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八十二章突如其来

第二百八十二章突如其来

  暮婷闻言,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这样是最好的了。”

  这个答案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安保人员肯定是要用自己的亲信。

  如此重要的职位,不管怎么说都要自己安排,假手余人的话可能不是太好。

  路上大家又聊了一些搬家的细节,说着说着就到家了。

  因为第二天要搬家,所以大家一回家就开始忙着打包自己的行李。

  叶南搬过来的时候就没什么行李,衣服也就是走的时候带的那么几件,所以收拾起来倒是没有那么麻烦。

  叶北叶淑仪两个人的话,有王妈帮着收拾倒还好。

  主要是刘子珍……东西虽然不多……可是……

  这孩子到帝都也要念书,还需要张罗一下转校的事。

  叶南也是在今天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这个小家伙突然想起来,叶家在帝都到底没有什么基础。

  转校这种事,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

  幸好上官暮婷并没有走,说是要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想到就去商量,叶南直接下楼。

  看到叶北暮婷两个人正坐在客厅喝茶,看样子好像认识很久的闺蜜一样聊的很是熟络。

  真是奇怪,女人之间相处起来都那么简单么。

  叶南摇了摇头,径自走过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两个女人的聊天因为这个人的到来,戛然而止。

  叶北愣了愣,看向身旁,“你不是去收拾行李了嘛?怎么又跑下来了。”

  按理说叶南是不喜欢应付这些场合的,主动下来肯定是有事情要说了。

  显然,上官暮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放下手里的茶杯看向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

  “我没多少行李,突然想起点事就下来了。”

  叶南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看向上官暮婷说道,“我还有件事需要你帮忙物色一下,我们家还有个小孩子要念书,学校方面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可以联络一下。”

  听到这话,叶北才恍然大悟。

  来帝都这些天一直都在忙,倒是忘了给子珍办入学的事了。

  这孩子也是性格比较腼腆,不会主动提出来,搞得大家都忘了。

  “我也刚回国,不是很清楚。”

  上官暮婷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稍微迟疑了一下,很快便回答道,“不过还是有些关系好的朋友应该能用得上,今天回去就打听一下,明天给回复没问题。”

  真是疏漏了,叶南家的确好像收留了一个小女孩。

  听说是叶南生父在外面的私生女,本来以为叶家可能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毕竟刘致远那点儿事,大家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的。

  将心比心,暮婷认为如果是自己,那些在外面的私生子可能一个都活不了。

  不过,现在看叶家对这个私生女倒是不错。

  看来,有必要了解一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暮婷心中想着,继续问道,“对学校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能力范围内能打听到的最好学校吧。”

  叶南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而后继续补充道,“我们就不住校了,强制住校的学校不予考虑了。”

  不考虑住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子珍曾在住校的地方被人绑架过。

  纵然后面人找回来了,却还是把家里人吓坏了。

  这种麻烦,自然是能避免就避免了。

  “嗯,应该没问题的,耐心等等结果吧。”

  听完叶南的要求之后,暮婷非常淡定的表示不是什么难事。

  “感觉时间不早了。”

  然后,抬起手腕儿看了看时间,优雅地起身对二人说道,“我还有点儿事,就先走了。”

  与此同时,叶北也站起来准备送客了。

  却不料,暮婷突然看向还坐在沙发上的叶南问道,“送送我?”

  这话一说出口,再不识相的人也知道该是怎么回事了。

  “小南去送送人家。”

  叶北非常体贴地踢了身旁的人一脚,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先遁走了,“我去看看王妈把行李收拾的如何了。”

  说着,便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一时间客厅只剩下了叶南上官暮婷两个人,空气也瞬间安静了很多。

  “送你出去吧。”

  被迫送人的叶南也只有起身,走到前面带路领人出去。

  其实,这都在一个小区,不用走几步路上官暮婷就可以回去了。

  还非突然出什么幺蛾子让人送,说是没目的估计都没有人相信。

  这明显是要想把人都支走,有话想单独跟叶南说。

  领着人才出了大门口,叶南就忍不住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单独说吗?”

  暮婷的脚步声突然停止,快两步走到前面。

  “我就不兜圈子了,爷爷有意思让咱们两个在一起。”

  然后,站在叶南的面前,一本正经地出声说道,“我本人是愿意的,也对这个安排相当满意,当然可能你不是很愿意,毕竟未婚妻刚走,还没有从中缓过来,这个我是能理解的,不过还请你不要那么直接的拒绝,咱们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试试,如果相处过后,你还觉得我不行的话,那就算了。”

  所以,站在是表白时间吗?

  一切来的太突然,叶南听完这段话直接傻了。

  “你……是因为你爷爷的安排才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还是你喜欢我……”

  过了半响,才根据本能的想法意味声长地确认道,“这两个答案的意义很不一样,希望你能慎重回答一下。”

  是了,如果是为了家族那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在感情这件事上,叶南还是有点儿尊严的,绝对没办法接受一个不是真心喜欢自己的人。

  可如果暮婷不是因为家族,是真的喜欢自己,那……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暮婷真的非常漂亮,这个长相很吸引人。

  可能性格方面并没有知微那么优秀,却也不是那种叫人反感的性格,聪明睿智。

  如果长期相处下去的话,叶南未必不会喜欢这样的人。

  之所以这么问,叶南也是有自己内心的想法。

  “刚开始是为了家族,后面不是了。”

  对于这个问题,暮婷没有丝毫犹豫,脸颊红红地大着胆子说道,“我好像心动了……”

  一句我好像心动了,就让叶南放下了不少防备。

  其实,有那么一刻半刻的时间,叶南也会被这个女人的绝色所迷惑。

  现如今能得到这样的表白,自然是愿意的。

  “我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也回报了自己最认真的态度在里面,“如果是这样,我就不拒绝了,咱们可以相处着试试。”

  反而是暮婷,听到这个答案都傻眼了,“真的?”

