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二章三支

第三百四十二章三支

  能看的出来,这个追踪箭灵心性很小,并且好像跟心魔箭灵的关系不错。

  “我不是不信任心姐姐,只是……”

  面对心魔箭灵的追问,也只是低着头小声地聂诺道,“就算是这样,也想亲耳听到那些话,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被抛弃了才能真的解脱。”

  其实,人都是这样,就算事实非常伤人,还是控制不住的想去探索。

  灵也都是从人而来,有这种特性倒也不奇怪。

  “好,这样也罢。”

  心魔箭灵自然是看的懂人心,也能理解小追的想法,便也不再强求,“只有亲耳听到那些话,或许你才能真的死心。”

  可是,叶南的问题亟待解决。

  心魔箭灵撇开这个问题,开门见山地问道,“不过,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这也让叶南深刻的了解到了,互拥的好处。

  毕竟,在这种关键时候,还能有人鞍前马后的帮自己考虑。

  小追对于这个关系不错的姐姐,也没有拒绝,重重的点头,应道,“嗯!”

  事情就目前来看,都还算是比较顺利的吧……

  “这个人的神魂里有邪物入侵,并且融合的非常均匀。”

  心魔箭灵脑袋歪了下,看了叶南的方向一眼说道,“姐姐需要你将这些气息准确的标记出来。”

  小追随着其看的方向扫过去,待看到叶南后,不爽地回答道,“这个人,我不喜欢!”

  立马就是一副不想配合的表情,搞的叶南有点儿尴尬了。

  老子说了几句实话而已,要不要那么记仇啊?果然是人小,心眼也小。

  “就当是帮姐姐的忙。”

  好在心魔箭灵耐着心思请求道,甚至不惜搬出了自己面子,“我们已经互拥了,如果这片神魂的土壤遭到损坏,对姐姐来说也是一场极大的灾难。”

  如此,这个小家伙也就只好同意了,“那,好吧。”

  不过同意归同意,对叶南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你不许动!”

  当即指着叶南一副凶神恶煞地样子,紧跟着从其身体里飞出了无数黑线,密密麻麻的全部冲向了叶南。

  这些黑线放佛是长了眼睛一般,很有目的性地扎进了叶南的身体里。

  转眼间,叶南的身上就扎满了无数黑线。

  奇怪的是,这些细小明明是扎进了神魂,却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的不适感。

  小追做完这一切后,才轻松地说道,“好了,全部都标记出来了。”

  “做的好。”

  心魔箭灵对小追竖了一个大拇指后,才侧了侧身子对叶南说道,“现在退出来去,然后去找善攻将它们剔除出去。”

  “嗯。”

  叶南应了一声,连忙退出了追踪箭的识海之中。

  出来后,又握着善攻箭,动用神魂进入其识海之中。

  还是那熟悉的场景,牛头箭灵依旧模糊不清,看到男神黑线的叶南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你已经跟那孩子说好了,那些邪物的确都被标记出来了。”

  叶南已经受够了情绪受到莫名力量的影响,有些迫不及待地催促道,“现在能剔除吗?我已经等不及了。”

  牛头箭灵点点头,瞬间无数支黑色的箭迅猛的刺向了那些被黑线标记的地方。

  箭扎在身上,就快速的散开了来,并且扎出一滴黑色炸裂成朵朵小花。

  还是没有任何的疼痛感,这些小花缓慢聚集,重新变成了一个球。

  一个黑色的气体球,跟当时叶南消耗完赢勾真魂之后剩下的东西一模一样。

  看来,这个东西是真的被剔除出来了。

  “诶?奇怪,为什么没有消毁……”

  善攻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却是感到微微的诧异,“这些剔除出去的东西竟然又都重新凝聚了起来。”

  纵然自己的修为还不到一箭破山河,可是这点儿小邪物也消灭不了了?!

