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六十九章切磋

第二百六十九章切磋

  后面聊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再之后就被叶北喊下去开饭了。

  不得不说的是,暮宸带来的厨子饭做的真是很不错。

  看得出来,上官家这些后辈挺会享受生活的。

  吃完晚饭后,上官暮宸也非常识相的没有久留,随便找了个理由说家里有事就走了。

  说起来,还真是个机灵的孩子啊。

  接下来的时间,叶南也就是巩固自己学的这两门功法而已。

  直到比武切磋那天的一大早,上官暮宸就来敲门了。

  顺路开车把叶南带到了上官家举办比武切磋的场地,因为上官家是主场,所以要早点儿准备。

  二人到的时候,也都是上官家的人在张罗,并没有见到什么别的家族生面孔。

  上官家的子弟基本上都到齐了。

  比较熟悉的就是暮云暮星两姐妹了,打过招呼后二人就又窝在一起忙别的了。

  倒是难得的没有把叶南放在眼里……

  “师兄,不必介意,这两丫头正紧张着呢。”

  上官暮宸在旁边目睹一切,失笑地出声解释道,“待会儿要上台跟人切磋武道,估计是没空搭理别人了。”

  哦?暮星的性格沉稳,不像是能把紧张表现如此明显的人。

  至于暮云,这丫头除了钱,把什么都看的很淡,应该不至于为了个比喻切磋而紧张了。

  打不过也不丢人,前三名本来就没有这两人的份儿。

  比武切磋,长辈也都在场,都是点到为止而已,实在是犯不着这么紧张。

  “暮云暮星这种性格也会紧张?也不知道是怕什么人。”

  叶南听到这话,还是有些不太能理解。

  可是疑惑地声音刚出口,脑海中就闪过一个黑艳的身影。

  当即,脱口而出,“诶,不对,不会是卜秋玲吧?”

  之前在丹药出世的时候,卜家这个丫头也是围困人群中的一个。

  牙尖嘴利,跟那个卜三香倒是有点儿神似。

  这丫头看起来皮肤黝黑,可是五官却很精致,有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艳气质。

  尤其是一对琥珀色的眸子让人印象极为深刻……

  女人之间往往会因为什么而紧张?叶南也是想到这里,才想起那个身影。

  “你们见过了吗?就是那个丫头。”

  没想到,上官暮宸听到这个名字,表现的有点儿意外了。

  不过说完,很快也是一脸认同地表示道,“男人之间有男人之间的争斗,女人之间也未必没有的。”

  女人之间最喜欢比的可能不是武道,而是长相吧。

  尤其是爱美的女生了……

  卜秋玲的确长的很好看,并且还是那种独特,带点儿异域感的人。

  也难怪这姐妹俩会因此而感到紧张了。

  “那卜秋玲长的倒是也不差,除了有点儿黑,可是……”

  回想起卜秋玲的长相,叶南也是点着头附和道,“却不会让人觉得难看,反而有那么一种独特的美感。”

  “如果大姐头修炼武道的话,武道第一美女的名号是拿定了。”

  对此,上官暮宸却表现的相当嗤之以鼻,仰着脖子一脸可惜地摇头叹道,“可惜……没有绝对占优势的人……这群丫头片子才会争得这么起劲儿……”

  说完,还非常嫌弃地看了暮云暮星一眼,“也不知道有啥好争的,都半斤八两。”

  这表现,倒是把叶南给看愣了……

  所以,这小子还是个姐控吗?

  在姐姐面前,所有人都跟泥土一样平平无奇了。

  暮星暮云长的不差,都是有血缘的亲人,这小子也真是……

  就在叶南一脸懵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你说谁半斤八两?”

