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章影响

第三百四十章影响

  车子一路开回叶家,中间并没有什么意外。

  开车的司机也松了一口气,把人送到后就给暮婷回了消息,总算是把任务完成了。

  暮婷心里还是不放心,同时给叶母打了电话确认人是不是真的回了家。

  在听到叶淑仪肯定的回答后,才松了一口气。

  至于叶南是真的要回家的,将臣的弓箭摄灵这次搬家的时候都带过来了。

  现在就藏在家里面,这等重要的东西,叶南得确认好。

  更何况,将臣明显还对这副弓箭持有占有的心态。

  现在是因为心魔箭已经认自己为主,并且双方也达到了互拥的状态,就算将臣拿到其余弓箭,也不能发挥此物最大威力。

  可是叶南并不能确定的是,如果将臣不在意这副弓箭能否发挥最大威力全部都要收回呢。

  叶南自认也是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现在这肉已经吃到了嘴里,就断然没有吐出去的道理。

  必须趁着将臣还在修养中,把其余的箭也给互拥了。

  纵然手札提醒过,这些箭但凡苏醒一支,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可是现在想起此事,未必就不是手札想要把箭留着等将臣回来用的。

  本来叶南还是可以等的,慢慢等待机遇将这些箭一个一个拥有。

  可是现在,将臣苏醒了,自己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叶南回到家,将生物的弓箭都翻出来。

  先将母弓放到一边,而后把目光投向剩余的四支箭上面。

  这些箭形态各不一样,据手札所说应该是有六支箭的,有一支从铸造出来就消失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那支箭是什么能力,又长什么样子。

  可是剩余的五支可是都在叶南手里了……

  除了心魔外,剩余的四支箭分别是善攻,追物,诅咒,极寒!

  其中噩运之咒是一种比较神秘的能力,叶南想了想将此箭放到了一边,准备最后再去处理此箭。

  其余的三支,叶南想了想,最后决定把善攻拿出来,准备先用这支箭下刀。

  善攻,箭如其名,可一箭射穿山河,此箭可能用不同的材料所铸,入手的份量显然是沉甸甸的。

  饶是叶南也不敢小觑此箭的份量,不愧是能射穿山河之箭。

  手札曾说,这些箭中的灵都嗜血,用活人的鲜血便能唤醒箭灵。

  一旦箭灵唤醒,便可以用实力压制让其沉服认主。

  此时此刻,哪里去找活人来祭箭?

  叶南想了想,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举起箭在自己的手心用力一划。

  瞬间,伤口崩裂,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鲜血渗出。

  这……怎么可能……

  叶南心中一惊,放下箭闭上眼睛查探身体内部。

  很快就发现了异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体内的血液似乎全部不见了。

  叶南追跟寻宗,终于发现这些血液都流回了心脏。

  而本应该跳动的心脏,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变的青紫,犹如死物一般停在原来的地方。

  这种情况并不难看出来,自己死了!

  叶南最为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当时就愣住了。

  看来,将臣所说的变化,应该真正是体现在这里的。

  自己吸收了赢勾的真魂之后,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如果自己是死人,那些修为会不会也……

  叶南想到此,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开始查看身体内部的其余地方。

  意外的是,修为并没有受到影响,并且肉体好像更强了。

  运功吸收灵气也没有障碍,反而空空的血管更适合灵气的回流。

  之前将臣说自己迟早会回来找她的,叶南本来还觉着没什么,现在却是不得不动摇了。

  身体的改变,已经超越了他所认知的范畴。

  现在就回去找将臣?叶南还不想那么早妥协。

  那自己在认识的,对这些东西能有所涉猎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叶南的脑海里立马就出现了老东西的身影。

  也没有一分钟的拖沓,直接下楼就朝着刘承祖的卧室狂奔。

  刘承祖也算是累了,回到卧室刚躺下来,就听到“哐当”一声,门从外面被人给撞开了。

  吓得刘承祖当时一个激灵,就给爬了起来,“谁!”