  下一秒,听到叶南的解释后就能理解了,“这是犼的残魂,肯定没那么容易消毁。”

  “如此,这就麻烦了。”

  同时,也表现出了对叶南的担心,“你最好尽快想个办法把这个残魂转移出去,否则很快神魂就又会被感染的。”

  说真的,现在的年头想要找一个合适的主人也不容易。

  善攻对力量充满了渴求,只有在能力上附和资格的人才能做主人。

  目前,除了将臣外,还真是没有见过什么人能强的过叶南了。

  至于将臣那个女人当初巧舌如簧把自己骗入箭中,说是给自己一个天大的机遇。

  然后,自己受尽了锻造的折磨,成功的成为了这支善攻的箭灵。

  那个女人,却消失了?!

  据说是被情所伤,去沉睡了……

  这样的人道心不够坚定,就算现在看起来实力不错,却也是很难走到更加高的地步。

  就凭借这一点,善攻就放弃了这个女人。

  除此之外,叶南是个很好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善攻愿意出手帮忙的原因。

  不过,帮忙归帮忙,如果叶南不能将体内的邪物驱逐出去的话。

  自己还是不愿意互拥的!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善攻交待了一声便独自退去,“等这邪物出去了,我们在执行互拥契约吧。”

  “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也离开了箭的识海。

  离开后,坐在床边,将神魂彻底封锁,不给犼残魂融入的机会。

  这玩意儿该怎么处理,叶南还真就不知道。

  现在,除了这个办法外,也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了。

  自己身边的人,好像也就刘承祖这个老头儿对这些东西能了解一些。

  想到此,叶南便挪了挪身形下楼在客厅等着。

  差不多天快亮,才看到刘承祖有气无力地开门回来,身上还穿着昨晚在二楼的那套睡衣。

  看到这人摇摇晃晃地回来了,叶南平静地问道,“你怎么才回来?”

  刘承祖无语,晃晃悠悠的走到沙发边坐下,然后有气无力地解释道,“不是你让小老儿走的么,担心被箭追上就跑了一路,看天亮了小老儿才敢回来的。”

  这次祭箭就算没要命,可也算是把一大半儿的精气神交了出去。

  恐怕还得恢复好一阵子,才能缓过劲儿来。

  叶南本来也就是顺口一问,并不是真的关心这个东西。

  当即,点了点头,将体内的黑气体球从手心逼了出来对刘承祖说道,“这个东西怎么处理?”

  刘承祖见到此物一脸的不解,稍微靠近看了看,有些惊愕地说道,“这是什么?怎么那么重的煞气!”

  “犼的残魂,从赢勾的真魂中炼化的。”

  叶南倒也是坦然,当即表达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物,“我将其从身体中转移了出来,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存放这玩意儿。”

  “您的身体已经都好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大喜,身体一瞬间就硬朗了许多,“这真的是太好了。”

  不管怎么说,叶南现在就是自己最大的依仗!

  只要叶南没事,自己就是再弱一点儿也没关系的。

  可这个犼的残魂……

  “呵呵,只是这玩意儿,小老儿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保存……”

  刘承祖说罢,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毕竟犼是上古魔神,就算只是一缕残魂,那也不是小老儿能对付了的。”

  叶南也没指望老东西能彻底解决这个,毕竟是犼的残魂,哪儿那么容易解决。

  “封印呢?”

  也没有为难刘承祖,而是换了个方向继续说道,“不能暂时封印起来么。”

  刘承祖两眼大瞪,依旧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往哪儿封?就这么凭空封,小老儿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哦。”

  “算了,你先暂时封起来。”

  最后,叶南无奈地摆了摆手,果然让老东西处理这个有点儿太难为人了,“我还是去找一趟将臣,把这东西交给那个娘们儿应该没问题。”

  所以,就算不是因为自己,还得因为这缕残魂去找将臣那个女人。

  不过也算不错了,至少问题不在自己身上,也就不至于被那个女人拿捏了。

  “短暂的封起来,那还是可以的。”

  刘承祖这才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办到。

  “您稍微等一下啊。”

  对叶南说了一声,便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重新回了自己的卧室拿东西。

  过了一会儿,拿了一个巴掌大的铁罐子出来。

  这罐子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能拿来封犼的残魂么?也太草率了吧……

  叶南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铁罐子,确认道,“你说的不会是用这个玩意儿来封犼魂吧?”

