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一十二章选择

第三百一十二章选择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咱们一家人能在一起肯定是要在一起的。”

  叶北闻言,当即非常认真地表示道,“我们没有任何问题的。”

  她们为什么要举家搬到帝都?如果说是为了生意的话倒是也没必要。

  生意踏入此处最早也不可能有特别大的规模,顶多就是多跑几趟过来。

  不管是哪里,肯定都没自己家里住的舒服一些。

  就算是为了帝都的生意,也至少也成点儿规模后慢慢的挪过来。

  可是她们母女两放下西河的一切,急急忙忙的就带着一些行李过来就是想一家人在一起。

  如果叶南要离家十年,自然也是跟着的。

  叶家现在根本不缺钱的,生意也不是完全需要自己在公司的,现在远程会议专业的经理人都很成熟。

  稍微安顿一下就不会出现影响集团发展的事,自己一家人完全可以在一起的。

  现在叶南主动提出来,当然是要跟着的。

  叶淑仪要跟,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作为母亲肯定是要跟着的。

  至于叶北,则是除了家人,已经很难去信任别的人了……

  这种时候更是想也不想,也得毫不犹豫的跟着家人的,

  对于这份毫不犹豫,叶南心中也是微微一动,然后将这件事最关键的一点至出来,“蕴行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

  作为叶南自己的了解,会认为蕴行愿意跟着的。

  并且柳家也不会对这件事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可是那也是自己的了解。

  其实,这件事最终如何,还得看柳蕴行自己的选择。

  当然还有叶北的意愿……

  所以,叶南才要问,先问清楚两个人各自的想法才不会出现矛盾。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本来还挺果断的叶北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犹豫着说道,“可是,如果在家人跟蕴行之中做选择的话……”

  其实,叶北是想说自己会选择家人的。

  可是叶南并没有让其把这句话说完,而是直接出声打断,“你先别急着做这个决定,有些话说出来还是有些伤人的。”

  不管怎么说,选择家人这句话说出来对蕴行就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叶南不会允许这样的话说出来。

  说罢,稍微沉默一下,然后才缓了缓语气说道,“或许是怕蕴行不跟我们走么?”

  “说到底蕴行是柳家的人,往后要承担一家之主的职业。”

  叶北则是摇摇头并不看好,说着却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突然抬头问道,“咱们这一去还能回来吗?”

  叶南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回来,可是蕴行是可以确定的。

  端家每十年都会来一次地球似乎是固定的项目,那十年后再来自然可以把蕴行带回来。

  叶南点点头,肯定的说道,“十年,应该是可以回来的。”

  “十年……可能还是会有点儿久了……”

  对于这个回答,叶北低着头想了许久,最终还是苦笑着说道,“我不能那么自私,让蕴行放下自己家庭跟自己走。”

  归根结底,叶南能看出来,自己这个姐姐应该还是喜欢蕴行的。

  只是因为自己家庭不好的经历,所以对爱情这块没有什么安全感,再一点也不希望蕴行因为自己的原因人生出现一点儿差错。

  这种想法也倒是没错,只是有点儿不太自信了。

  “不如咱们让蕴行来做这个选择?”

  叶南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决策权交给蕴行本人,“或许蕴行是愿意的呢?”

  “蕴行肯定是愿意的!”

  可是叶北在这种时候却突然出口,爆发出对另一半的绝对信任,“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这个,怕的也正是这个而已。”

  她从没有怀疑过蕴行可能会不跟着自己走,只是怕自己没有办法承担这个后果而已。

  说罢,叶北低下头,心情似乎有点儿低落,自顾自地沉吟说道,“我可能没勇气去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原来如此,还是不自信的原因啊。

  看来家里的事的确给叶北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而这片阴影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越过去的。

  “这算什么大的责任?你在担心什么呢。”

  叶南知道这种问题,必须从根本上解决,倒是也没有再着急,而是耐心性子问道,“说出来,咱们看看是不是可以解决,如果能够解决就不算是什么大麻烦。”

