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四章阴谋

第三百四十四章阴谋

  等等,不对劲,自己走的时候,将臣好像也是没有阻拦。

  可是只是给自己了一个假象,让自己以为她并不需要这个东西,怕自己怀疑才故意做出不想要的样子。

  不管是什么吧,现在也验证不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叶南最想知道的。

  “等等,有个问题我不是很明白。”

  叶南顿了顿,,没有说别的,直接将自己末疑惑问出来,“就算犼复活了,这个位面明显已经不适合修炼,那为什么她不离开这个位面呢?”

  犼要复苏,就让复苏呗,那又能怎么样呢。

  不是手札早就说过嘛,那个时代的强神都是可以穿越位面的存在。

  单从修炼方面来说,地球这个位面明显已经不适合待着修炼了。

  那就算犼醒了也没什么可怕的,应该是会直接离开这个位面的。

  叶南越想越觉着是这个道理,说完更觉着不用管这个事了,直接回答道,“这有什么可怕的?”

  这一次回答问题的不再是心魔,而是比较稳重的善攻。

  “犼并非人类,是兽祖!”

  善攻对于这个问题,也做出了一个比较详细的回答,“无人性,干所有事都是本性使然,当时祸害人间也对其修炼并于影响,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做这些事情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善恶是非的兽祖,醒来必然还会像以前那样的。”

  具体来说,其实就是说犼这个东西根本不在乎修炼,在乎的只有自己开不开心好不好玩儿。

  这样性格喜怒无常,自由随性的人会扰乱这个位面的规则。

  所以,之前那个将臣担心这种事发生。

  故意留了摄灵就防止这一天出现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被玩儿没了,身体里住进去了一个别的家伙。

  这么说事情就能讲通顺了!

  如此说来,也确实是,这个犼的存在会对这个位面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从叶南了解的来看,如同犼这样的强神,要毁灭一个位面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个家伙也确实能有动机如此做!

  毕竟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心里估计早有一口怨气要发了。

  到时候这个位面就真的是糟糕了!

  那问题就回来了,手札为什么看不出来?

  从叶南的角度来说,手札是没有可能看不出来的。

  这么分析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了,手札是认识并且认可这个将臣的。

  手札之前又是将臣的东西,现在……

  全部推测下来,现在在将臣身体里的东西怕不是跟将臣十分熟悉的家伙。

  不然,也不至于能跟手札达成这样的共鸣。

  毕竟,手札可是为了救这个家伙而来,救出来之后也是无比忠诚的相信将臣。

  那,最后的结果无非是只有两个了!

  一个是手札认出来了,但是碍于种种原因没有表现出来叛离。

  二是手札早就跟这玩意儿勾结到了一起,就为了夺走将臣的身体,应该还有别的目的。

  不管是哪个,就目前来看手札绝对是一个突破点。

  叶南在山洞里站了片刻,将这些东西都梳理清楚后,再一次进入了暗室内。

  此时,将臣正在修炼恢复中,也没想到叶南会返回。

  本以为是别的人误闯入此洞之中,听到声音后眼底盛满了杀气,就等人出来直接动手的。

  结果,最后是叶南从水潭中出来。

  将臣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地上的铁罐已经不见了,被手札放进了黑铁石棺之中。

  纵然九煞已经被将臣吞噬,成为恢复实力的养料了,可是这些白棺早已经吸收了最后的煞气。

  此时也具有镇压尸气的能力,只是稍微弱了一些。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白棺上的煞气渐渐流失之后,这个阵法的作用也就渐渐的减弱了。

  不过现在用来镇压犼的残魂,问题还不是很大的。

  等将臣恢复过来后,这个残魂也没有镇压的必要了,到时候最多就是成为养分的结果了。

  叶南从水潭里跳了上来,看了一眼自己放铁罐子的地方,发现自己的罐子已经不见了。

  心下了然,看来将臣也只是嘴上说不要,最后还不是立马就把罐子收了起来。

  这么说的话,刚才几个箭灵的说法还是挺可信的。

  “你又来干什么?还嫌给本祖找麻烦找的不够多么。”

