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九十九章破云刃

第二百九十九章破云刃

  然而,暮婷却没有立马回去。

  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紧追着说了一句,“你们想要那个黑铁盒子?现在那个盒子出事了。”

  说罢,目光咄咄逼人的看向流云,“对吧?”

  这眼神全然不是平时看七叔的表情,充满了质问,还有失望……

  流云一下子被问的有点儿懵,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倒是端晴敏锐的发现了点儿什么,抬头看向二楼的栏杆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语气平静,似乎对暮婷的语气毫不在意一般。

  事实上,端晴也的确不在意这个小女生对自己的质问。

  成大事者,向来都是不拘小节的。

  “那是叶南的东西。”

  暮婷摇摇头,没说自己知道什么,目光坚定地对二人说道,“你们如果还想保存一些大家族的脸面,就放弃吧。”

  语气中皆是对二人行事的瞧不起,最后还不忘记提醒二人,“别搞得太难看了,到时候还怎么让人跟你们回去……”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叶南往后也许会为端家效力。

  前提是端家做事漂亮,不要去觊觎人家的东西……

  可是,如果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对人家的宝物死死盯着。

  这样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可以投靠的意义了……

  暮婷是从心底上站在道理这一边的,因为上官家行事向来如此。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人是叶南,才会如此不知道轻重的对支撑自己家族的人发出质问。

  端晴听到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澜。

  不过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了……

  当即,直接扭头离开了这个别墅,似乎对暮婷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出去看看。”

  流云见状,也只有摇摇头。

  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侄女,夹在中间还真是令人为难。

  这二人都没有错,端晴为自己的家族,暮婷为自己喜欢的人,也为自己一直秉行的原则。

  如果不是因为端家,流云必然会放叶南一条出路。

  可是现在,显然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东西太珍贵了,放在叶南身上真的很危险。”

  最终,流云也只有摇摇头,叹气对二楼的暮婷说道,“我们也不全是为了那个东西。”

  期待着,这个理由能够让暮婷不那么的生气一些。

  “人家自己的东西,想自己守护没什么毛病。”

  然而,暮婷根本不听,冷眼看了楼下一眼,嘴里继续嘲弄的说道,“就算为了守这个东西把自己搭进去了,也是别人自己的选择,咱们还是少操心。”

  说罢,还冷冷的补充了一句,“免得惹人心里不愉快。”

  完了就直接扭头离开,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暮婷心里面也是想去找叶南的,可是这种时候自己太过慌乱可能会给他贴麻烦。

  刚才出去说话,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希望能够给叶南多争取一点儿时间……

  显然,端晴看出了其中的意思,并没有继续跟着辩解了,直接离开抓紧时间去找人了。

  所以暮婷也就没有再留在原地的必要了,回自己卧室等结果就行。

  纵然面对的是端晴这样的人,可是暮婷还是相信……

  叶南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相信那个人可以做到。

  然而,暮婷却没有立马回去。

  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紧追着说了一句,“你们想要那个黑铁盒子?现在那个盒子出事了。”

  说罢,目光咄咄逼人的看向流云,“对吧?”

  这眼神全然不是平时看七叔的表情,充满了质问,还有失望……

  流云一下子被问的有点儿懵,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倒是端晴敏锐的发现了点儿什么,抬头看向二楼的栏杆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语气平静,似乎对暮婷的语气毫不在意一般。

  事实上,端晴也的确不在意这个小女生对自己的质问。

  成大事者,向来都是不拘小节的。

  “那是叶南的东西。”

  暮婷摇摇头,没说自己知道什么,目光坚定地对二人说道,“你们如果还想保存一些大家族的脸面,就放弃吧。”

  语气中皆是对二人行事的瞧不起,最后还不忘记提醒二人,“别搞得太难看了,到时候还怎么让人跟你们回去……”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叶南往后也许会为端家效力。

  前提是端家做事漂亮,不要去觊觎人家的东西……

  可是,如果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对人家的宝物死死盯着。

  这样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可以投靠的意义了……

  暮婷是从心底上站在道理这一边的,因为上官家行事向来如此。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人是叶南,才会如此不知道轻重的对支撑自己家族的人发出质问。

  端晴听到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澜。

  不过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了……

  当即,直接扭头离开了这个别墅,似乎对暮婷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出去看看。”

  流云见状,也只有摇摇头。

  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侄女,夹在中间还真是令人为难。

  这二人都没有错,端晴为自己的家族,暮婷为自己喜欢的人,也为自己一直秉行的原则。

  如果不是因为端家,流云必然会放叶南一条出路。

  可是现在,显然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东西太珍贵了,放在叶南身上真的很危险。”

  最终,流云也只有摇摇头,叹气对二楼的暮婷说道,“我们也不全是为了那个东西。”

  期待着,这个理由能够让暮婷不那么的生气一些。

  “人家自己的东西,想自己守护没什么毛病。”

  然而,暮婷根本不听,冷眼看了楼下一眼,嘴里继续嘲弄的说道,“就算为了守这个东西把自己搭进去了,也是别人自己的选择,咱们还是少操心。”