  人在上官暮宸的身后,语气里充满了威胁地意味。

  这个声音叶南只是听听就知道是谁了,更何况是暮宸了。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的,正是上官暮婷。

  “咳咳,没没,没说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上官暮宸的脸可以说是刷一下就白了。

  然后,头都没敢回一下,长出一口气一边说一边就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呼,大姐头,我可是把人带到了,任务完成就先走了啊。”

  那模样,估计是怕自己一回头就被狼外婆给吃掉吧。

  上官暮婷目送弟弟离开地背影,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宠溺地笑意,笑容非常的淡,并不容易察觉。

  可见,上官暮婷应该是也很疼爱这个弟弟。

  这个眼神,跟看别的兄弟姐妹完全不一样。

  再看上官暮宸那一副姐控的模样,想来这二人平时的关系要更亲近一些。

  等上官暮宸的人影走不了了,暮婷才回过头来,看向叶南。

  语气恢复那种淡淡地感觉,“休息的怎么样?”

  说罢,似乎是有些懊恼,皱了皱眉头嘟囔了一句,“我特意让阿宸晚点儿喊的,让你多睡一会儿,谁成想这小子理解能力有问题。”

  哦,原来暮宸来找自己顺路过去,又是听了这个大姐头的嘱咐啊……

  不过,最近这个上官暮婷是不是表现的有点儿过分的热情了?

  叶南心中疑惑,嘴上却也不好再说什么,“早点儿到也没什么,可以熟悉一下场地,没关系的。”

  说罢,顺嘴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又不上场比武,昨天就在这里帮忙布置了。”

  上官暮婷笑了笑,指着比武台前观众席最中间蓝色的座椅说道,“待会儿咱们家的人坐那里,你算是参赛一辈中比较有份量的,就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压阵吧。”

  这样的安排倒是也没什么,很合理。

  上官家毕竟是主场,安排在最中间的位置自然无可厚非。

  加上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家主徒弟,算是这一辈中身份最高的人了吧。

  纵然暮宸暮云这些平时喊自己大师兄,可若是真论辈分来说应该是叫小师叔吧。

  好在上官震平时也是亲自教育这些孙子辈的,所以叫大师兄也还好,没什么违和感。

  不管怎么说,坐中间这个身份是足够的。

  自己坐在中间也就是代表了上官家的门面,支撑!

  叶南点点头,“嗯,知道了。”

  “我也坐中间,毕竟是这群家伙的大姐。”

  上官暮婷也紧跟着说道,“正好可以跟你介绍介绍这些家族的特点。”

  诶?我们两坐中间……

  叶南愣了愣,总感觉这个画面想起来可能会有那么一点儿的奇怪。

  可要说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暮婷不是也说了么,可以介绍一下别的家族特点,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理由。

  最终,也还是出于礼貌舔了一句,“这样安排很好。”

  上官暮婷点点头,抬手看了下腕上的手表,“现在还早,要不再去休息一会儿?家里应该有准备早饭的。”

  说完,也不等叶南回答,直接朝着一个穿西装地大叔招手喊道,“张叔,带人回家先。”

  “是,大小姐。”

  被唤作张叔的人闻言快步跑过来,毕恭毕敬地先是鞠了个躬。

  而后,对叶南坐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请这边儿走。”

  “那……我就先走了……”

  叶南本来还想留下来帮会儿忙的,不过看到这个情况,也就认了。

  最终,还是对暮婷到了一句辛苦,“你辛苦。”

  便准备跟着张叔离开忙碌地现场……

  “不辛苦,吃了丹药后总感觉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忙这点儿小事倒也称不上累不累的了。”

  上官暮婷却是一脸的兴奋,“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倒是很怀念这种感觉,忙的话也会开心,没事的。”

  或许,是前面被病痛折磨的日子过太久了,所以在突然变成一个健全的人后会格外珍惜自己的时间。

  叶南其实是能理解暮婷的想法的……

  不过,益元丹药效强劲,照暮婷这个兴奋劲儿估计得个几天不休息了。

  等药劲儿一过去,估计又会累的罩不住,睡个几天几夜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好在不至于回到之前那个病怏怏的身体了。

  跟着张叔回到上官家别墅的时候,上官震正在餐厅用早饭。

  叶南干脆去打了个招呼,“师傅,早。”

