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零三章嫁妆

第三百零三章嫁妆

  又说了些零碎的话,二人就分开了。

  这个房子因为一直是有人打理的,并且也没有走多久。

  搬家的时候也都只搬了一些常用的衣服,其余的都没有带走。

  所以叶北就回了自己的卧室,其余人住起来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可是,没有了保姆,第二天早上没有人做饭。

  二人因为商量好要去柳家的,所以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把车开去后花园的库房附近。

  还喊了暮婷来帮忙……

  不过由于暮婷没有什么搬东西的经验,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把地下室的东西都整理在纸箱子中,也不管有什么就都装了车。

  幸亏商务车的空间比较大,勉强把地下室装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一些没用的包装盒子之类的东西。

  当然,这些举动并没有瞒过端晴等人。

  不过这些东西毕竟是叶家的,他们还没有到出手抢占的地步。

  纵然里面可能有些价值不错的东西,但比起破云来说就差的太远了。

  破云他们都没有出手抢,何况这些。

  眼看着三人把地下室搬空,又准备上车离开这里。

  “你们去哪儿?”

  端晴不急不忙地走过来,平静地说道,“虽然破云刀暂时已经有了主人,但是凤涛这个人是必定要清理的,这段时间咱们最好保持在一起。”

  语气听起来很生硬,给人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友好。

  不过,之前端晴提示叶南强行认主破云会有问题时也是这副表情。

  叶南也就勉强当是在关心自己了……

  “我们去看望老朋友。”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回答了一句。

  说完,似乎是担心端晴还要跟,就又找机会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上官那里还没消息传来么?凤家的其余人是不是不处理了,如果要处理的话还是尽快的比较好,免得到时候去晚了人都不见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端晴愣了下。

  对于叶南来说去柳家纵然不是什么秘密,可也不想被人跟着,像被人监视一样。

  凤涛或许的确有些实力,可是自己却是一点儿都不怕。

  “消息今天一早已经过来了,不过还没来得及说。”

  暮婷也在这个档口,适时地出声说道,“这是凤家其余人现在的所在地,并且也都有人跟着,最近是凉市。”

  说完,还把地址给几人发了短信,“具体信息已经短信发到各位手机上,怎么行动你们自己决定吧。”

  看来消息是直达暮婷那里的,难怪这几人还不知道。

  “我们先去趟凉市,如果遇到麻烦不要趁能。”

  确定了已经有凤家后人的消息,端晴也就不再坚持要跟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二话不说塞给叶南,“咱们随时联系!”

  这个东西是上官给二人准备的,没想到先是送到了叶南的手里。

  端晴一伙儿人离开后,叶北望着几人的背影,才后知后觉地嘟囔了一句,“这群人……说不上坏……可也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叶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坐到了后面,“不用想这个了也,咱们先去柳家吧。”

  见状,暮婷也连忙跟着,站在车门口指着自己的鼻子确认道,“我也去么……”

  之所以不确定带不带自己,主要是在暮婷的认知里面如果带的话……

  正常情况下叶南开了车门后,应该先邀请自己坐车。

  可现在是叶南自己一个人先上了车,也许是不想带自己的原因。

  “你不去,准备一个人在家吗?待着怪无聊的吧。”

  叶南往里挪一挪,招手说道,“并且谁也不知道凤涛会不会回来,到时候再找麻烦怎么办。”

  “一起去吧,又不是外人。”

  至于叶北已经非常识相地走向了驾驶坐,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更何况,人家蕴仪现在已经有新的结婚对象了。”

  柳蕴仪叶南的婚约,恐怕整个武道圈没有不知道的。

  可能也就上官家少数人知道叶南真正的心思不在这段婚约上,大部分人还是会将蕴仪看作是这位天纵之才的准新娘。

  因此,柳家有一段时间在武道圈的名声也算是水涨船高了。

  叶北怕暮婷是因为担心这个,所以才特别解释了一句。

  然而,暮婷却不是!

  她只是在担心自己去的话,会不会打扰到叶南办正事,或许会不会叫柳家的人感觉到冒犯。

  毕竟暮婷什么都知道……

  不过现在,听到二人如此说,也就没有什么顾虑,跟着就上车准备坐副驾驶的。

  谁成想刚开车门,就看到叶北给自己使眼色,让自己往后面的位子上坐。

  最后,也只有坐回了后面的位置。

  “彭修这小子的运气,不得不承认,真是开挂了。”

  至于叶南,则是感慨某位的运气好,轻轻松松便成了柳家认可的乘龙快婿,“每次都能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

  真是算是一条锦鲤了……

  “是吧?我觉着这小子不错。”

  叶北自觉承担开车任务,在听到彭修的事时,也是笑着点头,“前段时间在咱们家的时候能看出来,又热情又懂事的。”

  看得出来,对彭修的印象应该是挺好的。

  叶南失笑摇头,觉着这是应该的,“不懂事怎么能入的了柳爷爷的法眼呢。”

  当然,也得承认,这个就是彭修独特的优点儿,能恰到好处的跟不熟的人交流,并且还不会让人感觉到有一点儿尴尬。

  甚至,还会觉着自己跟这个人是不是认识很久了。

  三人开车路过一家早餐店,一起下车吃了个早餐,就直奔柳家了。

  以往车子开到柳家大门口会自动打开,因为叶家的车牌号保安都是记着的。

  今天,车子开到门口迟迟半天没人开门。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陌生面孔的保安出来,透过打开的车窗认真地询问道,“几位什么人,可有预约?”

  “我们是叶家的,叶南叶北。”

  叶北心中纳闷儿,但还是老实说了,“你给家主报名字就行了。”

  听到这话,保安点点头,便转身用对讲机小声询问些什么。

  保安是可以经常长换的,不过主管应该会给他们说一些需要注意的人事。

  可现在这个明显是什么都不知道,自己都已经报上名字了,却也没见起什么用。

  所以,认不得人,连名字也不记得了?