  显然,没有想到事情进行的那么顺利,自己的表白也能够如此的顺利。

  “你应该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

  叶南看着眼前这张略有些惊讶地脸蛋,失笑地摇了摇头,“如果说相貌是打开一个人心门的钥匙,那你这把钥匙可以说是万能的了。”

  这个一点儿都不说假,暮婷的长相的确可以算是打动男人的万金油了。

  意识到叶南在说什么后,暮婷摇摇头,“不是这样的……是你不是刚……对不起……”

  说话非常犹豫,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的话。

  不过,最终,还是一咬牙全部说出来了,“虽然知道这么说不是很好,但是我还是得说出来,你的未婚妻不是刚走,你能这么快接受别人吗?”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叶南从来没有给上官家隐瞒自己有未婚妻这件事,所以未婚妻离开这事也瞒不住上官家的人。

  知微的确是刚刚离开,不过方式就……

  纵然知微是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甚至为了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有一件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磨灭了。

  就是知微在家族,还有自己之中选择了家族。

  哪怕是最后选择跟自己一起赴死,可是让他死何尝不是一种背叛。

  只是跟那种明显的背叛比起来,可能没有那么让人无法释怀而已……

  从晓得知微背叛自己那一刻,叶南就已经放下对这个女人的所有感情。

  如果说现在还有,最多的就是责任吧。

  至少知微是因为自己死的,至少要对的起这份敢于跟自己一起赴死的勇气而已。

  可那跟爱情早就没有多少关系了……

  叶南是什么人?一个在修仙界活了近万年的老家伙了,在感情这方面早就活得通透的如一片玻璃一般。

  拿得起放得下,反正也没有多久的感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轻易的接受暮婷的表白。

  当然,接受表白,不等于同意了这段感情。

  接受这段表白,只是表明了叶南会去尝试着接受这份感情,至于最后能相处到什么地步就只有看缘分的安排了。

  这个解释起来却是太过麻烦,叶南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

  “就算未婚妻刚走又如何?我又不是急着接受谁了,只是说先相处看看。”

  稍微想了想,就给了一个基本不会出什么错的答案,“逝者已去,活人的生活还需要继续,不能一直把自己锁在过去的回忆里是吗。”

  当然,这个答案也的确能说明一些叶南的态度了。

  一句我好像心动了,就让叶南放下了不少防备。

  其实,有那么一刻半刻的时间,叶南也会被这个女人的绝色所迷惑。

  现如今能得到这样的表白,自然是愿意的。

  “我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也回报了自己最认真的态度在里面,“如果是这样,我就不拒绝了,咱们可以相处着试试。”

  反而是暮婷,听到这个答案都傻眼了,“真的?”

  显然,没有想到事情进行的那么顺利,自己的表白也能够如此的顺利。

  “你应该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

  叶南看着眼前这张略有些惊讶地脸蛋,失笑地摇了摇头,“如果说相貌是打开一个人心门的钥匙,那你这把钥匙可以说是万能的了。”

  这个一点儿都不说假,暮婷的长相的确可以算是打动男人的万金油了。

  意识到叶南在说什么后,暮婷摇摇头,“不是这样的……是你不是刚……对不起……”

  说话非常犹豫,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的话。

  不过,最终,还是一咬牙全部说出来了,“虽然知道这么说不是很好,但是我还是得说出来,你的未婚妻不是刚走,你能这么快接受别人吗?”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叶南从来没有给上官家隐瞒自己有未婚妻这件事,所以未婚妻离开这事也瞒不住上官家的人。

  知微的确是刚刚离开,不过方式就……

  纵然知微是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甚至为了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有一件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磨灭了。

  就是知微在家族,还有自己之中选择了家族。

  哪怕是最后选择跟自己一起赴死,可是让他死何尝不是一种背叛。

  只是跟那种明显的背叛比起来,可能没有那么让人无法释怀而已……

  从晓得知微背叛自己那一刻,叶南就已经放下对这个女人的所有感情。

  如果说现在还有,最多的就是责任吧。

  至少知微是因为自己死的,至少要对的起这份敢于跟自己一起赴死的勇气而已。

  可那跟爱情早就没有多少关系了……

  叶南是什么人?一个在修仙界活了近万年的老家伙了,在感情这方面早就活得通透的如一片玻璃一般。

  拿得起放得下,反正也没有多久的感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轻易的接受暮婷的表白。

  当然,接受表白,不等于同意了这段感情。

  接受这段表白,只是表明了叶南会去尝试着接受这份感情,至于最后能相处到什么地步就只有看缘分的安排了。

  这个解释起来却是太过麻烦,叶南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

  “就算未婚妻刚走又如何?我又不是急着接受谁了,只是说先相处看看。”

  稍微想了想,就给了一个基本不会出什么错的答案,“逝者已去,活人的生活还需要继续,不能一直把自己锁在过去的回忆里是吗。”

  当然,这个答案也的确能说明一些叶南的态度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