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零二章惦记

第三百零二章惦记

  在不确定这些事之前,叶南不希望把身边的人扯进来。

  当然,就算最后确定了,估计也不会告诉叶北。

  毕竟对于武道这个圈子里的事,叶北并不是很清楚,说了也徒增烦恼。

  “这事先放一放,暂时也还不确定这些人属性如何。”

  心里已经有所考虑的叶南摆了摆手,直接把话题转移开来,“不过暮婷是无辜的,干嘛对人家那么凶?”

  适才在地下室自己这个老姐对待别人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冷若冰霜了……

  暮婷也算是被误伤其中了,也是挺无辜的。

  刚才把叶南扶到卧室里,就赶紧说是找医生先一步离开了。

  “你都快死了,谁顾得上凶不凶还……”

  说起这事,叶北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不是很好。

  可是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太着急了才会没考虑到那么多。

  登时也有些委屈,小声地辩驳道,“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就觉着是这些人干的好事,一下子没分清楚谁是谁。”

  叶南倒真不是质问,就是单纯的不想在地下室的事情上纠结了。

  还有一点就是看暮婷那拘束的样子,有点儿心疼。

  不过,好歹叶北还是自己的姐姐,也不好把事情说的太严重了。

  “看把人小姑娘吓的,真是……”

  叶南笑了笑,尽量让自己说话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一样,“大不了待会儿我认个错嘛,哎呀。”

  看到这个态度,叶北心里的负担一时也小了许多。

  不过,还是忍不住吐槽道,“还没怎么着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我怎么就有这么个傻兄弟。”

  胳膊肘往外拐?真要往外拐就不是这么个拐法了。

  “不是怎么不怎么的,咱们是就事论事。”

  叶南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地说道,“待会儿跟人好好说说……”

  正说着,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这个点儿除了暮婷,估计也不会有别人愿意过来了。

  刚才给端晴那伙儿人的脸色可不是很好,料想也不会这个时候来触霉头。

  叶南叶北听到敲门声,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

  还是叶南先开口,喊道,“进来。”

  话音刚落,门被人推开一个小缝。

  “我……我叫了大夫……说是一个小时后到……”

  暮婷稍微探了点儿头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先别睡,等医生来检查没问题后再睡。”

  说话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看叶北一眼,显然是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

  “我知道了。”

  叶南一见这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招手说道,“站门口干什么,过来坐啊。”

  听到召唤,暮婷竟然是下意识地看了叶北一眼。

  毕竟刚才叶北是真的很生气,也不知道现在消气了没有。

  然而,叶北本来就没有针对谁,刚才是真的急火攻心才那样的。

  事后想起来也觉得很对不起暮婷,现在被这样看着心里更是愧疚的要命。

  这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弟媳妇啊,万一吓出个好歹可怎么整,这不是影响家庭合睦么。

  “我刚才就是着急了,眼里也看不到人。”

  叶北见状,主动起身去门口将人迎进来。

  热情地拉着暮婷的手,一边走一边不好意思地说道,“咱们都这么熟了,可不能往心里去啊。”

  这态度也算是很能屈能伸了……

  “没有,能理解。”

  暮婷没想到是道歉,短暂的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得体地回应道,“如果我的家人遭遇这种危机,我可能会更夸张。”

  二人携手走到叶南床边,看起来已然不尴尬了。

  真叫人不得不感慨,女人的脾气如同天气一般说变就变。

  “还要多谢你照顾小南了。”

  叶北笑颜如画,渐渐表现地热情起来,“等后面回帝都,一定要来家里吃饭,不来就是还在生姐姐的气。”

  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之前两人相处的模样了,还真是快……

  “怎么会,我肯定要常去的,都已经是邻居了嘛。”

  至于暮婷也没有太计较,顺着台阶就走了下来,还给自己身上揽了不少责任,“这次的事也是我太粗心,没有提早注意到。”

