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一章臣服

第三百四十一章臣服

  纵然只是被箭划了个伤口,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等箭拿来,刘承祖已经是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这也算是好的了,比如死在心魔箭下的那人,也是有点儿武功修为的高手,却是在一箭之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刘承祖这比起许多人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然,这也是叶南能及时把箭拿走的原因,否则善功的箭灵估计已经带着箭头直接穿透了老东西的身体。

  此箭威力如何,看叶南微微颤抖的手就知道。

  在没有吞噬赢勾真魂之前,叶南估计也没把握把这箭拽回来。

  现在这具身体的强度差不多可以达到他在修仙界变体境巅峰的实力,才敢如此去做。

  不过,看起来像是自己占了便宜,肉身的实力直接提高了近两个境界。

  从突破固体境,到变体境就算了,还是一举到了其巅峰期。

  可是,世界上没有白来的午餐……

  如果真的像是刘承祖那么说的话,自己的修为可能就停在此,无法再有进益了。

  叶南紧紧握着善攻,防止此箭从手中冲出来,“老东西,出去关门。”

  这支箭现在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刘承祖。

  必须要让刘承祖从这支箭的攻击范围内消失,此箭也许才能稳定下来。

  刘承祖听到这话,也顾不得两脚发软,这要命的时候直接抬起腿就往外面跑。

  跑出卧室把门关上还不算,甚至一路跑出了叶南居住的二层小楼。

  最后,竟然跑出了院子。

  这种魔器,谁能说的准攻击范围有多大,只有在叶南降服此箭之前有多远躲多远了。

  得亏叶南回来之后,就住进了别墅旁边的二层小楼。

  不然,就这个动静肯定是会打扰到叶淑仪母女两的了……

  手中箭过了约莫十来分钟才渐渐的平息下来,本来银色的箭身已经隐约带着一丝淡淡的粉色血腥之气了。

  叶南试探的松了松手,确认此箭是真的平静了下来,才将此箭平放在床上仔细观察着。

  这把箭,跟心魔不一样。

  不是那种主动攻击的类型,在前期力量不是很强大的时候可能会表现的平静一些。

  譬如,明明已经饮了血,却是不给出半点儿反应。

  如此坚硬的防守,倒是教叶南有些无从下手了。

  刘承祖经过这一次祭箭,应该是没有余力帮剩下的三支箭开封了。

  并且,其余三支箭,都是不死不休的开封。

  不如善攻,还稍微能控制一下,其余三个一旦攻到猎物,就是必死的祭箭结果了。

  肯定不能用身边的人来祭箭,还得再等等机会。

  可是,这支善攻就算不主动出击,自己也着实是很难找到机会切入下手。

  等了许久,叶南终于是等不及了。

  将箭握在手里面,沉声说道,“我知道,饮了血后,箭灵就该醒了,装着不说话也没什么意思,咱们不如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如果能认主签订契约的话大家能得到什么好处。”

  箭依旧平静无声……

  叶南,“你如果不肯开口说话的话,那咱们就换种方法。”

  这个时候语气已经明显带了些许威胁的意思了,可是箭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叶南无语,看来得上点儿比较暴力的举动了,“好,那就……”

  然而,话没说完,叶南的牙齿刚啃到箭身上,就听到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无奈地说道,“它是饮了血,可是没伤到命,箭灵也觉醒了一半儿,就算有话说也说不出来,这不是有点儿太强人所难了?”

  这个声音叶南很熟悉了,正是心魔箭灵。

  平时心魔箭灵都不会主动出声的,可能是出现的太突然了。

  倒是把叶南给惊的怔住了,很快反应过来后,才不解地问道,“啊?什么意思。”

  自己明明已经给箭饮了血,按道理说箭灵已经苏醒了,可觉醒到一半儿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饮的血不够多么……

  “每一支箭灵苏醒,都是需要一条完整的人命来祭箭的,刚才那一箭恐怕连人命的毛都没沾上,顶多就是损失一点儿那老头的精气神而已。”

  叶南脑海里心魔箭灵的身形逐渐清晰起来,少女的身型摇曳美丽,声音充满磁性,“这样的半开状态,箭灵是无法出来的,更不要提交谈了。”

  与此同时,善攻箭的内心简直感动到不行,“mmp,终于有个懂的人说话了,老子特么的也太难了啊。”

  老子想说话,完全说不出来啊……

  不知道哪里来个sb,说要给自己开箭来着,结果就沾了一点儿血腥就停了。

  停就停吧,非要老子说话?!

