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九十五章进贼了

第二百九十五章进贼了

  听到清理整个凤家的时候,叶南稍微愣了愣。

  纵然知微已经不在了,也不会在被清理的名单之内。

  可是如果整个凤家被清理,这个女人会不会崩溃掉?毕竟那是一个把家族看的比自己性命都重要的人。

  不管怎么说,跟知微还算是有点儿感情,这种情况下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帮忙说说。

  “清理整个凤家?这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叶南心中想着,嘴里也控制不住地替凤家的其余人道了句不平,“凤涛一个人犯的错,不必牵连整个家族吧。”

  “凤家盗取的东西,如果不斩草除根的话会很麻烦。”

  上官流云眉头微微簇起,似乎不是很明白叶南为什么会突然替凤家说话。

  不过,还是耐着心思回答道,“端家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秘籍就如此流落在外的,如果只是地球上没有关系,可被有心人拿回去就麻烦了。”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的得斩草除根了。

  怪就怪凤涛拿走了人家宝贝的秘籍,这种东西一旦泄漏出去就是大麻烦。

  在修仙界生存过近万年的叶南如何能不懂?这件事如果是自己处理,怕也是会如此。

  可能,还会做的更绝。

  秘籍从来都是武道家族安身立命的东西,偷了人家的根基,自然不得好活。

  叶南也没有再纠结这件事,眼神暗了暗,点头应道,“我明白了。”

  倒是暮婷有点儿不太忍心……

  知微的事她是知道些的,自然也能明白适才叶南为什么出口替凤家说话。

  就算那个女人背叛了叶南,但是最终也把自己的命赔了进去。

  感情的事,永远都不是说没就能没了的。

  或许是不想让叶南难受,又或许是打心眼里的同情那个女人。

  “七叔,也许那个老家伙并没有把秘籍泄漏给家里人呢?”

  暮婷也忍不住出声劝说道,试图帮凤家找回一点儿生机,“他又不是蠢,这种麻烦事还牵连自己家的人。”

  “不用说了,端家不会冒这个险。”

  然而,不等流云回答,叶南自己就率先否定了这句话。

  并且非常表示理解的,站在了端家的角度考虑,“如果是我,也肯定不会冒险的,这件事必须要斩草除根才能了结。”

  对于凤家,叶南在意的就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那一个人已经不在了,其余的人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

  盗取秘籍这的确是大事,没必要为了这种不可能的结果再去浪费唇舌。

  不过,暮婷的开口相帮,让叶南心里又好受了不少。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每一次都考虑自己向着自己的心情的确让人很受用。

  暮婷心里也知道是这样的,然而不想让叶南不好受,还想尽力再劝说一下,“可是……”

  话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手背被人握住。

  叶南笑着摇摇头,柔声说道,“没关系的,有别的解决办法。”

  办法,肯定是有的。

  在凤家被清理之前,让老东西把知微送走。

  不管是入轮回,又或者去干什么都好,永远都不让知微知道这件事。

  这样,不就好了吗?

  “凤涛那个老家伙不是曾想过暗招害你么?怎么感觉又不全然是那回事。”

  就在这时,副驾驶座的端晴突然发问,敏锐地察觉到了刚才的问题,“你似乎跟凤家还有点儿交情呢。”

  当然,端晴也有自己的考虑。

  如果叶南跟凤家不是敌对关系的话,后面的清理活动自然不能再呆着了。

  只是,没想到这其中的关系还是相当复杂的。

  叶南也没有打算隐瞒自己跟凤家的事,简单的把事情交待了一下,“凤涛把自己的孙女送到了我家,然后朝夕相处也算有些感情,虽然那个老家伙死不足惜,可是还得考虑那人的心情……”

  “有些感情?不过看你放弃的也挺容易。”

  端晴闻言,却不是很认同,不以为意地说道,“感情也没有多坚固吧。”

  因为,在她的心里,如果是有真感情,势必要为了那人据理力争。

  可是叶南并没有,在听说是秘籍的事后,连一句辩驳都没有的就认命了。

  那说明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吧?

