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九十四章清理

第二百九十四章清理

  “你姓叶,那……”

  上官流云把车停在路边,用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犹豫着出声问道,“你爷爷的名字是不是叫叶万方?”

  声音都有些颤抖,可见这个消息于他而言是多么的震惊。

  “是,怎么了?”

  叶南听着有点儿不安,纳闷儿地确认道,“不会是你们这次要来清理的人吧?那估计就不用了,老人家早不在了。”

  毕竟,这些人到这里的任务是回收东西,顺便清理一些留在地球上的麻烦。

  自己的爷爷不会是上官流云想要清理的人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一早想的位面之行怕是泡汤了。

  不被这些人上赶着清理掉就算不错了……

  暮婷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不一般,身体下意识朝着叶南靠了靠,似乎是想一旦有危险,就帮忙逃走的样子。

  这举动叶南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心头微微动了一下。

  “自然不是,叶万方是端家实力最强的客座长老,四十几年前用家族通道来地球游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腾云大陆。”

  幸好,上官流云急忙摇头,并且出声解释道,“我们这次来也是收到消息,有人见过玄铁八宝盒,才特意来的。”

  听话音,应该不是骗人的,那个玄铁盒应该就是黑盒子了。

  不过,就算是找黑盒子的,会不会也把自己杀人灭口了?

  毕竟现在这个黑盒子可是在自己手中,在修仙界那种地方杀人越货不是稀奇事。

  这个被唤作腾云大陆的古武世界恐怕也不稀奇了……

  流云也能察觉到这份警惕之心,可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消除。

  只能尽力把事情阐述清楚,“之前族内放着的叶万方长老的玉牌已碎,大家都还以为是长老游历到了别的位面,遇到了强者才会如此,所以竟是死在地球?”

  诶?是了!

  爷爷是端家最强的客座长老,在地球自然难逢对手,被人杀死不可能。

  而且,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爷爷的的确确应该是躺在病床上自然死亡的。

  只是修普通的武道,如果实力不差的情况下,也能像卜三娘一样看起来年纪轻轻。

  自己这个便宜爷爷可是古武高手,不至于老的那么快吧。

  “修炼古武的人是不是看起来都会年轻一点?”

  叶南很快察觉到其中的问题,连着问了两个问题,“像我爷爷这样的,现在应该是什么模样?”

  上官流云回答到。“最多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男人,叶万方长老在腾云大陆都是出了名的美男子,不至于来地球这么些年就变的苍老了。”

  不过说完,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背后的意义。

  是啊,叶万方看起来应该不会老,这些作为家人是可以实在感受到的。

  可是刚才在上官家聊天的时候,流云知道叶南是半路出家的武道者。

  叶万方不至于一点儿都不给自己的孙子教些武道学识啊……

  难道是在隐藏什么吗?

  当时,也有些疑惑地发问道,“对了,你们没看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他不会老?”

  叶南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迷茫,“事实是,他是老死的,跟普通人一样自然死亡,并不是遇到了什么强者。”

  因为从流云的话中可以听出来,自己这个便宜爷爷应该是不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然老去死亡的事情。

  可在叶南的记忆中,那人的确是如此去世的。

  并且玉牌也破了,必然是真的死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怎么可能……”

  流云一脸惊诧,冷静半响后开始介绍那个黑铁盒子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那个盒子是叶万方长老的武器,也是长老立足古武的基本,一旦认主便会自动开启,成一炳宽刀盒的长度,内有一炳半扇门板宽的刀,刀中藏有破云刀诀的秘密。”

  说罢,看了叶南一眼,明显有些为难地说道,“我们本来是想回收这无主之物的,现在的情况有变化,有点儿难办。”

  是该有点儿难办的,毕竟无主之物现在有了合情合理的主人。

  这么宝贵的东西,端家自然是想回收了。

  本来回收自家客座长老的遗物合情合理,现在人家冒出一个孙子来。

  于情于理,端家不仅不能惦记这东西,还得将这个遗珠好好的照顾起来。

  这样的事叶南在修仙界并不少见,心里也是清楚的很。

  可是,自己并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由不得一个空降的家族对自己拿捏。

  “这刀不再是无主之物了?所以没有正当理由要回收了。”

  叶南笑了笑,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有什么难办的呢?”

  意思很明显了,这东西是老子的,不存在什么回收了。

  至于他们会不会抢,就另外一说了……

  在叶南流云对话的这么长时间里,端晴都没有说话,始终一脸沉默。

  这个女人估计除了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会有点儿拘束,平时倒是挺稳的,处变不惊。

  现在听到叶南如此说话,也不紧不慢地出声说道,

  “是这个道理,只是此物威力巨大,现在面世的消息出来,会有很多人来争抢此物。”

  “你现在还正是稚嫩的时候,恐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啊。”

  不得不说,这话说的恰到好处了。

  这个东西有危险,能力不足是守不住的,到时候还可能害了自己。

  总而言之,交给端家就没问题了。

  这事如果遇到一个胆小的,可能就傻了吧唧的把东西交出去了。

  可叶南是谁,根本不买账!

  “我的东西,守不住是自己没本事。”

  对于这番提醒,叶南依旧表现的平静,甚至不以为意地表示道,“危险什么的,就算遇到了也是命,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你能如此想也好,不过破云刀不在这里吧?”

  端晴没有生气,只是挑了个眉,也不再说要回收刀的时刻?

