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六十五章后事

第二百六十五章后事

  对于上官震来说,只要叶南可以上场就没什么问题了。

  至于二等三等就听天由命好了,总不好一点儿甜头不给这群家伙吃。

  到时候全部的彩头都落进上官家的口袋,反而会让这群家伙心里不爽,觉着在戏耍大家。

  可是,如此爽快的答应,让卜三香又开始犹豫了。

  上官家拿出这么高的彩头,没有理由不争取一下。

  正常情况下,如果自己要是不能拿到大头,绝对舍不得出这么大的彩头。

  刚才卜三香认为上官可能是想让暮婷上场来着,现在看到如此情况,竟也有点儿犹豫。

  目光开始渐渐转移到一直在后面没有说话的叶南身上……

  她进来之前,就跟自己的徒弟见过面了。

  听说过上官的大徒弟手段很特别,只是一招就破了秋玲最厉害的虚步。

  不过这也没什么,说起来能得上官震青睐破格收徒的家伙一定也是不错的。

  再说秋玲只是天赋好一些,却不算家族中最优秀的人才。

  卜家也是有人才的,所以倒是不惧这个。

  说到底上官震这个徒弟不过是新收的,切磋讲究的还是实战,这小子就算天赋好,也缺少实战经验,不可能太出挑。

  这个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卜三香突然有种不好的直觉。

  这种直觉尤其是对上叶南的眼神后愈加强烈,那副眼底自带的轻视,还有笃定的自信……

  就算是卜三香也有些不确定了。

  这种时候,上官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甚至还主动站出来调节气氛,“这位是老夫的关门弟子叶南,想必各位都还没有见过。”

  说罢,冲叶南使了个眼色,“小南,来跟各位前辈打个招呼。”

  正常情况下,至少也得鞠个躬道声好。

  可是叶南的性格如此,反正也没有接收到这群人的好处,现在还被他们围困在此处不能动弹分毫。

  对于这些人,叶南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可是碍于上官的面子,还是轻轻点了下头,“各位前辈好。”

  甚至连问好听起来都给人一种很生硬的感觉……

  这副态度让在座的各位都极度不舒服,他们能跟上官家正面对话,也算是这个圈的泰山北斗。

  哪个小辈见了面不是恭恭敬敬的,这小子竟然如此敷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入了上官的门,给了这小子无法无天的错觉,敢如此。

  “呵,上官家教的好徒弟啊。”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呵了一声,嘲讽地说道。

  其余人也都表示认同,不友好的视线纷纷朝着叶南的方向看过来。

  然而,上官震也不是那种迂腐的老思想,护短向来都是上官家在外面行事风格。

  就算上官家的人有错,那也是上官家的人来处理。

  外人说不得,也打不得。

  如果要是有什么伤害到上官家的地方,必然会追究到底。

  现在,更何况被人瞧不起的是叶南,上官唯一的外姓关门大弟子。

  这是上官家的门面,别人更是说不得。

  “多谢各位夸奖。”

  只听上官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而后目光渐渐扫向在场的其余人,“我这徒弟话少,却也还算规矩,至少不会贸然冲撞长辈,把长辈堵在这里出不去,比起来的确算是比各位的师门教育好多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全都蒙了。

  一个个被怼的脸色铁青,任由这群家伙怎么想也想不到最后骂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群小辈围堵这里都是听了家族里的话,不过要想拦住上官震,势必有所冒犯。

  纵然是特殊情况,现在被上官这么一挑明却也是面子上过不去。

  当时就闭嘴不敢再出声了!

  叶南本来被人无缘无故指摘心情不是很好,正想着怎么折腾这些家伙。

  听到上官震的这番话,却也是大为感动。

  心里暗暗感叹自己的运气不错,竟然误打误撞的遇到了上官这么个人才。

  看来,辛苦炼九品益元丹,这番心思也不算是白费了。

  “哼,强词夺理。”

  可卜三香却也不是那种听之任之的人,当即冷哼一声,语气颇有些严厉,“我们那些孩子是因为有特殊情况,若有冒犯之处也是情非得已,哪个像这个打招呼打的心不甘情不愿。”

  总之,这么看,卜三香应该也是个护短的人。

  要不然就该像其余几个,知道自己没有理,就羞愧地不说话。

  上官震却也不是吃素的,事实证明论护短来说……

  上官真的是有一定水准的,能把别人堵的话都说不出来hh

  只见上官也没有生气,就作出一个无奈地样子,两手一摊表示道,“你们莫名其妙上门找事,作为上官家的人心情不爽也能理解,说起来没有说那些冒犯的话已然是素质不错了。”

  那副模样,加上这番措辞简直了。

  就差明着说你们这群人要不要脸,得罪了别人还想要人家好脸相迎,还真特码都是一群脸大赶上盘子的家伙们。

  这群人如何听不出这话中的意思,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唯有卜三香,还能出口叫板,“上官震!你?”

  可话还没说完,又被上官给怼回去了,“老夫如何?”

  这情况,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上官对这个徒弟的维护。

  再吵下去,恐怕不是得打两架才行?

  卜三香纵然心里不是很爽快,却也懒得因为这些事计较,不管怎么说已经算是把事情解决了。

  没有理由因为这种小事再横生出什么意外来。

  “哼,事情已经说好了,咱们就在帝都见,七天之内准备好比武切磋。”

  当即,便不再追究叶南的事,冷哼一声交待好比武的事便气愤地拂袖而去,“我们都有事要忙,谁也不是闲人。”

  其余人见状也不多留,自觉跟着离开。

  “放心,到时候给各位送请柬。”

  上官震却还是在后面不依不饶地补了一句,“不送!”

