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七十一章骗人

第二百七十一章骗人

  由于叶南这一轮轮空,所以就一直在主席台上观战。

  最初淘汰轮没有什么好看的,大部分人的水平都算是相差不多。

  这个跟修真界不一样,都是修炼武道的,差距本来不大,看着也还好。

  不过,还是有几个人比较突出的。

  一个是秦召,下手的确狠辣,一招就将同台切磋的人给打下了台。

  那人下台的时候及其狼狈,摔到地上还吐了血。

  足以可见,秦召下手有多狠了……

  还有就是卜家的一个男丁,叫卜秋成。

  相貌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属于丢在人堆里都看不出来的那种。

  可是出手却极为惊艳,可能是修炼了那种身法类的古武。

  出手的那一瞬间,动作快到就连叶南也有些难以捕捉的到……

  当然,显然这小子是超常发挥了。

  因为这家伙一招将对方送下台后,在场的其余人也是一脸的惊愕,显然没想到此人能如此厉害。

  都在同一个武道圈中,就算平时大家都不会特意互相切磋,可大致上的实力都应该是有哥判断在心里面的。

  能让这群人都惊愕了,那只能说明此人是突然爆发出如此强的实力。

  不过,很快,叶南在台上捕捉到了此人的具体身份。

  问话的是其中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家族长辈,语气里充满了疑惑,还有不可思议,“秋成的胳膊不是在上次比武的时候出了问题吗?怎么不仅不受影响,还更厉害了。”

  卜三香作为此人的家长,眉眼间皆是骄傲的神色,“出了问题就治不好了么?也不看看我们卜家老祖宗是干什么的。”

  说罢,看向坐在最末尾的秦家家主,“这也得感谢秦家主上门赔罪的时候带了的两株灵草,经由老祖提炼后让成儿的天赋精进了不少。”

  听到这里,叶南也算知道这个卜秋成是什么人了。

  在上官暮宸的嘴里听说过这个人,实力本来是跟暮宸差不多的,却因为比武被废了胳膊。

  现在看来,胳膊恢复的不错。

  那,暮宸能不能获得第三这个名次还有待考究了。

  这个卜家也真够沉的住气了,早就治好伤了,却能压到现在?

  还用的秦家给的灵草,在这种时候说出来,还真是……

  估计秦家家主要被气死了吧!

  “能恢复便最好了,不然老夫心里总像压着块石头似的。”

  不过,像秦家家主这样已经混迹武道圈多年的人自然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淡淡地回了一句后,继续说道,“卜家好不容易出这么个人才,就这么废在我们家手里,还真是有些于心不忍。”

  语气非常的淡,根本听不出来一丝丝歉意在里面。

  至于上官震,也是因为卜家突然表现出的实力皱起了眉头。

  本来,上官也是想着能拿到两个彩头的,可是现在多了一个卜秋成就都说不来了。

  其实暮宸表现的也算是相当不错了,也是一招将对方送下来台。

  只是,出手比起前面二人没有那么惊艳而已。

  正如暮宸这个人一般,温文尔雅。

  就算把对方送下台,也是徐徐柔柔地进行着。

  难怪,这小子在武道圈里会有一个玉面公子的称号。

  还有几个表现的可圈可点,可是叶南并不是很熟这些人。

  唯独,还有两个印象比较深刻的也就是柳一丁,还有上官暮云这两个还比较熟悉的人了。

  柳一丁自然不用说,年轻一辈中很受上官的重视。

  甚至能得到上官家嫁闺女的殊荣,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

  暮云真正的实力却是让叶南大吃了一惊!

  暮云对上的不是别人,是那个会虚步的卜秋玲。

  对叶南来说,那个虚步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

  可是于一般的武道中人来说,那个速度多少是会有点儿难以捕捉的。

  并且,卜家似乎有很多身法类秘籍。

  这个卜秋玲出手也是相当的诡异莫测,有了虚步的加成赢面自然要大一些。

  一开始,叶南也觉着暮云可能会败。

  然而,前期明显被压着的暮云,在比武进行到十分钟左右的时候,突然看准对方的一个破绽爆发一记强拳。

  一击即中,立马将卜秋玲给打下了台面。

  叶南这才意识到,前面这丫头是在拖,一边拖一边找对方的漏洞。

  这种方法不能说是有多高明吧,可是心性不够坚定的人却是很难坚持到最后。

  不得不说,倒是让叶南很很意外了一把。

  其余的,上官家的人运气比较好,倒是没有在第一轮中被淘汰的。

  暮云暮星暮宸柳一丁全部都进了第二轮。

  第一轮全部比完之后,进入第二轮的31人,加上轮空的叶南,32人继续抽签。

  抽完后,休息半个小时,再进行第二轮的比拼。

  叶南抽了,对上的是一个叫梵修武的男人。

  可能是因为比赛不够突出?长得估计也不够突出吧……

  叶南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到自己看第一轮比赛的时候哪个人叫这么个名字。

  想不起来也就没有再想,反正待会儿比的时候就知道了。

  因为要进行比武切磋,所以第二轮开始之前叶南就坐回了跟同龄人一起的区域。

  如上官暮婷安排的那样,坐在上官家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旁边按照原来安排的坐着上官暮婷,二人只是互相点了个头,就算做打招呼了。

  之后,就非常默契地没有说话。

  倒是坐在后面的暮云凑过来,问道,“怎么样?抽到的是谁。”

  叶南回答道,“梵修武。”

  “什么?运气这么好的么。”

  暮云愣了一下,而后颇有深意地嘟囔道,“那个家伙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上次比武切磋如果不是提前对上了秦召,估计是可以走到最后面实力的选手啊。”

