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三章留下

第三百四十三章留下

  只是一句话,叶南成功的收获了最难收获的箭。

  追踪箭灵!

  叶南将箭握在手里,并没有急着互拥此箭,而是直接把铁罐子放在地上,“不管你怎么想,东西就放在这里了,你自己看着解决吧,不想帮忙就直接放了,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说罢,便直接转身要走。

  将臣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挽留,而是看着地上的铁罐子出神。

  叶南离开了暗室,站在外面的山洞也迟迟没有走。

  与此同时,暗室内。

  手札缓缓飞到将臣的眼前,“怎么样?要收了这货嘛,算是给咱们送上门的好东西,要么哦费了那么多努力也没能把犼的残魂炼出,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把犼魂剔出来,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听的出来,手札此时的语气是相当的开心。

  至于将臣之前对叶南做出来的那副样子,全部都是假象。

  这个罐子里的残魂他很想要,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自己想要,否则被叶南获知自己有这方面的想法后肯定会心存怀疑。

  最后叶南为什么敢这样把铁罐子放下来这一点,将臣也看不懂。

  难道是叶南看出来自己其实是想要这个罐子的了?

  可是也不像,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收,当然是要收的!”

  将臣想不通,也没有再想,微微颔首,不过却迟迟没有去碰那个铁罐子,“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咱们也动不了这个东西。”

  “那放在这里吗?”

  手札放佛知道是什么意思,继续问道,“如果现在不回收的话,总得想个地方先安置下来。”

  “就先放在这里,没事的。”

  将臣摇摇头,似乎在想什么,“我得想想别的,比如女魃后卿在哪里。”

  只回收一个犼的残魂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有收集全部的才能做那件事情……

  将臣之所以想把叶南收到自己手里,一个是因为摄灵!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叶南的体内有犼的残魂,这是将臣本来就很想要的东西。

  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眼神明显变了一个人。

  “女魃后卿的去处,我在人间也一直在寻找。”

  手札却好像得到什么指令一般,对这副态度毫不觉着意外,在空中一个虚晃变身成为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那双盛满绿意的灵动双眸转了又转说道,“女魃在火焰山,至于后卿一直不知道藏匿到什么地方了。”

  “哦?找到一个也不错。”

  将臣眉头微挑,似乎还挺满意的,不以为然地出声说道,“能找到两个的话,第三个在哪儿也不用担心了。”

  “我先恢复一下身子。”

  说罢,揉了揉太阳穴,纵身跳回黑棺之上,盘着腿闭上眼睛嘟囔道,

  “被这个死女人强行封在这里,搞的本尊神元气受损很多,还需要多修炼一段时间。”

  “当时如若不是被这个死女人发现本尊神有苏醒的势态,也不至于被封在这里这么久,这次可得小心一点儿。”

  称呼都从本祖,变成了本神尊!

  “是的,尤其是第六支箭一直没出现的情况下。”

  绿衣少女听到这话也是眉头微微蹙起,谨慎地提醒道,“咱们更应该小心。”

  “第六支箭还没找出来?”

  听到这话,将臣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少女,眼神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感受到这眼神里的杀气,少女没来由的抖了抖,害怕地低着头说道,“是的,主公,不知道是不是灵树故意的,摄灵从铸造出来就没有第六支箭。”

  灵树,是当初进入将臣身体产生灵智的神树枝。

  真正被人们称为将臣的,其实就是这枝神树枝,那个跟红尘恋爱的人,也是神树枝。

  只是,这个占用了犼身体的真祖,被人间情爱所伤之后就有些看破了红尘。

  真正的灵魂力量也在一点点的变弱……

  这个时候,犼的身体苏醒了,并且也有自己的灵智,在这具身体里悄悄发展着。

  不过,随着神树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小,犼本身的灵智也以为自己有了机会。

  突然发力,开始争夺这具身体的所有权。

  不过神树枝拥有这具身体如此多年,也不是能那么轻易就被处理的。

  最终,是将臣胜了,这具身体归胜者所有。

  可是这也引起了将臣的警惕,犼的灵智苏醒了。

  迟早有一天,这个家伙会夺走自己身体的所有权。

  这个时候的将臣还是亲人类的,自然不允许魔神复苏这种事发生。

  反正爱人也已经不在了,都没有活着的奔头了。

  于是,干脆就想法子把自己封印起来,同时也将体内犼的灵智给封印起来。

  至于摄灵,也是将臣所造。

  留下的唯一一个能对付犼的武器!

  六只箭全部复苏能做成的大事不是别的,而是杀掉犼的唯一武器。

  第六支箭不是别人,是神树取了自己的一截本命形体炼化的。

  是真正整合全部箭的东西!

  手札全部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有说。

  因为第六支箭的确是一造出来就消失了,他们的确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将臣的这个身体里依旧是两个灵魂,一个是神树残留的,一个是犼的。

  显然缺失了本命之形的神树处于劣势,身体的主动权明显是被犼给夺走了。

  这也是为什么将臣那么在意摄灵,也想要留下三分之一残魂的原因。

  这里面事情太复杂,叶南绝对是想不到的。

  “当初灵树在封印本神尊之前,还特意找兵器库炼了魔兵摄灵。”

  将臣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头疼,有些烦躁地说道,“就是防着本神尊醒来,故意留着灭本尊的东西,这个弓箭最终还是要在咱们的手里。”

  说完,稍微停顿了下,调整了下心情。

  “不过,现在不在也就算了。”

  然后叹了一口气,释然地说道,“他们不是互拥吗?本神尊就来一出箭毁人亡的戏码。”