  如果不是很深的感情,一开始也没有必要开那个口。

  考虑到这里,端晴其实对于这番说辞是不太信的。

  不过,这措辞有点儿强硬,莫名的会让觉得是在嘲讽。

  “端长老,话不能这么说。”

  暮婷明显生气了,竟然连七婶都不叫了,语气有些生冷地说道,“别人讲道理还有错了么?那我们说放了凤家,端家就真能放么。”

  “人已经死了,所以也不担心被清理了。”

  可是对于这样的质问,叶南就显得坦然多了,一点儿也没生气地说“至于关心别的人,只是不想她心里不安,可如果是这种情况也没办法了。”

  说罢,扭头看向窗外,“我自己会想别的办法。”

  意思很明显,不关你们的事就对了。

  他之所以不生气,是因为能看出来端晴这个人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不懂得变通,问的问题比较直,却不是真的有嘲讽的意思。

  如此,也就没有生气的必要了。

  可是也不希望继续这个话题,毕竟都是一些自己的私事而已。

  端晴听完这话,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说错了。

  这人倒是拿得起放得下,竟然非常坦然地道歉了,“对不起,我唐突了。”

  叶南也不好不给人台阶下,只是闷闷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靠着车门闭着眼睛开始假寐……

  接下来一路,可能是因为刚才气氛不太好的原因,大家都没有再继续没话找话的聊天了。

  不得不说,这群人的确是有追踪黑盒子的方法。

  因为一路上根本没有真的要叶南指路,却能直接来到叶家别墅门口。

  那个黑铁盒子也的确是放在叶家别墅的……

  通常有车开到门前,会有保安上门来询问的。

  因为家里人都搬到帝都了,所以叶淑仪给家里的工人都放了假。

  不过,还是留了两个人在家里看着房子的,毕竟家里很多大件的东西都没有搬。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车子在门口停了许久,喇叭按了一下接一下,也没有人来开门。

  最后,几人无奈在门口下车准备看看情况。

  “感觉不对劲……”

  最先下车的流云下车后眉头就皱了起来,率先到大门口看了一眼,冷声提醒道,“有杀气!”

  叶南此时也下车了,自然察觉到了氛围的不一样。

  心情,突然有点儿不是很愉快了。

  “还用说,血腥气都弥漫到大门口了。”

  端晴撇撇嘴,径自朝大门走去,只留下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你的东西最好藏的隐秘一些,没那么容易被别人找到。”

  就算有人夜闯叶家,也肯定是为了什么而来。

  如果是一般的贼,估计是敌不过叶家保安的,能弄出这个动静的必然不是普通人。

  那叶南人不在家里,会是因为什么而来的呢?

  似乎只能是那个黑铁盒子了……

  感情老子好不容易在这里拿到个宝贝,还没来得及打开看一眼,就要被贼光顾了?

  这简直不能忍了……

  叶南心中也觉得不妙,转瞬就扒着铁门先一步跳了进去。

  行动如风,路过门口保安室的时候,瞥见了已经倒在地上的保安。

  看样子应该刚走没多久,还来得及。

  在去帝都之前,叶南把黑盒子特意藏在了卧室卫生间的天花板上面。

  如果对方想找这玩意儿,也得一会儿吧。

  后面紧跟着流云端晴等人,速度并不输叶南……

  叶南一边儿跑一边儿问道,“你们的东西能准确追踪到破云刀的踪迹么?”

  如果是确切能追踪到,自己现在就不用跑了,东西早没拿走了。

  幸好端晴回答的是,“只能确定大体范围,剩下的还要靠自己找的。”

  听到这话,叶南的心稍微定了定。

  到别墅门前的时候,别墅大门是敞开的,保姆也倒在门口。

  叶南匆匆瞥了一眼就往二楼去了,心里却是已经恨上了这个贼。

  纵然这些工人平时跟自己没有特别多的交集,可是入了叶家门,就是叶家的人。

  现在有贼上了门,夺走他们的命。

  那这二人也是为了叶家死的,以叶南的性格就必须帮这二人报这个仇。

  否则,怎么能宽慰这二人的在天之灵。

  跑回二楼自己的卧室后,发现这里已经被人翻动过了。

  顿时心头一震,熟练地跑到了卫生间,踩着马桶掀开头顶的天花板取出了黑铁盒子。

  “幸好,东西没有丢。”