  说起来,也真是一个得体懂事的女人了。

  不过能看出暮婷是真的在担心自己,纵然不知道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叶南打心眼里,已经开始信任这个处处都为自己考虑的女人了。

  “你已经很细心了,别给自己揽这种负担了可。”

  听到这话,连忙出声说道,“是我自己一意孤行,偷偷去地下室的,怪不了别人。”

  暮婷摇摇头,表情还有充满愧疚,“我七叔……”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叶南直接给打断了,“也怪不了他们的,人家提醒过了不能强行认主的。”

  叶南虽然说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可也不是不讲理。

  今天这事其实谁都不能怪,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莽撞了。

  在这之前,端晴是提醒过自己的,这刀是不能强行认主的。

  只不过自己没有相信而已……

  不过,事情重来一次,叶南还是会选择如此做。

  毕竟端晴那伙儿人的目的就是破云刀,在这样的情况下注定是很难得到信任的。

  叶南摇摇头,这一次就权当自己是认栽了,“是我自己不相信,非觉着是骗人的,所以这件事就翻篇了,咱谁都不要再提这事了。”

  整件事,更没必要让暮婷去承担什么!

  “嗯,好。”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暮婷也心里的石头也稍微放下了一些。

  只要叶南不计较,这事就不算什么大事。

  “话说回来,咱爷爷到底是干啥的?怎么还留下这种东西了。”

  叶北可能是看气氛不是很好,主动开口转移了只能相对轻松的话题,“我看当时爷爷提这把刀也轻松的很,总不能是拿钱买来的吧。”

  不过,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方便当着别人的面说。

  怎么讲都算是叶家的私事了,叶北当着暮婷的面讲出来估计也是在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吧。

  意思是,暮婷并不算外人,这种话题也有可以参与的权利。

  说罢,叶北重新捡起刀盒,一脸疑惑地打量着嘟囔道,“照你刚才说的话,这宝贝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样子。”

  看来这女人的点又转移到了叶万方的身上……

  话说,不是早就该注意到这个的吗?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你有空再去地下室溜达溜达,也许就知道答案了。”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我说的,怕是某人又不信了。”

  说什么?说咱们的爷爷其实是位世外高人,武力值是足矣撕破位面臂障的那种?

  以叶北这个正常人的脑袋思维,估计又要问东问西说不清楚了。

  地下室的东西很多,有藏书也有百宝阁,事实摆在那里的话,看看就知道了。

  叶南相信,看这些东西,决对比自己的语言更有说服力一些!

  然而,叶北闻言,缩了缩脖子,表示不太想一个人去地下室,“我一个人哪儿敢去啊……”

  可能是因为今天在地下室看到叶南那个样子吓坏了,导致叶北一想到地下室整个人都有点儿心神不宁的。

  已然是没有什么勇气再去一次了……

  “明天张罗一下,把地下室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送到柳家去。”

  可是叶南并不放过,紧跟着就说道,“全部给你做嫁妆了。”

  那些东西,就算他没看,都知道会是些什么玩意儿。

  可惜……叶南没有在地球开宗立派的想法……

  不然,就凭借这些东西,很快就能打造出一个新的中原武道第一家来。

  不过自己不需要,还是有人需要的。

  比如柳家,在武道这一块的基础还是很薄弱的。

  叶南有意在武道上扶持柳家,已经下了不少的功夫心血。

  可是还差的远,一个家族的崛起绝对不是这点儿东西就可以的。

  尤其是上官家背后还有古武家族支撑,比普通的武道家族占据了很多天然的优势。

  并且这样的家族,在地球上似乎还有不少。

  如此,叶万方留下的这些东西正好派上用场。

  叶北迟早是要嫁入柳家的,一个强劲的夫家支持能让这个女人的日子好过不少。

  最重要的事,这些东西也是属于叶家的。

  当作嫁妆悉数送给叶北也没有什么问题,比给自己这个冒牌货要强多了。

  所以,别看只是随口一句话,叶南也是做了认真考虑的。

  然而才得到一把刀做嫁妆的叶北,现在又得到了一地下室的旧东西。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的安排,顿时感觉有点儿哭笑不得,

