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二十六章傀儡

第三百二十六章傀儡

  在别人家做客,二人也不方便说画太大声。

  于是,在武道光打电话的时候,二人心思各异的喝着茶水,也没有再说什么别的话了。

  以免引起了武道光的注意!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武道光才悠悠然地走来,“我刚打电话问过了。”

  坐在沙发上,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当时是在京都的一个拍卖会上,我朋友说举办方是一个华国画家,当时大多数拍品都是这位的画,铃铛是应该是筹集来的慈善拍品,具体主人是谁还需要找到这个画家才能知道。”

  听到这里,暮婷心中一动,问到这个份儿上,接下来的事基本就不会特别难了。

  “不过,我朋友也跟这个画家不是很熟,所以只是告知了一个姓名让你们自己去找。”

  武道光表现的也算坦然,对这件事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非常详细的将后续信息也都说了出来,“画家的名字叫龙秀成,在油画上的造诣比较高,一直活动在欧洲那块,近几年隐世了,不太听到消息。”

  说的如此清楚,按照正常情况基本可以排除武道光的嫌疑了。

  只要找到龙秀成,这件事就算解决了。

  一个画家,在京都开过慈善拍卖会,并且还有着具体的姓名,还有擅长创作的领域以及经常活动区域。

  估计不用多长时间,就能把这地人揪出来。

  “这样……那麻烦武叔叔了……”

  暮婷想了想,便也接受了这个解释,“我们自己去想办法找一下这个人。”

  反正,武道光有没有说谎,找到这个画家就可以验证了。

  想来武道光也不至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找到给自己背锅的人,还能把一切事情都理的清清楚楚。

  “不要紧的,举手之劳而已。”

  武道光摆摆手,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个铃铛是怎么了嘛?”

  刚才也问了,可是没有得到回答。

  现在继续问也算是契而不舍了……

  叶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因为很快就掩饰过去了的,所以也没有谁发现这点儿异常。

  “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很特别,想问问出手的人还有没有类似的东西了。”

  暮婷也不是笨,叶南一直观望的态度,让她留了个心眼,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了武道光的问题。

  “我当时也是觉着特别才拍下来的,不过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

  不管武道光信不信,但是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信了的,点点头一脸认同地附和道,“能有一个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嗯,那打扰武叔叔了。”

  暮婷因为心里面急着想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知道了这个画家的事后就坐不住了。

  招呼了一句,便起身作势要离开了,“我们先回去想办法看能不能查到,有空来家里玩儿。”

  “我也年纪大了,不怎么出门。”

  武道光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慈祥地说道,“你们这些小年轻才是,无聊的时候多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

  说着,还异常和蔼地拍了拍暮婷地肩膀嘱咐了一句,“你父亲不在了,我膝下也没有子女,你能多来看看叔叔,叔叔就很高兴了。”

  “一定的。”

  暮婷笑着点头,告别,“那我们先告辞了。”

  低头却发现叶南依旧坐在位置上平静地喝着茶,完全没有一点儿要走的意思。

  还以为叶南是在想自己的事,没听到要离开的话。

  不然也不至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吧?

  暮婷轻轻碰了一下叶南的肩膀,小声提醒道,“走啊?”

  叶南却是没有站起来,而是抬头看了暮婷一眼,又看了武道光一眼,突然出声问道,“你真的是武道光么?”

  着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暮婷武道光同时愣住。

  暮婷很快反应过来什么,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跟武道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脸警惕……

  “你这是什么问题?咱们二人之前并没有见过,你靠什么来分辨老夫是真是假的。”

  武道光愣了一下后,表现的十分诧异地说道,“事实就是老夫站在这里如假包换,还会有第二个武道光么。”

  如果说相貌的话,跟父亲相册里的武道光是一样的。

  这一点暮婷是可以作证的,来之前她专门翻了相册里的照片。

  所以进来看到武道光的长相后也没有半点儿的犹豫,基本是符合的。

  可叶南并没有见过这个人,按道理此人是真是假不可能分辨出来。

  这个时候却直接说武道光不是本人?

  暮婷心里也有一丝丝动摇,只不过都是基于信任叶南的本能在支使着身体作出反应来。

  然而,紧跟着叶南的一句话再度上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你根本就不是人!”

  说这话的同时,叶南也已经站起了身。

  径自走向暮婷将其挡在自己的身后,一对眸子定定的盯着武道光。

  不是人?这是什么判断。

  不是人,那站在二人面前的又是什么……

  暮婷感觉自己有点儿恍惚,好像哪里有点儿不对劲。

  这个时候,武道光突然笑出了声,“呵呵,年轻人就是喜欢开玩笑,老夫不是人那还能是什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声音不复慈爱,还莫名的有点儿阴森……

  “你是什么,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叶南冷笑着出手,一把抓住其领口往身边一拉。

  与此同时,另外一只手则伸到武道光的背后从其颈部拉出来一根针来。

  这个武道光瞬间就瘫软地到底,化成了一滩烂泥。

  与此同时,一个粗犷地笑声从这滩冒着泡的烂泥中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老夫倒是真的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能看出傀儡术。”

  “你小子不错。”

  这个其实并不是叶南看出来的,如果是修仙界的旁门左道叶南还能看出一二来。

  可是这个位面的,自然是没那么容易看出来的。

  能知道这个,多亏了身上的手札。

  纵然没有现身,却是第一次出声,用仅二人能听到的声音提醒了叶南。

  以前叶南还一直以为手札是不会说话的,却不料这家伙是懒得开口。

  不过,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

  “真正的武道光在哪里?”