  很快,保安就确认好身份,一脸歉意地上前招待道,“三位贵客进,怠慢了。”

  与此同时,柳家的大门也开了。

  叶北冲保安点点头,而后将车开进了柳家。

  一路熟练地开到车库,却是没有见到一个熟面孔。

  柳家的保安,似乎都被换掉了。

  “有没有感觉到一起不寻常?这家里的保安好像换了一茬。”

  叶南也注意到了其中的不正常,在车子停好后小声提醒了一句,“柳家可能真的是出事了。”

  在之后,叶南叶北的心情也变得有些忐忑。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能让柳家作出一次性清换安保这么大的决定。

  这样的忐忑直到见到柳治纲,才退去了那么一点点。

  还是那熟悉的配方,柳治纲坐在书房椅子上,看到率先进门的二人和蔼地笑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的?去了帝都就不来看爷爷了。”

  “哪里,这不是来了么?”

  叶北女孩子比较会撒娇,再加上往后可能会成为半个柳家人,跟柳家人的关系也向来不错的。

  说着,就直接跑过去,抱着柳治纲的脖子娇声说道,“再说蕴行不也在帝都看房子了么?柳家也很快要搬过去了。”

  按照以往,柳治纲本来应该是和气回应的。

  “这个暂时可能搬不了了。”

  可是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非常明显地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家里暂时遇到了一点儿问题,解决好了才能去帝都。”

  叶北心里的忐忑在此时重新涌上心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

  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只好看向叶南求救。

  “什么问题?您可以说说看。”

  叶南耸耸肩,大大方方地出声说道,“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会尽量帮忙的。”

  又问了情况,又表明了自己会坚定帮助柳家的心情。

  “也还好,都在能解决的范围内。”

  可是柳治纲并没有说,还把目光投向从进来就很没存在感的暮婷,“对了,这位是?”

  叶南见状,主动介绍道,“上官暮婷,上官家孙子辈最大的女生。”

  “您好,久仰大名。”

  暮婷也非常适时地上前,对着柳治纲微微躬身说道,“冒昧打扰,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

  其实,按照上官家的背景,暮婷完全不必这样的。

  可柳治纲是叶南的长辈,那也就是自己的长辈了,这点儿敬意还是能承受起的。

  “哪里哪里,来者就是客,小南的朋友就是上官家的朋友。”

  听到是上官家的人,柳治纲的脸色稍微好看一些,并且还很热情地邀请对方留下吃饭,“待会儿留下来吃晚饭。”

  这饭能不能吃,暮婷自己还决定不了。

  毕竟自己这趟来是为了跟叶南一起,也不是为了蹭饭。

  叶南的最终决定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暮婷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叶南寻求意见。

  叶南自然能感受到,点点头表示可以。

  “多谢款待。”

  暮婷这才主动道谢,顺便邀请了柳治纲,“如果下次柳家主来帝都,也可以来上官家玩玩,给小辈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好好好,那是自然的。”

  柳治纲连说三个好,同时也对上官家的人表示感谢,“上官家如此照顾小南,我这个做爷爷的是应该亲自上门感谢一下。”

  对此,暮婷有些不是很好意思,如果说照顾也是叶南照顾上官家多一点。

  本来还想也会叶南辩一下的,“说感谢就见外了……”

  结果话没说完,就被叶南直接给打断了,“你们就别瞎客套了,柳蕴行去哪儿了,有段时间没见了。”

  柳治纲不肯说发生什么事,那就找一个肯说的。

  幸亏柳治纲没有拦着不让二人见面,依旧从容不破地应对道,,“蕴行出去办事了,晚饭的时间应该能够回来。”

  晚饭时间能回来就行,反正就是问话呗。

  “对了,柳爷爷。”

  确定了蕴行能回来,叶南又继续转移话题,把今天的事重新带入到嫁妆的事上,“我找到了外公留下的东西,准备全部给姐做嫁妆,这次都拉过来了,待会儿验完。。”

  听到嫁妆两个字,叶北继续脸红。

  “找到了!那怎么可能?”

  可是柳治纲地注意力竟然不在这个上,而是一脸意外地说道,“不是说东西都被你们那个……额……不是都烧了么……”

  “是在一个秘密的地下室找到的,保存都很完好。”

  叶南含糊地解释了一下,没有说端晴等人的事,只是强调要把东西送给柳家,“我也用不上,就拿过来了。”

  可是,一个敢送,一个根本不敢收啊。

  “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老夫不能收。”

  柳治纲反应过来后,直接摆手拒绝道,“这可不是给柳家的。”

  脸色十分严肃,看着就不像是开玩笑的。

  可这东西叶南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给柳家对自己肯定有好处。

  这个跟上官家不一样,纵然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上官的人会帮忙保护叶家母女两。

  那是因为他们有那个实力,如果没有这个本事的话,就像柳家这样的家族未免就能出手帮忙。

  这才是柳家的难能可贵!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表示道,“是给我姐的嫁妆,蕴行那小子如果对我们家公主大人不好就完了。”

  反复被嫁妆二字攻击耳朵的暮婷,一下没受的了没好气道,“什么嫁妆不嫁妆的,你小子还没完没了了。”

  有完没完,这些东西也肯定是嫁妆。

  “姐,不是吧?这么多嫁妆还不开心?”

  叶南故意开了个玩笑,活跃一下书房的气氛,“咱们家就那么点儿东西了,还看上啥了,只能拿一件了!”

  尼玛,真是小气到家了,叶北真是恨不得给这家伙一个拖鞋。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