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七十三章你是这个

第二百七十三章你是这个

  找到卜秋成面色严肃地提醒了一遍,“第一,咱们放弃争夺,如果对上上官家的大徒弟随便对付对付就行了。”

  卜秋成却是不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这家伙潜意识里认为,也许是长辈间达成了某种共识,所以需要自己面对上官家的人时输掉这场比武切磋。

  “反正打不过,没必要把自己再弄伤了。”

  可是,接下来,卜三香的话对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来说简直就是侮辱,“你能有今天也算是奇遇了,可是奇遇不会一直都有的,如果后面两轮运气好不对上这家伙,等到四进三的时候还能保留实力看有没有希望拿个二三来。”

  还没打,就说打不过?遇到就直接认输!

  上次比武切磋受伤后,卜秋成一度以为自己好不了了。

  幸好后面也算有了奇遇,恰巧遇到那个家族的人来选拔人才。

  本来这种事卜家是不会让本家的人去的,因为一旦到了那个家族,就可能再也回不来。

  何况是卜秋成这样的中流砥柱?自然不在人选之中。

  不过,比武受伤后,卜秋成也不可能再接手家族了,族中长辈就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态度求那个家族的人救救自己。

  救自然是救下来了,要不自己也不会今日这样。

  不仅救下来了,因为被选中还得到了指点,并且武道修为比起之前增强了很多。

  只是有一点,五年后要去那个家族。

  这也很好了,能修炼武道就是最好的消息,不管去哪里自己都是个有用的人了。

  自然,卜秋成也信心大涨,总想着有一天要把被废之辱的仇给报了。

  所以就一直卧薪尝胆,努力练习。

  这一次,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报复秦召。

  当然,能顺便得到上官家的资源也是一件不错的收获。

  可是现如今卜秋玲竟然让自己放弃第一?如果遇到了上官家的小子就连名次都不要考虑……

  这卜秋成如何能接受?

  要知道家族之间平时约束很严格,如果不是这种切磋比武的场合,私下挑事打架的话就等于两个家族之间不对付。

  这也是为什么卜秋成这么多年都没有报复的原因!

  今天如果错过这个机会,自己再去到那个家族,再也没有机会一雪前耻。

  纵然奇遇不是很多见,可是能报仇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

  对此,卜秋成表现的很不甘心,“可是……”

  “别觉着不甘心,面对强者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话没说完,就被卜三香无情的打断,“何况秦家那小子也不可能会赢的,只要赢了那小子,咱们目的就成了。”

  看卜三香在外面说话就知道,这个女人手段很强硬。

  这话说出来,也不带任何商量!

  就算是卜秋成也不得不服从,纵然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低头应道,“是,知道了。”

  可见卜家规矩之大,长辈说话不讲原因,只讲结果。

  不过,这样也好,家里的人凝聚力强,受到约束也就不容易出问题。

  至于上官家这边完全就是另外一副画面了……

  叶南因为天赋卓绝被上官收入门下做大弟子,这位大师兄天赋到底多卓绝,大部分人不知道的。

  经过今天这一比,估计很多人都明白了此人为什么能成为上官震的关门弟子。

  同时,也受到了鼓舞。

  毕竟如此优秀的人跟自己身出同门,就会有一种悠然升起的自豪感。

  上官暮宸看完后,也放松了不少。

  捏着一串葡萄,悠然自得的开始吃了起来,那模样简直没有一点儿比武切磋要上场的紧张感。

  “你倒是悠闲自在?”

  暮云见状,有些无语地吐槽道,“还有心情在这里吃葡萄……”

  刚才叶南的上场的确给上官家的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可是水平居中的暮云紧张感却是一点儿都不减。

  尤其是看过叶南的身手后,简直……

  心里面只有呐喊,人跟人的差距为什么可以这么大?

  “我不悠闲的好吗?只是看到师兄这么强,心里压力稍微小了很多。”

  被吐槽的上官暮宸吃着葡萄,不以为意地说道,“就算到时候我不能夺得前三,咱们家不是还稳占一个席位吗?”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可是在上官暮宸的心里面叶南这个第一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并且,实力悬殊相差太多,带给上官家的话题荣誉要远超自己的心中所想。

  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可是,现实永远都会在关键的时刻浇一盆冷水下来。

  “你最好放下这样的心思,还是要尽力而为。”

  上官暮婷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沉声提醒道,“你姓上官,不一样。”

  刚才叶南的表现的确是很惊艳了,上官家主场的面子算是不会丢了。

  可叶南,终究还不是上官家的人呢。

  在以家族为单位的武道圈子中人来看,大多数人会觉着这个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唯有上官家的人能在前三夺得一个席位,上官家中原武道第一的位置才稳一些。

  这些道理上官暮宸自然也是懂得,可是……

  今时不同往日,这次比武场上的变数太多了。

  他肯定会尽力去争的,不过对名次的心就看淡了很多。

  一切随缘……

  上官暮宸性格向来就是如此,如果能争必然会尽力,争不到也绝不勉强。

  这种性格说不上不好,洒脱的性格有什么不好呢?

  只是,家族荣誉感可能相对就会弱一点了。

  上官暮宸心里想着无所谓,可是面对这个平日里最尊敬的姐姐还是要好好回答的,“大姐头,我知道的,一定会尽力的。”

  就在大家说话的档口,叶南已经一脸轻松的回来了。

  上官暮宸看到眼前的人影,再想到刚才那场比武切磋。

  顿时,觉着眼前这个人的形象也变得异常高大了起来,“师兄,你是这个!”