  拿着盒子,心里那颗悬着的心才放平了下来。

  可是,刚到手的盒子,立马就有一个人从拐角处钻了出来。

  一道寒光直砍向叶南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却是朝着黑铁盒子而去。

  目的性可以说是非常明确了……

  叶南刚才急着找盒子,并不代表没看出卫生间还藏着一个人。

  所以,当这炳刀砍过来的时候非常轻松的就闪过来。

  刚想出手抓此人,却听见一句,“太岁头上动土,怕不是找死!”

  端晴的铁鞭资金卷住此人的脖子,生生将人用力的摔在地上。

  地板砖瞬间都被砸的四分五裂……

  端晴握着铁鞭的手微微一动,还欲施加压力的时候。

  叶南突然出声阻止道,“不用,我家里的贼,自然还是自己处理的好。”

  听到这话,端晴立马停手,并且还抽回了自己的鞭子。

  甚至,还对着叶南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叶南点点头,表示回应。

  而后,抱着铁盒子走下马桶,站在已经被摔到身体抽作一团的这个人。

  然后拉下这人脸上的口罩,不带一丝感情冷冰冰地问道,“我有个问题,外面的人是你杀的?”

  可是端晴适才的铁鞭实在是太厉害,此人已经被抽的脖子血肉模糊,出气多进气少了……

  连张嘴回答一下问题都是奢侈了……

  “好,就算是你杀的。”

  叶南摇摇头,有些失望地说道,“那……不好意思了……”

  然后,手起掌落,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那人的胳膊生生被扭成了麻花,也是如此的疼痛让此人又大喊了一声。

  叶南则是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做了坏事,不会死的太容易。”

  紧跟着又是几声惨叫,这个人彻底的死了过去。

  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叶南再次抱起黑铁盒子起身,“这下咱们才算是两清了。”

  端晴见状,冲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付尘使了个眼色。

  付尘便走到尸体旁,取出一个小瓶子将药粉倒进了尸体嘴里。

  几乎是瞬间,这个尸体就化为了灰烬。

  这种东西在修仙界很常见,叶南也没有什么意外的。

  就叶南自己平时也没少调配国这个东西,只是地球上的材料有限,没办法调制这玩意儿。

  暮婷第一次见这种东西,吃惊地问道,“这是什么?”

  “化尸散,我们也算常来地球行走,用这个东西能省掉不少麻烦。”

  对于自己侄女的提问,上官流云还是非常耐心地解释,“用了此物,很快就会化为一滩灰烬的,都省了清理遮挡的一些麻烦事。”

  “如果我说,这屋里还有人,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信。”

  叶南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抱着盒子继续朝屋外走去。

  显然,大家都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尤其是暮婷,瞪大了眼睛跟在后面恨不得将屋子一眼看光,“还有人?”

  肯定还有人,不然叶南也不会问刚才那个人,屋子里的工人是不是他杀的了。

  自然是因为贼不止一个,凶手还需要好好确定了。

  叶南是用神魂感知,自然能确切的知道屋子里有几人。

  甚至,那些人都藏在什么地方。

  就在几人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叶南一个闪身便冲到了窗前,纵身对着窗户顶部的方向就是一拳,“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来。”

  话毕,为了躲开拳头,两个身影立马跳了下来。

  “师傅,快点跑。”

  其中,有一个女人大叫着,然后堵在了叶南的身前,另外那个黑影已经破窗逃走了。

  叶南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谁……

  于素的声音!

  被于素喊作师傅的人能是谁?

  叶南猛然惊醒过来,当即大喊着提醒,“刚才的那个人是凤涛,快去追。”

  端晴等人听到这话,皆是身体一动,就追了出去。

  房间内,一时间只剩下了三个人。

  叶南,于素,上官暮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