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七十章感动

第二百七十章感动

  “乱七八糟的事?呵呵……”

  面对这声硬杠,上官震只是轻蔑地笑了一声,“看来也不尽然都是孩子的错,上梁不正下梁才会歪,都是些没见识的人。”

  这话,不得不说是……

  叶南简直想竖大拇指了,怼的也太好了吧。

  直接把坐台上的卜三香也给怼了,“你认为这是乱七八糟的事,是因为没有见识。”

  可是卜三香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怒瞪着上官震,“上官震,你别欺人太甚。”

  面对这般火气旺盛的卜三香,上官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依旧是淡淡地笑着,“他现在是站着,等比完今天的赛,恐怕就是坐着各位也不会说什么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一脸愕然。

  这话的意思是,叶南拥有宗师的实力?有资格坐在这些长辈的席位上面。

  可是震惊之余,不相信不服气的人还是会更多。

  不服气自然是坐在台下那些同辈分的人……

  不相信的则是看台上这些武道圈中的泰山北斗,或许说是这些人不愿意相信,上官家同时出了两个天才?

  一个上官暮婷已然让这群人很是眼红了,现在又冒出一个?!

  可是上官震也没有必要撒谎,尤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卜三香愣了下后,直接上手。

  跟上次抓暮婷一样,把手伸向了叶南的手腕意图查探修为。

  然而,叶南不是暮婷,会任由别人抓自己,一个闪身便不着痕迹地闪了过去。

  卜三香见状,手腕陡然一转,如蛇一般缠了上去。

  下面的人可能看不清,可是下一秒上面的人都愣了……

  只听到一声轻轻地“啪”,卜三香的手竟然被叶南给打落了下去。

  卜三香痴痴地看着自己被打落地手腕,还在隐隐地有些发颤中。

  刚才,叶南是如何动作的,她竟然也是没有看清楚,只感觉手腕稍微麻了一下,然后就失力掉了下来。

  这……在场的恐怕没几个能做到如此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做到了?

  顿时间,台上的人看叶南的目光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上官家有如此少年英才,看来是要真正的崛起了……

  上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前几天被人围困的不爽一下子就疏通了很多。

  这群家伙,当日咄咄逼人,现在看到如此该傻眼了吧?

  上官一直都知道自己这的徒弟,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神秘不可测。

  修为无法探查,武功招式看似没有,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却是可以在演武场上游刃有余地应对敌人。

  上次在柳家的比武场上,上官已经见识过。

  叶南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着实是很难让人忽视的。

  之后,上官自然是调查过这个徒弟的,可是各项情报都指出叶南没有从师任何人。

  之前也没有任何武道基础,否则也不会被欺负的那么惨。

  如此,是符合上官家的收徒标准。

  只是,上官却不信自己这个徒弟真的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靠天赋存活的人。

  找不到证据而已,不过也无所谓了。

  上官家有如此英才,说到底是好事,不必深究。

  上官忍住心里的欢喜,面上依旧平静,问道,“如何,各位还有异议吗?”

  “上官震,你早知道还……”

  这句话成功牵出了卜三香的怒火,气的脸色铁青,沉声质问道,“他这样的人参加比武切磋,还有什么公平性可言?”

  本来很混账的一句话,在场席上的人却都是一脸认同。

  叶南不傻,从刚刚就知道了上官此举为何了。

  不过是想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来报当日被围困的不爽,也就顺着此意做了。

  可是,听到卜三香的话,还是忍不住被气笑了。

  这女人还真是,那感情就是厉害的人都不能参加比武切磋?否则对弱者来说就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行为喽。

  还真是谬论……

  “他是否算这一辈武道圈中的人?又是否是师从上官家?”

  不等叶南开口质问,上官也是笑着开口追问道,语气里是说不出的鄙夷,“只因为太厉害了,就不许参加么,那还真公平……”

  此话一出,稍微有点儿脸的人也该明白自己说的不对了。

  更何况是卜三香,只是话已经出口,却已然不好收回了。

  “你要早说,这场比武我等自然不会来了。”

  所以,纵然尴尬,卜三香还是硬着头皮,强硬地想要把场子掰回来,“现在什么都好了故意说出来,是想跟我等示威?”

  呵呵,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此时候是越说越错嘛。

  “你想多了,三香妹子。”

  上官震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平静自若地样子,应对起来反而游刃有余一些,见招拆招地说道,“我的大孙女,你们说不能参加,老夫就同意不让她参加,这我的徒弟是上官家的门面,本来就是要参加此次比武切磋的,各位一开始也没说不让参加啊,更何况,比武不就是要考察考察这群孩子的实力如何吗?他上场又有什么问题。”

  这一番话,可谓是彻底拉下了这些家族光鲜亮丽的面皮。

  下面的年轻一辈的人,听到这些话竟也有些尴尬。

  没想到比武切磋之前还有这么一出,如果说围困上官家是为了异宝,不要脸一点各位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比武切磋这种事,大多数人还是想要个公平的。

  现在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下面的这群年轻人非常不耻。

  尤其卜家人,各个都已经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躲避众人的视线了。

  叶南在旁边站着,都能听出上官的潜台词,“哼,你们已经禁止老夫的孙女参加了,现在还想禁止老夫的徒弟参加?”

  心里面不由失笑,这个老东西也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啊。

  经过这次,恐怕卜家要有好一段时间在武道圈抬不起头来了。

  “哼!”

