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零五章柳成山

第三百零五章柳成山

  无疑,叶南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现在柳家正是最乱的时候,这些东西放在这里没有好处,还很可能给柳治纲带来巨大的麻烦。

  不过对于叶南来说,就算这些东西被人家给昧下了,自己也有本事把东西再给抢回来。

  为什么这么做,也是考虑到柳治纲此时的处境,不是很想给柳家添这种麻烦了。

  毕竟东西如果丢了的话,最自责的人就是柳治纲了。

  自己把东西带回去,反而还要好一点儿。

  聊完东西的去处没多久,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打开。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有人要进来都会有管家在门口敲门提醒。

  这种情况……

  叶南闻声,眸子渐渐眯起来,扭头看向书房门口。

  果然,管家被人直接丢了进来,看样子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不死估计也得重伤……

  把管家丢进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面容上透着一股阴冷的气质。

  那种气质让叶南想起一个人,刘致远。

  是的,就是叶南这具身体的父亲,文质彬彬的躯体内拥有一个阴森的灵魂。

  不过看脸的话,就还是跟柳蕴行的父亲有点儿相似。

  不用怀疑,一定就是柳蕴行的二叔了!

  “逆子,你这是干什么?”

  这一幕不可谓不精彩,柳治纲那么和善的一个人,气地声音都有些发抖了,“你想把自己的老子活活给气死嘛!”

  怒拍桌子,“噌”地就站了起来,双目含着怒火盯着这个不肖子。

  “我要进来,这老东西拦着不让进,活该有这样的下场。”

  柳成山撇撇嘴,不屑地瞥了一眼地上的管家。

  然后,双目含笑地看向了柳治纲,只是那笑是充满了嘲讽的,“至于你,如果不是我老子,你以为自己还能安心的坐在这里当柳家的家主么。”

  当然,柳成山也看到了坐在客席的叶南。

  纵然听说过柳家跟这个武道妖孽的关系不错,可是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调查叶南。

  所以,对叶南具体长什么样子也不是很清楚。

  并且听说叶南已经拜入上官家,举家去了帝都发展。

  也就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是那个惊艳了武道圈的年轻人,只当是一个正常的访客,看了一眼就作罢。

  他跟柳家的关系几乎已经是明面上撕破脸了,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往后,如果他夺了柳家家主的位,名声必定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柳成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的,自然对这些外人的眼光不是很在意。

  此时的叶南,于他而言就是一团空气。

  柳志纲却不是,自己在小辈面子被儿子明着怼,说起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一件。

  “你……你……”

  登时气地又羞又愤,一个箭步便冲上去,抬起手便要甩柳成山一个耳光,“真是该死的东西!”

  “还想打我?忘了上次交手的时候是什么结果么。”

  然而,巴掌没落下,抬起的手被柳成山直接给截住。

  面对又愤怒的父亲,柳成山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几乎是咬着牙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已经被赶出去一次了,难道还能有第二次么?父亲不要太天真。”

  说话的同时,捏着柳治纲腕的手还在一点点的用力。

  肉眼可见柳治纲被捏着的那把手在微微颤抖,因为疼痛脸也被憋成了猪肝色。

  显然,现在的柳治纲的确不是这个儿子的对手了。

  从速度力量上就能看出来,柳成山明显更快更有力量。

  叶南动了动,想要站起来帮忙。

  可是才挪了下屁股,就接受到了柳治纲制止的眼神。

  与此同时,柳成山带有威胁的目光也跟着投射过来,“我们家里解决一点儿私事,外人就不要插手了,否则后果自负。”

  啧啧啧,还真是厉害!

  上一个这么跟老子说话的人早就被扇烂了脸,知道么。

  叶南嘴角微微勾起没有说话,如果不是柳治纲制止的话,这小子死定了。

  也罢,再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南纵然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了,可屁股还是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一副看戏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柳成山眉头微微一簇,明显表现出心里的不满。

  不过,也没有去驱逐叶南,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看到叶南重新坐回位置上面,柳治纲心里松了一口气。

  最起码自己现在还是柳成山的父亲,这小子就算再过分也不至于干出太出格的事。

  要做什么早就做了,没有必要拖到今天。

  可如果叶南插手这件事的话,意义就不一样了。

  也许柳家旁系的人会因为这小子的窜拖,用家主无能,动用外来高手平息内部事情的原因赶自己下去。

  那个时候,就真的是有口说不清了。

  “你到底想如何?”

  柳治纲脸色通红,看着眼前的儿子,开门见山地说道,“家主之位,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哈哈,那要给谁?给我那个废物哥哥。”

  听到这话,柳成山笑了,语气中略带一些猖狂,“还是我那个还在外面为家主之位奔波的好侄子。”

  说罢,突然变脸,沉着脸冲外面喊了一声,“先带那个小的进来里面来。”

  紧接着,就有两个穿着黑色练功服的壮汉驾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被带进来的人,不止是柳治纲,包括叶南在内,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纵然那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可二人还是一眼就看出被架进来的是谁!

  柳蕴行!

  这家伙竟然把柳蕴行给打成这样?

  在认清被架进来的人是谁后,叶南的身上陡然蒸腾起一股杀气。

  都说过了,他这个人极为护短,在修真界的时候就算是身边的一条狗都不会让人欺负。

  更何况现在被打的是得到他认可的好朋友?这个柳成山不该死么!

  “蕴行,你还是不是人?”