  将臣心里也很好奇,这个人怎么又回来了,脸上却依旧维持着真祖应当有的骄傲,“是不是觉着本祖的脾气好,才这么有恃无恐。”

  “就是觉得自己给您添了麻烦,所以心里过意不去,才回来的。”

  叶南笑了笑,开门见山的将自己回来的目的说了出来,“装着犼残魂的罐子在哪里?我这就带回去了。”

  嗯?这才多会儿就要把罐子拿回去了!

  难不成,这小子已经找到了解决犼真魂的办法。

  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今日不能再留此子了!

  “带回去?”

  将臣的意外情绪并不是作假的,忍住心底地杀意,疑惑地确认道,“你找到了解决这个残魂的办法了么。”

  说到底,叶南给自己的惊喜已经算是很多了。

  外域天魔对于自己的确有很多不确定的威胁,尤其是能够将犼的真魂炼化出来,这是自己努力了多年也无法办到的。

  本来应该是要把叶南趁早处理掉的,可是考虑到摄灵,还有炼化真魂。

  将臣最终没有选择动手,毕竟如果往后再需要炼化真魂的时候还需要这个小子。

  当然,这个是后面的事,最早将臣没有动手的原因还是因为外域天魔修炼的法则与这个位面不是很一样。

  如果自己不打听清楚,贸然出手可能会被法则限制住的。

  所以,基于各种原因,自己这个时候并不能对叶南怎么样。

  可要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算冒险自己也一定会出手处理掉这个外域天魔。

  反正,在远古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处理过这种家伙。

  “办法总会有的,世界上哪儿有那么绝对的事。”

  对此,叶南并没有说自己有办法,可也没有说自己没有办法,只是含糊地应付了几句,“你说对吗?”

  这话说的不清不楚,不过将臣也能猜出来叶南并没有办法,心里面的杀意也就渐渐的都退了下去。

  可是为什么回来要这个铁罐子,恐怕是发现了什么。

  “笑话!”

  将臣这个时候必然是不可能再把铁罐子交出去了,当时就怒笑着回答道,“你当本祖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只是,这个回答显然已经是情绪失控的产物了。

  叶南本来也没有特别确定将臣是不是一定要这个铁罐子,现在心里的确定就增加了几分。

  如此,自己更要把这个铁罐子给要回去了。

  “解决不掉的麻烦说丢就丢这儿了,然后现在想要回去就来要。”

  可能是看叶南没有回答,将臣也觉着自己的反应太夸张,很快又恢复平静冷笑着补充道,“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只是,现在不管怎么说,叶南都不会再相信将臣了。

  “你不是也不想接收这个罐子的么?现在拿回去对你来说不应该是种解脱么!”

  叶南耸耸肩,不以为意地反问道,“这有什么可笑的。”

  对啊,一开始不是不要吗?人家说要丢下把你气的不行。

  现在可好了,人家回来说要拿走,你又一副不准拿走的样子。

  说真的,如果叶南回来说要罐子,将臣表现的的非常大度丢回来的话。

  可能……叶南最后还是会不要这个罐子……

  说实话,这个罐子对叶南来说就是个不定时炸弹。

  自己能炼化出其一次来,未必能炼化出其两次来,带回去自己也没有处理的办法。

  这次回来,其实也是带着一点儿试探的。

  可惜试探的结果并不是特别的好,看来自己还得把这个铁罐子带回去。

  “呵呵……说的好……”

  将臣听到这话,也没有特别生气了,看来情绪应该已经可以调控好了。

  只是缓缓地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叶南面前轻笑着说道,“可是,本祖现在就是不想给了,你又能耐本祖何啊。”

  如果不是因为前面的态度,这个反应就像是在跟人赌气一样。

  表现的也算是很不错了……

  “如果我不能耐你何的话,你又何必现在忍着不动手呢。”

  叶南也是刚,抬起头迎了上去,全然一副不害怕的样子挑衅道,“直接上手杀了我啊!”