  老子这会儿能说出个锤子!

  权当是遇到sb了,不想理会这样就算过去了,可尼玛上嘴咬就不对了啊。

  你就是把老子咬死,也得不到一句有用的话啊……

  其实,善攻箭灵心里也是慌的一匹,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得亏心魔箭及时出声,挽救了自己。

  “哦,这样啊。”

  叶南对这个开箭也是一知半解,现在听到心魔如此解释,才后知后觉地把箭放下,有些头大道,

  “话说回来,可是现在也没有可以祭箭的人啊。”

  “总不能为了让这箭苏醒,专门去找个人来祭箭吧。”

  如此说来,倒真不是箭灵傲娇,是自己知道的太少了。

  不过,专门找个无辜的人来祭箭,叶南还真是做不出这样的事。

  “不用,箭灵半开,只是无法出来,并不代表还在沉睡。”

  心魔箭沉声说道,“像第一次沟通我那样,用神魂去感知箭灵,跟它沟通交流,让它臣服。”

  听到这话,叶南突然想起自己当时是如何真正收服心魔箭的。

  暴力压制是一方面,还需要跟箭灵对话才行。

  这个过程叶南是记得的,不过当时是因为心魔主动出手,逼着自己暴力对待才能产生互相对话的这个结果。

  现在,对付善攻,少了一个环节,反而叫叶南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心魔说的对,自己的神魂可以深入箭中跟其中的灵对话。

  只是,这家伙突然跑出来帮忙。

  叶南多少是有点儿不放心地,“你为什么突然出来帮忙?”

  “我实在是看到某人太蠢了,有点儿受不了。”

  心魔无奈地表示道,“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想的,竟然跟这么一个笨蛋绑在一起,你完了就是我完了,我不帮你帮谁?”

  互拥的状态下,就是主死箭毁。

  对于互拥主来说就能稍微好一点,箭毁纵然对身体有大的损伤,却不会致命。

  这种情况下,还是叶南占有主动权的。

  所以,心魔箭担心叶南出事也还算是可以说的通。

  只不过,因为今日的对手不同。

  不是别人,而是将臣,是摄灵弓箭真正的主人!

  这个人也是最了解摄灵的,如果有什么剥离互拥的法子也有可能。

  叶南之所以急切的想要将这些箭尽快的认自己为主,也是想万一有这种可能的话,不让剥离那么容易。

  可以为自己争取一点儿时间!

  只不过,如此考虑的话,心魔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叶南在面对这些问题上向来耿直,开门见山地说道,“话是这么说不错,万一将臣有办法将咱们的护拥剥离呢。”

  “她要是有办法,还能收个奴才?”

  对此,心魔箭灵只是耸耸肩,不以为意地出声说道,“她的办法就是箭没了的话,就把拥有箭的人变成自己的私有物。”

  “我是不介意这样的,可是……”

  说罢,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意有所指地说道,“我不认为,有些人会做别人的私有物。”

  额,说了这么多,最后这句话深入叶南心。

  “好吧。”

  叶南对此不可置否,撇嘴说道,“你说对了。”

  而后,便不再管心魔箭灵,抓着善攻箭缓缓闭上眼睛。

  调动神魂一点点渗入手中的箭,渐渐的便看到了一个猩红的,无边无际的空间。

  跟心魔箭灵所处的空间不同,这个地方处处的透露着危机。

  叶南眯着眼睛环顾四周,想要寻找善攻的蛛丝马迹。

  突然,“嗖”的一声,一把箭穿透空气直接朝着叶南的面门而来!

  叶南抬手便把此箭握住,轻轻一捏将其灰飞烟灭,“咱们好话说在前面,是来沟通如何达成契约的,如果再瞎闹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毕,成千数百支箭从四面八方朝着叶南的方向袭来。

  这要是换个人,估计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

  然而,遇上的是叶南,箭没有射到人的身上,就在半路全部消散开来。

  眼看着周边的箭全部消失,叶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给老子滚出来。”

  声音沉稳,带着层层杀机。

  话说完,叶南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可能有点儿不是很稳定。

  或者是犼的残魂留下的影响吗?

  与此同时,猩红的空间中,渐渐凝升腾出一团黑色的气息。

  这股气息慢慢的散开,形成一个牛头人的样子,两个犄角看起来格外的明显。

  只不过也就是一团黑雾氤氲的人形而已,大致能看出此人的身材很是魁梧,可是五官跟当初的心魔一样模糊不清。

  这个牛头人的身影站在离叶南有一定距离的地方,稳稳地出声问道,“你,凭什么做吾主?”