  “铁能断阴阳,加上小老儿的封信符,绝对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刘承祖则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摆手说道,“放心拿着去吧。”

  “那……好吧……”

  叶南唯有接过这个罐子,小心将手里的黑色气体丢进罐子里。

  刘承祖则趁机将罐子的盖子合上,然后顺手贴了一张符纸在上面。

  说来也奇怪,叶南分明感应到,那种诡异的煞气立马就被罐子给阻断了!

  这说明刘承祖的办法还是有用的!

  刘承祖将罐子封好后,小心翼翼地交还个叶南,一脸得意地嘟囔道,“我说的没错吧?”

  看那副样子,好像之前祭箭的体虚感完全没有了一般。

  叶南拿着封好的罐子,先回了自己的卧室。

  考虑良久,最终还是把那几枚已经苏醒的箭都背在身上去了将臣修养的山洞暗室。

  这次,叶南谁也没告诉,主要是怕会让暮婷担心。

  叶南一从潭水里冒头出来,就听到将臣那慵懒的声音,“你还是来……”

  只是,这个声音话说到一半儿就戛然而止。

  紧跟着,就变成了难以置信地语气,

  “不对,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犼的残魂明明已经融入了你的神魂之中,你是怎么剔除出来的。”

  这个家伙,就是早看出了犼魂已经融入了老子的神魂才会那般的有恃无恐。

  现在,老子剃干了犼的魂来,等同于打乱了这货的计划。

  不吃惊才怪!

  “这个你不用管。”

  叶南从水里跳上了岸,也懒得跟其寒暄,直接拿出罐子,说道,“来找你,只是想问问这犼的残魂该如何处理?”

  看到封信犼残魂的罐子,坐在黑棺上的将臣眸光流转。

  紧跟着,撇嘴傲娇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说?”

  看叶南不说话,又紧跟着饶有兴趣地问道,“不如这样,那些箭本祖送给你,也告诉你如何处理这犼的残魂,你做本祖的仆人如何?”

  这个话,叶南本来准备后面套出来的,没找到这个家伙这么自觉的就说了出来。

  也是这话说出的瞬间,叶南的背后一道箭“嗖”的飞了出了。

  下一秒,竟然是直接朝着将臣的面门而去。

  将臣下意识地抓住箭,待看清楚箭身后,瞪大了眼睛,“小追!”

  似乎没有想到叶南会带着自己的箭过来!

  顿时,整个人的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你竟然……”

  这五支箭,小追对将臣来说是最与众不同的。

  就如同小追对将臣的忠诚一般,她也是格外的偏爱这个小家伙。

  如果知道小追今天会来的话,将臣是绝对不会说这话的。

  可是,现在一切为时已晚。

  手中的小追在微微发颤,就跟其无法发泄的怒火一般。

  将臣脸色难看地问道,“你开封了几支箭?”

  叶南对此也没有隐瞒,坦然告知,“三支!”

  三支箭够了,现在这个最为执拗忠心的小追怕是也要倒头了。

  “三支……”

  将臣紧握手中的箭,冷脸说道,“好样的,原来这几天回去也没怎么闲着,把本祖的摄灵已经开封了不少。”

  一字一顿,想来是已经气极了。

  下一秒,一个抬手,就把小追给丢了回来。

  不过此箭有灵性,快要扎到叶南的时候自己就放慢了速度。

  最后,缓缓落入了叶南的手中。

  叶南则是垫了垫手里的箭,嘴里的话像是在跟小追说,也像是在对将臣说,“人心换人心,利用永远都是上不了台场的手段,用这种手段的人最终也是会自食恶果的。”

  说罢,还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将臣地眼睛,“你说对吗?”

  “对,非常对!”

  想来将臣已经是气极,咬牙切齿地回应道,“你这么厉害,想来这个犼的残魂该如何处置也应该是不需要别人来教了,那我就在这里祝你能顺利解决这件事情喽。”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