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七十九章物尽其用

第二百七十九章物尽其用

  不过,一切事情进行的算是比较顺利。

  跟暮婷推测的一样,这件事情接受起来可能没那么难。

  这些家族子弟对自己所需要履行的义务还是很清楚的,唯一一点就是这小子情绪有点儿低落。

  不过,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任由谁知道自己突然被安排了一个没怎么相处过的女生做老婆,也会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年轻人嘛,都是这样的,等相处过后也许会觉着很不错。

  总之,这些都是后话了,能不能相处都要在一起,家族联姻是无法改变的了。

  如果不能改变自己,那一辈子估计都要不快乐了。

  叶南最终还是没有去外面的聚会露面,想也知道如果去露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好在上官家的人也能理解,暮婷来过之后,就没人再来了。

  就这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也算是舒缓一下暮宸被人嫁出去的心酸了吧。

  待的差不多半夜的时候,暮宸都已经扛不住睡了,才有人推门进来。

  暮婷才脸颊红红的推门进来,看样子是喝了点儿酒,显得更加娇媚了。

  暮婷进来先是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确认自家弟弟是睡着了,特意放低声音说道,“外面的客人差不多都走了,爷爷被那些同辈缠住还在喝,我先送你回家吧。”

  送我回家,我一个大男人?真是还需要一个女人送。

  再说了,暮婷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开车……

  “你喝了酒,还能开车吗?”

  叶南顿了顿,犹豫着说道,“再说,我一个大男人也不需要人送的。”

  “我不开车,有司机的。”

  对此,暮婷只是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如果我送你回家这个说法不合适的话,那就当你送我回家了,都一样吧。”

  这话,叶南还真是无力反驳。

  最后二人还是坐在了同一辆车的后排座上,叶南坐在暮婷的旁边,还能闻到淡淡的酒香气。

  暮婷则靠着车窗,整个人懒懒的闭着眼睛休息。

  脸颊微微发红,唇瓣儿晶莹剔透的,看的叶南心里莫名有点儿怪怪的。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上官暮婷的确美的有点儿犯规了。

  这份美丽尤其在吃完九品益元丹之后,变得更加具体了一些。

  饶是叶南这种,自诩在美人面前拥有定力的男人此刻也会觉着有那么点儿慌张。

  慌张之下就想说话掩饰点儿什么……

  “我已经尽力说了,不过感觉效果一般。”

  最后,叶南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开口,将自己劝说暮宸的结果告知,“你们看看,要不换个方向继续劝说劝说?”

  其实,这个说不说也没什么要紧的。

  一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二来人暮婷也没有问,不说也没关系。

  反正就是太尴尬了,尴尬的总想说点儿什么。

  “不用说那么多了,他应该已经接受了这个决定了吧。”

  好在暮婷听到这话缓缓睁开了眼睛,还算是认真地回了一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秋玲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选择了。”

  不过,语气中还是透露出来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或者是为暮宸不值,又或者是在为自己叹息……

  感觉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气氛好像又沉重了一些。

  “是,我看那姑娘也不错。”

  叶南无奈,只能试图从别的方面看看能不能稍微把这个气氛搞的活跃一点儿,“就怕人家还在家纠结嫁不嫁呢。”

  可是,好像又说偏了……

  “不过,这件事过后,暮云倒是可以解脱了。”

  暮婷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抬头看向车窗外边,眼神有些迷茫,“上官欧家联姻本来就是为了人家在丹道上的造诣,可是欧卜两家在这方面相比,差距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自然没必要把暮云嫁过去了。”

  哦?这中间还有这样的说法。

  那还真是便宜了暮云这个丫头片子了!

  “卜家的医道在圈中是出了名的,可是没有人敢想跟这家联姻,毕竟有家族规矩摆在那里。”

  平时也不怎么主动说话的暮婷,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倒像是突然打开话匣子一般说了很多,“今天卜家愿意自降身价跟咱们联姻,已经是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好事了。”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有失必有得。

  总算是没有什么都丢了的好,好歹还算是缓解了一个的困境。

  “圈住一个,放开一个……”

  这话说的叶南也开始莫名有些感慨,默默认同道,“还好,卜家的那个丫头,比起欧家那个小子可是厉害多了。”

  “是这个道理,当然还有家族上的权衡。”

  暮婷听到了这句话,点点头说道,“算是个很好的结果了。”

  对了,还有家族之间的权衡,这个才是最终决定联姻的重要原因。

  欧家卜家的性质是一样的,可是卜家的门楣明显要更高,对上官家的用处也会更大一点。

  这种时候就没有必要再去考虑欧家了,毕竟谁家的孩子也都不是天上掉下来。

  之前考虑跟欧家在一起,明显是委屈了暮云。

  可在那个时候,这也就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家族的布局中找不到更合适的替代品。

  现在卜家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暮云自然不必委屈求全的嫁到欧家,而且暮宸也有了一个最合适的选择。

  这一点在家族布局上来说,是最佳的选择。

  叶南想了想,轻声附和道,“这么想想还真是……”

  没办法,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同情暮宸这个小伙子了。

  “对了,这个是你今天的彩头,三枚七品丹药,还有新房子的钥匙。”

  暮婷摇摇头,让自己从这件事中回过神来,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子。

  双手捧着盒子,一脸慎重地递到叶南的面前,“爷爷让我交给你的,他今天是被那群人缠住脱不了身了,不过还是嘱托我一定要把东西亲自交到你的手里。”