  “呸,你小子真是……”

  “值不值钱哦,就都当嫁妆绑过去了。”

  总之,有种可能整个叶家都会给自己做嫁妆的错觉了。

  或许这并不是错觉,叶南心里就是如此想的。

  “放心放心,对你来说不值钱。”

  对于自家姐姐关于这批嫁妆价值的质疑,叶南就差拍着胸脯保证绝对值钱了,“可对柳家来说,决对就是稀世珍宝的层面了。”

  这些东西在地球的武道圈可以算是随便丢出去一个,都能引起不小的轰动了。

  在叶北口中,竟然会被质疑成不值钱的东西。

  同在现场的暮婷对此也充满了震惊,表现有些不可思议。

  她本来以为,叶南会留着这些东西,往后这个世界将会多一个姓叶的武道家族。

  可没成想叶南随口一句话,就送了姐姐当嫁妆?

  更离奇的是,这个姐姐竟然在质疑这些宝贝的价值……

  果真,跟外行没办法说到一起。

  “啧啧啧,就当是稀世珍宝,好不好反正就你小子一张嘴的事。”

  叶北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其实心里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不会给自己没用的东西。

  同样的心情,身为姐姐,叶北也想把好东西给自己的亲人。

  嫁妆不嫁妆的无所谓,不还得给人家留点儿做聘礼么……

  想到此,叶北目光若有似无地扫了一眼暮婷。

  紧接着半开玩笑地出声问道,“这稀世珍宝,不留点儿做聘礼?”

  这表现也太明显了,当事人还在屋里呢。

  就差明着问弟妹喜欢什么?姐姐挑几件给你做聘礼了!

  暮婷听到这话,难得的竟然红了脸,低头看着脚尖一言不发。

  这些东西做聘礼倒是也可以……

  不过目前,叶南还没有娶亲的打算,聘礼也不一定要用叶家的东西。

  说不定到时候已经到修真界了,自己那一宝库的东西都可以做聘礼。

  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毕竟什么时候能回到修真界,现在说来还是个未知数了……

  “我这么一个大宝贝,还需要什么聘礼。”

  叶南笑了笑,手偷偷碰了一下暮婷的胳膊,“对不对?”

  这一句,问的暮婷脸一下子变得更红了。

  说起来也算是叶南第一次主动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平时都是自己主动一点儿的。

  现在被主动撩一下,还真是有那么点儿不习惯。

  感觉害羞的暮婷,在这个房间也是待不下去了,慌慌张张地起身就往门外走,“我去看看医生怎么还不来,去门口迎一下。”

  眼看着门被合上,叶北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凑过去问道,“你们两个气氛不对啊,是不是已经有情况了,如实招来。”

  招个屁!大嘴巴叶北,就算有也不能说。

  否则明天全家老小都知道了,再一个口风不紧传到上官震耳朵里。

  到时候真的是不行,也得行了!

  纵然叶南现在对这份感情也越来越习惯了,感觉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可是具体该如何走下去,这一点叶南并没有规划好。

  在那之前,叶南是谁都不会告诉的。

  “我们能有什么事?”

  对于亲姐的追问,叶南全程装傻。

  说罢,还采用别的话题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说道,“对了,柳蕴行走了这么久,就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事情么。”

  “没有,最近打电话都是随便说两句就挂了。”

  叶北摇摇头,提到自己的男朋友,吃瓜看戏的表情立马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担心,“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这人也不说一声。”

  “不说,那明天咱们去柳家看看。”

  叶南其实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事,“顺便把你的嫁妆带上,免得放在这里遭人惦记。”

  柳家的事,很少会瞒着自己的,而且这么久都没动静。

  也许是真的有什么大麻烦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