  差点儿没把叶南笑死,这行为也算是相当可爱了。

  不管上官武道修为如何,就从这一点儿上就有为人师的模样。

  “呼,这群人还真是讨厌。”

  等这群人都走完了,上官暮婷才长出一口气,嫌弃地揉搓着刚刚被卜三香抓过的手腕,“没理也非得说出三分来,搞得所有人欠他们的一样。”

  就好像卜三香有多脏一样,想把上面的污渍给搓下来。

  可见,暮婷对这群人的印象也不是特别的好。

  “武道这个圈子的资源太过于匮乏,大家如此也能想象。”

  上官震却是笑了笑,非常平静地回答道,“若是上官家,遇到这种情况也不可能装听不到的。”

  听话音,好像是很理解这种人的行为,倒也是一点儿都不藏着掖着。

  这一点,又获得了叶南的些许好感。

  只是,好感归好感,如此行事叶南却是不喜欢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南的直觉告诉自己,上官家是不会像这群人一般行事如此没水平。

  至于具体会如何做,也是充满好奇。

  紧跟着就问了一声,“那上官家也会如此?”

  “明明是做不正当的事,非要给自己找个正当的理由?”

  上官看了叶南一眼,然后嘴角微微一勾,极其意味深长地笑着回答道,

  “我们自然不会,不管怎么说都是做坏人的。”

  “自然是先礼后兵,先看对方愿不愿意换,不愿意那就直接抢好了,这种事只要对方不同意就都不是什么好的行为,何必非得给自己找个理由来骗自己呢?”

  “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这瞒的过去谁?”

  明明是做坏事,比起刚才那些人来说却更让人能觉着舒服一些。

  刚才那些人属于当了xx还想给自己立牌坊的家伙,这种行为最过恶心了。

  叶南在修仙界那种适者生存的环境中,也会对某些东西产生想要占有的心态。

  可是不会给自己找个理由,去明目张胆的耍赖。

  如果是叶南,明说想要让对方开条件。

  对方要是不同意,再就直接抢喽!

  这种行为在地球也许不合适,可是修仙界那种混乱的环境下,却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了。

  然而,明明就有这么好的方式。

  可总有人偏偏要费功夫折腾一个名头出来,行那些不好的事。

  就拿叶南来说,那些自诩正道的家伙难道真的就是为民除害,然后出动了那么多的高手来特意围剿他的吗?

  显然不是,更多的恐怕是认为叶南是个威胁。

  所以叶南很讨厌如此……

  听完上官的回答后,一下子心情就开朗了很多。

  没想到,跨越了两个位面,还能找到行事风格跟自己相似那么多的人。

  “我便也是如此想,适者生存。”

  对此,叶南也只有失笑地摇头感叹道,“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上官笑了笑,表示同意。

  反正不管刚才出的什么事,别人如何指摘叶南。

  打发走这群人后,上官也没有说叶南的任何不是。

  显然,在上官眼中,叶南根本就没有错,没有任何需要指摘批评的地方。

  “今天的事多谢,这丹也……”

  听着二人说完,暮婷也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道谢。

  只是话刚出口,就被叶南洞悉,主动出声将后面的话堵了回去,“丹是答应送给师傅的,至于老爷子给谁是老爷子的事,没有必要再因为这个丹来道谢了。”

  说罢,还非常豁达地表示道,“你身体好了,不就是最好的消息么。”

  此时的结局于叶南来说算是非常好的了,所以心情也不错,可以说点儿好的。

  暮婷的身体恢复了,后续就不用内疚没有炼丹给这丫头治病的事了。

  给上官震的丹也出去了,算是把那些情谊还了,至于炼丹的人是谁?

  叶南也算是成功把自己摘了出去,是好事情。

  “嗯。”听完叶南的话,上官暮婷也没有再假客套,只是把这些好都记在心里面,点点头将这份好收到了心里面。

  “那咱们收拾东西先回去,比武切磋也需要时间准备的,更何况叶南的家里人还都在咱们那里,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的办法。”

  说罢,又看向上官,很快代入了自己上官家大孙女的角色建议道,“何况,这群人都已经退了。”

  上官闻言,微微点头。

  然后,把视线移动到叶南的身上,想问问这个徒弟的意思是什么,“你觉得如何?”

  其实,经过这短短几件事,上官也发现了自己这个徒弟除了天赋了不起。

  还有很多别的的地方都算是行事很聪明了!

  并且心思比较单纯,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这一点儿倒是很对上官的胃口!

  上官认为,通常只有两种人能如此单纯。

  一种是真正的蠢货,不知道如何去维持人情世故这些。

  另外一种是实力强大到不用去顾及别人的感受,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叶南,显然是后者。

  是因为条件太好了,所以才不会去压抑自己的感受。

  有的时候,多问问叶南,适当的时候考察一下这小子也挺有意思的。

  叶南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看透,只当是正常的询问,老实地回答道g“我先不走,得留下处理丹师的后事。”

  其实,叶南完全可以不留在这里。

  上官得了这么大的好处,肯定会处理好全村人的后事。

  叶南之所以想留下,还是放心不下那个老东西,这世间所剩不多的朋友走了,恐怕心里面不知道有多难过。

  刘承祖那家伙肯定也想送村里人最后一程……

  叶南也就是考虑到此,才不走的。

  权当是陪刘承祖跟村里人做一个告别了。

  这举动于上官看来也没什么特别,毕竟人家可以说是为了叶南的请求才炼了这个丹加速了自己的死亡。

  纵然最后的受益人是上官家,可这也说明叶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如此,上官震就更喜欢这个徒弟了。

  也没有说不同意,或者如何。

  却是非常意外地把暮婷给留下来帮忙处理后事,“这事可以让婷婷帮忙协助一下,这丫头也是很懂这些东西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