  而是,换了个方式提醒叶南把刀先找出来为主,“我们有可以追踪的方法,别人自然也是可以的,还是先取来,放到身边。”

  这个女人从头到尾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就算是叶南,也突然有些看不明白这人是不是真的不惦记这把刀了。

  不过,还是想的太早了。

  因为下一秒,端晴又继续说道,“至于这刀如何处理,等咱们到了腾云大陆,禀明宗主再做打算。”

  哦,还是在惦记这把刀呢。

  惦记就惦记吧,宝贝谁不惦记。

  这也要看有没有本事拿的了,对不对?

  叶南是觉着东西在自己手里,估计没几个人能拿走。

  上次来帝都的时候,本来也没想长住,就没有带东西。

  叶淑仪叶北拿的也都是自己常用的,并没有说是把家都搬到帝都来。

  所以,那个黑铁盒子应该还在西河自己的家里。

  并且,看端晴他们的确是有追踪之法,不然也不可能准确的就说这个盒子就在西河。

  叶南现在是担心别人会用同样的办法,先一步偷走自己的盒子。

  至于,上官流云这些人可以延后再说。

  毕竟叶南此时已经是上官的人,这些人不至于把事情做的太难看。

  “嗯,先去取刀吧。”

  叶南应了一声,却也是不甘示弱道,“带不带去腾云大陆,咱们后面再说。”

  你们说带回去让宗主决定,老子偏不带走怎么样。

  带过去,还能剩几成概率东西能留在自己手上?

  叶南毕竟没见过那个宗主,心里肯定是不确定的,如果可能的话,就不带。

  就算带,也偷偷带过去。

  反正轮不到那个宗主来做决定!

  这东西是有主的,主人想留在哪里就哪里,谁叶别想勉强老子干什么。

  对于叶南的这番话,端晴并没有说什么,表情不变地说道,“开车,去目的地。”

  倒是上官流云一脸的尴尬……

  “你如果不想交也可以,没人能勉强咱们。”

  这时,暮婷偷偷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七叔那里,可以叫爷爷去说。”

  真是,瞬间就暖化了叶南的心。

  这个女人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把他放在家族之前考虑。

  仿佛自己就是她最重要的人了一般……

  “没事,也不一定就真的需要交出去了。”

  叶南忍不住笑了笑,声音都变得温柔了很多,“不过,刀的确是被落在西河了,还是要先取出来放在身边的好。”

  可是这并不真的能让暮婷放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叶南的这个宝贝,被端家惦记上了,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心里面还是在为这件事考虑,想要寻找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式。

  车子又开了一会儿,大家似乎都有心事,没有再开口聊天。

  叶南却是主动出声打破车里的沉默,“你们要清理的人又是什么?”

  上官流云看了眼身旁的人,似乎是在确认这个问题能不能回答。

  直到看着闭着眼睛的端晴懒懒地点了个头,才出声回答道,“凤涛!”

  凤涛?凤家,知微……

  竟然这么巧么?全部都联系上了。

  叶南担心自己想错了,还特意确认了一遍,“这人是不是跟我爷爷认识?”

  “怎么?你们之前有过来往么。”

  流云眉头微簇,对这个人的评价明显特别低了,“这个老家伙十分狡猾,不管说什么都别信,为了自己什么都能出卖。”

  过往是有的,不过看来流云不太知道这事。

  倒是流云对这个人的评价,很能跟那个老东西对的上。

  毕竟,凤家对那个黑盒子也是相当觊觎的。

  这个黑铁盒子经过柳家吴家的手这么多年,也都没人能弄明白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知微的爷爷却早早就因为这个黑铁盒子埋下伏笔,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孙女送过来。

  显然,是知道这个盒子做什么用的。

  地球上的武道家族哪里懂这个?再说了凤姓本来就很少,能被端家惦记的又更少……

  怎么看,都是知微的爷爷了。

  “我已经体验过的,看来是一个人了。”

  叶南心里几乎确定端家要清理的人就是知微的爷爷,也是忍不住感慨,“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呵,这老头之前想把我整死来着。”

  自己一心想要收拾的仇人,竟然用这种方式出现。

  本来还想给那老头多留几天活路,看来是不用了。

  端家既然要来清理,也算是给自己解决了一个麻烦了。

  免得经由自己的手弄死这老头儿,到时候会不好跟知微交待。

  虽然自己也没必要交待什么,可是有些事能避免就避免,尽量还是不要让爱自己的人受伤好。

  “那不奇怪……”

  上官流云听完,脸上对此人举动的不屑已然是非常明显了,“你爷爷死了,最想要破云刀,也知道破云在谁手里的就只有那个老东西了。”

  啧啧啧,生活真是充满巧合。

  既然都已经说到这里了,叶南干脆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都问出来,

  首先,是凤涛真正的来历,又是如何能跟自己的便宜爷爷扯上关系,“我很好奇,这老东西是啥来历?跟我爷爷又是如何走交集的。”

  其次,端家要来清理人?

  可是知微说过,自己家是一直在地球的,已经没落了的一个古武家族。

  端家,跟这个古武家族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就得再好好确认清楚知微爷爷的具体身份了,“凤涛不是地球上没落的古武家族的族长吗?”

  “这个我就回答不了了。”

  对于叶南的这个问题,流云也只有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用肩膀轻轻撞了身边的端晴一下,说道,“你们家的事,不如自己来说说?”

  端晴缓缓地睁开眼,看了后视镜一眼。

  目光在叶南的身上一扫而过,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的确是一直在地球上的,不过凤家也只是端家的一条支脉,当年端家离开地球的时候本来是要都带走的,留下了一个上官家在地球继续发展武道,然而凤涛这个老匹夫竟然突然偷了家族的东西消失了。”

  “我们也是在前段时间,才知道这个老东西的踪迹,这次来也是清理整个凤家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