  两眼放光的看着叶南,然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称赞道。

  叶南笑了笑,点点头算是回应,“你小子也打的很不错啊。”

  而后,目光触及到上官暮婷也是相当的自然了。

  二人四目相对之时互相点了点头,也就表示打过招呼了。

  然后,叶南自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打的很不错,震惊了不少人。”

  等叶南坐下后,身边才传来一个不轻不重的声音,“从今往后,叶南这个名气也要响彻武道圈了。”

  是上官暮婷,这丫头骨子里的高冷还是有,就算夸人也没有特别的漏骨,多少听起来要比别人的话要舒服一点了。

  叶南笑着回应道,“你要上去也不差的。”

  这句话倒不是假的,上官暮婷现在的确是有这个实力的。

  只是说实战经验差一点,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此强劲的内功实力,就是轻轻推一下人。

  产生的后果都是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所以这话一点儿都不夸大。

  当然,这都是那颗九品益元丹的实力。

  对于叶南的话,暮婷也没有谦虚,身体的确是要比以前好多了。

  最近几天也练了一些武功招式,上手都比较快。

  昨天在花园练功的时候,一掌上去拍了一下树,结果二人抱的树就这么倒下了。

  这一幕可以说是震惊了不少人……

  甚至上官暮婷,也在这一刻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拥有了力量。

  终于,可以再次离武道圈子那么近了。

  刚开始服丹醒来后,除了身体比较舒服也没有别的感觉。

  不管别人怎么说,毕竟这么多年没有接触武道圈子了,一时间就算拥有了力量也会觉得特别不真实。

  所以,缓了好几天,才算是明白过来这事。

  就在上官暮婷回忆自己这几天是如何过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几声,“抽签了,抽签了……”

  然后,人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台上走了。

  除了暮婷,上官家参加第三轮选拔的也都跟着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人们才三三两两的下来。

  暮云平时性子本身就比较活泼,加上跟叶南相处的不错。

  抽完签两个人就一起走了,可能是到了第三轮有点儿紧张,看了眼自己的号,“唔,4号真是有点儿不太吉利。”

  然后就轻轻推了叶南一下,好奇地问道,“你是几号?”

  叶南倒是没什么压力,轻松地打开纸条,不过看到号也沉默了。

  这个反应倒是叫暮云越发的好奇了,“多少号?怎么这个表情呢。”

  按理说不管对上谁,叶南也不是这么个表情啊。

  诶?不对,可能是对上上官家的人了……

  只有面对上官家的人,估计这家伙才能稍微有那么点儿犹豫吧。

  “你说说看,咱们怎么打?”

  果不其然,叶南把摊开的纸条递给暮云,纸条上赧然写着醒目的13号。

  叶南无语道,“我哪儿敢打你啊……”

  打肯定是打的过,不过暮云是女生,关系又好……

  纵然已经考虑到可能会遇到上官家的人,可谁能想到就那么巧,遇到了暮云?

  就算是遇上秦召也好啊……

  三颗七品丹药而已,叶南还真不是多放在眼里,看到号的那一瞬间就想退赛了。

  暮云看到这个号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这是比武场,当然要打了。”

  大方的拍了叶南的肩膀一下,豪气冲天地说道,“打打打,我也会尽全力的,别以为自己多厉害似的,我最起码可以撑的住三招吧?”

  这丫头倒是有那么点儿魄力,还真敢上去打?

  啧啧啧,倒是低估了这个小丫头片子了。

  不过,撑三招这个……

  讲道理,暮云是没办法撑的过三招的。

  别说暮云了,这些年轻的子弟在叶南手里都没办法撑过三招。

  可是,暮云提出来了,意思就非常明确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那就给丫撑三招的机会……

  叶南想了想,表示没有问题,“嗯,可以的。”

  “三招哦,少一招都不行。”

  听到这话,暮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特别又强调了一遍说道,“少一招租金要收三倍才行,还不能打脸。”

  我怎么可能打脸呢?真是……

  叶南无语,打谁脸也不能打这丫头片子的脸。

  “嗯?什么租金。”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你不会房子给小南住,还是收租金的吧?”

  叶南暮云闻言都惊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二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座席。

  并且,刚才的话被上官暮婷听到了。

  刚才问话的人就是上官暮婷……

  这种事叶南自然没什么影响,反正又不是他的大姐头,他又不怕。

  可是暮云就惨了……

  “我……我怎么可能……不是房子的事……”

  听到这个声音,当即脸色可以说是惨白一片,悄悄给叶南递了一个眼色过去意思要乱说话。

  然后,才撒娇一般地冲暮婷说道,“大姐头,不信就问师兄嘛。”

  暮婷的目光自然而然也就落到了叶南的身上……

  这话怎么说?好歹住了暮云的房子,总不好过河拆桥把这丫头坑了吧。

  看这家伙害怕的样子,估计这事如果说去少不了被罚。

  大家朋友一场,叶南也不会真的希望看到这一幕的。

  “还真不是房子的事,不用操心了。”

  几乎没有半点儿犹豫,叶南面色如常的就把这个锅接下来。

  临了,还笑着看了暮云一眼,故意用话挤兑了丫一句,“我们两关系也算不错了,收租金就说不太过去了。”

  这中间的事暮婷又不知道,所以也看不出真假。

  只有暮云知道,自己是被挤兑了。

  不过,好歹度过了大姐头这一关,也就不去计较了,连连点头附和道,“对啊,我们关系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收租,就是别的事情嘛。”

  暮婷自然也不是那种很好诓骗的人,就算摸不清这里面的实际情况,可也能看出来自己这个堂妹是在心虚。

  也许这事搁在别人身上,暮婷可以就这么轻松的接过。

  可是叶南的话……

  毕竟承了人家那么大的恩情,暮婷这种有恩必报的性格肯定是会问个清楚,“那说说看,什么样的事需要收小南的租金。”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