  声音浑厚有力,犹如钟鸣一般叫人清醒了不少。

  “凭老子,比你强!”

  可是叶南心底的那股杀意还是在控制不住的蒸腾,口中说的话依旧暴躁异常,“你若不臣服,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叶南也说不上为什么,这些话明明不是自己想说的。

  可是,话从嘴里说出来就是这样的……

  “这个理由很强,可是箭灵也是有自己尊严的。”

  善攻箭灵并不否认这个理由,可也并没有因为这个理由而折服,“吾有着宁折不弯的精神,绝不会毫无理由的臣服,如若是交换便可以考虑,这样很公平。”

  说到交换的时候,善攻顿了顿,继续问道,“你,能带给吾什么。”

  交易,这很公平。

  最怕的是对方不愿意开价码,纯属没有任何理由的拒绝。

  只要开出价码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实力!”

  叶南压制自己内心的躁动,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正常一点地回答这个问题,“带你变强,这个可以么。”

  说真的,互拥后,自己的确有能够让箭灵实力增长的条件。

  这一点看心魔箭就知道了,在互拥之后实力明显增长了不少。

  所以,叶南这也算是比较坦然了。

  “你可知自己已经陷入了困境,如何还能带别人变强?”

  只是牛头人对于这个理由表现非常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的神魂已经不纯粹了,往后的修行路如何,还未必怎么样。”

  这话一说出来,叶南愣住了。

  自己神魂的问题已经如此明显了么?明显到牛头人只是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个也……太夸张了……

  叶南迟疑地问道,“你是如何看出的?”

  “吾乃善攻,如果连目标都认不清楚,还如何做一个有效的攻击。”

  牛头人倒是老实,也没有端架子,坦诚地说道,“这外来的真魂已然均匀的融合于你的神魂之中。”

  “你适才情绪都有点儿明显不受控制,必然是受到那邪物的影响了。”

  说罢,摇了摇头,继续沉吟道,“这邪物看似躲的很均匀,只不过在吾眼中,还是斑杂了一些。”

  哦?这话的意思就是善攻能分辨出来自己神魂中夹杂的犼魂!

  叶南心中一喜,放佛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连忙出声询问对方是否能帮忙剔除犼的残魂,“你有办法剔除这些外来的真魂?”

  善攻箭灵则是摇摇头,平静地出声说道,“吾能看出,如果要剔除,还需要有一辅助。”

  能剔除就好!

  叶南已经管不了其它,直截了当地问道,“什么辅助?”

  善攻则给出了一字答案,“追!”

  这个回答有些模糊,叶南有些不太明白,“追?怎么追!”

  话毕,另外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叶南的神魂中分离了出来,“是追踪箭!”

  分离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心魔箭灵。

  自从互拥之后,这个箭灵就在叶南的神魂之中扎了根。

  现如今更是想出现就出现,没有一点儿顾及。

  当然这个也可能跟心魔箭灵变强大了一些有关系,毕竟心魔箭灵现如今凝实了许多,除了五官依然无法看清外,其余的部分已经好了。

  “小丫头,你来了啊。”

  善攻看起来跟心魔是认识的,见到心魔箭灵出现后,还主动打了招呼,“你最近看起来变强了不少!”

  “是因为跟对了主人!”

  心魔箭灵在此时,也毫不犹豫地给叶南的脸上贴金,“你要是来的话,也能够变强的。”

  “这个丫头也是可以直接将那邪物剔除出来的,也不需要吾动手。”

  善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前提是融入你神魂的邪物有欲望。”

  叶南才刚心中一动,就听到心魔箭灵沮丧地声音,“我已经试过了,剔除不了。”

  心魔箭灵头稍微侧了侧,好像是看了叶南一眼,沉声说道,“这个邪物就是无意识地散布在主人的神魂之内,并没有感受到其中一丝一毫的欲望波动。”

  这无疑是个坏消息!

  一个毫无意识去侵蚀你神魂的东西,最麻烦的是这个东西还给自己带来许多不好的影响。

  叶南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必须都尽快剔除这个东西,否则很快就会出问题。

  “那就只能靠追了!”

