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六十三章商讨

第二百六十三章商讨

  就这样,一行人被困在这村子周围也不能出去。

  好在那些武道家族的长辈们来的也挺快,毕竟是来分好处的。

  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人就齐全了。

  “老爷,来了几个有资历的说要进来讨论异宝的事。”

  差不多七八个小时之后,柳一丁就进来传话,询问道,“放进来吗?”

  现在交通方便了,这些人来的倒是挺快。

  反正上官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摆摆手没好气地出声,说道,“嗯,放进来吧,事情到现在这个地步,躲着不见也是不行了。”

  是的,别人来都是联合着的,目的就是让上官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就算吐不出来,也得给点儿别的好处。

  没那么容易,好处都让上官家占了。

  没一会儿,柳一丁就领着一行人进来了。

  差不多有七八个的样子,一个个都是面色不善的样子。

  “哟,还挺坦然的,独吞好处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么大方的叫人进来?”

  其中有个女人,人还没进来就能听见其的声音,“别以为上官家在中原名声大,就可以这般仗势欺人了。”

  这语气一听,就是个尖酸刻薄的人。

  果真,进来叶南一看,的确是一副尖酸样,三十岁出头的模样。

  眼睛微微眯着看人,下巴始终保持轻微上抬的样子,给人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感觉。

  “说的不错,欺负我们来的都是小辈,竟然压着不让人进去看看。”

  另外有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头发已经全白了,跟着女人进来,附和道,“这就说不过去了,现在连到底是个什么异宝都不知道呢。”

  这二人一说话,别的人就好像找到了靠山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出声附和着,非要上官给大家一个交待,

  “就是,上官震,必需给大家一个交待。”

  “说的是,必需给个交代。”

  “对,给打开一个交代……”

  ……

  叶南听着都有点儿搞笑,这群家伙怕不是真把自己当受害者了?

  还叫的挺义愤填膺的,殊不知这丹本来就是人上官家的东西,轮得着一群外人在那里瞎叫唤嚷嚷了。

  “老夫给什么交待?”

  显然,上官震也生气了,冷眼将众人扫了一眼,非常不客气地拍了下桌子说道,“我们前段时间大量收集药材,闹了多大动静各位不知道?别再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语气算是相当阴沉了,明显再说你们没资格在那里叫唤。

  众人也是理亏,听到这么直白的话,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今天也不瞒大家,此处有一个炼丹宗师,那九道雷劫是丹雷,上官家收集了药材让大师给上官震趁胜追击,直接将丹药的事情告诉了大家,“老夫的孙女炼一枚疗伤养元的丹,至于大家说的什么异宝不异宝的,老夫可是见都没有看见过。”

  此时,丹师已经亡了,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

  说了对上官家有好处的……

  听到是九品丹,这群人的脸色又快速变化着。

  叶南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群人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讨好丹师,为自己所用!

  可惜这群家伙却不知道,丹师已经死了。

  “所以,大家说说,这个交待怎么给?”

  上官震将丹药的事说完,紧跟着又质问了一句,“我们拿自己的东西,也不对了?”

  话已然说到这个份上,其余的人没脸再叫上官把丹药交出来。

  可是,至于那个炼丹宗师却没有一个人想放弃。

  只不过刚才闹的太僵,谁也不好意思先开这个口。

  这种时候女人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是不是你们上官家自己的东西,叫那位宗师出来解释一下不就行了?”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女人语气稍微软了一些,可是言词却还是难免有些犀利,“如果真的有如此宗师愿意出来解释,大家也没必要在这里耗着。”

  这话说出来,立马就有一拨认跟着附和道,

  “对啊,谁也没见过九道雷劫,哪个知道是丹雷啊?”

  “所以上官家主也不要太敏感了,大家是真的以为有异宝。”

  “对啊,没见过,谁知道呢。”

  “对对对,让我们见见那位可以炼出九品丹药的宗师吧。”

  “……”

  这也算是自己给自己解围吧……

  说是不知道此处出世的是丹药,那之前所有的尴尬就可以解开了。

  不得不承认,来此处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老油条啊。

  说话什么的完全就是滴水不漏的样子,作为天生耿直的叶南,听着着实是佩服。

  想要间炼丹师?可惜各位不能如愿了……

  叶南心里如是想着,嘴上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种时候不管怎么样,自己这个晚辈只要开口就是错的。

  会被人指摘不懂规矩……

  纵然在修仙界叶南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规矩,可现在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

  还是要适当的顾虑一下上官的面子,好歹装出一副懂事徒弟的模样才好。

  这种时候就全权交给上官震来处理最好不过了……

  “不好意思各位,丹师炼这枚丹的时候元气受损,后又承受了雷劫已经殒命了。”

  面对众人别有心机的追问,上官就显得淡定多了,一脸悲痛地说道,“各位恐怕见不到了……”

  是了,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呢。

  你们信不信也就这样了,反正这就是答案。

  “那丹到底什么样子,总得让各位见见吧?”

