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三十八章怎么回事?

第三百三十八章怎么回事?

  不过暂时看起来好像是没有危险,这些黑气比较均匀的融入进了识海。

  也许有一天,能够把其炼化。

  只要有心魔在识海长居,想来就算有什么危险也应该可以及时化解掉。

  “你平时多注意一下这异气,有什么动静提醒一下。”

  叶南发现自己暂时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便不想在这里再浪费时间,交代了一声,便退出了身体,“我先出去了。”

  毕竟,外面还有个将臣虎视眈眈,自己不好一直处于这种状态。

  事情解决了,最好就是立马醒过来,免得被察觉之后遭到将臣的暗下毒手。

  叶南睁开眼的瞬间,之前封印对身体的控制力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看来也不需要非得等两天了,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头顶赤脚坐在石棺上晃荡地将臣招呼道,“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你是不是有点儿高兴的太早了?”

  可是才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不如先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比如饿不饿。”

  语气有一些些的玩味……

  也正是因为这个提醒,叶南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特别饿。

  那种想要饱腹的欲望也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着!

  这,不太可能啊!

  自从身体被雷淬过之后,叶南现在对食物的渴望已经降到很低了。

  就算很久不吃也不会有一丁点儿的饿感,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叶南心中郁闷,也没有再执意离开,而是转身询问将臣自己身体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还挺多,可是现在不想说。”

  将臣却是调皮一笑,故意卖了个关子,“这几天我都会在这里,等你真正了解到自己的变化可以来这里找我。”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那就是现在肯定不会说是什么原因了。

  叶南顿了顿,心里盘算着对方如此说,必然是料定自己的身体会有异常。

  并且,还故意要自己去发现这个异常再来,就是为了让自己感受一下这种异常的不好解决性。

  才会故意如此的……

  想到这里,叶南的心里又忍不住开始打鼓了。

  盯着将臣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什么来,最终还是捞起了黄行知的尸体,扭头一起跳进了水潭,离开这里。

  黄行知死了,这是必然的。

  不能说是叶南害死了这个人,而是在赢勾夺舍成功的那一刻就没有这个人了。

  所以,就算叶南将其砸成这样,黄行知的死也跟叶南没有半点关系。

  唯一一点,叶南起跳的时候,分明听到了身后的将臣特别有自信地喊了一句,“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

  叶南离开后,将臣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十几岁身着青色宽袖长袍的灵动少女。

  “主人,为什么不现在告诉他?”

  少女一脸疑惑地望着将臣的脸,问道,“这样作为交换的话,咱们不是可以更快的达成目的,马上收获一个质量不错的仆人么。”

  听声音,竟然跟手札不出左右。

  原也是手札幻化的少女,只因为在主人身边灵力增加,便可以幻化成人形出现了。

  之前不这样,是碍于叶南在此处,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容。

  现在,叶南走了,便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

  “欲速则不达,有些事咱们说,跟当事人自己体验是两回事。”

  将臣摇摇头,双眸有些失神,不以为意地回答道,“何况本祖的身体并没完全苏醒,还需要点儿时间。”

  说罢,望着叶南跳进潭水的当向,嘴角一点点勾起玩味的笑容。

  “不然,这小子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么?”

  然后轻挑眉头,别有深意地说道,“到时候咱们可以先礼后兵,这家伙拿了本祖的东西,就只能成为本祖的人。”

  “主人英明。”

  青衣少女闻言,眸子亮了亮,立马附和道,“跟着此人也有一段时间了,的确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如果能在实力上压制此人的话,或许之后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以往是没有人可以在实力上压制叶南,现在不一样了。

  主人的实力如果可以恢复的话,必定可以压制那个小子。

  到时候,就只能给主人做跑腿的狗了。

  说起来,手札对叶南是又怕又恨,毕竟当初叶南差点把它给吃了。

  现在,如果主人能够把叶南收纳麾下,就可以好好的磨一磨这个家伙的气势。

  “你还是再与本祖讲讲灵气枯竭的事。”

  将臣倒没想这么多,只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对这件事心里有数后就不再计较了,开始询问关于这个世界变化的细节问题,“为何灵气积聚死亡世界,没有办法重新利用。”

  当初沉睡没有带走手札,为的也是能让这个小东西帮自己记录这个世界的变化。

  万一有一天醒了,也不好太突兀。

  手札这些年也一直在很努力的履行自己的责任,现在被将臣问起来,也是有序地回答,道,“事情是这样的……”

  与此同时,在叶南上山的路上,一个女人脚步急促的往上走,后面跟着一群西装革履的壮汉在劝说。

  “大小姐,这位先生都已经说没事了,咱们就真的不要上赶着添乱了。”

  “老板已经打过来电话了,叫大小姐立马回家。”

  “如果您不听的话,咱们就要强制带……”

  说到强制两个字的时候,几个西装男就要呈包围状将暮婷围在其中。

  “滚!”

  暮婷见状,不等其说完,直接大吼一声。

  几人到底只是保镖,本来平时就很忌惮这个上官家的大小姐。

  现在看到暮婷生气后,愣是给唬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我就在这山里待着,两天时间。”

  暮婷冷眼看了一圈围在自己身边的人,冷声说道,“如果叶南不出来,我就是铲平这座山也要把人找到。”

  这话刚巧被下山的叶南听到,心里面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流过。

  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女人果真值得自己去付出。

  “暮婷。”

  叶南也只是愣了一下,就赶紧出来打招呼,免得暮婷担心。

  “你出来了?”