  就在这时,善攻箭灵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果能够将此邪物从体内剔除,吾愿意臣服。”

  只有将邪物从体内剔除,这个家伙才愿意臣服。

  不过,叶南也能理解,跟着一个修炼前途被阻的人,还不如就这么灰飞烟灭了的好。

  “你必须快一点儿了。”

  心魔箭灵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语气颇为沉重地说道,

  “这个邪物很奇怪,好像受到你神魂的滋养后在一点点的变强。”

  “如果继续下去,你可能就要失去身体的控制了。”

  叶南想到自己刚才情绪莫名的躁动,心情瞬间低入谷底,“那……我刚才的情绪波动也是因为此物……”

  看来,异位面的东西还真的不能乱吃。

  自己以为是占了便宜,可谁能想到给自己的修行路上埋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说起来,真的是得不偿失!

  “后面的波动可能会更厉害。”

  心魔箭灵只是点点头,说道,“尽快的让追醒过来,那个家伙可不好说话,执拗的很。”

  对于这个说法,善攻也跟着附和道,“让其臣服,估计也得花点儿时间,应该不是特别容易的事。”

  不管怎么样,必须在将臣修养好之前将体内的这个不定因素剔除掉。

  之前是不知道办法,所以无从下手。

  没道理在知道处理问题的办法后,还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

  叶南心中盘算着,看了善攻一眼,仔细确认道,“你确定了,如果剔除了邪物就认主?”

  “吾十分确定。”

  善攻点点头,坦然地说道,“这小丫头成长的不错,吾乃器灵,终须有认主的一天,你如果不是有邪物侵染神魂的话,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叶南闻言,一拍手就将此事敲定下来,“那就说定了!”

  之后,善攻也是明确的表示自己会给予一些帮助,“吾也可以在剔除邪物的过程中助力,仅限于此了。”

  对此,叶南心里也略微有了一点儿把握,“如此,便很好了。”

  这样的话,事情进展顺利的情况下,至少能够在将臣恢复前得到三支箭的互拥!

  届时,体内的不定因素也已经剔除,自己吸收掉了赢勾的真魂修为大涨。

  同时还有三支箭加持,对上将臣也不至于是听之任之的状态了。

  “对了,要开封追的话,可能至少需要三个人。”

  就在叶南心里暗暗计划的档口,心魔箭灵突然开口提醒道,“否则也会是半开状态,追这个家伙如果不能主动出击的话,想寻着器进入其意识之中对话是很难的。”

  什么?竟然要三个人么!

  本来一个人就已经让叶南觉着很为难了,现在突然变成了三个人。

  叶南一时半会儿也有点儿不太确定了,有些为难地出声道,“三个人……这个有点儿难度……”

  “也不一定非要人的。”

  下一秒,心魔箭灵也给出了另外一个选择,“你家那只猫异的血液灵气充裕,只需要一些就能让追全醒。”

  笑笑?!

  现在的笑笑返妖状态特别好,也算是修为大有进益的,血液饱含灵气没有错。

  只是用笑笑的血来喂追的箭灵,叶南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确定,“可是,这样的话,难道不会害死笑笑吗?毕竟追踪箭是染上鲜血不死不休的结果。”

  “这个倒是不至于!”

  心魔箭灵摇头,云淡风轻地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可它也不是万能的,一上来就什么都能追的。”

  “追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在还没有得到进益之前想追踪猫异是很难的。”

  “就猫异那个速度,分分钟都能玩儿废丫的。”

  听这个话音,好像这个追踪箭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了。

  至少在修为有所进益之前也就那样了……

  可是之前叶南从手札那里听到的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这个追踪箭铸造的时候有秘咒加持,一旦沾到了猎物的血,就是千山万水无法藏匿。

  这到底该听谁的!

  事关笑笑的性命,叶南也不敢冒险,再次确认道,“你确定?”

  “小丫头说的不错。”

  不等心魔箭灵出口,那一头的牛头善攻主动站出来打保票,“如果那只猫异出了什么问题,拿吾的灵来补。”

  心魔箭灵也跟着附和道,“我们只是器灵,在不曾成长之前甚至都无法凝聚实体,那些外人嘴里所说的东西都是在器灵修为进益后才能做到的,就好像如果让现在的我对上当初的你,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追才复苏的情况下,必定没有那么大的威力,能一箭破山河的善攻现在不也是在你手里给拽了回来么。”

  这话说的也有些道理。

  如果现在的心魔箭灵,去对付当初的自己,必然会赢。

  可见没有成长起来的魔器,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叶南也觉着有点儿道理,便信了这番说辞,“好,那就信你们一次。”

  说罢,神魂便从善攻箭灵的意识中退了出来。

  近来叶南已经搬到了二层小楼,连同笑笑也一并搬了进来,最近自由的不行。

  有的时候甚至会跑到后花园偷偷去浪,尤其是大半夜的时候,也没人管。

  叶南退出来之后,对着空气喊了一声,“笑笑!”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猫叫从窗外传来,“喵!”

