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八十章答案

第二百八十章答案

  刘承祖的房门紧闭,可还是能够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祖宗诶,你怎么跑去开门了?是生怕那位看不出来么。”

  “对对对,师傅知道,那你可以回来喊师傅开门嘛,也不用亲自上手把自己送上门呐。”

  “知道你习惯了,往后要留在这里,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次多亏这事落在师傅手里了,你说那位要是决定亲自查,你还能好好的待在这个家里么。”

  “行行行,往后可得注意,不能再这么粗心大意了。”

  叶南在外面听着这单方面的话,早已经石化。

  刘承祖的徒弟只有一个……

  这对话里面刘承祖自称师傅,那那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知微,看来魂已经可以凝聚,并且自由的在这幢别墅里来往。

  进去?可是会不会太突然了,反倒是吓到了知微就不好了。

  可是不进去的话,叶南还是有许多话想跟里面的人说清楚一些的。

  犹豫许久,叶南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如果知微想见自己的话,那也不会这样躲着了,应该是还不想见。

  现在魂魄能重新凝聚是一件好事,有刘承祖看着点儿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往后有机会的话再见便是了,不好非要这么突然。

  想到这里,叶南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卧室休息,可能是因为这件突然发生的事情,莫名的觉着在这个房子里面特别安心。

  这一夜,叶南睡的特别好。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叶南就先去给知微的牌位上了柱香。

  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上了柱香就走了,反正知微能看到就行了。

  上完香,叶南径自去了客厅,新房子的钥匙已经拿到了,待会儿等人醒了可以一起过去看看。

  如果确认房子不错的话,早点儿搬过去也好。

  这个房子一来只是借用的,住着也不会觉着太安心。

  再者,听说新房子是有一幢独立的小楼可以供他一个人居住。

  他正是需要自己独立空间的时候,越是早点儿搬过去就可以早点儿拥有自己的空间了。

  到时候笑笑也不用蹲在暗处,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房子里转悠。

  并且,炼个丹,或者什么的也能方便一些。

  现在住的地方离上官家的人太近,有些事情操作起来也不是特别方便。

  坐了没一会儿,就有人从二楼下来。

  叶南闻声,回头看了一眼。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好好睡醒的叶北。

  “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比武切磋的如何了。”

  叶北下来也看到有人坐在客厅,一眼就认出是谁了,一下子睡意全无,开心地跑过去,“有没有拿到合适的名次。”

  “还行,拿到了头彩,得到了新房子的钥匙。”

  叶南点点头,从怀里掏出装着新房子钥匙的盒子放在桌上说道,“咱们待会儿一起过去看看?如果方便的话早点收拾收拾搬过去。”

  盒子里面的丹叶南昨晚就拿出来了,现在里面只剩下钥匙了。

  “钥匙已经给你了啊。”

  听到钥匙已经拿到了,叶北瞬间瞪大了眼睛,取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钥匙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待会儿吃完早饭就一起过去看看。”

  不管怎么说,搬出去肯定是要比寄人篱下要好。

  纵然住在这里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可到底不是自己的家。

  这套房子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别人送的,可一旦收下了,就是自己的。

  “对了,蕴行说是这两天有点儿事,已经带着彭修离开了咱们这里。”

  叶北捡起钥匙掂量了两下,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好像留下了点儿东西给你,在二楼的书房。”

  留下东西给我?柳蕴行到帝都这么久也没说过给他带了东西。

  怎么突然就有东西了?难道是临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我先去看看。”

  叶南点点头,还是忍住不住问了一句,“他们走的时候没说什么事情吗?”

  叶北到底是那家伙的女朋友,或许有什么事会好好交代一下的吧。

  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

  “没说,也不知道事在搞什么东西,感觉完全就是神秘兮兮的。”

  叶北摇摇头,也是一脸迷茫地应道,“好像挺着急的,等回来的时候再问好了。”

  神秘兮兮的,连叶北也瞒着?

  叶南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柳家出事了。

  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着急的带着彭修走,还莫名其妙的留下什么东西。

  看来,问题的答案就在柳蕴行留下的东西里了。

  “知道了,你先去吃饭吧。”

  叶南心里忐忑,可是面子上依旧表现的很平静。

  因为害怕叶北会跟着担心,连上楼的时候都尽量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我上去看看留下了些什么东西。”

  叶北之前心里的确也有疑问,想看看留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因为柳蕴行的交代,也就硬忍着没有看箱子里面到底留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看叶南这幅平静的模样,心一下子反倒是定了许多。

  倒是没有那么好奇楼上留下的东西是什么了,便也就不再管这件事,拿了新家的钥匙,径自去了厨房。

  叶南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干瘦的身影一脸激动的朝自己跑来,“诶?老大!”