  听到声音,暮婷连忙扭过头,脸上带着惊喜地表情看向来人。

  待看到叶南完整的站在那里后,连忙冲过去拉住人上下好好检查了一番,并且一边查看还一边急切地询问道,“有没有受伤,吓死我了!”

  虽然叶南并不想让身边的人为了自己担心,可还是挺享受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

  “我没事,没有受伤。”

  摇头说了一声,才去看周围有没有刘承祖的身影,“不是让老东西出来给你打招呼了么?消息没有带到么。”

  不过,好像并没有发现刘承祖在这群人之中。

  “刘老先生的话带到了,不过是小姐不听,非要上山来寻人。”

  带头的一个人见状,连忙上前主动出声解释道,“您出来了就好,就没事了。”

  叶南点点头,不再计较这个,“我们先回去吧,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因为刚才一直都是在用神魂处理事情,对精神力的消耗会比较大,现在还真的挺累,想回去休息。

  说着,便搂着暮婷的肩膀想要下山。

  可是却发现暮婷直挺挺的待在原地不肯下山,犹豫着出声,“我舅舅……”

  叶南这才记起这茬事!

  出来的时候,他有把黄行知一起带出来。

  一个原因是此人终究是暮婷的舅舅,就算死也要把尸体带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叶南感觉特别饿,并且好像对黄行知身上的血液特别的敏感。

  干脆就把人带出来了,在山洞里没忍住吸了黄行知的血。

  这才感觉肚子里的饥饿感减轻了许多……

  可能,将臣说的异样感就是这个?

  黄行知本来就是个死人,这个就不说了。

  如果只是这个的话,叶南觉着还能接受,只是对血液有渴望而已,叶家也不缺钱买点儿牲口给自己做血包吧?

  心里盘算着这些事,就把黄行知给忘了。

  这会儿暮婷提起来,叶南也才想起来那家伙还在山洞里呢。

  当即,对跟着暮婷一起来的保镖说道,“你们顺着这条路往上走,看到一个山洞就进去,把人带出来。”

  得益于叶南在上官家的地位比较高,这些保镖不需要再获得暮婷的同意。

  听到安排就立马齐声应道,“是。”

  然后,就都逃也似地沿着叶南所指的路往上走。

  反正现在姑爷在这里,大小姐应该不会有事了,毕竟姑爷在武道圈的名声大家都是知道的。

  这些人走了,就剩下两个人。

  叶南倒也没有什么负担,本来还想就黄行知的事安慰暮婷两句的,“黄行知已经死了,我没……”

  不管怎么看,暮婷对这个舅舅还是有点儿感情了。

  结果话没说完,嘴就被暮婷用手轻轻盖住。

  暮婷脸色有些苍白,摇头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了,能有具全尸,已经很满足了,没有别的奢望了。”

  说完,停顿了一下,然后低着头小声聂喏道,“我也想上去看看,行吗?”

  叶南能说什么?除了答应,也没辄了,“嗯,走吧。”

  最后,还是顶着已经很疲惫的身体跟着一起上了山。

  上山的过程中,暮婷说了很多话,大部分都还是对这个舅舅的不舍,

  “其实,舅舅平时对我也是很疼爱的,他能做出这种事,我相信应该不是出于本能,不过他已经为自己做出的事付出代价了,这件事就这么翻篇过去吧。”

  “我不再怨恨他了……”

  说到不再怨恨的时候,叶南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女人是真的释然了,除了还有点儿悲伤以外。

  叶南听着有点儿心疼,紧了紧怀里的女人,摇头笑道,“没事了,那个控制黄行知的家伙也死了,这件事已经是找到源头彻底解决了。”

  暮婷低着头,微微含了下首。

  下一秒,却忍不住哭了起来,突然扑到了叶南的怀里,“我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不会追究了,现在舅舅死了。”

  她是释然了,原谅了那个被人操控害死自己父母的舅舅。

  可是却开始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许舅舅可以好好的活着。

  总之,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解决,最后受伤的人都是暮婷。

  如果叶南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也不会提议去调查这件事。

  可是世事无常,如果什么都能预料到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惊喜了。

  对于这一点,叶南不知道该怎么劝,也没有出声去劝说什么。

  毕竟,黄行知是真的死了。

  作为被疼爱过的外甥女,暮婷或多或少都会难过的。

  时间是治愈一切不快乐的良药,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切都会好。

  叶南除现在,除了抱紧怀里的女人,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暮婷哭了一会儿,便自己擦干了眼泪,继续往山洞的方向走了。

  接下来,一路无话,直到看见了黄行知干扁苍白的样子……

  暮婷没忍住,又痛哭了一阵。

  不过非常聪明的没有问叶南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毕竟今天死的村民也都是这个样子。

  事情太怪异了,解释不清楚的,也没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一行人下才下山,就看到了上官家的车全部停在山脚下面等着。

  叶南等人一出现,立马就有一大堆人迎客过来。

  其中,还有刘承祖这个老东西,把话带到后就也跟着这群人在这里等着。

  至于为什么不跟暮婷上去,是相信暮婷找不到人,也相信叶南没有事。

  自己要做的就只有在这里等着!

  可是,现在却看到叶南下山了?

  看到这一幕,刘承祖都惊了,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迎了过去,“老大,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到底是刘承祖,这种时候就算冲,也比别人冲的快一点。

  几乎是第一个冲到叶南面前的,其余的人根本连脚后跟都看不到。

  “事情解决了,就回来了。”

  叶南云淡风轻的应了一句,而后指了指身后说道,“那个黄行知该如何处理,去帮忙看一下。”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