  如果不能解决叶北心里这个梗,就算是到时候带上蕴行,恐怕十年间这个女人也不会感到快乐。

  如此便没有切我的意义,叶南决定从根本上解开这个疙瘩。

  “怕蕴行跟咱们出去有意外,怕柳家在这段时间内出事,怕往后万一两个人不能像现在一样……”

  叶北摇摇头,随便一张嘴就说出一连串理由,说着说着竟然发现说不完,“总之,担心的事情一连串,真的是说不好会发生什么。”

  果真,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的担心。

  真正的原因都在于叶北的不自信上面,这种性格问题解决起来比较难,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了,可以先忽略这个。

  不过,就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叶南想了想,才出声说道,“首先,蕴行跟咱们走肯定不会出事,柳家的话会有上官帮忙照拂,再有两个人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就纯粹是杞人忧天了。”

  “难道因为怕分手,就不谈恋爱了?”

  说罢,看了叶北一眼,有理有据地质问道,“你现在就是怕承担责任,就想把蕴行给推开,这样才不负责任。”

  听到这话,叶北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些犹豫的神色。

  叶南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至少是让这个女人动摇了一些。

  紧跟着,又趁热打铁说了一连串的话来劝慰叶北,

  “不管什么都让蕴行自己去选择,走或者不走?”

  “到时候就算产生了什么不好的后果,也两个人一起承担,没有事的。”

  “我相信蕴行不是那种能够迁怒别人的性格,更何况是自己爱的人。”

  恐怕叶南这活着的近万年记忆里都没有如此苦口婆心的去劝过谁,叶北真的可以算是第一个。

  自己家人,倒也没有那么多好说的了。

  叶北低着头耐心听完沉默良久,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最终长叹一口气,说道,“我知道,就是怕自己会怪自己……”

  道理都知道,就是没有办法过自己心里那道坎儿。

  这恐怕就是叶北现在最真实的心理写照了……

  “姐,这些事都还没有发生,也许根本不会发生呢?”

  叶南该说的,不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尽了,如果要再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总之,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这性格真的不好,得改。”

  叶北也只是点点头,不深不浅地应了一句,“嗯,我知道。”

  知道归知道,解决会解决。

  她什么都知道,可就是没办法找到一个对的解决方式。

  叶南也是有点儿无奈了……

  这件事自己可以劝说,往后也有千千万万件事出现,难道自己能一一的都劝说不成?

  有的话能说,有的话不能说……

  如果叶北没有办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不自信,在感情上畏首畏尾的性格,真的会很不好。

  但最近这段时间,跟蕴行在一起后,叶南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这个姐姐其实是有变化的。

  最起码阳光了不少,性格给人感觉也要乐观了一些。

  不过是一些骨子里的东西改变起来会比较慢……

  如果柳蕴行能跟着的话,也许在这份关爱照顾下能慢慢的变好。

  可如果蕴行不跟着,或者叶北自己拒绝了这次的机会。

  从今往后想再遇到这样一个人就真的很难了,叶北心里的疙瘩也许就会是永远,那片阴影也会更浓郁。

  “这件事交给我!”

  最终叶南还是放弃了搞清楚自己这个姐姐想法的事情,全权把这件事招揽下来,“晚上的时候,我去找蕴行聊一聊这件事吧。”

  听到这话,叶北突然抬头,怔怔地看着叶南。

  似乎并不是很想让叶南插手这件事情……

  可叶南也不示弱,大大方方地回看过去,显然就是不听管教的那种样子。

  “那……好吧……”

  最后叶北也只能拜下阵来,后退一步不再提这事。

  “你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了么?”