  说真的,这副态度真的是把将臣气坏了,当即就抬手直接朝着叶南的面门而去,“你以为本祖不敢?”

  可惜,手还没有落下去,三只箭突然出现,齐齐对着将臣的面门。

  似乎只要将臣的手落下去,这三只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发出来。

  将臣的手最终停在了半空中,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三支箭。

  “你知不知道这把弓箭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叶南轻笑着将这三支箭扫了一眼,紧跟着漫不经心地出声说道,“如果不知道的话,用不用我解释一下。”

  这些箭是做什么的,将臣心里很清楚。

  不,应该是这个假将臣心里是清楚的,不然也不会执意要回这前主人留下的东西。

  想来是明白其的作用,觉着对自己充满了威胁?

  将臣看了看这三支箭,最终把手放了下来,有些颓累地问道,“你现在到底想怎么样?”

  如此看来,叶南估计已经猜出了什么。

  不然,也不会用这三支箭真正的作用来威胁自己。

  最麻烦的情况已经出现了,这摄灵的确是用来克制犼而铸造的魔兵。

  完整的摄灵,六箭合一!

  在拉开母弓的情况下,可以将犼杀到灰飞烟灭。

  不要管多么强的肉身,因为那第六支箭不是别的,正是已经修成强神的神树支本体所铸造的。

  再加上这五个前将臣千辛万苦寻来的箭灵,就是为了巩固加大这种伤害。

  现在的自己只是苏醒了一具肉身而已,这箭灵对自己克制作用还是很大。

  再加上一个外域天魔,胜算并不是很大。

  可自己如果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对方也讨不到好果子。

  正是这种相互制衡的情况对方才不敢出手,自己也是被完全制衡到不敢出手了。

  这种时候,大家就只能稍微和睦一点的相处。

  至于,谁后面的实力能增长的快一点儿。

  另外那个就死定了!

  据手札说,第六支箭至今没有出现。

  只要第六支箭永远不出现的话,自己的增长速度绝对会快过这个小子。

  到时候新帐旧帐一起算!

  至于现在,只能先忍着一些了。

  叶南摊开手,毫不客气地说道,“东西还给我。”

  因为外叶南心里,也根本不怕得罪这个家伙,在犼未苏醒之前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只要自己能把这份犼的真魂藏好,甚至说是直接泯灭掉,这家伙也苏醒不了。

  而将臣并不知道自己的神魂已然是踏入半神境的地步了,只需要临门一脚就可以进入神境了。

  到时候,也未必能把自己怎么样。

  都是心里有依仗的人,谁会怕谁!

  自己这个外域天魔,实力如果真的那么好衡量的话也不必要叫外域天魔了对不对。

  将臣没有说话,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叶南一眼,而后突然摊开手对着空气喊了一声,“东西拿过来。”

  下一秒就听到“轰隆”一声,黑色的石棺被什么东西推开。

  紧接着一个绿衣服的少女不知道何时出现,悬空在石棺上面抬手微微一挥。

  黑色的铁罐子便缓缓的升起,最终飞到了将臣的手里。

  “下一次见面,但愿你还能这样跟本祖说话。”

  将臣看也不看手里的罐子,直接送到了叶南的面前,冷笑着说道,“本祖向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人,今天的事还没完。”

  语气中威胁的意思可以说是相当的强烈了。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然,“巧了,我也是!”

  说罢,接过罐子,慢慢凑到将臣的耳边轻声补充了一句,“犼曾是这个位面的最强者之一,说来也非常的巧合了,本尊也是自己的位面,最强者,人送不死冥尊的称号,并且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大魔头。”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