  这也怪不了他大惊小怪,实在是最近经历么事情太多了,一件比一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听到一点儿风吹草动就紧张。

  待看到门口的人是叶南,心里那根紧绷的玄才渐渐松了下来,“老大,您不是在休息么,怎么又跑小老儿房里了。”

  小老儿是刘承祖新的自称,以前还偶尔会自称一句老夫。

  可在知道叶南真正的年岁后,也是不敢这么称了,就叫自己小老儿。

  这个称呼听起来能相对的顺耳一点儿!

  “我好像死了……”

  叶南反手把门关上,沉着脸走近老东西,“你看看,是不是?”

  听到这话,刘承祖直接笑了。

  这人好好的,发什么疯呢,又是……

  谁死,也轮不到叶南死,这可是一个有着近万年修为的外域天魔啊。

  “开什么玩笑?您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死。”

  刘承祖压根就没有把这句话当真,以为是在开玩笑,便摆手笑着,附和道,“这不是还活蹦乱跳的么。”

  “我是认真的。”

  下一秒,叶南已经走到了床边,抓起老东西的手摸向自己的胸口,“你摸摸,心脏不跳了,身体也变凉了。”

  触手冰凉坚硬,犹如石头疙瘩一样,并且还真的没有心跳。

  “这……还真是……”

  刘承祖很快感知到这具身体的不对劲,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僵尸两个字,只有僵尸会这样,“不对,这个状态有点儿像僵尸?”

  再看叶南现在,面色有种病态的苍白,之前的血色全然都不见了。

  刘承祖心里更加确信,这种状态跟僵尸十分接近了。

  “像什么鬼?僵尸!”

  叶南听到这个回答愣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僵尸,“我没有被僵尸咬啊,尸毒也不至于感染到身体。”

  因为之前听说,凡人的身体被尸毒感染了才会变僵尸。

  自己可是全程都没有被僵尸咬到的啊……

  刘承祖联想到自己面前这位大佬以往逮住什么都吃的尿性,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你有没有咬僵尸……”

  叶南坚定地摇头否定道,“没有,哪儿来的僵尸让我咬……”

  话说到一半儿,突然愣住了,迟疑地出声,说道,“不对,我把赢勾的真魂给吞噬了,这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自己的确是没有咬僵尸,也没有被僵尸咬,可是……

  好像一不小心把真祖的魂魄给吞噬了,这算不算是咬僵尸哦。

  叶南突然也有点儿不确定了……

  “您说呢?”

  刘承祖心想“果然”,一边敬佩这位大佬的勇气,一边又无奈地解释道,

  “赢勾本来可是黄泉之主,被犼的残魂侵蚀才会变成真祖的。”

  “现在您吞噬了赢勾的真魂,等于将犼的残魂一同吞噬了,如此身体自然会发生变化成为继任真祖。”

  这话的意思非常清楚了,就是说吞噬了赢勾残魂的叶南现在成为了新的真祖。

  不过,这个真祖也太容易形成了吧?

  “继任真祖?”

  叶南有些纳闷儿地确认道,“意思是,我现在变成僵尸了。”

  “我也看不懂,这身体明明就是僵尸的状态,可是您还保留着原有的性情。”

  刘承祖摇摇头,皱着眉头思索道,“这不太符合真祖该有的性情!”

  不太符合真祖该有的性情?这是什么意思!

  对此,叶南有些不太理解,“那什么才是符合真祖应该有的性情呢?”

  刘承祖闻言,挠了挠头发想了想,才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一如女魃赢勾后卿在没成为真祖前,在远古战场都是英雄一般的人物,实力强且心怀天下。”

  “可就是这样的人,被犼的残魂侵蚀之后全部发生了变化。”

  “其中女魃,化身旱魃,本来相貌清丽,却变得奇丑无比,不管待在哪个地方都会给那里带来干旱。”

  “后卿也是,被犼的残魂侵蚀后,拥有了强大的诅咒能力,曾诅咒过世间含怨而死的人全部化身为僵尸,这个诅咒间接的导致了僵尸数量的增多。”

  说到最后一个,刘承祖顿了顿,别有深意地看了叶南一眼,“赢勾,你们打过架,这个就不说了,现在也不是心术正的人了。”

