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八十三章现身

第二百八十三章现身

  “有什么可意外的?”

  对于叶南的吐槽,这位做姐姐的可是充耳不闻,反而像是完全不明白一样继续放着彩虹屁,“就算姐姐平时表现的有点嫌弃,可心里肯定是觉着自己的弟弟好。”

  当然,也不能完全算是彩虹屁。

  不管叶北平时如何嫌弃这个弟弟胖,却还是会买好吃的回来,从来也不会饿着弟弟。

  嘴上嫌弃,心里却是百般宠溺的。

  就这么一个亲弟弟,不疼爱那是说不过去的。

  “你还没说呢,那个暮婷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说完这一番话,叶北继续轻推了下身边的人八卦地问道,“你不是都看出来了么?还有什么可问的。”

  八卦之魂可以说是燃烧得很充分了……

  叶南无奈地摇头,“非要我亲口承认啊?”

  就真的想不明白了,这叶北心里不是都知道吗?还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这话说出来,基本上就算是承认了暮婷的想法。

  “你怎么想的?同意么。”

  叶北听到这话忍不住“嘿嘿”一笑,又凑近了几分,贼兮兮诶问道,“不对不对,换句说法是,对暮婷有没有想法?”

  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贴到叶南身上了。

  叶南忍不住后退了一点,点头闷声说道,“嗯,算是有点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说完明显感觉周遭的空气冷了几分,似乎是有阴气隐秘在身边的感觉。

  感受着这股阴气的来源,叶南半低着头不做任何回应,可是目光也渐渐移动向了源头。

  “啥叫算是有点儿,有就是有,没就是没。”

  叶北还没注意到这点儿,依旧好奇地追问道,“你可别打马虎眼儿,这个暮婷别的不说,就这长相估计很难有人会不心动吧?”

  可是叶南的心思,早就跟随者躲在墙角的那抹阴气去了。

  能在这间房子里存在的灵恐怕除了知微,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了。

  叶南早就发现了,至于为什么不肯说破,就是想假装不知道的样子,想让知微的灵能够在房间中自由自在的来往。

  这抹阴气刚刚出现的很突然……

  可是,并不难想是因为什么,在叶南说完对别的女人有动心后出现的。

  不排除是吃醋了的可能……

  “就是你想的那样……”

  为了试探暗处这么灵气的反应,叶南更是一边注视着,一边继续试探道,“我可能有一点儿心动,不过还需要相处之后才能决定别的。”

  果然,在这句话说完后,周边的空气明显又冷了几分。

  这种阴冷是被灵盯上后才有的,所以叶北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那就是有戏喽?”

  听到叶南的话,反而还挺激动的。

  不过,在激动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看了眼供奉知微牌位的房间遗憾地说道,“姐也知道,知微的事可能……”

  叶南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话后面会是什么。

  无非就是让叶南不要沉迷于过去的悲伤,勇敢的向前看嘛。

  不过,根本不需要别人安慰,叶南自己就能够调节好情绪了。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人还是要向前看嘛。”

  当即,不等叶北说完,非常直接地表示自己都懂,“你想说什么,我心里清楚,不用再说出来了叫人不舒服了。”

  因为知微还在暗处听着,这件事不好再去回忆。

  本来知微现在就已经最后惭愧了,如果再次面对这样的事恐怕内心会很受打击。

  所以,叶南才出声打断了。

  不过明显已经晚了,因为躲在暗处的那个视线已经消失了。

  “你知道就好。”

  暮婷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就点到为止了。

  然后,又继续把话题带到了暮婷的身上,“说句良心话,这个暮婷小姐如果有想法,咱们也算是高攀了人家,因为不论各个方面人家都是比咱们好的。”

  而叶南,却因为那个视线突然消失了感到有些焦躁。

  “你说这个干什么?”

  于是,跟着回答叶北的语气也不是很好,“难不成上官家是傻的?这么漂亮的闺女用来便宜一个外姓弟子。”

  说完后,发现好一会儿没有人回应。

  叶南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这个姐姐可能是因为刚才的语气不好被气到了?

  正红着一张脸低着头,努嘴看着地面,不肯说话了。

  “往后可千万别这么想了,咱们并不差。”

  叶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可能是不大好,又耐着心思解释了一遍,“上官家是什么人,愿意这么自降身价必定是有利可图的,至于这个利是什么暂时就不说出来了,武道圈子的那点儿事说了外行人也不懂。”

  这话说的是一点儿都不假!

  叶北是个外行人,所以可能不太懂武道圈子的事情。

  更是不会懂,叶南纵然只是一个人,却是可以在武道圈子中掀起风雨的人。

  这个人的价值已经不能用钱去衡量!

  上官家的人真的不傻,怎么可能不会权衡利弊?

  如果自己真的如同叶北所说的那样,上官又如何会愿意把女儿嫁过来。

  自然是在叶南的身上看到了可用之处,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叶北不明白,可能以为自己的弟弟只是找了个好师傅而已。

  “姐姐是不懂,不过……”

  听到软话,叶北才有些不满意地嘟囔着给自己辩解了两句,“想让自己的弟弟过的好,总该是没错的吧。”

  错,肯定是没错的。

  只是看轻自己的弟弟,也不是什么正确的事。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担心了。”

  叶南懒得继续说了,随便应付了一句,就焦躁的起身,离开了客厅,“我还有点儿事找老东西,就先不说了。”

  刚才那抹灵气消失后,他就心神不宁了。

  有的事真的要当面说清楚,否则谁的心里都不会好过的。

  离开了客厅的叶南,并没有真的去找刘承祖,而是拐了个弯儿去了供奉知微牌位的房间。

  站在牌位前面,看着知微两个字沉默良久。

  “你在这个家里对不对,什么都能听到看到的是吗?”