  卜三香也意识到自己话不妥,尴尬地冷哼一声,坐回位置上,不服气道,“上官家此次演武给出的彩头根本没有一点儿诚意,最后还不是否落到自己手里了。”

  不过,这次声音很小,估计是怕被下面的人听到。

  其实,她并不是那种别人厉害,就不允许参加比武切磋的小人。

  只是觉着实力悬殊,没有参加比武的必要,何况这是个有彩头的比武切磋。

  早就知道如此,卜家也不会参加这场比武。

  白白让别人去窥探自己家子孙后代实力如何,反而叫家族没有面子。

  现如今,被上官震三言两语弄的抬不起头来也是很恼火。

  嘴上自然还是忍不住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那可不一定……”

  可是,上官震却连这最后挣扎地机会也不给。

  目光投向坐在左边最末尾地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别有深意地出声问道,“秦大哥,说是也不是?”

  那个老人身体偏胖,不过精神头非常好,眉头似乎是天生就皱在一起似的。

  听到问话,不紧不慢地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从上官身上移动到叶南那里。

  最后,淡淡地点头说了一句,“嗯,比武本就是要分个胜负,如果因为太强就禁止入赛是不合规矩的。”

  叶南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秦这个字……

  记得上官暮宸提过,有个秦召的家伙下手凶狠,并且实力也问鼎同龄的武道人才。

  莫非,这个秦就是……

  上官突然问到这个人,并且收获如此一份答案。

  看来没错,就是那个秦了,只有有实力能拿到彩头的人恐怕才不会介意最终什么人会参赛。

  上官此时问这个人,也会比较容易找到认同。

  果然,这个秦家家主一说话,其余人也就没有再议论了。

  只是脸上那愤愤不平的神色还是掩饰不住,这一次比武切磋怕是白来了,连根毛都捞不到。

  说好听点,是可以了解各家族的实力。

  说实在一点儿,简直可以说是自取其辱了。

  “你们,一丘之貉!”

  对于秦家主地附和,卜三香却是直接回了一个白眼,“哼,懒得再说。”

  听说,这个秦召之前伤到了卜家的后辈,最后还落到了一个上门道歉的下场。

  那卜三香对秦家不友好,也是可以理解了。

  眼看事态已经平息了下去,上官心里的气也算出了一大半,便也就不揪着那些事继续戳这些人的心窝了。

  毕竟,还有一小半气得在比武切磋上出。

  让这些混账好好看看上官家的后人,气死这群家伙。

  上官震目光平静地将下面的人扫了一遍,瞬间场上就安静了。

  紧跟着,平声静气地宣布比赛规则,“开始抽签好了,参赛的子弟有63人,有一人可以轮空直接进入第二轮。”

  说罢,对叶南使了个眼色说道,“下去抽签吧。”

  “别去了,直接轮空吧。”

  这边卜三香听到,直接阴阳怪气地表示道,“反正都是要进第二轮的,我们没兴趣看这种差距悬殊地切磋。”

  阴阳怪气是因为心里不舒服,可让叶南轮空却是真心的。

  这家伙早上去晚上去都是一样的,去不去都一样。

  去的太早了,反而让人看着心烦。

  上官震闻言,看向其余人寻求意见,“那,其余的人可有意见?”

  奈何其余人对于这个建议也是没有一点儿意见,全部面色沉重的点头同意了。

  看来,大家是都不想看到叶南啊……

  上官震看没有人有异意,便改了口对下面的人通知道,“经各家长辈讨论过后,统一给意见叶南轮空直接进入到下一轮,其余的人抽签进行第一轮的演武,1号对62,2号对61号,以此类推。”

  可是,下面的都是一些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们。

  各个又都是家族中的精英,纵然台上已经闹成如此,可没有亲眼见到,还是不服气的。

  听到这句话,下面的人立马就开始议论起来,

  “这小子,凭什么可以轮空?”

  “还不是因为是上官家的爱徒吗?人家中原武道第一家,咱们惹不起。”

  “哼,上官家行事还真是公平呢……”

  “待会儿第二轮,老子倒要好好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厉害。”

  ……

  一时间各种诋毁,闲言碎语全部冲着叶南而来。

  纵然叶南人在台上,却也听的一清二楚。

  对于叶南这样的人来说,锱铢必较。

  这些家伙,哪个说了难听的话,已经全部被记在了心里。

  待会儿如果比武场上遇到,可就想想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惨了。

  叶南不说话,是记在心里等着待会儿报仇。

  可是上官震却是个分分钟护短的性格,听着这些议论自然不能去把这群小辈打一顿。

  不过,在这群家族长辈的面前骂一骂还是可以的,“看吧,老夫就说都是群不明事理的家伙。”

  这般明着骂,那些家族的长辈却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轮空是他们商量好的,确实没有不公平。

  这些小孩子也是年轻气盛了些,是没有什么错。

  可是不该说脏话,武道中人就该在比武场上分胜负,却不是在嘴皮子上面斗个你死我活。

  这个道理,大家都还是想让后辈们知道的。

  这边上官震刚说完,下面又有人出声了,“你们也不必置喙,第二轮的时候会发现,也许轮空这个人是对各位的一种仁慈。”

  原是上官暮婷领着家里的人在抓周的时候,在替叶南说话,“你们最好还是祈祷自己在第二轮不要遇到那个人,否则……”

  话说到一半儿,暮婷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不过,这话的威慑力却已经达到了。

  以暮婷的段位,这般的话已经成功让那群人对叶南生了警惕之心。

  既然警惕之心有了,自然不会再有时间闲言碎语了。

  “是了,现在叫的凶,等会儿别哭就是。”

  上官暮云也在此时突然出口,辩驳道,“我们大师兄实力如何,轮空是不想让各位太早的意识到自己原来这些年都活到狗肚子里了,一个个的可别在那里不知道好歹的随意乱咬人。”

  这丫头,真是……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