  赢勾,的确心术不正,至少不是个英雄。

  为了获得黄行知的身体,去引导其伤害无辜的人,并且此人野心很强,戾气也很重。

  叶南可是一点儿都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纵然在修仙界一直被人称作大魔头,处处都是骂名。

  可叶南绝对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害人的性格,所有的野心也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登顶神境,并没有跟修炼无关的心情。

  戾气?自然也是没有的,顶多就是个性情乖张而已,所以才能顺利的成为修仙界近万年来的第一人。

  因为道心坚定,没有那么多的歪歪肠子。

  性格永远都是直来直去的,别人惹了自己,自己才会反击。

  如果真的成了刘承祖所说的那种性格,恐怕会影响自己的修炼,极易生出心魔。

  等同于给自己的修炼之路上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一般!

  “这些变化是不是慢慢的,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叶南的心情突然有些沉重,迟疑地确认道,“就是现在看不出来,之后会表现出本性来。”

  如果自己真的会变成这样,少不了要去找将臣说道说道了。

  “不会!”

  然而,刘承祖则是斩钉截铁地摇头说道,“这些变化都是一瞬间形成的,门内都有过记录的,小老儿记的不会错。”

  不存在潜移默化的影响?那现在自己还能如此,难道是说自己避开了这个规则……

  “那我……”

  叶南顿了顿,有些不确定地问道,“现在这种情况正常吗?”

  “不正常,不过……”

  对此,刘承祖也是一脸的迷茫,给了一个还算能说过去的猜测,“可能因为您是外域天魔的原因,神魂不受犼的影响么。”

  这么说的话,倒是也有可能。

  可如果真的这么容易避免的话,那将臣为何信誓旦旦地认为自己会回去。

  知道这些之后,叶南的脑海里全部都是离开前将臣说的话。

  “这个说不准,将臣放下话来。”

  顿时,也有点儿不太确定地摇头说道,“说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这几日之内肯定会回去找她。”

  说罢,突然想起将臣似乎没有刘承祖说的那样。

  除了性格有点儿古怪外,模样也是艳丽无双,身上并于戾气。

  想到此,叶南忍不住问道,“对了,真祖都是如此受犼的影响吗?为什么感觉将臣没有那种戾气。”

  刘承祖对于这个问题也给出了非常详细的解答,

  “四大真祖之中,最为特别的就是将臣了。”

  “只是占据了犼的肉身,其灵魂乃是一枝神树所产生的,因此非旦没有那般黑暗的气息,反而整个人都充满了灵气。”

  “如弱不是被犼这具恶体所累,也要已经超脱了。”

  话说到这里,叶南本来以为应该是说完了。

  结果,下一秒,就听到刘承祖别有深意地补充了一句,“或许,其已经超脱了,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如此说来,那将臣的确是非常特别的存在了。

  把这个问题压在心底,叶南继续问了一个自己最关心地问题,“如果我的神魂不被犼所累,作为真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坏处。”

  听到这个问题,刘承祖明显愣了一下。

  然后,尴尬地看了叶南一眼,语气有些不自然地出声说道,“这个……还是有的……”

  果真,不止如此,还会有别的坏处。

  叶南心里早就有如此猜想,因此倒是也没有太惊讶,沉住气问道,“什么坏处?”

  “就好比那三位,如若不是受到犼魂的影响,也都是位列神班超脱外物的人了。”

  刘承祖眉头蹙了蹙,长叹一口气,说道,

  “成为真祖,纵然实力有所增加,可付出的将是修行无法进益的代价。”

  “这三位真祖,如此多年来,一点儿也没有长进也是因为此……”

  卧槽,修为无法进益?这对于修炼之人来说简直是最残酷的惩罚。

  犼的残魂影响?叶南沉默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在赢勾的真魂被吞噬干净后,有一团黑色气体均匀的融入了自己的神魂之中。

  想来,那团黑色气息就是自己没能够消化的犼魂了。

  现在这团东西已经在自己的神魂里,想剥离开都不行了。

  难怪将臣会如此肯定自己要回去找她……

  难道那个女人会有什么办法么!

