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三十九章外域天魔

第三百三十九章外域天魔

  黄行知不是正常死亡。

  不管是因为被夺舍,还是自己后面又补了一口,总归是不能太草率的对待。

  还是让刘承祖看一眼,才能放心。

  可能是因为在刘承祖面前现过真魂,以往在修仙界的那股子气质也渐渐回来了。

  此时此刻,一举一动,上位者的气质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刘承祖也见识过这个真魂,对此也是心怀敬畏的,也不敢再插浑打科。

  要是按照以往,刘承祖可能还会开个玩笑什么的。

  可是现在已经完全不敢如此,听到吩咐立马就配合的去完成任务,“好的,我现在过去看看。”

  暮婷多少也能猜出刘承祖的身份来历。

  这个位面有武道,也有别的道……

  只是因为武术这个更适合大众,所以目前来说是修炼的人会比较多。

  可这不代表没有别的修炼方式,从以往的相处中暮婷也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了这个老先生应该是一个比较少见的道修。

  这一类修炼者自从灵气枯竭以来,就随着古武家族渐渐隐匿了。

  修炼的环境极大的破坏,让道修几近覆灭。

  不过,因为灵气枯竭。

  那些传说的邪祟也失去了滋生的土壤,难以形成什么大的气候,所以大家也就淡忘了,还有道修这么一说。

  不然,对付邪祟,还是道修最为厉害。

  今日亲眼见到这些不寻常的事情,才让暮婷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现在,舅舅黄行知发生这样的事,暮婷心里面也是充满了忐忑。

  幸好还有刘承祖这么一个实力相当不错的道修,希望舅舅能死的安宁。

  看到刘承祖朝着身后的人走去,暮婷也不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过去。

  叶南也只有停下来,跟着其一起看过去。

  刘承祖则是平静的走向二人抬着的担架,揭开白布看了一眼里面的尸体,眉头微微一皱。

  看到这一幕,暮婷连忙紧张地追问道,“怎么样?”

  刘承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叶南一眼,征询许可。

  毕竟这个家伙的死因有异,如实说的话可能这些人不能理解,现在的时代已经没人相信这些东西了。

  还有一点就是,这事跟暮婷有关。

  要说的话,还需要得到叶南的许可,否则贸然说出来别再打乱了其的计划。

  反正说谎骗人这种事,他是可以随口就能胡诌的。

  叶南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如实说出来。

  这个位面的神秘力量,他也不是有多清楚,说谎的话,也说不好。

  适才出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能如实说的就如实说,尽量不要撒谎,把自己弄太累。

  刘承祖修炼的法门还是这个位面的,纵然因为大环境的破坏,导致这一门人数减少。

  可也不至于,完全就在这个位面销声匿迹了。

  那,如实说的话,上官的人也总是能找到些许痕迹的,倒也不至于会被人当成神经病了。

  不过,像是对叶淑仪叶北母女两肯定就不能如此说了。

  对两个普通人来讲,今天的事但凡一件都会让她们感觉到不可思议。

  好在,不需要对这二人做什么解释。

  “已经被吸干了精气,已经没有可能再尸变了,并且被吸之前就已经死了,死于夺舍之中的时候魂魄已经散去了。”

  刘承祖得到许可后,又打量检查片刻后,才摇着头重新把白布盖上,对抬着尸体的两个人说道,“没有威胁,可以土葬也可以火葬。”

  听到这话,暮婷浑身一怔,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你刚才说的,魂魄已经散去是什么意思?”

