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七十八章决定了

第二百七十八章决定了

  可怜上官暮宸还在昏迷中,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大事就在如此三言两语中被定下了。

  不过,说起那个卜秋玲,也算是一个黑美人了。

  对比起来,上官暮宸有的赚。

  这一刻叶南也十分庆幸自己不是大家族的人,非要根据家族的安排成婚。

  想想,也算是一一件好事了。

  卜三香上官震二人这件事敲定之后,二人就离开卧房似乎去商量细节去了。

  叶南就还在房间里等着,等人醒来。

  差不多俩三个小时,也不见暮宸醒过来。

  叶南中间上手把了几次脉,幸亏是没有什么问题,不然这么久不醒,还真是挺让人着急的。

  过了一会儿,上官暮婷一身盛装走进来。

  穿着草绿色的连身皮裙,墨色的长发整齐的别在耳朵后面,有点像是那些电视上走国际红毯的女明星。

  进来后,先是冲叶南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紧跟着徐徐走向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床上的人,“还没醒吗?”

  说罢,自然而然地坐在床边,“我在这里守着好了,外面的聚会快开始了,头等奖肯定要出去应付应付的。”

  难怪暮婷会穿这么一身过来,看来是下面的聚会已经开始了。

  不过那种场合叶南一向是不太喜欢参加的,更加不屑于参加……

  对此,叶南非常坦然地表示道,“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待在这里挺好的,正好躲了清静。”

  听到这话,暮婷抬起头,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可是一考虑到叶南不是上官家的人,并且现在是能给家族带来荣誉的贵人。

  自己现在去指教似乎不太合适了……

  最终,暮婷还是闭了嘴没说这件事,低头看向床上面色苍白地人摇头叹道,“暮宸的事,你知道了吧?”

  暮宸的事?这小子能有什么事。

  “你是说上官卜家联姻的事情吗。”

  叶南愣了一下,可很快也就反应过来确认道,“我是知道一点儿,就在这屋里敲定的。”

  对此,暮婷有些担忧地点点头说道,“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已经宣布了?

  卧槽,这速度也是真的很快了。

  可是……叶南看了看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人……

  心里突然生起一丝同情,看来这小子的人生大事就如此草率的被决定了。

  宣布的话,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哦?已经这么快宣布了么,可是当事人不还在这里昏迷不醒。”

  叶南没有经历过这些事,多少会觉着有点儿吃惊,还是忍不住确认道,“真的不需要问一问当事人的感受?”

  “待会儿暮宸醒来,如果……”

  暮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面色上的忧愁更甚一些,“你转达一下,顺便劝一劝,秋玲是个不错的孩子。”

  这态度,看来是事情已经定了,真的不需要征求当事人的意见了。

  可,怎么是我转达?

  “我转达?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叶南倒不是不愿意转达,只是觉着自己的身份可能会有些不太合适,“万一这小子死活都不同意呢……”

  万一暮宸闹着不肯同意,自己这个身份多少会有点儿尴尬吧。

  “他会同意的,只是可能需要有人在身边稍微宽慰几句。”

  然而,对于这个疑问,暮婷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只是云淡风轻地解释道,“我说的话,这小子肯定什么都不会吐露,有些事憋在心里面肯定是不好的。”

  “你是想让这小子发泄一下?”

  哦,这个考虑也是。

  暮婷算是这群同龄人的头儿,平时说话没人会不听,鲜少有人反驳。

  如果是暮婷在此劝说的话,可能一点儿作用都起不到,反而让人更加压抑。

  毕竟,这些小的平时见了暮婷连个脸色都不敢有。

  可是叶南就不一样了,跟这些小的认识相处不久,可大多都以朋友的方式相处。

  这些好的也不怕叶南,就会比较好沟通。

  身在大家族的暮宸自然是知道自己往后的人生大事由谁决定,反抗估计是不会的。

  可是郁闷,不习惯多少会有点儿。

  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个人在旁边做个好的引导,疏通。

  朋友的身份,会比较容易切入这种情况之中。

  上官暮婷,现在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叶南。

  叶南很快就想明白了,点头答应道,“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就在这时,暮宸的手好像动了动。

  “好像要醒了……”

  上官暮婷见状,也不再逗留此地,连忙起身往外走去,“我先出去招待客人了,这里的事就麻烦了。”

  “好的,没问题。”

  叶南应了一声,就继续坐在一旁等着。

  可以说暮婷前脚才离开,后脚床上的人就醒转了过来。

  暮宸先是睁开疲惫的眼睛,呆呆的看了房顶半天后,眼珠子才开始转着打量周遭。

  待目光落在叶南身上,先是稍微停了停,然后突然瞪大。

  似乎是不太相信守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叶南,下一秒连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你……你怎么在这里……别的……别的人呢……”

  “别人都去参加聚会了,就我一个。”

  叶南在察觉到人要醒的时候,就起身去倒水了。

  等这小子话说完,一杯水就已经送到了眼前,“要喝杯水吗?”

  额,晕了这么久,口的确是有点儿干呢。

  “嗯。”

  暮宸接过水一饮而尽,然后才问道,“你不去参加聚会啊?”