  如果将臣有办法的话,那或许自己也能想到那个办法。

  叶南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自言自语道,“没有一点儿办法吗?我就不相信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麻烦。”

  刘承祖听到这话,撇嘴说道,“如果有办法的话,那几位也不至于现如今没有长进了。”

  如果自己当时在的话,肯定会阻止叶南的。

  现在,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可是想到叶南域外天魔的身份,刘承祖还是抱有一些乐观的想法,

  “不过,老大您不用担心。”

  “那三位是因为神魂受到了影响,连性格都跟着大变,可能这事对您,不会这样的。”

  但愿不是这样,从刘承祖这里获得的信息已经不少了。

  至于别的解决办法,恐怕是不可能知道了。

  叶南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上来一下。”

  说罢,叶南便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卧室外面走去。

  “老大,还有什么事么?”

  刘承祖见状,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穿鞋,跟在后面一脸忠诚地表示道,“小老儿能办到的,必定给您办的漂漂亮亮。”

  反正不管别的,往后自己是跟定了叶南!

  域外天魔,撞上这样的大腿是何等的不容易啊……

  好不容易撞上了,这大腿就得紧紧的抱住了,叶南叫他往东他就往东,叶南叫他往西他就往西。

  刘承祖跟着叶南一路回了二楼的卧室,一进门就看到铺在床上的弓箭。

  这东西,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刘承祖进来后,小心翼翼地把门反手带上。

  “这副弓箭叫摄灵!”

  与此同时,叶南已经走到床边,指着床上的弓箭介绍道,“每一支箭中都有一个器灵,如果想要唤醒此箭,就必须用血喂。”

  说着,抬头看了刘承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眼看的刘承祖莫名的浑身一个激灵,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自己一样。

  “我刚才本来想用自己的血试试的。”

  果然,下一秒,叶南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可是发现自己没有血了,你能不能贡献一点儿?”

  卧槽,鲜血啊!

  “这话说的,给老大贡献一点色血能有啥的。”

  刘承祖嘴上不敢拒绝,迂回婉转地表示自己是没本事喂箭的,“只是这摄灵小老儿听过,这是见到血就不死不休的魔器,用小老儿的血怕不是得把命交待在这里。”

  “我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叶南无语,没好气地说道,“肯定叫你没事!”

  “我不是不相信您的实力,只是……”

  刘承祖扯了扯嘴角,苦笑着解释道,“这喂血只是一种说法,真正喂进去的是人体的精气,小老儿身体里能有多少精气喂箭啊……”

  尼玛,这家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一般祭器都是要用命的,哪里是一点儿鲜血就能解决的。

  就算这位大佬坐镇,那魔器吸起血来哪儿能那么容易就放手。

  到时候,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被吸成了干尸了该!

  就算没死,身体也要大打折扣的。

  可是,当叶南一个眼神看过来,看起来平静无波澜的样子,却是暗含着相当重的威胁之意啊。

  刘承祖被这个眼神一看,顿时就怂了,“那喂一支也不是不行……”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嘴里还执着地嘟囔着,“就一支哦,多了可不行,小老儿真的会小命不保的。”

  “快点儿。”

  叶南取出善功,平静地催了一声。

  他并不是不知道祭器会对身体有什么危害,所以一开始也没想过让老东西上。

  只是无奈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没办法祭器了,才不得已把刘承祖喊上来。

  除了自己,刘承祖是最好的选择。

  滥杀无辜叶南是做不到的,就算是可以做,现在也不能做。

  毕竟已经吞噬了一个犼的残魂,万一一个不小心的杀戮,导致性格大变就不好了。

  用普通人祭器,那人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刘承祖在这个位面而言,也算是比较高级的修炼者。

  有自己在这里坐镇,不至于被魔器耗干。

  这也是叶南考虑后的结果,并不是真的就不顾刘承祖的性命。

  刘承祖眼看着自己的手被人抓着,然后用箭尖在掌心轻轻一划,顿时手心便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

  隐隐泛着黑气的伤口,流出的鲜血竟然全部被箭所吸收。

  被魔器所伤,不同于普通的武器,疼痛感也是明显要更大一些。

  在被吸取血液的过程中,刘承祖更是感觉全身脱力,短短的瞬间便已经有些眼花缭乱无法支撑。

  好在叶南及时将箭拿走,才避免了被吸干的下场。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