  叶南对这种不痛不痒的夸奖无动于衷,只是坐会沙发上盯着地上的烂泥平静地说道,“咱们之前有些事如果能解答清楚就还好,解答不清楚那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至于暮婷,何时见过这么离奇的画面?早就已经惊讶地说不出来话了。

  什么时候,泥都能说话了?

  “如果老夫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武道光这个人呢?”

  地上的烂泥再次冒着泡,张狂地说道,“一切都是老夫,所有的人。”

  叶南心中一动,想起刚才那个画家,再次出声确认道,“包括那个龙秀成的画家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没有发现傀儡术的话,还真是会被这个家伙骗的团团转了。

  “你真的很聪明,可惜入了武道那么没用的圈子。”

  烂泥再次被叶南的睿智惊到,甚至起了想要收徒弟的心思,“如果能做老夫的徒弟,包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可惜,叶南看不上这个,完全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自己想知道的问题,“龙凤铛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送给上官夫妇。”

  傀儡术被识破的瞬间,背后的那个人是可以直接逃走的。

  就算后面叶南想找,按照这家伙分身如此多的尿性,也很难真的再找到这个家伙。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还赖在这里回答问题,必定是有所图的。

  基于此,叶南倒是也不着急了。

  有所求就好,不至于找不到突破口了。

  “老夫也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

  果然,这滩烂泥再次出口,就暴露了自己真正的诉求是什么,“这铛是雇主给的,至于雇主是谁……”

  受人钱财,与人消灾……

  这已经很明白的就是在要钱了!

  “要看价钱如何了。”

  叶南紧跟着其的话说了一句,然后便开了价,“一千万?”

  对于钱财,叶南没有什么太过于强烈的概念,只是单纯的觉着这个数字听的比较多。

  纯粹属于顺嘴就说出来的,反正这个钱自己也能掏得起。

  傀儡师却是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对方如此舍得掏钱。

  愣了一下,当即拍板表示可以,“成交。”

  “钱就打进画家的户头吧。”

  说罢,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留下电话,待会儿短信发给你们。”

  “好。”

  叶南爽快地答应了,可是下一秒语气骤然变冷,“不过,我这个人很爽快的,可是有些话咱们还是要说在前头。”

  目光有些阴森地盯着地上的烂泥团,沉声提醒道,

  “你如果骗我,相信我,不要以为你本事大,我照样可以收拾你。”

  “傀儡师,如果要施术的话,必须离傀儡在千米以内的距离,想一想这个别墅周边有什么东西?”

  “要找你,真的不要太容易了。”

  躲在暗处的傀儡师听到这话,心中一跳一跳的。

  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觉着叶南已经窥探到了躲在暗处的自己。

  这个世界上,傀儡师这个行业算得上是极其稀有了。

  到此只有自己的师门传承下来了,却也只是一代只收一个徒弟,对于天赋的要求极其高。

  因为师门有规矩,收徒入门的必要条件是,此人必须能一眼看出傀儡的特别,对傀儡有着非常敏锐的感知力。

  仅仅这一点,就已经将许多人拦在了门外。

  随着傀儡师越来越少的出现,听到这个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麻木。

  根本不会想到这里,于是到自己手里,却是连一个徒弟都没有收到。

  这也是为什么傀儡师在发现叶南能分辨傀儡后起了收徒的心思。

  可是,让其没想到的是关于傀儡师的禁忌叶南也知道的如此清楚。

  傀儡师修练到最高的境界也是如此,不会超过傀儡一千米才能驱使傀儡的。

  这是傀儡师的命门,如果一旦被人知道,等同于将自己置身危险之中。

  没人会傻到透露给别人!

  这是他进入傀儡师这个圈子后第一次听到别人把自己的命门当众说出。

  “我知道了。”

  瞬间,整个人的神经都有些紧绷,再也不敢嚣张地应对了,连说话都开始有些干巴巴的,“我向来都是诚心出价,童叟无欺的,放心。”

  “咱们可以走了。”

  叶南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转身拉着暮婷的手出了门,“回去等消息!”

  因为还没从傀儡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暮婷任由其将自己拉出去。

  等离开别墅,一阵风出来暮婷才清醒了些。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着叶南,一脸诧异地询问刚才发生的事,“傀儡师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之前怎么一点儿都没有听说过。”

  “这种事如果你都听说过的话,那就不叫旁门左道了。”

  叶南努努嘴,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能看出来是因为家里那个老东西之前提过,凑巧而已。”

  反正,也只能这么说了。

  总不能说自己身上还有本会说话的手札吧?那样的话暮婷估计就该傻了。

  “真的是太奇妙了。”

  可就算是仅仅这样,暮婷都已经惊的迟迟不能正常思考,“竟然真的有能够驱使泥物的人……”

  一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感叹。

  关于刘承祖,她是知道一些的。

  如果是这个高人说过的,那也能解释的通叶南为什么能认出来。

  可解释通是解释通,真正的要认可接受,还需要一定的过程。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叶南点头,笑着附和道,“你们上官家不是也有另一个位面的家族在支持么?说出去别人也是没办法相信的。”

  如此一说,暮婷也渐渐的能缓过来了。

  叶南这话倒是也说的没错,自己家里现在也有一个解释不通的存在,又何至于被外面这种事情惊到呢?

  要知道,任何东西,任何事情,存在即合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