  可是显然这个答案大家都不是很能满意,那个女的似乎在武道圈有点地位,基本上主力发问的人都是这个,“我们大老远来了一趟,不至于连看都不让大家看吧。”

  在问话的时候也丝毫不给上官面子,可以说是相当的犀利了。

  可是,说什么都没用……

  “已经服下了。”

  上官只是两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地样子说道,“各位怕是连这丹药长什么样也都看不到了呢。”

  这回答简直了,无赖哈哈哈。

  不过叶南是很喜欢这样的态度,就是要有那种让你看不惯我,却又拿我完全没办法的样子。

  这话一说出来,女人显然已经愤怒了,就差指着上官的鼻子教训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是九品丹药,现在又拿不出来,怕不是把我们都当成傻子了吧?谁要是能信了这番说辞才怪了。”

  说罢,还是觉得有些不服气,“你上官中原第一,可也别认为这个时间就没对手了,真的就由着上官家一手遮天了。”

  说实话,叶南认为这事如果摊在自己身上,恐怕也会如这女人所想一般。

  事实的确是如此,毕竟这些人是真的没有见过什么九品丹。

  现在上官一张嘴说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东西,肯定都抱着怀疑。

  如果这东西拿出来还好说,可要是拿不出来就管不到别人怀疑了。

  只是,上官也很清楚,这丹不能拿出来。

  拿出来最后鹿死谁手都不一定!

  这可是九品丹,谁能保证这群人看到东西收不回厚着脸皮抢。

  里面的事情轻重自然是有定论的,不管别的,保丹最重。

  现在不信也没办法,宝贝任由谁都不能找到,因为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在。

  至于丹药,已经在暮婷肚子里面了。

  “我的大孙女暮婷小时候有何遭遇,别人不知道,卜三香,你呢?”

  然而,上官顿了顿,目光看向了那个女人,“当初你可是也跟着去帮忙了的,什么情况,给大家说说好了。”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卜三香,刚才外面那个小姑娘的奶奶?

  这么看的话,倒更像是个小阿姨什么的,看来修为也不会太低的样子了。

  被上官突然点到,女人愣了愣。

  旋即看向站在上官身后的暮婷,几乎是咬着压根说道,“筋脉俱裂,武道已毁。”

  筋脉俱裂,武道已毁,这八个字对于武道一圈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

  只是听到这句话,众人都没来由的背后发凉。

  卜三香不知道上官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刚想说怎么说这个来着。

  猛然一下想起上官说的,丹已经给大孙女服下了。

  登时诧异地看向暮婷,紧跟着不由分说地走过去,直接绕过上官抓着暮婷的手腕。

  暮婷紧张地看向上官,在得到应允的目光后也放下了紧张。

  很快,卜三香的面部表情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不可能,如此年龄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何况是一个筋脉俱裂过的人?并且就算出事前这丫头的天赋也没有如此好,现在的天赋简直可以用完美二字来衡量了。”

  是的,就是这样,完美二字非常好的表达了九品益元丹的效果。

  真不知道,如果这个女人知道这丹还能有延长寿命一千年的作用后会是怎样惊诧地表情。

  肯定会傻了吧……

  不过,这个东西不方便对外说,对于寿命均值不超过一百岁的地球人来说。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将会是一个噩梦了。

  叶南不会说,上官家的人更不会说。

  那样,等于把暮婷放到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

  “老夫说是九品丹,绝对没有假。”

  上官看着众人,则是非常平淡地说道,“你们不信老夫,总要信这个女人吧?这个家伙是出了名的唯利是图。”

  其余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只能看着干着急。

  最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到底什么情况,三娘总得说呀,你说了我们是相信的,你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这份信任,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在武道圈里还挺有威信的。

  至少,感觉比上官的说服力还要高一些。

  上官也在同一时间看向这个女人……

  “我不知道这服下去的到底是几品丹,只是在目前认知的范围内,是不可能有丹能治这丫头的。”

  卜三香也是一脸茫然,摇头沮丧地说道,“这丫头当年出事后,上官找了不少人来看,甚至连我们家族内的长老也出面了,却说是没有办法恢复到从前的样子,最后也只是捡回来一条命而已了,这些年上官估计找古武家族看过吧?可是去年在国外我见过这丫头,还就是那副病恹恹的样子,可刚才却发现这个丫头的天赋已经趋于极限,并且内功也几乎能比肩我等的实力,别说是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是十年,几十年也不可能啊,我当年都是什么样的人?各位心里最清楚了,不管怎么样,这丫头应当是服了某种异宝。”

  这番话一说完,诸位的心思几乎就凉了。

  可是能炼九品丹的宗师,之前一直都没听说过,没道理就突然冒出来了。

  还专门给上官家炼丹?为什么不是别的家族……

  关于这一点,众家族心里还是充满疑惑的。

  甚至于,不相信更多一点。

  他们宁愿相信,是上官暮婷把这次的异宝服用下去了。

  大家是信卜三香,可是不信这是上官家炼的丹。

  有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质问道,“那现在,死无对证,就算这丫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事,也不能就说明此处没有异宝啊。”

  “不管怎么说,就是这样的。”

  上官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好说了,到这一步是该把计划说出来,“东西已经没了,各位远道而来也不容易,咱们也是许久未曾见面了,咱们一同回上官家,老夫拿七品丹做彩头,咱们开个比武切磋,正好了解小辈实力,如何?”

  七品丹已经是不错了,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现在看这情况,怕不是上官已经把异宝给自己的孙女服了。

  再纠结于此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开开心心的收下七品丹药的好。

  如此,还正好能看看别的家族小辈实力如何。

  这也是大家比较想知道的信息了……

  卜三香这个女人纵然看起来有点刻薄,可是在这个时候还是表现出了一定的爽快,“如此也好,大家也没有白跑一趟,不知道上官家准备了多少彩头呢。”

  对对对,质量是一方面,数量大家也是在意的。

  比武切磋,就一个七品丹的话,这个彩头显得未免就有些寒酸了。

  大老远的来这一趟,着实划不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