  上官震好像是早就料到自己这个徒弟要来,指了指一旁位置上的空碗盘,说道,“坐下吃点儿早饭,咱们不着急过去。”

  “是,正好没吃饭,先填饱肚子了。”

  叶南一看就是为自己准备的,也就没有推辞什么,直接坐下吃。

  不过,也就是正常饭量了,肯定没有以前那么能吃了,品鉴个味道什么的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叶南不紧不慢地喝了口热牛奶,问道,“比武切磋具体什么时间开始,这个定下来了没有。”

  上官震回答,“中午十二点过吧,总共也就十来个家族参加,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打完了,所以定的晚一点儿了。”

  说完,突然想起来什么,目光陡然看向叶南,“对了,之前给你的秘籍有修习吗?如果有不懂的尽管问就是了。”

  “有练,感觉摸到了点儿门道了。”

  叶南点点头,非常谦虚地表示道,“今天比武的时候师傅也正好看看,练的如何了。”

  其实,根本不是摸到了点儿门道。

  是已经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把这两门武道都修到了大成而已。

  正好,今天要比武切磋。

  叶南也想隐藏自己一部分的实力,就用这两部武道解决这些名义上的同辈。

  想想待会儿上官震看到自己武道已经修到大成的表情,叶南心里就有些忍不住地想要笑。

  这份天赋,恐怕能惊到上官震的大牙吧。

  “好,那为师今天就等着验收结果了。”

  上官震也没有多想,本来也没有练多久的时间,能靠自己摸到点儿门道已经是不容易了。

  恐怕叶南要说自己大成了,上官才会觉着不敢相信呢。

  说完,上官震放下手里的刀叉,一脸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不过,就算不练也无碍,你的天赋应对这些人应该没有问题。”

  是这样的,在他的眼里,叶南就算不修武道,只凭天赋都能让这些人惨败而归。

  有的时候,老天爷赏饭吃就是如此不公平。

  就是有人天生,就能站在离终点更近的位置上。

  而且在武道这一块,叶南更是直接站到了终点,这份天赋是多少武道中人想要却无法得到的啊。

  当然,叶南也是这么认为自己的。

  可是这话从上官震嘴里说出来,多少是让叶南有些感动的。

  师徒二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把早饭吃完,

  然后,上官安排人给叶南找了一个房间休息。

  差不多到中午十一点半左右的时间,才有人来敲门。

  叶南上官震二人是一起出发的,到场的时候基本上人都已经坐的差不多了。

  比起,早上刚来的时候明显热闹了不是一个层次。

  叶南跟在上官后面,一起上了长辈席。

  这也算是在场的头一个了!

  长辈席都是坐着的人,大多都是跟上官一样的一家之主,谁也没有把自己的晚辈带上去过。

  倒是叶南,愣是被带了上去。

  哪怕上官落座,也依然不动神色地站在上官的身后。

  其实,叶南在刚进场的时候表示自己要去跟其余的人一起坐观众席。

  只是被上官震轻描淡写地给拒绝了……

  就一句,“你不用坐观众席,上来。”

  然后,叶南就莫名其妙地上了长辈席。

  本来上官就来的晚,已经很吸引大家的目光了。

  现在又因为叶南,下面观众席愣是出现了一瞬间的嘈杂。

  似乎都在讨论这个叶南到底为什么够资格出现在长辈的席面上。

  上官震面色平静地扫了一眼下面,略带威严地眼神瞬间就让大家安静了许多。

  这时,上官才看向了周围坐着的同辈轻声说道,“看来,大家的这些孩子都有些沉不住气。”

  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长辈席面上每个人的耳朵里。

  大家的脸色一时间都有点儿难看……

  唯独卜三香,不以为意地说道,“小孩子单纯,见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总会觉着有些不平。”

  这话意有所指……

  不愧是卜三香,说起话来就是刚!

  这显然就是在说上官震不守规矩,干了乱七八糟的事就不要嫌弃别人说。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