  只是,这明明释然的语气,听着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叶南站在外面的山洞,迟迟不肯离开。

  当时把铁罐子放下的那一刻,叶南也有想过将臣会有什么反应。

  可能是直接把罐子丢了?或者追上来还给自己……

  其实,叶南也是想验证一下,这个将臣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因为在追踪箭灵回到手里的那一刻起,叶南就知道现在的将臣已经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将臣了。

  “她不是将臣,反应不对。”

  这是追踪箭灵回到叶南手里的那瞬间提供到的唯一信息。

  不管怎么说,追踪箭灵是忠于将臣的,应该是不会认错自己的主人。

  再联想将臣之前的反应,叶南也隐隐觉着。

  或许,这个将臣真的不是原来那个了。

  毕竟按照手札所说,这将臣是被情所伤才把自己封印到这里的。

  可是这将臣苏醒之后,并没有说任何跟感情有关的东西。

  整个人的状态也很轻松,倒是好像完全没有被感情所影响的样子。

  如此一个重感情,会因为感情的问题把自己封印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

  只是叶南并不认识将臣,也只是有那么一点儿感觉而已。

  现在,有了小追的确认,叶南更加确信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你说,刚才的那个人的不是真正的将臣?”

  叶南看了眼手里的追踪箭,眼神明显有些不是很太确定地询问道,“那你觉着会是什么情况……”

  “被夺舍了么?”

  追踪箭身在叶南的手心微微颤了颤,而后一个童稚的声音就传入了叶南的脑海之中,“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明显不对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

  于此同时,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也传入了脑海之中,“心魔最能感受人的欲望,将臣本身是有情爱欲望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并没有,反而能让人感觉出一点儿野心。”

  这个声音就一点儿都不陌生了,是心魔箭。

  “可是,人的欲望是会变得,谁也不能确定,她的欲望有没有变过。”

  心魔箭话说到一半儿,微微停顿之后,还是决定战队,听信小追的话,“现在小追这么说的话,基本可以确定了。”

  这二位都出面表态了,另外的一个善攻也没有再沉默。

  语气沉重地表态,说道,“她不是将臣!”

  这三个箭灵都说将臣不对劲,那应该问题不大了。

  这个将臣可能是出了问题,只是大家现在都说不上来这个将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说起来还有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手札也会认错人吗?

  “关于手札,你们知道多少?”

  叶南想到这里,便有些怀疑地问道,“它不至于认不出谁是自己么主人吧。”

  因为不管怎么说,将臣的不对劲大家都找不到原因。

  还有一个有话语权的人,必须要从这里面找点儿表现出来了。

  “认出认不出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显然心魔并没有听懂叶南的意思,只是非常坚定的表示将臣不对劲,“我们的判断基本上已经够了的,关于手札为什么会认错这一点,我们也并不知道。”

  可是也说不上来手札为什么会认错这一点,最终也只能归到一个最没用的理由上,“因为,我们跟将臣的时间并没有手札久。”

  “那最起码能证明一点,手札是早就跟了将臣的,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主人不了解。”

  叶南摇摇头,将自己内心的分析详细地说了出来,“现在的情况,你们不认这个将臣,那就是说其实手札应该本身就对现在这个将臣很熟悉了。”

  说实话,手札这里的确是有个疑点的。

  叶南是坚信一点,这些箭灵不会认错主人,那手札更加不能认错了。

  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必须要解决手札的问题才行。

  大家都找不到原因,就只能从疑解决啊。

  说罢,叶南还是决定把问题再抛给几个箭灵,“这会是什么情况呢?”

  毕竟,对这种事情叶南还不算是很了解,对将臣更是谈不上有了解的人。

  唯有去找这些可能给到信息的人来确认!

  “很难解释,但是……”

  回答问题的还是心魔,答案纵然不是非常明确,可是心魔给出了一个建议,

  “你把犼的残魂留在那里很不明智。”

  “因为如果那个人不是将臣,这个残魂如果侵占了将臣的身体那会是一个很让大家难做的画面。”

  这个建议让叶南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

  可是至于为什么,这些箭灵应该是知道的,也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

  “当然,我不知道那个人知不知道。”

  心魔语气在这一瞬间明显变得严肃起来,说出来的答案叫叶南也惊了一下,“可我们被铸造出来的使命,就是杀了犼。”

  可是,心魔没有把话说的太明,而是含含糊糊地表示道,“至于为什么杀犼,这个答案应该已经算是非常明显了吧?”

  话也算是说的比较明白了,叶南如果再猜不出来就真的太笨了。

  “你的意思是?”

  get到心魔的意思,叶南实在是觉得震惊,下意识地认为这事太过匪夷所思。

  便又继续出声确认了一遍,“如果三个残魂回归将臣的身体,那犼会重新复活?”

  “这个位面已经没有如此强神了,再苏醒一个可想而知是什么局面,之前是不知道将臣的身份存疑,现在既然大家都确定这个身份存疑的话。”

  心魔沉声回应道,“那个残魂还是要拿回来,现在大家就算不知道怎么处理,也总比丢在那里要强的多。”

  听了这么多,叶南基本上也能明白个一二了。

  就是说,犼还是可能会复苏的,只要这三个残魂回归到身体里面就可以。

  现在的将臣不对劲了!

  可如果真的想要吸纳残魂让自己复苏的话,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收下这个残魂,这于其来说不是好事么。

  最后还得让自己强行把这个残魂留下,怎么想都觉着不太对劲儿。

  太奇怪了!

  这个操作一定是哪里出了错,到底出错的是哪里!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