  最终,打了一柱香插进香炉,一边叹气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没事,不想出来就别出来。”

  说罢,双手背在身后,看着牌位上的名字继续念叨了起来,

  “我就是想把事情说清楚,那天的事已经发生了,也没有什么可以转圜的余地。”

  “不过,你愿意搭上自己的性命,这份真诚的心意我接受了,也可以不去责怪你做的这些事,可是你们家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话说到后面,语气已经有些冷硬了。

  “少爷,我错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柔弱自责的声音,“我知道你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也没指望过有这么一天……”

  听到这个声音,叶南心头一动,转身看了过去。

  发现身后竟然有一个虚无的灵影,可能是因这太弱了,所以凝聚的太薄。

  竟然连五官都看不见……

  可是凭借直觉,叶南都能分辨出来站在自己身后的这个灵影是谁。

  当即开心地表示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不这么说会出来么。”

  之前对着牌位那些话,不过是叶南故意说的。

  为的就是把已经藏起来的知微给逼现身了,尤其是在跟暮婷有了愿意相处的意愿后。

  叶南更是着急把话说清楚,不得已才想到这个办法。

  “你是……”

  事已至此,知微恍然大悟,知道自己是被人套路了。

  “你们家的人当然不能放过,不过仅限于那个害我的人,你知道是谁的,别的就算了。”

  为了让知微放心,叶南又继续说道,“我也会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他一个痛快。”

  俗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

  对于害自己的那个人,也就是知微的爷爷,肯定就没那么容易算了。

  可满门皆灭是连本带利的买卖,叶南通常不会拒绝的。

  因为那个人是知微的父亲,才有了另外的处理方法。

  知微就算是化为灵,还是一如既往的懂事,除了谢没有半点儿不爽地表情,“谢少爷……”

  在说话的时候,反而让人觉着有点儿拘束。

  叶南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想的,突然就来了一句,“原谅你了!”

  “什么……”

  这一句话明显把知微给搞蒙了,但很快反应了过来,语气都有些激动,“真……真的……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的吗?其实叶南早就不计较这个了。

  只是需要当面把这句谅解说出去,知微才能真正的解脱。

  不管怎么说都是主仆一场,就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好不容易现身了呢。

  叶南点点头,一脸的谈然,“我说了的就算,原谅就是原谅了。”

  说罢,又颇有些遗憾地对那抹影子说了一句,“不过咱们之间也回不去了,有些东西不是可以缝缝补补的,比如感情。”

  对于这段话,知微明显有点儿也犹豫了,可是想到自己做的事是情,也就没好意思拉下脸诉说别的。

  “有什么可意外的?”

  对于叶南的吐槽,这位做姐姐的可是充耳不闻,反而像是完全不明白一样继续放着彩虹屁,“就算姐姐平时表现的有点嫌弃,可心里肯定是觉着自己的弟弟好。”

  当然,也不能完全算是彩虹屁。

  不管叶北平时如何嫌弃这个弟弟胖,却还是会买好吃的回来,从来也不会饿着弟弟。

  嘴上嫌弃,心里却是百般宠溺的。

  就这么一个亲弟弟,不疼爱那是说不过去的。

  “你还没说呢,那个暮婷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说完这一番话,叶北继续轻推了下身边的人八卦地问道,“你不是都看出来了么?还有什么可问的。”

  八卦之魂可以说是燃烧得很充分了……

  叶南无奈地摇头,“非要我亲口承认啊?”

  就真的想不明白了,这叶北心里不是都知道吗?还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这话说出来,基本上就算是承认了暮婷的想法。

  “你怎么想的?同意么。”

  叶北听到这话忍不住“嘿嘿”一笑,又凑近了几分,贼兮兮诶问道,“不对不对,换句说法是,对暮婷有没有想法?”

  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贴到叶南身上了。

  叶南忍不住后退了一点,点头闷声说道,“嗯,算是有点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说完明显感觉周遭的空气冷了几分,似乎是有阴气隐秘在身边的感觉。

  感受着这股阴气的来源,叶南半低着头不做任何回应,可是目光也渐渐移动向了源头。

  “啥叫算是有点儿,有就是有,没就是没。”

  叶北还没注意到这点儿,依旧好奇地追问道,“你可别打马虎眼儿,这个暮婷别的不说,就这长相估计很难有人会不心动吧?”

  可是叶南的心思,早就跟随者躲在墙角的那抹阴气去了。

  能在这间房子里存在的灵恐怕除了知微,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了。

  叶南早就发现了,至于为什么不肯说破,就是想假装不知道的样子,想让知微的灵能够在房间中自由自在的来往。

  这抹阴气刚刚出现的很突然……

  可是,并不难想是因为什么,在叶南说完对别的女人有动心后出现的。

  不排除是吃醋了的可能……

  “就是你想的那样……”

  为了试探暗处这么灵气的反应,叶南更是一边注视着,一边继续试探道,“我可能有一点儿心动,不过还需要相处之后才能决定别的。”

  果然,在这句话说完后,周边的空气明显又冷了几分。

  这种阴冷是被灵盯上后才有的,所以叶北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那就是有戏喽?”

  听到叶南的话,反而还挺激动的。

  不过,在激动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看了眼供奉知微牌位的房间遗憾地说道,“姐也知道,知微的事可能……”

  叶南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话后面会是什么。

  无非就是让叶南不要沉迷于过去的悲伤,勇敢的向前看嘛。

  不过,根本不需要别人安慰,叶南自己早就能够调节好某一些不是很难的情绪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