  在武道中也有一境界,据说是可以泯灭人神魂的,可是因为灵气枯竭的原因,她都没能见过这样的高手。

  也因为后期的大环境不行,已经渐渐的忘记这个世界曾今也有邪祟出没。

  现在听到这话,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才想起来这些事也并不是传说啊……

  感觉暮婷的状态不是很好,刘承祖并没有贸然出口。

  再次看向了叶南……

  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他已经是完全的臣服于叶南了。

  这是一个高手,真正的高手。

  对于这种绝对的实力,刘承祖是心悦诚服的愿意低这一头的。

  叶南也感觉到了怀里的人情绪突然低沉了很多,可是有些事该面对的时候,还是要面对的。

  最终,还是给刘承祖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说。

  刘承祖这才出口解释道,“就是魂飞魄散,无法再入轮回。”

  暮婷的身体又是一怔,有些难以置信低确认道,“无法再入轮回就是不能投胎转世的意思么……”

  刘承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认可。

  “我知道了,谢谢。”

  暮婷强忍着心中的难过道了这一声谢,下一秒转头就钻进了叶南的怀里痛哭出声,“我不应该查这件事的,不应该的。”

  “事已至此,难过也没什么用。”

  叶南叹了口气,轻拍着暮婷的后背,小声的宽慰道,“这一切都是黄行知的命,就算咱们不查这事,也不代表不会发生。”

  赢勾潜伏在黄行知的身体之中,总有一天会爆发。

  如果不去调查的话,任由其这样发展下去,还是会死的,现在能提前被他解决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道理是这样的,不过暮婷还是很难接受,纵然嘴上说着知道都知道,眼泪却还是不争气地往下掉。

  又任由暮婷哭了许久,等其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哭声也小下来的时候。

  叶南才看向一边上官家的人,说道,“你们把暮婷先送回去吧。”

  说罢,又低头小声在暮婷耳边嘱咐道,“我还有点儿事,给师傅说晚点儿会过去解释今天的事情。”

  暮婷却是下意识地抓紧了叶南的衣服,紧张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经历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也见识过那奇怪的力量,暮婷心里还不是很安定。

  总担心叶南再参与这件事会出危险,便下意识地抓了其的衣服,不愿意放手。

  “回家拿个东西,不会再出去了。”

  叶南苦笑着摇头,轻声解释道,“你不要担心,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事情就过去了。”

  不过,暮婷还是有点儿不相信,抬起头红着眼担心地看向了叶南,“不骗我?真的不是去做别的事……”

  “真的,不信可以找个人送我回家。”

  叶南一脸认真地点头,无奈道,“这样总行吧?”

  “你开车送,必须送到家里面。”

  暮婷这才放手,扭头随手指了一个上官家的人交待道,“送到之后给我个消息,如果骗我的话,后果自负。”

  那人听到吩咐,立马站出来一本正经的应道,“好的,大小姐。”

  再之后,暮婷带着黄行知的尸体先一步离开。

  叶南刘承祖也紧跟着离开,目的地是家。

  毕竟暮婷离开前,已经给这个司机小哥说了,必须要将人安全的送到家里才行。

  上车不久后,刘承祖悄悄凑过来,一脸好奇地出声询问道,“老大,您到底是什么人呐?”

  我能是什么人?这老东西怕别人不知道老子是域外天魔哦……

  叶南没好气地瞥了一眼前面开车的人,示意老东西说话小心一点儿。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刘承祖却“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地说道,“这个不用担心,老夫也有点儿手段,稍微用了那么一点儿障眼法,这小子听不到咱们两说话的。”

  叶南无语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确认?”

  这些事回家问也可以,还犯得着用障眼法?真是醉了……

  “在暗室的时候就想确认了,不是因为有事耽搁了么。”

  刘承祖却是一脸的兴趣昂然,连连点头表示道,“下山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这事,总算是有机会了,就想问问。”

  “当然,您不愿意说也没事。”

  说罢,又缩了缩脖子,一副不知道也不要紧的样子,“我不知道也没关系,没关系的,呵呵。”

  老东西见过自己的真魂,这事怕也是蛮不住的。

  与其叫老东西一个人瞎猜,还不如坦然的把这事直接说出去算了。

  叶南想了想,决定用这个位面的称呼开头,“外域天魔,你可听说过?”

  “啊?听说过!”