  说这话的意义,旨在提醒叶南不要轻敌。

  可是,如果这个人实力真的如此强悍,叶南没有道理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是么?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叶南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这么个人,最终怀疑是不是这丫头记错了人名字,“你们是不是记错了。”

  “不会记错的,都说了这家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性格。”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暮婷出声解释道,“要看遇到什么人,如果不是被逼到绝路,绝对不会亮出自己底牌的。”

  “对对对,就那个秦召,上次赢的也不是那么顺利。”

  暮云像是受到了提醒一般,也跟着附和道,“我记得好像是还受了一点儿伤……”

  “是受伤了,这人也是那种不顾后果的。”

  暮婷点点头,脸色有些沉重,看得出来是真的有些忌惮这个叫做梵修武的家伙,“上去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一点儿。”

  如果只是暮云说的话,可能说服力不是那么足……

  可是现在,连暮婷都这么说,那估计就是真的了。

  暮婷这个人心细如毛,这些信息自然是不会记错的。

  看来,自己的运气的确不错,一开场就能抽到如此特别的对手。

  当然了,叶南是不会紧张的,顶多就是有点儿好奇。

  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些年轻一辈的武道新秀对自己一点儿威胁都够不成。

  不止是这样,经过雷劫洗礼后,恐怕上官震这样的宗师对上自己也不会有胜算的。

  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或许这个梵修武的确是优秀,可在一个心性有近万年的修真界高手面前依旧是只蚂蚁。

  “放心,不会有事的。”

  叶南没所谓地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回头将上官家的座席扫了一遍也没有看见人,不经问道,“对了,暮宸人怎么不在了?”

  第一轮的比武看过去,叶南心里大致也有点儿印象了。

  暮宸如果想要拿第三的名次,恐怕最大的阻力就是秦召,卜秋成二人了。

  因为第一轮太过于简单,所以对三人的实力叶南也很难看个透彻。

  大家明显是都有所保留了的,但是之前暮宸有说过,自己比不过秦召。

  那今天从主席台上看各位长辈的反应,卜秋成的实力也是有很大的精进。

  加上上官震眉头紧簇的模样,应该是也有了危机感。

  所以,叶南想要推暮宸一把。

  毕竟,就算自己拿了头彩,也只能说是上官家的弟子而已。

  上官家面上有光,可是却远没有自己家的子弟得了彩头靠谱一些。

  说到底往后上官家肯定不会落到徒弟手里来管的,对不对?

  所以,上官震才会要求暮宸拿一个彩头回来。

  是真的在意那颗丹吗?恐怕不见得……

  应该是想让上官本家的子弟实力能够得到武道圈子的认可,想真正的让上官家面上有光。

  叶南能够理解这其中的深意,也想帮上官家一把。

  对于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秘法,叶南手里也是有一大堆的。

  前提是,怎么样不着痕迹地教给上官暮宸。

  可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上官暮宸人在哪里。

  “估计是看到卜秋成实力大涨,有点儿紧张,去舒缓了。”

  这种时候,上官暮婷的心细再一次表现出来,“他一紧张,就喜欢去没人的地方让自己放空一下。”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在武道圈中混了,也没有在上官家居住。

  却能够一语道破暮宸的心事……

  叶南心里是佩服这个女人的,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去看看。”

  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暮宸也不能跑去太远的地方。

  溜达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叶南总算是在场内一个比较偏爱的角落里找到了形单影只的暮宸。

  看着暮宸望天的背影,问道,“你在干什么?”

  听到声音,暮宸连忙转过身来,“哦,师兄,你怎么来了?”

  “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叶南撇撇嘴,自顾自地走过去。

  然后就地坐在了暮宸身旁,问道,“你呢?”

  之所以如此说,是不想给暮宸施加太大的压力。

  如果此时坐下来说的是,知道你遇到对手了,紧张的躲起来了,所以来看看。

  那这小子一定会觉着很没面子的,并且也会对自己有或多或少的否定。

  听到问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暮宸也有些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我也是一样……出来透透气的……”

  紧张这样的话,是实在没有办法说出口的。

  叶南闻言,淡然一笑,紧跟着问道,“怎么说话都不利索了?有心事么。”

  暮宸顿了顿,似乎在想该怎么回答。

  最终也就是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把自己的心事说出口,

  “我感觉自己可能拿不到第三名了,有点儿压力。”

  “这次看卜秋成,比起上次精进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啧啧啧,这个暮婷,果然是个人精,竟然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暮宸的确是因为这个事感到有压力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大家肯定是都有所进步的,你未必进步的就比别人少。”

  叶南很少安慰别人,可是此时已经把自己能用来安慰人的话全部都用上了,“不用紧张,正常发挥就好了。”

  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我自然是有所精进的,可是……”

  听到这话,上官暮宸眼睛一亮,表示自己也是有进步的,只是很快眼底的光又暗了下去。

  估计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吧……

  之后,显然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随便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比武场上都是凭实力说话的。”

  “这样想就好了。”

  叶南点点头,趁机开始推荐自己的按摩方法,“师兄有一套独门的按摩方法,按完能让人浑身舒畅,所有疲惫都跑光,要不要试试?”

  其实,是一套段时间内能提高人实力的秘法。

  叶南没有明说而已。

  “真的假的?”

  上官暮宸也是单纯,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给相信了给,

  下一秒,立马转身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叶南,“那可一定要试试了,来来来。”

  叶南看着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后背,心里颇有些感慨。

  这些孩子还真是好骗,说什么就信什么。

  他一个堂堂的二世祖,跟谁学的这按摩手法?骗人的借口好不好!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