  紧跟着,把注意力还是放到了叶南的身体上面,“刚才明明动一下身体都会觉着疼的吧……”

  当天叶南把那两个人解决后,然后就七窍出血晕了过去。

  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生机了,连皮肤下都是淡淡的血色。

  就好像全身的血管都在一瞬间爆开了一般,简直要把周围的人吓死了。

  幸好,送去医院的过程中,端晴等人提前到了,给叶南服用了一枚散发着清香的淡蓝色药丸。

  然后叶南身上的血色才渐渐退去……

  最后也没有去医院,把人拉回来后端晴又帮忙敷药膏熬药等等。

  折腾了整整一天,才说叶南没有问题了。

  叶北当时也不是完全信任的,可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如此。

  幸好,最终叶南醒过来了,不然自己真的要疯了。

  “疼是疼,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

  叶南摇摇头,故作轻松地笑道,“不用担心了,真的没有什么事。”

  可其实身体的伤很重,就算是扯动嘴角都能扯的心跟着发颤。

  何况自己还那么卖力的劝说叶北,这过程中全部都是在强忍着,能面不改色已然是奇迹了。

  “这练武一行,本来是想叫你强身健体的,谁知道还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

  叶北自然是不信,还把所有问题归咎于练武上面,“要不,往后退出这行不要练了?”

  或许,叶南如果不在这一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

  普通人也不见谁会被那样的怪人追杀,应该是练武的问题吧。

  作为一个不懂武道的普通人来说,叶北除了如此想,也没别的了。

  她只希望弟弟能很好的,健健康康的活着就行,不要处于这种危险之中。

  这一次,是她亲眼所见。

  叶南离死亡的距离是如此的近,近的放佛一个呼吸间人就没了。

  “你看,又多想了是不是?”

  叶南笑了笑,对于这样的关心很是受用,纵然是说不让自己再接触武道,可心里还是很开心。

  然后,更是忍着剧痛抬起胳膊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力量说道,“我的身体的确好多了,不然现在可能就不是这样了,挨着那个怪物一下就得翘辫子了,只有拥有真正的实力才没人敢再欺负咱们啊。”

  最上如此说,心里已经是疼的发颤。

  说罢,担心叶北再说那些不要练武的话,便又把话题扯到当天大功一件的破云上,“对了,那把破云的厉害现在见识到了吧?”

  那天,如果不是破云的话,恐怕叶北也得受伤。

  那关键的一挡真的是太震撼了,如此才是神器啊。

  叶南想起那一幕,才觉着自己离修真界更近了一步,甚至第一次因为地球上的东西有些忍不住感叹出声,“这才是武道的真正魅力。”

  “那东西,真的是爷爷留下的刀么……”

  至于叶北则是有点儿恍惚,就算是已经经历过当时的画面,可是现在听到那把刀的事,想起那天的画面还是觉着不真实,“总感觉有点儿不太真实,那把刀竟然有如此怪异的力量呢。”

  小的时候,也只当这是一把普通的刀。

  明明爷爷也非常轻易的就把刀送给了自己,没成想竟然是如此神物。

  爷爷也是,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一个老头儿,看起来也不是会练武的那种人啊……

  怎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是啊,是咱们爷爷留下的刀,这把刀有多重要现在了解到了吧?”

  叶南点点头,抓住机会强调道,“往后可真的得好好当回事了。”

  以前总害怕叶北把这玩意儿不放在眼里,不小心被人给骗走了就出麻烦了。

  现在经过这件事倒是还好了,算是给叶北上了一课。

  从今往后,再也不用担心叶北会不把这刀放在心上了……

  “我怕太硬的东西吃不了,也没做太多。”

  刚说完,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关切地声音,“就煮了点儿牛奶麦片粥,先凑活着吃一点儿,补充些体力吧。”

  听到这话,叶北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地笑。

  然后起身准备离开,“走喽,不打扰你们了。”

  暮婷是没进门前就开始打招呼了,根本不知道房间里还有别人。

  走到门口就看到叶北,又听到这话,登时脸就红了,“我来送点儿吃的,你们继续聊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