  听到这个称呼,刘承祖一脸震惊的确认道,“您难道真的是外域天魔么。”

  难道真的是?这个老东西早就猜到了……

  这回倒是轮到叶南吃惊了,“你猜到了?”

  他也只是在赢勾将臣的话中知道这个称呼的,没想到老东西也知道。

  难道自己的真魂看起来很不像这个位面的人?

  叶南这么说,也就是确认了自己域外天魔的身份了。

  刘承祖愣了愣,许久才从震惊中走出来。

  以前刘承祖也好有好奇过这个小子到底为什么实力增长那么快,难道真的就是天赋使然?

  可是却从来没有往域外天魔这一块去想!

  直到在暗室见到了叶南的真魂,才有这方面的猜想。

  当时,刘承祖是有两个猜想的,一个是猜想哪位大佬夺舍的,还有一个猜想就是域外天魔这种考虑。

  不过,刘承祖更倾向于夺舍这种情况,域外天魔说到底还是太少见了。

  所以在叶南嘴里确认了是域外天魔的时候,纵然心中早就有这方面的猜想,却还是忍不住震惊万分。

  “我也只是个猜想,毕竟这外域天魔谁也没见过,就是门内的一些记录也都是听旁人所说。”

  刘承祖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沉吟说道,,“至少我们门中,是没有人见过的。”

  然后,再看叶南的时候,眼睛里明显有了更深的探究。

  “我……来自别的位面……”

  叶南听到这话,倒是有点儿不自然了,没想到自己还算是一个稀有身份了,“按照你们这里的话来说,应该就算是一个外域天魔了。”

  “来自旁的位面?竟然真的有别的位面。”

  这话让刘承祖又是好一番震惊,连声感叹道,“我活了的年岁也不算少了,也算是长了新的见识。”

  “你活的年岁?”

  叶南闻言笑着摇了摇头,第一次再人前坦言自己的岁数,“我活了近万年,也是头一次听说外域天魔这个称呼。”

  纵然自己活了近万年,可是这个位面还是刷新了许多自己的认知。

  或许,这就是能够登顶神境的魅力!

  可以去不同的位面,感受不同的位面法则,找寻适合自己更进一步的修炼法则。

  没想到,自己被那些自诩正派的人围剿,竟然能提前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说起来也算是自己的一场奇遇了!

  “啊?竟然近万年!”

  至于刘承祖,已经被这个近万年的寿命给惊到了。

  瞪大眼睛,犹如看怪物一般盯着叶南。

  片刻之后,却是突然笑出了声,“难怪到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着您行事老道了,哈哈哈。”

  本以为自己活了两百多岁,已经算是非常长寿了。

  现在竟然看到了一个活了近万年的人?自己还真是犹如幼儿一般的存在。

  再看看二人的形象,近万年的如此年轻,自己这个两百岁的却已经老态毕现。

  莫名的让人感觉有那么一点儿滑稽呀……

  当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还在人家面前倚老卖老的。

  如果不是叶南刚苏醒,修为没有完全恢复的话,自己可能……

  想到这里,刘承祖突然有点儿笑不下去了。

  得亏是叶南那时候修为没有怎么恢复,否则自己估计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尴尬地收了笑声,刘承祖一脸谄媚地问道,“您为什么来这个位面呀?”

  额,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是自己被一群人围攻,肉身泯灭之后,神魂在机遇巧合下来到了这里?

  这个问题还得好好回答一下啊……

  叶南最终也没想出来好的借口,唯有含糊地敷衍道,“算是一个偶然的机遇吧。”

  看得出来人家不想回答,刘承祖也不敢追着问,唯有笑着应道,“遇到您,那也是小老儿的一个机遇。”

  这话听着有点儿像拍马屁,可具体说起来也没错。

  如果不是遇到叶南的话,刘承祖的修为已经到此为止了,剩下的日子就只能混吃等死了。

  可现在,能吃香喝辣么还有新的修行际遇都要感谢叶南的出现。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