  柳治纲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这是你的亲侄子啊。”

  “我已经等不及了,如果今天咱们的事定不下来,蕴行的胳膊腿儿都保不住了。”

  柳成山摇摇头,勾起嘴角扬起一抹嗜血地笑容,“就像当初您把我驱逐出家门一样,废掉四肢经脉,永不能练武。”

  “如果蕴行还不够,那……”

  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我亲爱的哥哥也算上怎么样?”

  话毕,立马就又有两个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蕴行父亲走进来。

  儿子,孙子接连遭遇这样的下场。

  “哈哈哈,我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柳治纲简直脑子一片空白,气到极致竟突然笑了出来,扬起下巴挑衅地问道,“废完你哥哥还不行的话,是不是连老子也要废掉?”

  本来一直以为就算柳成山再想要家主的位置,也不会自己的家人动手。

  自己还活着,还是这个家伙的老子,那总会有点儿收敛的吧?

  可是现在,真实的情况完全颠覆了柳治纲的想法。

  到底是柳成山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那……可真是有点儿说不准……”

  面对柳治纲地挑衅,柳成山轻簇地眉头渐渐展开,而后一本正经地出声说道,“因为我真的很着急啊!”

  说着竟然将柳治纲狠狠地甩了出去,整个人突然变得疯颠起来,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以前我不上进您要把我赶出去,现在我上进了,有能力了,您还是不接纳我?我明明是最厉害的,为什么不能把家主之位给我?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是外人吗?我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吗?”

  至于柳治纲,被甩出来的时候由于脑子都是乱的,根本没有想过调整自己落地的姿势。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还是叶南突然出手将人给抱住。

  现在这件事怕是已经出乎了柳治纲的意料了,恐怕如果自己今天不插手的话,柳家明天就要换主人了。

  不理会已经有些疯魔的柳成山,将老爷子好好地扶着坐回了椅子上。

  “柳爷爷,现在这件事……”

  叶南才缓缓出口,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叫屋子里的人听见,“我可以插手了吗?不管怎么说蕴行是我的朋友,总不好看着自己的朋友被一个废物给搞吧。”

  这话出口的同时,本来神色黯淡地柳蕴行突然睁开眼睛。

  有些无力,却又好笑地吐槽道,“你小子,在这儿呢,怎么才说话?”

  他知道,只要叶南在这里,那自己就一定不会出事的。

  柳治纲也是,被这句话给惊醒。

  自己还有最后的底牌,如果叶南出手的话,绝对没问题。

  就算叶南不行,还有背后的上官家,没有理由会输掉这一场的。

  之前是以为柳成山不会乱来,才一直压着不让外人插手这件事情。

  可现在,明显已经是生死斗了!

  家主之位如果不让出去,自己祖孙三代恐怕都要交代到这里了。

  可要是让出去,也未必会能有好日子过。

  虽然说柳成山是自己的儿子,可这个孩子向来心术不正,以往自己能压得住。

  现在有了点儿本事之后,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压的住了。

  如此,也不必在意什么旁系的说法,柳成山的行为明显属于要害人了。

  这种情况下,叶南出手别人也说不了什么了。

  叶南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住,甚至还感觉到一阵轻微地颤抖。

  低头一看,是柳治纲正抓着自己的手一脸期冀,“留他一条命,其余的就随意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柳治纲几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

  就算柳成山做了多过分的事,作为父亲还是没有办法下狠手。

  能留一条命就够了,也是今生父子最后一点的情分。

  这时,柳成山也骤然冷静下来。

  目光冷冷地盯着叶南,嘲讽地问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葱?”

  看来,这个年轻人,很受自己这个父亲的重视。

  竟然能说出“留一条命”这种话?是觉着这个小子也比自己强么。

  比自己强?这个家里的人比自己强就算了。

  现在连一个外人都比自己受到这个家里的重视……

  呵呵,看来自己真的活的很差劲啊。

  柳成山感觉到自己最敏感的神经被人触碰,并且不断挑拨。

  一时间,所有的恨意再次转嫁到叶南的身上。

  你们不是觉着这个小子能救柳家吗?那就让这个梦碎了吧。

  可是,柳成山到底是个废物,竟然没想到如此年轻的一个人能被自己的父亲委以如此期待……

  此人必定是有实力的!

  他可以不相信柳治纲的实力,可得相信一个浸淫武道多年的老手的眼光。

  柳成山话刚说完,只感觉眼前一花。

  紧接着,左脸一阵火辣辣的疼。

  空气中突然出来一个清脆的响声,“啪”!

  柳成山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摸上了有些发红的脸蛋。

  刚才的那一巴掌扇的太过大力了,竟让人连带着脑子都被一股大力扇的有些发昏。

  等柳成山反应过来后,看到自己眼前笔挺的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还面带笑容,看起来充满了讽刺。

  柳成山现在的一身本事全部得力于一场奇遇,可脑子依旧的不好使。

  被人打了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去思考对方的实力如何。

  而是被这目光看的恼羞成怒,抬手就要打回去,“找死!”

  这一掌也蕴含了不少的内力,落下的时候都能听到空气被划开的声音。

  又是一声,“啪!”

  伴随着“卡擦”骨头折断的声音……

  巴掌没有落下叶南的脸上,反倒是柳成山的另外一边脸又挨了一巴掌。

  与此同时,抬手的手腕被叶南捏住,轻而易举地朝着反方向一掰。

  断了!

  “呵呵,打你都让我觉着手脏……”

  叶南轻蔑地看着此人,吹了下手上不存在的灰尘说道,“你这种货色,连看我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柳成山表情痛极了,嗓子里发出痛苦的“唔咽”声。

  因为这第二巴掌直接把他的下巴给打错位了,让他叫也没办法叫出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