  紧跟着一道黑影,至今跃进了二楼的窗户,直挺挺的跳进了叶南的怀里。

  许久没有见,叶南发现这猫的体型又小了一些,基本上也就比一般猫稍微大那么一点点了。

  按照刘承祖的话来说,这家伙的体型越小实力就越强悍。

  这说明,笑笑最近也没有闲着,肯定是非常努力的在修炼了。

  笑笑平素里就喜欢粘着叶南多一点。

  这个时候更是钻进了叶南的怀里,脑袋在其胳膊上蹭来蹭去,使劲儿撒娇,“喵呜……喵呜……”

  叶南轻轻抚摸着笑笑的背毛,轻声说道,“小东西,对不住了,要借用你一点儿血来用用了。”

  笑笑本身就极具灵性,自然能听懂人话。

  当即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看向了叶南,似乎是在询问因为什么事呢?

  叶南只是笑了笑,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取出那支上面刻满了咒纹的箭,抓着笑笑的一只爪子,在其爪背轻轻一划。

  顿时,皮开肉裂,鲜红的血液顺着箭尖快速的被吸收。

  “喵呜!”

  笑笑也浑身毛发直立,尖叫出声。

  叶南这边手里紧紧握着箭,毕竟这个箭的名字叫做追。

  一旦饮到鲜血,就会直接朝着被刺的人而去。

  这个时候刺破了笑笑的爪背,自然也是全力的刺向了笑笑。

  如果不是叶南抓着箭的话,恐怕笑笑已经被箭刺穿了。

  当然,笑笑就算再痛,也没有转身就逃,因为它知道叶南需要自己的血。

  叶南也不确定追需要饮多少的血,不忍心看笑笑痛的呲牙咧嘴,也就十几秒就把箭强行抓离。

  然后,轻声对笑笑说道,“你先走!”

  笑笑显然听懂了叶南的话,“刺溜”一个转身就跳出了窗户逃走了。

  手中箭也随着笑笑的离开变得躁动异常,那阵离心力越发的强了起来。

  叶南几乎有些控制不住,急忙调动神魂之力流向握箭的手。

  果真,如善攻心魔所说,这箭很有自己的脾气,在追踪猎物这一点上表现的相当执拗了。

  叶南这里压制的越是离开,丫就越是躁动。

  “你最好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

  眼看着这只箭就要挣脱,叶南另外一只手也抓了上来将其强行按住,“老子唤醒你,并不是看你在这里耍宝的。”

  与此同时,心里也愈发烦躁,眼底染上了一片鲜红的颜色。

  可能是这莫名的情绪刺激到了追,箭头陡然一转直冲着叶南的面门而去。

  叶南差一点儿没拉住,着了这个东西的道。

  “呵,不知好歹。”

  心里的烦躁瞬间到达了顶点,张开嘴露出两颗嗜血的獠牙,强行打横了这支箭直接塞进了嘴里。

  牙齿咬住箭身的瞬间灵气四益散,箭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试图挣脱叶南的牙齿。

  可是,全是徒劳无功!

  叶南在吞噬箭身上的灵气,这直接导致了箭身变的脆弱了起来。

  很快,獠牙所触箭身的地方渐渐凹陷了下去。

  以至于箭的挣扎也在一点点的变弱了……

  幸亏心魔箭的声音及时出现,阻止了叶南疯狂的举动,“等等,不要被邪物控制了情绪,再继续下去箭真的会被毁掉的。”

  否则,这追踪箭今日怕是要断在叶南的嘴里了。

  叶南被这个声音唤回了理智,渐渐的平静下来,把嘴里的箭拿出来。

  会想起适才自己不受控制的疯狂举动,心情变的十分差劲。

  今天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神魂里的杂物所影响,如此下去真的不用修炼了。

  叶南看着手中的箭,沉默片刻。

  最终还是握住箭,缓缓闭上眼睛去与其做深入的沟通。

  如果说示威,自己适才差点儿把箭给咬崩了,这个示威的程度应该说是足够强了吧。

  可是这箭尽管快要崩坏,却没有丁点儿反应,是个有骨气的货。

  随着神魂跟箭灵的意识搭起桥,叶南发现自己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纯白的空间。

  于此同时,手腕上还明显多了一条黑色的细线。

  这个线在这纯白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突兀,终点不知道指向何处。

  那个所谓的追,也全然不见踪迹。

  就在叶南准备喊话的同时,有人先一步出声,“我们蛰伏如此多年,不就是寻找一个合格的主人吗?”