  刘承祖一出门就看到了叶南准备上楼,想到昨晚叶南交代的事,一路小跑过去主动解释道,“起的这么早呢,我给你说,昨天晚上那脏东西我已经处理好了,往后家里不会出现这样的东西了。”

  处理没处理好,其实叶南心里都有数的。

  只是现在还不是可以捅破这件事的时候,也是为了保全大家的面子吧。

  对此,叶南点了点头,如往常一般平常地应道,“处理好了就行,辛苦了。”

  说完,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住脚步回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对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开口,我这里能找到的也不用再花费心力到处折腾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是有点儿懵的,因为……

  平时叶南根本不会主动关心自己缺什么,现在这幅好模样,多少让人不安。

  尤其是刘承祖这个一直处于压迫线上的人,突然对自己这么好,必然有些不习惯。

  甚至,还会有点儿心虚。

  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的确是做了一些见不得叶南的事情。

  出于心里的忐忑,刘承祖竟然一下子露了怯,有些不确定地主动开口询问,“老大是不是觉得老夫哪里做的不好?可不要突然这么反常,我老骨头一把经不住折腾的。”

  额,这老东西,平时看着挺精明一人,怎么到这种关键时候留靠不住。

  这下傻子都知道你是心虚了……

  不过,因为知微,就算看出来了,叶南还是装作没有看出来的样子。

  依旧是用那副淡淡的语气说道,“那,你是喜欢自己折腾?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随意了。”

  听到这句话,刘承祖才觉着自己活了过来。

  对嘛,这才是叶南的性格,刚才那种主动关心人的语气怕不是要把谁吓死哦。

  “你要这么说,老夫就放心了。”

  刘承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抚平内心的忐忑,笑着说道,“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找老大了,要比自己折腾方便多了。”

  这一回叶南没有回答,而是径自上了楼。

  他也算是明白过来了,不能对刘承祖这个家伙太好,否则反而容易让这家伙起疑。

  之所以让刘承祖有什么需要的找自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着也许知微那里可能需要什么。

  怕刘承祖会不敢开口,才主动提出的。

  不过刘承祖的这副态度,倒是让叶南觉着也许自己不应该说来着。

  没有理会身后的刘承祖,叶南独自进了书房。

  一眼就看到书桌上摆放了一个一米见宽的大木盒子,隐约能感受到箱子里面有淡淡的灵气溢出来。

  叶南走近箱子,小心翼翼地拆开一看。

  发现里面又是整齐摆放着各种小盒子,随便拿出一个打开一看,竟然是株百年份的灵草。

  那柳蕴行留下这些东西,莫不是让我炼丹用的?

  叶南下意识的只能想到这个了,可是又不太敢确认。

  如果真是只是这个原因,柳蕴行刚来的时候就可以说了,不至于拖到临时有事才交待这个事情了。

  叶南想不通为什么,也就只能慢慢翻腾这个箱子了。

  也许柳蕴行会把答案留在这个箱子的某个角落里面了……

  刘承祖的房门紧闭,可还是能够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祖宗诶,你怎么跑去开门了?是生怕那位看不出来么。”

  “对对对,师傅知道,那你可以回来喊师傅开门嘛,也不用亲自上手把自己送上门呐。”

  “知道你习惯了,往后要留在这里,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次多亏这事落在师傅手里了,你说那位要是决定亲自查,你还能好好的待在这个家里么。”

  “行行行,往后可得注意,不能再这么粗心大意了。”

  叶南在外面听着这单方面的话,早已经石化。

  刘承祖的徒弟只有一个……

  这对话里面刘承祖自称师傅,那那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知微,看来魂已经可以凝聚,并且自由的在这幢别墅里来往。

  进去?可是会不会太突然了,反倒是吓到了知微就不好了。

  可是不进去的话,叶南还是有许多话想跟里面的人说清楚一些的。

  犹豫许久,叶南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如果知微想见自己的话,那也不会这样躲着了,应该是还不想见。

  现在魂魄能重新凝聚是一件好事,有刘承祖看着点儿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往后有机会的话再见便是了,不好非要这么突然。

  想到这里,叶南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卧室休息,可能是因为这件突然发生的事情,莫名的觉着在这个房子里面特别安心。

  这一夜,叶南睡的特别好。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叶南就先去给知微的牌位上了柱香。

  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上了柱香就走了,反正知微能看到就行了。

  上完香,叶南径自去了客厅,新房子的钥匙已经拿到了,待会儿等人醒了可以一起过去看看。

  如果确认房子不错的话,早点儿搬过去也好。

  这个房子一来只是借用的,住着也不会觉着太安心。

  再者,听说新房子是有一幢独立的小楼可以供他一个人居住。

  他正是需要自己独立空间的时候,越是早点儿搬过去就可以早点儿拥有自己的空间了。

  到时候笑笑也不用蹲在暗处,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房子里转悠。

  并且,炼个丹,或者什么的也能方便一些。

  现在住的地方离上官家的人太近,有些事情操作起来也不是特别方便。

  坐了没一会儿,就有人从二楼下来。

  叶南闻声,回头看了一眼。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好好睡醒的叶北。

  “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比武切磋的如何了。”

  叶北下来也看到有人坐在客厅,一眼就认出是谁了,一下子睡意全无,开心地跑过去,“有没有拿到合适的名次。”

  “还行,拿到了头彩,得到了新房子的钥匙。”

  叶南点点头,从怀里掏出装着新房子钥匙的盒子放在桌上说道,“咱们待会儿一起过去看看?如果方便的话早点收拾收拾搬过去。”

  盒子里面的丹叶南昨晚就拿出来了,现在里面只剩下钥匙了。

  “钥匙已经给你了啊。”

  听到钥匙已经拿到了,叶北瞬间瞪大了眼睛,取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钥匙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待会儿吃完早饭就一起过去看看。”

  不管怎么说,搬出去肯定是要比寄人篱下要好。

  纵然住在这里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可到底不是自己的家。

  这套房子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别人送的,可一旦收下了,就是自己的。

  “对了,蕴行说是这两天有点儿事,已经带着彭修离开了咱们这里走掉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