姐病了。”

  果然,下一秒上官暮云的话就验证了叶南的猜想,“我能进去看一眼吗?”

  姐妹情深,这肯定不好拒绝了。

  “进来吧。”

  上官震也只是无奈地摆了摆手,朝门外喊道。

  等暮云一进来,特意把声音压地很低说道,“她没什么大事,就是路上辛苦了,所以打了一针镇定剂睡了。”

  “那就好。”

  确认只是小问题,暮云长出一口气,抚平自己胸腔的气息叹道,“我还以为是老毛病又犯了呢。”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