  是心魔箭灵!

  这次多亏了这个家伙几次将自己从崩溃的边缘上给拉了回来,还帮自己游说这些箭灵。

  不然,自己真的有苦头吃了。

  心魔箭灵对着那漫无边际的白色继续大喊道,“现在机会来了,是时候把握住了。”

  “主人?!”

  追的灵并没有出现,可是空气中却传来一个淡淡的童音,“只有当初收吾回来的那个人才配。”

  只是听语气,却低沉的很。

  “她抛弃了咱们。”

  心魔箭灵听到这话,却也难得的出现了情绪的波动,“配个屁!”

  这估计是叶南第一次听到心魔箭灵如此失控的骂人!

  平时的心魔箭灵看起来只是一个萝莉的样子,却是有一颗高冷的御姐心,永远都能保持冷静的样子。

  可是……今天却骂人了……

  不过,叶南也因此看出了,这些箭灵之间互相都是认识的。

  并且对于那个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主人,还拥有不一样的情感。

  比如追,执拗的对之前的主人保持着忠诚!

  可是心魔箭灵的态度,则是有些许愤恨,厌恶。

  可见,当初将臣收服这些箭灵的时候,也给它们承诺过一个美好的未来。

  “她没有,她会回来的。”

  追的箭灵闻言,大喊道,“我不相信,不相信。”

  这个追,看起来是相当忠诚于将臣的,这个程度跟手札对将臣的忠诚度有的一比。

  可是,将臣的确对这些箭没有什么感情。

  这个叶南能看出来,但是箭灵却看不出来。

  “她的确回来了,不过是被动的。”

  叶南摇摇头,出声说道,“也没有抛弃你们,原因是本来该属于她的东西现在被别人驱使了。”

  这种时候,还是要从根本上去瓦解它对将臣的这种信任才可以。

  “你以为她是对你们有感情?”

  叶南毫不犹豫地拆穿将臣对这些箭并没有感情这个事实,“不,只是占有欲在作祟,你们只是她的附属物,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甚至,将将臣在知道箭被人夺走之后的打算也说了出来,“现在知道了已经有箭属于我,她所做的是直接把我也收了,并不是想办法要回你们。”

  话说到最后,铿锵有力的质问道,“所以,你们不是被抛弃那是什么?”

  这番话并不是叶南杜撰欺骗,都是真实的。

  至少心魔箭灵是知道的,这些事她是全程参与看过的。

  “你骗人,不会的不会的。”

  也许是这番话刺痛了追踪箭灵的心,纯白的意识中瞬间爆发出一团杀气盎然的黑气,“姐姐才不会那样做。”

  这股气息顺着黑色的丝线,竟然是直接冲着叶南而来。

  追,原来是这个意思!

  在人的身上做了标记,然后不遗余力的攻击。

  重要的并不是攻击,而是这个标记。

  难怪善攻说,有了追的辅助,自己就有办法将那邪物从自己的神魂中剔除。

  现在看来并不假!

  这些黑气最终是没能打到叶南,就被其翻滚的神魂给打翻了。

  “你别傻了。”

  就在追聚集黑气重新开始攻击的时候,心魔箭灵自嘲地笑道,“这些都是真的,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我不会相信的。”

  追对此依旧是不信,只是语气明显低沉了许多,甚至还带着些许的哭音呢喃道,“你们都是一伙儿的,都是在骗人的。”

  黑气终于是没能凝聚出有攻击性的东西,而是渐渐的聚拢形成一个三四岁小孩的身型。

  看起来圆滚滚的,脑袋上好像还扎着两个小啾啾,那个形态倒是有点儿像动漫里哪吒的形象。

  小孩抬手胳膊揉了揉眼睛,哭声说道,“将姐姐是不会放弃我们的,当初说的好好的,要带我们获得新生,将姐姐是不会骗人的。”

  “事实如此,容不得咱们不信。”

  心魔缓缓走近这个小家伙,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小啾啾,“小追,将臣不会骗人,心姐姐会骗人嘛?”

  说罢,又顿了顿,语重心长地对其说道,“小追,修行这条路很漫长,如果找不对主人的话,就会像咱们过去一样,每一天都活在黑暗之中,找一个不会轻易放弃咱们的主人才是正确的选择。”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