  说罢,还冷冷的补充了一句,“免得惹人心里不愉快。”

  完了就直接扭头离开,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暮婷心里面也是想去找叶南的,可是这种时候自己太过慌乱可能会给他贴麻烦。

  刚才出去说话,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希望能够给叶南多争取一点儿时间……

  显然,端晴看出了其中的意思,并没有继续跟着辩解了,直接离开抓紧时间去找人了。

  所以暮婷也就没有再留在原地的必要了,回自己卧室等结果就行。

  纵然面对的是端晴这样的人,可是暮婷还是相信……

  叶南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相信那个人可以做到。

  然而,暮婷却没有立马回去。

  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紧追着说了一句,“你们想要那个黑铁盒子?现在那个盒子出事了。”

  说罢,目光咄咄逼人的看向流云,“对吧?”

  这眼神全然不是平时看七叔的表情,充满了质问,还有失望……

  流云一下子被问的有点儿懵,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倒是端晴敏锐的发现了点儿什么,抬头看向二楼的栏杆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语气平静,似乎对暮婷的语气毫不在意一般。

  事实上,端晴也的确不在意这个小女生对自己的质问。

  成大事者,向来都是不拘小节的。

  “那是叶南的东西。”

  暮婷摇摇头,没说自己知道什么,目光坚定地对二人说道,“你们如果还想保存一些大家族的脸面,就放弃吧。”

  语气中皆是对二人行事的瞧不起,最后还不忘记提醒二人,“别搞得太难看了,到时候还怎么让人跟你们回去……”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叶南往后也许会为端家效力。

  前提是端家做事漂亮,不要去觊觎人家的东西……

  可是,如果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对人家的宝物死死盯着。

  这样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可以投靠的意义了……

  暮婷是从心底上站在道理这一边的,因为上官家行事向来如此。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人是叶南,才会如此不知道轻重的对支撑自己家族的人发出质问。

  端晴听到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澜。

  不过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了……

  当即,直接扭头离开了这个别墅,似乎对暮婷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出去看看。”

  流云见状,也只有摇摇头。

  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侄女,夹在中间还真是令人为难。

  这二人都没有错,端晴为自己的家族,暮婷为自己喜欢的人,也为自己一直秉行的原则。

  如果不是因为端家,流云必然会放叶南一条出路。

  可是现在,显然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东西太珍贵了,放在叶南身上真的很危险。”

  最终,流云也只有摇摇头,叹气对二楼的暮婷说道,“我们也不全是为了那个东西。”

  期待着,这个理由能够让暮婷不那么的生气一些。

  “人家自己的东西,想自己守护没什么毛病。”

  然而,暮婷根本不听,冷眼看了楼下一眼,嘴里继续嘲弄的说道,“就算为了守这个东西把自己搭进去了,也是别人自己的选择,咱们还是少操心。”

  说罢,还冷冷的补充了一句,“免得惹人心里不愉快。”

  完了就直接扭头离开,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暮婷心里面也是想去找叶南的,可是这种时候自己太过慌乱可能会给他贴麻烦。

  刚才出去说话,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希望能够给叶南多争取一点儿时间……

  显然,端晴看出了其中的意思,并没有继续跟着辩解了,直接离开抓紧时间去找人了。

  所以暮婷也就没有再留在原地的必要了,回自己卧室等结果就行。

  纵然面对的是端晴这样的人,可是暮婷还是相信……

  叶南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相信那个人可以做到。

  然而,暮婷却没有立马回去。

  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紧追着说了一句,“你们想要那个黑铁盒子?现在那个盒子出事了。”

  说罢,目光咄咄逼人的看向流云,“对吧?”

  这眼神全然不是平时看七叔的表情,充满了质问,还有失望……

  流云一下子被问的有点儿懵,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倒是端晴敏锐的发现了点儿什么,抬头看向二楼的栏杆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语气平静,似乎对暮婷的语气毫不在意一般。

  事实上,端晴也的确不在意这个小女生对自己的质问。

  成大事者,向来都是不拘小节的。

  “那是叶南的东西。”

  暮婷摇摇头,没说自己知道什么,目光坚定地对二人说道,“你们如果还想保存一些大家族的脸面,就放弃吧。”

  语气中皆是对二人行事的瞧不起,最后还不忘记提醒二人,“别搞得太难看了,到时候还怎么让人跟你们回去……”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叶南往后也许会为端家效力。

  前提是端家做事漂亮,不要去觊觎人家的东西……

  可是,如果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对人家的宝物死死盯着。

  这样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可以投靠的意义了……

  暮婷是从心底上站在道理这一边的,因为上官家行事向来如此。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人是叶南,才会如此不知道轻重的对支撑自己家族的人发出质问。

  端晴听到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澜。

  不过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了……

  当即,直接扭头离开了这个别墅,似乎对暮婷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出去看看。”

  流云见状,也只有摇摇头。

  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侄女,夹在中间还真是令人为难。

  这二人都没有错,端晴为自己的家族,暮婷为自己喜欢的人,也为自己一直秉行的原则。

  如果不是因为端家,流云必然会放叶南一条出路。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