  三枚七品丹药,还有一个在帝都的家,这个彩头的确算是不小了。

  纵然这些丹药叶南用不上,可也能够拿来给柳家。

  欠上官家的,说实话这场比武切磋过后也都还的差不多了。

  所以,面对这个彩头,叶南没有一起扭捏,大大方方的就把东西收下了。

  看着叶南收下东西,暮婷明显松了一口气,失笑地摇头自嘲,“我还以为你可能会不要,看来是我想多了呢。”

  “哈,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叶南倒是被说的愣了一下,难不成自己现在在上官家的眼里就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了?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上官暮婷竟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这些丹,你用不上的。”

  那所以呢?我用不上又怎么了,用不上就不能要了。

  这可是我堂堂正正用自己的能力,在比武切磋环节中赢来的东西。

  或许,暮婷是觉着,我现在是上官家的人,一切也都以上官家的利益为重,所以自己用不上的东西就要主动给上官家了。

  这个想法很可怕,不可取。

  说起来,柳家才算是自己真正的靠山。

  毕竟就目前看来,柳家可以为了叶南把整个家族牺牲掉。

  上官对自己的确是有情义,可那份情义是有底线的。

  所以,叶南对上官家的好也是有底线的,之前的所有都已经用一个九品益元丹给还完了。

  剩余的情义,无非是双方之间合作愉快,还能够继续和睦相处的一个基础。

  叶南最终不是上官的人,也不可能事事都为上官考虑。

  只能说是尽所能了,可是在与自己利益相矛盾的时候,叶南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去维护自己的利益。

  面对暮婷的这番话,叶南也表现的很不以为然,“我用不上,不代表不需要,也许身边的人需要呢?这到底不是能用钱衡量的东西。”

  这番话上暮婷成功一愣,估计也反应到了自己的无礼。

  愣了愣,最终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想的有点儿多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这本来就是你的,该你拿的。”

  恰巧,叶南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自己应得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之后的路,二人没有再说话,可能是互相之间有些尴尬了吧。

  叶南心底的那份悸动,最终也被理智打败,没有再为身旁的这份美丽而感到不自在了。

  很多时候也是这样,涟漪泛起的内心就是会因为突然的一句话而变得无比平静。

  司机把车开回小区,先是把叶南放到了住宅的门口,然后才带着暮婷回了前面的别墅。

  可能是叶南被上官家叫去的,家里的人也都不怎么担心。

  以至于叶南站在别墅门口,抬头将整幢别墅打量了一眼,也没有看到有一个房间的灯是开着的。

  大家都睡了,并且没有给叶南留门了。

  叶南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半夜回来,早知道就在上官家睡一晚再回来。

  这下可好了,该让谁开门?总不是要在外面待一整个晚上吧。

  就在叶南无比头疼的时候,听到里面“吧嗒”一声。

  紧跟着,门从里面打开了,不过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如风一般飘过。

  灵气?阴气?难道开门的是……

  这种情况可不容小觑,家里住着不少普通人,对付不了这些东西。

  叶南站在门口,看着黑洞洞的屋内,片刻后才不疾不徐地进了房间。

  进去之后,叶南也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一楼刘承祖住的房间。

  反正这个事,刘承祖是专业的,当然还是要物尽其用一下了。

  让刘承祖去处理是最好不过的了……

  上官对自己的确是有情义,可那份情义是有底线的。

  所以,叶南对上官家的好也是有底线的,之前的所有都已经用一个九品益元丹给还完了。

  剩余的情义,无非是双方之间合作愉快,还能够继续和睦相处的一个基础。

  叶南最终不是上官的人,也不可能事事都为上官考虑。

  只能说是尽所能了,可是在与自己利益相矛盾的时候,叶南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去维护自己的利益。

  面对暮婷的这番话,叶南也表现的很不以为然,“我用不上,不代表不需要,也许身边的人需要呢?这到底不是能用钱衡量的东西。”

  这番话上暮婷成功一愣,估计也反应到了自己的无礼。

  愣了愣,最终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想的有点儿多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这本来就是你的,该你拿的。”

  恰巧,叶南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自己应得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之后的路,二人没有再说话,可能是互相之间有些尴尬了吧。

  叶南心底的那份悸动,最终也被理智打败,没有再为身旁的这份美丽而感到不自在了。

  很多时候也是这样,涟漪泛起的内心就是会因为突然的一句话而变得无比平静。

  司机把车开回小区,先是把叶南放到了住宅的门口,然后才带着暮婷回了前面的别墅。

  可能是叶南被上官家叫去的,家里的人也都不怎么担心。

  以至于叶南站在别墅门口,抬头将整幢别墅打量了一眼,也没有看到有一个房间的灯是开着的。

  大家都睡了,并且没有给叶南留门了。

  叶南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半夜回来,早知道就在上官家睡一晚再回来。

  这下可好了,该让谁开门?总不是要在外面待一整个晚上吧。

  就在叶南无比头疼的时候,听到里面“吧嗒”一声。

  紧跟着,门从里面打开了,不过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如风一般飘过。

  灵气?阴气?难道开门的是……

  这种情况可不容小觑,家里住着不少普通人,对付不了这些东西。

  叶南站在门口,看着黑洞洞的屋内,片刻后才不疾不徐地进了房间。

  进去之后,叶南也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一楼刘承祖住的房间。

  反正这个事,刘承祖是专业的,当然还是要物尽其用一下了。

  让刘承祖去处理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