  对于这个问题,叶南再一次用回答暮婷的答案糊弄了过去,“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待在这里刚好躲个清静。”

  之所以糊弄,是因为暮婷还丢下一个任务。

  到底该怎么跟暮宸说订婚的事情,叶南还没有想好。

  “啊?躲清净来的。”

  听到叶南是来躲清净的,暮宸突然露出大失所望地表情,“亏的我刚刚还有点儿小感动,以为大师兄是担心我的身体特别守在这里的。”

  他还真以为是叶南在担心自己,所以特意守在床前。

  本来还挺感动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来躲清净的。

  “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一点儿都没事,就是比武场上体力透支了。”

  叶南倒是不担心这小子的身体,不以为意地回答道,“大夫说休息两天就好了。”

  “话说回来,真是奇了怪了。”

  谁能成想暮宸这小子一个天生的话痨,不等叶南开口就自己找了话题开始说,“我明明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可是突然就力量爆棚了,竟然有了反转。”

  然而,这个问题叶南是真的得糊弄了。

  他是知道暮宸为什么能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实力,可他不能说啊。

  比武切磋,最忌讳使用秘法丹药这种东西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

  说到底,这样比武切磋的公平性就会被打破。

  叶南是无所谓这种东西的,平时也不屑打破这种平衡。

  无奈,对手都太可恨,实在是值得让,才会出此下策帮暮宸赢得比武切磋。

  暮宸突然问起了这个……

  对此,叶南也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回答。

  随后就半开玩笑地说道,“可能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什么任督二脉,骗人的。”

  暮宸闻言,也是笑着轻轻推了叶南一把。

  紧跟着,非常认真的阐述自己在力量爆发那一刻的真实感觉,“反正就是有种感觉,最后那一刻的力量好像不是自己的。”

  叶南是实在不想听这个,听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干脆,直接了当的捅破了联姻的事情,“你还有空操心这个?想不想知道自己往后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暮宸听到这话,还有点儿蒙,“什么意思?哪儿来的媳妇不媳妇的。”

  “哎,说了别难过啊。”

  叶南叹了一口气,老实说道,“刚才上官家卜家宣布联姻,刚才已经在聚会上给大家宣布过了。”

  一般来说,结婚是一件快乐的事。

  可是对大家族来说,结婚多半是一种任务而已。

  大家都心知肚明自己对未来能把握到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如此下来接受起来倒是也没有那么难了。

  不难归不难,可人都是有感情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未必就能够开心的起来……

  “哦,知道了。”

  就好像现在的暮宸,听到这事之后也没有闹也没有叫,只是脸色在一瞬间内变的更加灰白了一些。

  连回答别人,都突然变得没有什么精神了。

  “你知道是谁吗?”

  叶南本着搞活气氛,劝慰这小子积极看待地原则主动说道,“就是卜家那个黑美人卜秋玲,人黑是黑了一点儿,可是完全不影响这小姑娘长得漂亮,论起长相来,你小子还是赚了的。”

  “嗯,能跟卜家联姻,怎么算都应该是赚了的。”

  本来就是个玩笑而已,可是暮宸却表现的有点认真,“如果不是因为我最后爆发出那诡异的一击,恐怕卜家还不乐意把闺女嫁过来呢。”

  话的确是如此,卜家又不是傻子。

  肯定是因为联姻有利可图,才会抛弃家中女子守家的原则来跟上官家联姻。

  本来还挺感动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来躲清净的。

  “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一点儿都没事,就是比武场上体力透支了。”

  叶南倒是不担心这小子的身体,不以为意地回答道,“大夫说休息两天就好了。”

  “话说回来,真是奇了怪了。”

  谁能成想暮宸这小子一个天生的话痨,不等叶南开口就自己找了话题开始说,“我明明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可是突然就力量爆棚了,竟然有了反转。”

  然而,这个问题叶南是真的得糊弄了。

  他是知道暮宸为什么能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实力,可他不能说啊。

  比武切磋,最忌讳使用秘法丹药这种东西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

  说到底,这样比武切磋的公平性就会被打破。

  叶南是无所谓这种东西的,平时也不屑打破这种平衡。

  无奈,对手都太可恨,实在是值得让,才会出此下策帮暮宸赢得比武切磋。

  暮宸突然问起了这个……

  对此,叶南也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回答。

  随后就半开玩笑地说道,“可能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什么任督二脉,骗人的。”

  暮宸闻言,也是笑着轻轻推了叶南一把。

  紧跟着,非常认真的阐述自己在力量爆发那一刻的真实感觉,“反正就是有种感觉,最后那一刻的力量好像不是自己的。”

  叶南是实在不想听这个,听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干脆,直接了当的捅破了联姻的事情,“你还有空操心这个?想不想知道自己往后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暮宸听到这话,还有点儿蒙,“什么意思?哪儿来的媳妇不媳妇的。”

  “哎,说了别难过啊。”

  叶南叹了一口气,老实说道,“刚才上官家卜家宣布联姻,刚才已经在聚会上给大家宣布过了。”

  一般来说,结婚是一件快乐的事。

  可是对大家族来说,结婚多半是一种任务而已。

  大家都心知肚明自己对未来能把握到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如此下来接受起来倒是也没有那么难了。

  不难归不难,可人都是有感情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未必就能够开心的起来……

  “哦,知道了。”

  就好像现在的暮宸,听到这事之后也没有闹也没有叫,只是脸色在一瞬间内变的更加灰白了一些。

  连回答别人,都突然变得没有什么精神了。

  “你知道是谁吗?”

  叶南本着搞活气氛,劝慰这小子积极看待地原则主动说道,“就是卜家那个黑美人卜秋玲,人黑是黑了一点儿,可是完全不影响这小姑娘长得漂亮,论起长相来,你小子还是赚了的。”

  “嗯,能跟卜家联姻,怎么算都应该是赚了的。”

  本来就是个玩笑而已,可是暮宸却表现的有点认真,“如果不是因为我最后爆发出那诡异的一击,恐怕卜家还不乐意把闺女嫁过来呢。”

  话的确是如此,卜家又不是傻子。

  肯定是因为联姻有利可图,才会抛弃家中女子守家的原则来跟上官家联姻。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